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5、第 125 章 ...

  •   
      一百二十五
      
      泾川古寨说是说与世隔绝,然而就如这世上其他戒律森严的地方一样,总有些不太愿意被律令束缚住手脚的人,他们中有的是向往外界,无知无畏的年轻人;也有调皮捣蛋,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孩童;还有天生脑子活泛,善于从规矩中钻空子寻漏洞的人。古寨虽有成年后入世三年历练的规定,对自己寨中的人不算苛刻,可架不住人心复杂,总有人在见识了外头的花花世界回来后,禁不住心存挂念,没法再安分守己在寨中过活。
      
      比如曲陵南过世的娘亲,比如现在的曲沐珺。
      
      沐珺想出寨。
      她在经历了三年的历练后又在外头滞留三年,回寨子后,她仍然想出去。
      她是有情有义的女孩儿,家中尚有双亲幼弟,寨中亲朋好友无数,外头的世界再好也不足以让她抛弃这片生她养她的故土和亲人。可在故土亲人之外,她还有爱恋,她还想有生之年,再上琼华派,再看看那个骄傲冷冽的年轻人。
      那个叫裴明的男子。
      其实只要看一眼就好了。
      沐珺想,她要的并不多,只是看多一眼,了却心愿,从此天各一方,各自过活。寨中女子自来率性淳朴,热情大胆,喜欢谁便是谁,可若对方不中意自己,那也行不来死乞白赖,痴缠不休之事。好比张三家的女儿看上李四家的小子,可李四家的小子却另外中意王五家的女孩,这时张家女儿便是不甘,也拉不下脸做那勉强之事。因为除了情爱,张家女儿与李家小子、王家闺女还有自小长大的情谊,还有各家各户相识相交多年的情分,不过是爱而不得,不值得为此大动干戈。
      
      寨中人人如此,女孩儿们自小耳闻目睹这些境况长大,便是偶尔有那等爱侣成了怨偶终究分道扬镳的,也是来去洒脱,不拖泥带水。曲陵南的娘亲虽深陷情伤疯疯癫癫,然终究是自己先离开了傅家,而不是苟安一隅,给对方伤害自己的机会。事情到了沐珺这也是一样,裴明修的是北游剑诀,冷情冷心,纵使在他身上耗尽毕生爱恋,只怕对他而言也不过沧海一粟,白马一隙而已。少女左思右想,终究明白这事是不成的,还不如退一步,回寨中寻个知冷知热的男子,从此夫唱妇随,安乐祥和。
      只是律令之下,仍有人情,女孩心中再清明,却仍想给自己少年爱慕留一个结局。
      
      她再一次收拾了包裹,偷偷摸到寨后祠堂的大树边当初旁。她早已观察过了,每月望月朔日,曲陵南皆会在此独立,望着树上某处良久无语。她很好奇,稍靠近些却已被人发觉,那个叫清河的狗腿子立即就现身将她远远赶开。沐珺小孩心性,越是不让她知晓,她好奇心越重,曲陵南在此做甚,成为她挠心挠肺想弄明白一件事。于是,又到某个望月时节,她早早就潜入祠堂,也不知是不是祖宗庇佑,抑或她突然福如心至,想起当初在琼华派,那个古怪的道人文始真君曾教给自己的屏息功法,她运起来,还真让她悄然无声地躲在祠堂内,靠着窗棂缝隙将外头光景看了个清楚。
      
      这一看,沐珺才知道,原来曲陵南在树上以运起灵力,撑开寨子结界一角,这一角很小,只如一面菱花水镜,碎光流离。尽管相隔遥远,沐珺却清晰地看到,那面镜子中映着的正是当初将她抓上琼华山的坏道人。她那个时候小,并不懂这道人明明对自己无所图,却仍然要将自己禁在身边,也不明白他明明有一身通天本领,可见到曲陵南,却屏息小心,不敢造次。直到她自己为裴明魂牵梦萦,却又求之不得,无法可想,沐珺却突然明白了这位被人尊称为文始真君的男人,其实不过与她一样思慕一个人而不可得罢了。
      
      心悦君兮君不知。世上大概没有一种苦,能与之相较。
      这其实也不是全苦,它还有甜,有酸,有说不尽道不明的千般惆怅,万般难耐,可说一千道一万,在那个特定的人面前,却唯有剩下一声叹息。
      没法说。
      
      可如果真是没法说,又何必以灵力为镜,只为谋一面呢?
      
