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幸福就是巴御泉裙下若隐若现的胖次 ...

  •   好东西总要藏着掖着这是万年不变的真理。
      
      似乎背着人偷偷独享时美味也会变成平时的两倍。
      
      熟知这点的土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屯所里搞突击检查。
      
      而突击检查的时间又常常是少年周刊JUMP发售的日子。
      
      “局中法度,除了MAGZINE以外的杂志都不许看,违者切腹。所以去死吧山崎。”
      
      没收了杂志的鬼(畜)之副长果断合上拉门决定切腹就免了还是让山崎淹死在自己的眼泪里算了。
      
      省时省力。
      
      “畜生!鬼!不是人!我的240日元!”
      
      “好了啦山崎谁让你运气不好,看副长那铁青的脸色估计又没买到MAGZINE真是可悲的男人啊,别难过我把白泉社的《花与梦》借你好了。”
      
      “那个抖M!软蛋!被冲田队长轰了就知道拿我们撒气!”
      
      “……山崎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要知道他可是我敬爱的副长大人!”
      
      山崎因为刚才还和自己统一战线的队友瞬间翻脸叛变愣了一下,当然他很快就知道原因了。
      
      山崎退,真选组监察,因工殉职,享年20岁。一直晴朗无云的屯所因为这件事陷入了长达一周的悲痛中,足见山崎是个多么谦和优秀平易近人的监察。乡下的妈妈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妈的这次除了山崎的JUMP连新七的“花与梦”都被副长缴了吗只能看MAGZINE了吗?!请给我少年的友谊和软萌的妹子啊谁要和副长一样堕入兄贵的菊园啊!
      
      当然这种话也只能藏着掖着背地里说说。
      
      由上述例证可知偷藏起来的也许不仅仅是希望独享的小幸福。
      
      这点土方也发现了,在打扫冲田房间的时候。
      
      无意冒犯下属的隐私。只是,真的是,太他妈乱了好吗!
      
      不帮他打扫干净的话冲田会擅自占用自己的房间,带着火炮一起。冲田对这种无礼举动的解释是人类天生的趋利避害本能,而土方称其为恶魔骨子里自带的鸠占鹊巢基因。
      
      而且你根本没打算藏吧!只是相对于那些乱扔一地的杂志和漫画而言褶皱制服掩盖下散落在半开抽屉里的那些劳什子姑且算作是”藏”罢了。
      
      还没吃完敞着口的半袋辣仙贝,还有贴着自己照片的诅咒稻草人。
      
      土方的心情有点复杂,他似乎能想象某人嚼着仙贝抱怨着“啊好辣好辣果然都是土方先生的错啊去死吧土方先生”一边把满腹的怨气和嘴唇口舌之痛幻化成诅咒扎进稻草人里。
      
      喜爱与痛恨在一瞬间升华了彼此,完美交融直至忘我境地。
      
      再看眼前散落的物件土方只觉他们带上了艺术的气息。
      
      《辣仙贝,稻草人》-------世上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以上诗句被收录至《丰玉发句集》。
      
      冲田无聊时会随性读着那本薄薄的小册子,然后非常贴心的在里面放上一张精神科医师的名片。
      
      总之得先把没吃完的仙贝封好,不然会进了潮气辣椒粉也会沾到制服上。小鬼的皮肤有时会对一些奇怪的东西过敏。
      
      土方自认为是局中道德标杆行为典范,光明磊落坦坦荡荡。
      
      但究竟是行为符合规范约束还是规范依据行为制定这点我们不得而知。
      
      局中法度的存在已经有好几个年头了。其中心思想只有一条:违反武士道者,切腹谢罪。
      
      “来啊,搜啊,你们不是有什么不满吗?检查我的房间啊。保证除了MAGZINE以外没有任何杂志。这才是武士的房间!”
      
      别说那群队士了连楼主都懒得吐槽了。
      
      但没有喜爱和讨厌就等同于从未用心付出过感情。
      
      就像山崎藏在厨房里的高级羽毛球拍和枕头夹层里恶意涂鸦的副长照片,就像近藤锁在抽屉里不知从哪搞到的阿妙小姐的内裤和那些曾让队长副长受伤的浪人名单,就像冲田制服下的辣仙贝和稻草人。
      
      任何人,都会有希望独占的小秘密吧,不管是幸福或是别的什么。
      
      土方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然后他无比错愕的发现从“喜欢”和“讨厌”出发的两只箭头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名为“冲田”的终点飞奔而去。
      
      唉???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啊,我知道了。是冲田嘛,一定是那个冲田嘛!一定要是那个冲田啊!怎么也不可能是这个冲田吧喂!!!
      
      名为“喜欢”的箭头绕着下标为“1”的冲田转了一圈然后奔向了下标为“2”的冲田,名为“讨厌”的箭头已经停在那里对它翘首以盼了。
      
      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
      
      其实在说出“冲田”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冲田和总悟,无论是姓氏还是名在土方心里都代指的是某个火炮不离身的小鬼。三叶从来都只是三叶,是另一个存在,特别的像这个柔美的简直不应该出现在银魂里的名字一样。
      
      不是喜欢不是喜欢不是喜欢!再怎么说土方也还没抖M到那个份上。
      
      一定要说的话,是习惯,是放不下。就像不随身带着蛋黄酱和香烟就会心绪焦躁一样。跟在自己左后方的小尾巴的位置大概比尼古丁高一点,比蛋黄酱低一点。
      
      讨厌的话那是自然,一天到晚尽知道添乱,只要一会没看住就给我找麻烦。
      
      “话说好像刚才就没看到他人,总悟到哪去了?”
      
      砸在土方面前的手办盒子代替了队士们的回答。
      
      “啊啊,藏着这种东西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武士啊。”
      
      “总悟!!!!你要对我的巴御泉小天使做什么!”
      
      “啊啊,土方先生一定经常躲在角落里像这样偷看美少女手办的胖次自得其乐吧。”
      
      “酷爱住手!!把手办直接倒过来什么的太羞耻了!!从飘逸的裙角里微微露出的白色胖次才是男人的憧憬啊!!不要辜负设计师的苦心啊混蛋!”
      
      “土方先生你太恶心了。”
      
      “快放开她让专业的来!”
      
      啊啊散了散了,看到久违的阿宅副长队士们吐了口气庆幸这次由MAGZINE事件引发的道德反省会提前结束。
      
      那是宅十四的东西,本着不会爱自己就不会爱他人的理念土方有尊重里人格的意志好好保留着这些“藏品”,但有时看到不符合房间整体基调的巴御泉也会略微皱起眉头。
      
      潜意识里土方似乎朦朦胧胧的察觉到巴御泉和冲田存在着某些共通之处。
      
      对巴御泉明确了喜欢,对冲田明确了讨厌。一个手办一个人,都被土方放在了心里名为“私有地”的地方。但这明显有异于山崎和近藤的收藏品。至于冲田的,谁知道呢。
      
      以土方的智商似乎不够再深入考虑一下到底什么才是“喜欢”,以土方的智商也似乎无法意识到巴御泉尼古丁蛋黄酱也就算了,究竟是怎样扭曲的思维才能在考虑私藏品的时候把冲田也给扯进来。
      
      不过这毕竟也只是个只敢从裙子缝隙里偷看手办胖次的废柴青年,我们放过他吧。
      
      今天的土方也用生命诠释着自己2字开头的大好年华。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