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5 ...

  •   唐佑仰躺在床上,深吸一口气,胸膛起伏,他忽然觉得外套很重,压在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拉开外套拉链,唐佑手背压上眼睛:慕少斯,你要和我分手和他在一起,说实话就行了,你知道我们的这份感情,我从来都不会多强求你什么,也不会委屈自己答应你什么。我不会哭不会闹的,很容易就可以甩掉的,可是你却选择了我们闹矛盾的时候一下子抽身,让我觉得我们分手是我一个人的错。
      以前,你说的那些包容的话,我竟然都相信了。
      唐佑的手搭在眼睛上睡着了,方逸豪瞅他一眼,默默地爬到对面床铺上躺下,一边观察唐佑一边纳闷:这小子怎么一副失恋的气场?
      第二天,上完课后,唐佑回到宿舍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门。
      到了宿舍门口时,遇到了一个一头亚麻色头发的冷空调帅哥。
      冷空调看他一眼,然后直接无视掉,爬上了1号铺,蒙头大睡。
      404室,1号床是顾一鸣的,2号床是程子涵的,3号床是方逸豪的,4号床是唐佑的。
      所以唐佑知道了,亚麻色冷空调就是舍友顾一鸣。
      唐佑轻轻地带上门,走出宿舍楼,走出校门。
      唐佑是在建行的ATM前停下的,踌躇了半分钟,他走进了ATM。
      插卡,输密码,取出卡里属于自己的那部分。看着取款机屏幕上的余额,唐佑决定找个时间去找一次慕少斯。
      卡里余额总共十万块,都是慕少斯的。
      从两人交往起,慕少斯看唐佑总是自己打工赚生活费,十分不乐意,就每月给唐佑生活费。
      慕少斯家有几家公司,属于多金又有型的那种,每月给唐佑一点生活费根本没问题。但是唐佑死活不要,慕少斯和他冷战一个月,唐佑才开始将生活费收下。
      唐佑一分钱也没有用,一分不少地存进了银行卡。他仍是每天打工兼职,慕少斯每次都不高兴,问他是不是给的生活费不够用。
      唐佑的解释是:多点钱不会扎口袋。
      慕少斯听后,没再对唐佑兼职一事多说什么。
      唐佑收起卡,不再多想,去了绿洲家园别墅区。
      唐佑一直在给一家小学的小孩补习,语文、数学、英语,一个不少全部包了。
      到了小孩家,唐佑发现今天的小孩有点情绪不正常,小孩一向很活泼,皮得很,今天却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咬着笔杆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佑放下包,摸了摸小孩的头,问:“作业做完了没?想什么呢?”
      小孩没理。
      唐佑怒:“别装死!回话,否则让你多做三张英语试卷!”
      小孩“刷”地从椅子上站起,站的太急,好死不死撞到了唐佑的下巴,唐佑整个人向后倒退几步,再好死不死撞到了墙。
      死了一遍。
      “……”
      “小唐老师你没事吧?”小孩慌慌张张朝唐佑走去,下一秒,魂不在身的小孩踩到了自己松开的鞋带,然后,整个人向唐佑扑去。
      小孩是五年级男生,虽然发育迟缓身材只能算“娇小”一类,但整个冲过来的劲道连个普通人都受不了,更别说现在堪比三等残废的唐佑了。
      唐佑咬着牙,浑身打颤。
      小孩见唐佑紧闭双眼,脸色惨白,直冒冷汗,慌了:“小唐老师……你不会死吧……呜呜呜……”
      唐佑过了很久才睁开眼,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啪”一声轻轻拍小孩头上去:“你谋杀啊!”
      小孩噙着泪,不说话。
      唐佑从来没见过这个调皮的小孩要哭的样子,这会儿这孩子拿一双含泪的眼睛瞧他,他不禁有些做错事的感觉,心想刚刚那一巴掌完全没用力没道理会把小孩给拍哭啊。
      唐佑吞了口口水:“吕四周,你怎么了?”
      吕四周小朋友出生时,离预产期晚了整整四周,所以取名四周。
      吕小孩不说话。
      唐佑扶了扶额头,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三声“淡定”,继续问:“我拍疼你了?”
      吕小孩摇头。
      “那你哭什么?”
      吕小孩忽然一把抱住了唐佑,眼泪鼻涕往唐佑身上蹭:“小唐老师你没死真好!呜呜呜!刚刚你的样子好吓人……”
      唐佑心中一阵好笑,更多的则是一种久违的暖暖的感觉,他扒拉开吕小孩的爪子,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头,安慰:“你小唐老师我可是不死小强,哪那么容易挂?来来来,开始补习!”
