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3 ...

  •   唐佑不说话了。
      大溪河那次,不就是他闹慕少斯和那个C男孩的那次么?那晚他翻河里去了,被人救了,那人姓许……等等,眼前的许钦辰就是那个送我去医院的许先生?
      许钦辰是他的救命恩人?
      唐佑眼睛一亮:“你救了我?你救我的时候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你看到桥上的西服男人了么?”
      最后一句话才是唐佑想问的重点。他想问,他掉进河里,慕少斯有没有着急过。
      “没注意。”
      许钦辰答得很利落,三个字的答案绝不拖泥带水。
      唐佑穿着病号服在马路上凌乱了,还没说话,又听许钦辰说:“你砸下去时,我就在河边,看着你从天而降,像一座小型的轰炸机一样,来势汹汹的。”
      靠,这什么比喻?
      他不说像堕落的天使,说什么小型轰炸机?轰炸……轰炸鸡排……
      咕咚,唐佑咽下一口口水,虽然失恋了,但他还是感觉到饿了。
      巨大的口水声终于成功地引起了许钦辰的注意,他偏头打量唐佑一会,问了一个问题:“饿了?”
      唐佑点头,完全没有半分刚才打电话的难过的情绪——除了发怒,他一向将其他情绪控制的很好。
      许钦辰瞥他一眼:“那我带你去吃饭。”
      “不用。”
      又一阵痛,唐佑死死地咬着牙。
      “你怎么了?”
      “……”
      不是唐佑不想说话,是他说不出来,肋骨伙同内脏疼得他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唐佑死死地捂着肋骨那边,又不敢太用力,导致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半天,许钦辰好歹弄清了状况,他歪着头,嘴角含一抹笑:“我送你去医院?”
      那张脸上的笑,太过像暖风,唐佑一阵气闷——任谁受伤了还看见有人顶着个笑脸,笑嘻嘻地对自己说“我送你去医院”,都会郁闷吧。
      唐佑摇摇头,豁出去了,迈开步子,每走一步都像是要死过去一般。
      可能是唐佑的表情太过狰狞,以至于许钦辰再也看不下去,他忽的趁唐佑不备,一把抄起了他。
      “啊!”
      许钦辰不知轻重地一抱,唐佑只觉得肋骨偏了一厘米,剧痛之下,不由得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惨叫过后,许钦辰的声音响起:“男人这点痛算什么?忍着!”
      唐佑是哼哼唧唧地被许钦辰抱到医院门口的。
      他发誓,如果他有预见的能力,就算疼死他也不会接受许钦辰抱他回医院这个提议。
      因为,很神奇的,在医院门口,唐佑看到了慕少斯。
      慕少斯搂着那C男孩,像大哥哥搂着弟弟一般,动作呵护至极,就这样突然闯进了唐佑的视线——世界一下子安静了。
      他是陪那C男孩来看感冒的吧?
      唐佑忽的心里发酸,忽然不想被慕少斯看见,便把头狠狠埋进许钦辰的胸前,闷声:“快走。”
      “嗯?”许钦辰疑惑,脚步微停。
      这一停,慕少斯注意到了他们,便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你是故意的!”唐佑来不及控诉许钦辰,将头埋得更深。
      皮鞋声叩击着医院大门前的瓷砖,一声一声越来越近,唐佑只感觉一只手掐住了喉咙一般的闹心。
      慕少斯在许钦辰面前站定,开口:“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你是许钦辰?”
      原来是找许钦辰的,唐佑松了口气。但同时却因为慕少斯没有认出自己而微微沮丧。
      唐佑的耳朵贴着许钦辰的胸膛,听到许钦辰的声音从胸腔传来:“你是?”
      “我是慕少斯。”
      “?”
      “你不记得了吗?我们是高中同学。”
      原来是认亲来了……唐佑的呼吸越来越重,只来得及这样想,就再也听不清两人的交谈了。
      许钦辰感觉到臂弯里的人似乎在发烧,滚烫一团抱在怀里很不舒服,急着把人送给医生看——虽然人家对自己的命不当回事,他还是比较尊重生命的。
      再看眼前,慕少斯挽着一个小男孩的肩,神态亲昵,像一对璧人,挡在面前。
      对于面前两人的关系,许钦辰也没去深究,只是下意识觉得不舒服,似乎,有那么点像一对同性恋。
      那种想法一掠而过,许钦辰便不再多想,他更关心的是,抱着的人的体温好像越来越高,似乎情况不太妙。
      许钦辰低头问:“肋骨,你还好吧?”
      他还不知道唐佑的名字,既然肋骨断了,就叫肋骨好了。
      唐佑迷迷糊糊,没有听到,自然也就没有回答。
      唐佑不回答,许钦辰有些着急,偏偏慕少斯还在和他叙旧,听到他说“肋骨”时,还很配合地疑惑:“肋骨?”