      沐珺忽然就红了眼圈,她捂住自己的嘴,用力咬住嘴唇才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看着曲陵南沉静的面容,负手而立的孤独,再看镜子那边的人,昔日玉面郎君,今夕憔悴而狼狈。
      少女在这一刻下定决心,再难也要出寨,再难也要上琼华,再难也要真真实实地见上裴明一面,当面问他,要我还是不要,你看着办。
      
      怎么样也好过这样,一镜相隔,两处凄然。
      
      以灵力撑开的裂口很快便会收拢,曲陵南每每都会直到裂口合拢才转身离开,可这一天不知为何,灵镜还在,她却匆匆离开。
      
      潜伏一旁的沐珺岂有不抓这个时机之理?她扑向那道缝隙,用全身的灵力撑大它,然后奋力将自己挤了出去。
      结界在那一刻迸射出耀眼的光芒,她居然真的以血肉之躯钻过青玄仙子布下的结界,并被一股大力吸引着,须臾间强行拉扯出去。
      
      噗通一声,她重重摔到硬石板上,沐珺哎呦一声,低头一看,半幅白裙子已经沾染了地上大片青苔。
      难看死了。
      沐珺爬起来紧了紧背后的小包裹,一抬头,却见不远处石头上端坐一个男子,男子身后是一间搭得东歪西斜的木屋子,她定睛一看,这不就是那个坏道人文始真君么?
      可这时候的文始真君,哪有半点当年琼华峰顶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无垢仙尘?
      他穿着一身宽大的蓝袍,衣带不束,发带不绑,披头散发,脸上幸亏还是干净,只是眉头紧锁,似乎并未展颜。
      他面前铺开一张大纸,上面密密麻麻画上无数标识,沐珺虽然对他有些畏惧,但仍然好奇地伸长脖子望了一眼。
      只一眼,她立即怒了,跳起来骂:“大坏蛋,哪个准你偷偷画我们寨子各处关卡禁制?你想干嘛?”
      
      孚琛头也不抬,犹自埋头计算。
      “你莫非想引邪魔外道来霸占我们寨子?!”
      “你到底要干嘛?”
      “我告诉你,我们寨子里可是有人的,有好多高人!小心揍趴你!”
      “喂,我跟你说话听见没?!”
      
      孚琛“咦”了一声,停下来。
      沐珺犹自喋喋不休,突然见他抬头,吓了一跳,忙退后几步,警惕地道:“大坏蛋,你干嘛?”
      
      “这个时辰,灵力最弱。”他猛然站起来,从怀里摸出一个圆形的镜子,对着月光一照,镜子诡异地反射出一道雪白的亮光,犹如有自我意识一般,那亮光闪动片刻,一动不动钉在墙角。
      
      孚琛愣住了,他喃喃自语:“命门怎会在院子中,明明该在别处才对……”
      沐珺好奇心又作祟,她探头过去问:“什么命门?我寨子禁制的命门?”
      孚琛像是这时才发现她,猛然抬手一把抓过去,沐珺大惊,伸手一反拨,居然啪的一声,结结实实打在他手臂上。
      这怎么可能?他可是本领高超的大恶人啊,怎会被她反手打中?
      
      沐珺自己灵力微薄,看谁都觉得比自己牛,从没有以神识探视旁人的想法。这时突发奇想,以神识颤颤巍巍地试探过去,竟然发现孚琛身上连一丝灵力都没有,完全就如一个凡人。
      沐珺这一吓非同小可,结结巴巴说:“你,你你怎会,怎会……”
      她是个善良的姑娘,便是震惊之余,也晓得对一个修士说出“灵力全无”四字实在太过无礼,可她没说,孚琛却替她说了:“怎会灵力全无?这有什么为什么,莫非你以为本尊无灵力,便收拾不了你?”
      “不是……”沐珺有些不忍,道,“我是说你怎会,对,怎会在此。”
      
      “自然是来对付你们泾川古寨的,”孚琛冷声道,“若非我无灵力,这等什么禁制还需我费这么多功夫?早一刀劈了便是!”
      “喂!吹什么大海螺呢?”沐珺怒道,“你就算本事仍在,只怕刀未举起,我南儿姐姐就先拿下了你!”
      
      孚琛似乎被打击了似的,嘴唇抿紧,神情高傲却脆弱。沐珺心下一软,小声道:“好了,我也不是真个会唤南儿姐姐拿你。”
      孚琛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苦笑,似乎在说,你若真个唤了,那才叫好。
      
      沐珺难得机灵了一次,她恍然大悟道:“原来你在这算我寨子的命门所在,不是要对付我们寨子,你是想破开禁制自己进去?”
      
