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当蛋黄酱插上翅膀 ...

  •   那时候背着□□和和服和蛋黄酱的土方十四郎还是个未满20的马尾少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远行,薄底草鞋踏在乡间的石子路上略微硌脚的疼痛感在他看来颇有些寻梦历练开端的象征意义。你可以说他文艺也可以说他青涩,但在土方把这番激动心情告诉冲田前辈的时候,那个身高刚到土方腰带的小孩不屑的哼了一声将其定义为”2B”。
      
      数不尽的树和化不开的绿,还有从早到晚不曾停歇过的蝉鸣,土方将它们连同脖颈上附着的黏腻薄汗一起留在了武州的土地上。身边的小孩偷偷回头望了几眼,便也学着同伴的样子大踏步向前。
      
      土方想起临别时三叶小姐对自己说的话”包袱里装了换洗的衣服和小总喜欢的零食,他昨晚兴奋的没怎么睡,不知道能不能跟上大家。”
      
      跟不上就把他丢路边喂野狗,身为武士这点苦都不能吃要怎么在京都活下去!
      
      当然土方的想法并不影响日后冲田成为一番队队长。
      
      也不影响在冲田走的歪歪斜斜明显已经是梦游状态时土方一边骂着”臭小鬼”一边熟练的把他连同那小小的包袱拽到自己背上的既成事实。
      
      我们都知道土方从来只是心里想想。
      
      以此类推我们也都知道土方从来都只是嘴上骂骂,□□的□□也都只是象征性的挥挥。
      
      不过山崎的反面教材告诉我们以上推论成立的前提条件是对象的姓氏是冲田。
      
      新加入的队士有时会问起真选组成立的那段往事,土方总是深深的吸一口烟然后讲起近藤家的破道场里大家一起挥剑的日子。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西洋戏卡纸上简笔画勾勒出的蛋黄酱瓶子和下面写着的那句”总之发生了很多很事”简单粗暴的概括了土方青春的尾巴。
      
      队士们带着一头的黑线用僵硬的嘴角说着”啊啊…..啊这样啊…..哈哈”
      
      有一种解释是空知猩猩没有给出具体设定所以楼主脑补不出来,还有一种是那段权力纷争的日子比近藤的屁屁毛干净不了多少实在不值一提。
      
      整体灰暗的色调和武州的满目苍翠截然不同。位于京都中心负责和宇宙联络的通信塔看上去像是在勉励支撑着那片缀满了各色飞船,摇摇欲坠快要掉下来的低矮的天。
      
      心脏跳动的位置从胸腔左上方稍许下移了一点,土方将其归咎为水土不服和从石子路移步到水泥地的不适感。那种带来些许兴奋的刺痛已经消失了,长时间旅行带来的更多是疲惫和麻木。
      
      当近藤支支吾吾的告诉大家他记松平号码时记错了,手机里存储的是他打算去看的专治屁屁毛医生的号码时,原本滞留在脚底的疲惫和麻木迅速发生化学反应顺着毛细血管蔓延全身叫嚣着嘶吼着准备攻城略地。
      
      土方觉得自己需要一瓶蛋黄酱和高浓度的尼古丁来保持一下理智,眼前这个毛发旺盛的男人是我敬佩的大将尽管这货现在长着一张杀父仇人的脸浑身散发着”快杀了我吧快杀了我吧杀了我你会好受一些哦哎嘿(<ゝω·)~☆”的气场。
      
      一边蹲着的冲田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孜孜不倦的试验着如何用糖块将成群结队的蚂蚁引诱到土方的裤裙上,然后他成功了。
      
      土方觉得自己干脆回武州算了,反正人生只要有蛋黄酱和尼古丁就圆满了。
      
      梦想什么的,不过是一群苍蝇从一坨翔迁徙到另一坨大一点的翔上。
      
      很多年后土方回忆起那段黑暗的日子,觉得冲田恶作剧得逞时扭曲的嘴角是当时最明亮的色彩。
      
      冲田始终是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的。在武州是这样,那种恶劣的秉性就像是精致风景画里一块不该出现的污渍。在京都也是这样,钢铁水泥的花园里他永远能找到钟爱的昆虫和蚂蚁进行永不休止的恶作剧。
      
      当所有人都被梦想和现实的落差压迫的喘不过气时,只有冲田一个人忘我的玩着他的游戏自得其乐,虽然一直略带怒气鼓着两腮平时也没怎么露出笑脸,不过大家都习惯了。他只是个孩子,而且一向如此。
      
      唯有冲田是不变的,看到冲田的时候总能看到昔日武州生活的影子,尽管从前谁都没觉得冲田像个地道的武州小孩。如此想来心就放宽了一些,在这铅色天空下呼吸也稍微顺畅了一点。
      
      土方回想起当时冲田恶质的笑脸和自己条件反射的怒骂。当时的大家似乎是被冲田拯救了,心里稍微感激他了那么一点。
      
      也就一点点,而且这点感激很快就被日复一日的火箭筒炸了个灰飞烟灭。
      
      科技是把双刃剑。
      
      吐出一个烟圈,自己凭着那点执念来到京都到底寻找到了些什么呢?
      
      他们不过是换上了制服做着从前也会做的事。猴子穿上遮羞叶又不能进化成亚当只会变成让人嘲笑的猴子。
      
      武州有清新的空气,武州有满目的翠绿,武州有可以跳下去随便游泳的小河,武州还有个和自己一样有着鲜活味蕾的可爱女孩。
      
      副长不是我要打扰你的回忆但是你的蛋黄酱仓库被冲田队长点着了。
      
      “臭小子你又给我惹是生非火箭筒不是拿来这样用的!!!”
      
      “副长把自己的私有物品放在公共仓库里这是滥用私权我是在替□□道!”冲田早就逃得远远的,一成不变的语调一如既往的欠揍。
      
      不过现在的武州没有了能一起挥剑的伙伴,没有毛发旺盛的大将,也没有那个变本加厉恶作剧搞得自己生命危在旦夕的臭小子。
      
      虽然他们原来也在武州,但是现在他们在京都这里。
      
      这不是什么都没变嘛!!明明很生气土方却弯了弯嘴角。
      
      所以插上梦想的翅膀前请务必去考本飞行执照啊少年。
      
      以及近藤的屁屁毛到现在也没有治好。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