      结果,从那以后,吕小孩开始坚决叫他“小强老师”而不是“小唐老师”。
      补习最后,唐佑知道了吕小孩之所以表现得那么深沉,是因为吕小孩向隔壁班班花表白,被班花嘲笑不够深沈不够酷。吕小孩受了刺激,一个劲地要改变自己,恨不得衣食住行都要一样一样改,怎样深沉怎样来。
      最近,吕小孩的爸妈发现儿子越来越老气横秋,以为他病了,要带他去看医生。吕小孩不肯,吕爸和吕妈就“到底要不要坚持将吕小孩送医院”这一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最后两人吵架了,吕妈回了娘家,吕爸买醉去了,留下始作俑者吕小孩一人在家咬笔杆子玩。
      唐佑听完,雷了一脸血,问吕小孩:“你还没吃饭?”
      吕小孩点头。
      半小时后,唐佑摘下围裙,将一菜一汤推到小孩面前,特有成就感地招呼:“吃吧吃吧,口味保证!”
      唐佑看着吕小孩吃饱饭才离开。
      出别墅时,唐佑隐约瞧见了对面别墅里有个男人的身影很熟悉,一时却想不出来的到底是谁。
      甩开脑中想法,唐佑进军下一个兼职地点,万恶的“蓝点”酒吧。
      唐佑是这家酒吧的驻唱歌手,每周五,他会来这边唱歌。
      刚开始进酒吧时,闪烁的镁光灯能把唐佑给闪死,但是工作一段时间后,唐佑能面不改色地在嘈杂的环境中演唱得很好。
      因为唐佑的歌唱得很好,且本身长得挺帅气,所以酒吧里也不乏有唐佑的仰慕者。
      今天唐佑走进“蓝点”时,感觉略微有些不同,但到底哪里不同,一时半会他也说不上来。
      唐佑也不多想,换上了唱歌时的表演服,站到了灯光聚焦的舞台上。
      唐佑的身材很好,肩宽窄臀、细腰长腿的,穿上量身定制的表演衬衫,在一片灯红酒绿中拿麦唱歌,立马吸引了大部分的人的眼光。
      唐佑刚开始很讨厌这些眼光,因为这些散发出浓厚兴趣的目光中总能看到几分猥亵在内。常年混酒吧的人的思想,在唐佑这个几乎可以算土包子的小角色眼里,已经足够惊天地泣鬼神了,要不是为了生活费住宿费(以前和慕少斯一起租的房子,唐佑坚决要出一份,慕少斯拗不过只好答应),像唐佑这种乖乖的学生是不会进去酒吧的。
      不过好歹现在,唐佑已经习惯了众人的视线,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惊慌失措好像会被别人吃掉一样,他只是闭着眼投入到劲爆的歌曲中。
      唐佑今天只是唱歌,唱一首比较劲爆的歌曲都觉得有点吃不消,所以只是站在舞台上,没有和往常一样随便跳点舞。
      客人当中有人不乐意,大喊:“跳啊!怎么不跳了?”
      唐佑只当听不到。
      偏偏那个生事的好像酒喝多了,摇摇晃晃爬上舞台,拽起唐佑就要和他一起跳舞。
      唐佑身上伤还没好,挣不来逃不掉的,只是拼命保持着身体不做过分幅度大的动作,一人要拉着跳舞,一人拼着命地不配合。
      这幅场景,怎么看怎么像小姑娘被坏叔叔欺负,急于挣脱却力量不够。特别是唐佑身形算是男生当中比较“苗条”的,拉拉扯扯中衬衫纽扣崩裂,露出了一大片的肌肤和线条美好的锁骨,场下顿时一片嘘声。
      没有人来解救唐佑,唐佑开始急了,他知道有时候酒吧里的保安不会管这些能带动客人提高兴趣的事情,毕竟这位醉酒的客人也没闹出多大的动静。唐佑要是个大姑娘,说不定那些保安就会制止醉酒客人的举动了,可惜唐佑是个大男生。
      舞台下等着一群看好戏的人,只有唐佑一个人不喜欢这一刻发生的事情罢了。
      唐佑开始和客人协商:“先生,今天我身上有伤,不方便跳舞,您看是不是可以等到下周再跳?”
      “去你妈的下周!下周老子回台湾去了!”醉汉摇摇晃晃,开始扯唐佑的衣服,念念叨叨,“哪里有伤?老子来看看!”
      唐佑一边死死地捏着自己的衬衫,一边张望着四周的保安,看到一个保安为难的看着这一幕却没有阻止醉汉的意思。
      唐佑陡然意识到,自己怕是招惹到了什么厉害角色,要不然保安不会不敢上前制止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