      孚琛猛然回头,目光锐利,盯着她道:“你怎么出来的?”
      沐珺嘴硬道:“我是寨子中人,这方圆十数里我皆了如指掌,我想从哪出来,你管得着么?”
      “是么?”孚琛淡淡地道,“原来泾川古寨戒律松懈至此,寨中女子出入自如,你说这一消息要是放出去,天下有多少对曲姓女子趋之若鹜的登徒子会闻风而动?”
      
      沐珺着急道:“你莫要胡扯八道……”
      “若我胡扯,那你为何能出寨?你明明已历练过,怎会有二次机会出来?”孚琛道,“除非你是自己偷跑的,对么?”
      
      沐珺怒道:“我是不是偷跑与你何干?”
      “是与我无干系,然而你能出来,就意味着我能进去,你不若老实告诉我,别惹我不高兴……”
      “我管你高不高兴呢,”沐珺大声反驳他,“你以为你还在琼华啊?咱们打一架试试?看哪个输赢!就算我输了也不怕你,南儿姐姐看着你呢,她不会听任你外人欺侮我的!”
      
      孚琛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道:“南儿,她现下看着我?”
      
      沐珺自知失言,忙捂住嘴。
      
      “她在看着我?”孚琛颓丧的脸仿佛一下被注入光彩,生动而耀眼,“她真的,真的会来看我?她怎么看的?不对,泾川古寨所用禁制无边无形,天下无双,寨外人固然勘察不到寨子方位,寨中人也无法用法器探视寨外情形,这便是真正的隐世,除非,除非她……”
      他盯着沐珺,声音发颤道:“除非她用五灵之力开了禁制一道口子。怪不得我怎么算也不对,怪不得命门会出现在我院子里。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兴奋得双目晶亮,道:“告诉我,她一般什么时候会看我,怎么看,看多久?她,她有说什么吗?有提到我吗?”
      
      他最后一句已然声调下降,带着希冀,却暗含消沉,显是连自己也不信这些奢望能成真。沐珺捂住耳朵道:“我哪个晓得这些,我只是误打误撞跑出来,我什么也没看到!”
      
      周围顿时静寂一片。
      “你要去哪?小丫头?”孚琛哑声道,“抛家别舍,违背戒规,还偷偷摸摸,不是毫无廉耻想会情郎私奔,便是干下什么人神共愤的错事,你还真是给你们寨子的姑娘长脸啊。”
      沐珺红了脸,跳起来骂道:“你胡说!我才不是什么,什么会情郎私奔,我也没在寨子里干坏事,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鬼鬼祟祟,非奸即盗。”
      “我只是想去琼华看他一眼而已!”
      
      孚琛扬起眉毛,不置可否地道:“你现在以为是一眼,待真见了,便发觉还想再看一眼,再多一日,再多一年,最好长长久久,一辈子都不分离。可人心不足,天却不从人愿,你终究要失望,要怨怼,要怨天尤人。千里迢迢只为看一眼?你真天真。”
      沐珺骂道:“我为什么不能千里迢迢只为看他一眼?我晓得他不会娶我,我也不能嫁他,看一眼与看一百眼又能怎样?还不是要打道回府?既然迟早要回家,我自然要选最节约时间的方式,为甚拖拖拉拉,没个了结?我又不是外头娇滴滴黏糊糊的大小姐,我姓曲,泾川曲,你几时听过哪个泾川曲的女子搅合不清?”
      
      孚琛冷冷道:“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去看这一眼?”
      “值不值,只问我愿不愿。”沐珺叉腰道,“我只晓得,若不走这一遭,我永远都不会晓得答案。”
      “所以你一定要去?”
      “是!”
      
      孚琛看着她,目光转柔,像是想起许久以前的往事,他长长吁出一口气,自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她道:“拿着。”
      “我不要你的盘缠。”
      “什么盘缠,你莫不是以为只身一人便能随便上我琼华?无身份玉牌,便是你在山下等到死,也见不着你想见的人一面。”孚琛将玉佩塞到她手里,嫌恶地道,“好生带着,回来要还我的,若缺了裂了,你就等着瞧吧。”
      
      沐珺低头摩挲那块温润的玉佩,便是不识货,她也晓得这等质地莹润,带着隐隐灵力,上头又布满法阵金线的玉佩,不会是一般弟子所有,只有长老一类方有资格。她摸着这玉牌,忽然觉得眼前这大恶人也不算多可恶,禁不住问:“你把牌子给我了,那你怎么回去?”
      “我不回去。”
      “你还要继续解这禁制么?若是,一辈子都解不开呢?”
      