      许钦辰回以一笑,轻轻打断慕少斯的话:“抱歉,慕少,我朋友病了,需要立即去找医生。”
      “这样啊……”慕少斯抱歉一笑,掏出名片递上来,“多年不见,留个联系方式吧。”
      许钦辰腾不出手来接那张名片:“我留号码给你吧,183……有事这个号码能联系到我。”
      慕少斯掏出手机记下号码,忽然间脸色变得怪异,而这时许钦辰早已经抱着唐佑走进了大厅。
      慕少斯看着许钦辰的背影,再看过他手中的病号服,目光微凝。
      “少斯,刚刚那个人是谁?好像是个人物?”C男孩问。
      “他就是那个闻名世界的白马大钢琴师,许钦辰。”
      
      ×××
      将唐佑送到病房里后,许钦辰看着医生给他打了镇痛剂并且给他输液。
      疼痛感渐渐退去,唐佑安心地睡着了。这个时候,许钦辰本来应该直接就走,但是当他看到唐佑恬淡的睡颜时,发现自己竟然移不开步子,索性坐在一旁,支着手肘看着唐佑。
      唐佑左脸有淡淡的淤青,像是被揍了一拳一样,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不过除去那块淤青,许钦辰发现,这小子长得倒是一副明星像,漂亮性感得很。
      不过,这小子怎么会几次三番去寻死?
      许钦辰拧眉,无意间瞥见床头柜上叠的整整齐齐的一套衣服,许钦辰记得那是这小子跳河那天穿的衣服。
      目光闪了闪,又挣扎了一下,许钦辰去翻衣服上面的皮夹。
      一般人皮夹里会放些什么?银行卡、现金。不过许钦辰希望手里的皮夹子里能有诸如身份证之类的东西。
      当他夹起一张身份证和一张学生证时,笑了:“原来你叫唐佑啊……嗯,A大大二学生,比我小三岁。”
      许钦辰显然心情比较好,将证件放回皮夹,无意间发现皮夹有略微的破损,像是用了好久的样子,而且有点脏兮兮的感觉(其实是磨损所致),不禁微微皱了眉头。
      其实像许钦辰这样的完美主义,生活方面很挑剔,极端起来时,别人碰过的东西都不想碰,弄脏了就更不想碰了。眼前皮夹破损一点没关系,但是不能脏,一脏,许钦辰就受不了。
      想了想,许钦辰把唐佑皮夹里的东西全部掏了出来,然后将脏兮兮的皮夹扔到了垃圾箱,最后用自己的皮夹代替了唐佑的皮夹,放到了那套衣物上。
      做完这一切,许钦辰看腕间的表,已经晚上十一点半,差不多该回家睡觉了。
      他走出病房时遇到了圆脸小护士,小护士掐着嗓子尖叫一声后要签名:“白白白……白马钢琴师!签个名吧!”
      许钦辰看了看她,接过笔,刷刷签名后,礼貌而温和地一笑:“美女,帮忙照看点这个病房的小唐,别让他乱跑。”
      圆脸小护士眼冒红心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许钦辰说了句谢谢,然后在小护士热切的目光中离开,留下小护士傻笑:“唐先生竟然认识许钦辰,哇!怪不得长这么帅!”
      其实小护士的话没什么逻辑,因为许钦辰是举世闻名的钢琴师,第一次见到明星本人,小护士的脑子给冲晕了。
      第二天许钦辰破天荒地丢下手头的事,又跑去了医院,结果,又在病房门口遇到了圆脸小护士。
      小护士一脸难色看向他,咽了口口水:“许先生,那位唐先生今天一早就出院了,拦都拦不住……走之前要了你的联系方式,说要还你医药费,但是我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小护士说得很郁闷,许钦辰点了点头,示意她没事,然后皱着眉,走进了病房。
      第一眼看到了自己的皮夹静静地躺在床头柜上,许钦辰眉毛一挑将其拿起,转身对跟在自己身后的护士说:“他昨晚还发着高烧,今天怎么就出院了?”
      “唐先生虽然骨裂而且内脏受伤,但是并不是太严重,病人要求出院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出院……不过他说,要是许先生您来的话,务必留下联系方式,他还会来医院取你的联系方式的……”
      许钦辰看着小护士又是郁闷又是欣喜的神情,浅浅地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皮夹:“没事,他要是还来的话,告诉他,医药费不用他还,让他好好养伤,美女,我先走了,再见。”
      小护士只好恋恋不舍地看着传说中的白马钢琴师渐渐走远,瘪了一张脸,遗憾一叹:“哎……还以为能趁机得到帅哥的号码呢,果然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阅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