      孚琛沉默了一会,低声说:“若真个一辈子都解不开,大概等我老死那日,你南儿姐姐会心软出来见我。”
      “她要是,总也不出来呢?”
      “那也是她的选择,至于我,只合该做我力所能及之事。”
      
      他说完再不看沐珺,仍旧低头对着那张纸演算起来。沐珺看着他,忽而心头一酸,走上前,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快速道:“望月朔日,她都在看你,她没忘过你,一刻也不曾忘过。”
      孚琛没有抬头,沐珺转身,轻快灵巧地往远处走去。
      
      就在她走后不久,孚琛将圆镜引上月光,再次对上沐珺适才骤然出现的方位,银色光速迅速打开一个黑色小孔,然而小孔再扩大却不易,而银光如被吸掉一般越来越微弱,孚琛咬破中指,以心头血为引,凌空画下符阵,血线纠缠之中金光熠熠,汇聚入前方无尽的黑洞内,黑洞渐渐撑大,依稀仿佛已能看见对面泾川古寨内的风物。
      孚琛精神一振,再咬破指头引血画阵,他脸色越来越苍白,无一丝灵力支撑的躯体,因消耗大量心头精血而迅速呈现颓败之色。孚琛咬紧牙关,奋力支撑,终于将裂口撑开到能容头颅伸进去。他现出喜色,忙想上前,却不料脚下一歪,被一块石头轻而易举绊倒,整个人直直摔下,想挣扎起身,却发现浑身力气如被抽离掉一般无法动弹。
      这便是强行画阵法的代价了,没有灵力,便剑走偏锋,以另类法子取代。可孚琛终究是高估了自己,他忘记了自己现在虚弱如一凡人,意志再坚强,却抵不过躯壳的脆弱。
      
      裂缝渐渐弥合,他呕出一口血,昔日那么纤尘不染,光华无双的琼华第一人,却在此时手足并用,奋力爬着想冲上去徒手撕开那道裂缝。可那裂缝怎会由凡人之力所左右?他的手一伸过去,便空空穿过,无法真正触及。
      孚琛伸着手,想怒吼,却终究一声不发,只余下无能为力的满眼悲戚。
      
      他闭上眼,双肩颤抖,似乎在恸哭,可却一滴眼泪也不见流出。
      
      就在此时,一只洁白的手自缝隙那端伸过来,像撕开一张纸那样,轻而易举将那禁制的裂缝扯开,随后,一个女子轻盈地自那裂缝中钻过来,她一身白衣,腰上系着绿丝绦,一头云墨长发上,偏生系了一条灰扑扑的发带。
      
      她无声无息蹲在孚琛跟前,满脸不耐。
      
      孚琛猛然睁开眼,难以置信地紧盯着她,千言万语翻涌而至,到嘴边却变成这么一句道:“你,你怎的出来了?”
      “不然呢?”曲陵南皱眉道,“等你破禁制得等到猴年马月呢。”
      
      她出手如风,瞬间塞了一颗丹药入孚琛口中,又以五灵之力迅速慰贴了他身上各个穴位,一边替他疗伤,一边骂骂咧咧道:“这就是你的本事?花几年功夫,还没算明白禁制的门朝哪开?”
      “太丢人了吧,你以前教我的本事哪去了?”
      “没了灵力,你连脑子都不爱动了?”
      “真是,本来我还生怕你乱来坏了青玄仙子当年布下的阵法,结果倒给倒了个个,变成生怕这阵法一个不小心把你老命给收了。那我拿什么赔给太师傅?”
      “一把年纪了,就该好好呆琼华派养老,乱逞能干嘛啊?”
      “等会吃个饭洗个澡,完了再把你送回去。”
      ……
      孚琛看着她,看着看着,忽而笑了起来。
      “笑什么?”
      “这样真好。”孚琛反手握住她的,微笑道,“像做梦一样。真好。”
      “做梦有什么好?”曲陵南奇怪地道,“梦都是会醒的。”
      “不是做梦的话,我的小南儿怎么会对一个私下出寨的姑娘网开一面?怎么会借着放她走的机会来提醒我如何破开禁制?怎么会在我力竭无能的时候看不下眼亲自出来见我?这么好,难道不是做梦?”
      
      曲陵南沉默了,随后老实道:“你不是做梦。”
      孚琛笑了,反手抱住她,哑声道:“我不回琼华。你小时候说过要养活我,等我老了走不动时给我一口饭吃,你不能食言。”
      “那是我小时候。”
      “可我已经老了,走不动了。”孚琛抱紧她,“我没地方去,没人养活,还脑子不好使,连个禁制都破解不了,我很惨的,你不能食言。”
      曲陵南想挣开,却终究没有忍心,良久,她举起手象征性地拍拍孚琛的后背,闷闷地道:“知道了。”
      
      ——全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网络连载到此结束,谢谢大家,江湖再见。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