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4、第 124 章 ...

  •   一百二十四
      
      最终云浦揍不到曲陵南,曲陵南也再无法扇孚琛的耳光。
      她对此稍感不满,然这念头也不过一闪而过,随即便不再停驻心头。对她而言,经年压抑堆积的郁闷烦躁,过往无法宣之于外的难过感伤,随着啪啪几声耳光脆响,似乎才真正放下。
      从知道孚琛利用她对付左律的那天开始,她便强行断了对孚琛的执念,这些年又开始修炼青玄功法,略有所成,随着功力越深,于天道万然明白,一直以来,她心中并非真的毫无挂碍。
      她是能做到慧剑斩情丝,然而她自己却清楚,在她内心深处,终究还是存了一丝不甘。
      
      她以为是自己道心不坚才会如此,她有困惑,有迷茫,也会想为何孚琛要如此待自己,也会想若能重来,或者避开这个人,就在那山野中终老此生没准更快活些。
      然而当琼华有难,孚琛有险,她仍然选择回来;当左律与孚琛决斗双双重创,她仍然不忍心,禁不住出言点化,又禁不住出手相救,一剑斩心魔。
      
      她以为自己修为浅薄,悟性低下,这才修了这么久的青玄功法仍会如此拖泥带水。可那几下耳光提醒她,原来她是不甘。
      
      而这一丝不甘,有什么好耻于不承认?它如斯真实,直击内心,它提醒她,她仍然是一个人,一个凡人,一个会坚忍会果敢,也同样会软弱会犹豫。
      承认自己不过是个凡尘女子,那又怎样?
      
      这才是修炼的根本,若连正视自己内心的人性都无法做到,若连正视她作为人的缺憾都无法做到,她与那些蝇营狗苟,一心想杀人夺宝的普通修士又有何区别?
      
      《琼华经》中曾言:人性惟危,道心惟微,这八个字以前曲陵南不懂,但今日她忽而明白了,从来没有一条修仙的坦途能令你扶摇直上,心志坚定只是第一步,道心坚忍只是第二步,而见性思微,心性相融才算真正问道于天地。
      曲陵南站起来,忽而觉得四下空明,广阔到无边无际,远处,天地连线的那一处,有绚丽的晚霞在燃烧。
      她仰头清啸,啸声清朗回旋,久久不绝,无数珍禽噗噗飞起,向着归巢叽叽喳喳奔去。
      远处,有内门弟子驳剑飞行,有外门弟子扫洒庭院,有女弟子相邀嬉戏,有男弟子勤学苦练。
      有长者讲经,有少者侍立,有道童磕磕绊绊地汲水,有丹童战战兢兢地守炉。
      
      这便是人世间。
      
      这便是她活在其中的人世间。
      
      一种对生的感动霎时间油然而生,曲陵南忽而双目湿润,在她有所意识前,一滴眼泪已顺着脸颊流下。
      
      有一双手伸过来接住,那双手指骨修长,宛若白玉雕琢,美轮美奂。
      曲陵南透过泪眼看过去,却见孚琛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他默默地守在自己眼前,伸手接下自己的眼泪。
      
      曲陵南眼睛一眨,泪滴落下,晶莹无暇,透过泪眼,她看到孚琛目光清亮柔和,内里有满满的情感,却又全部归于沉默。
      
      曲陵南微微笑了,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怀里的储物袋内摸了一会,摸出一条灰扑扑的丝带,上面带有隐隐的金色符文。
      她将那条丝带,递给孚琛。
      那是多年以前,孚琛送给她的防身法器,那时她还是个鲁莽的小姑娘,小姑娘心里有一个不好意思告诉别人的念想,她想如果有朝一日,师傅能替自己绑这个发带,那就美死了。
      可惜后来沧海桑田,世事无常,这个愿望终究被遗忘失落。
      
      孚琛一下缩紧瞳孔,迸射出亮到惊人的光,他迟疑着伸出手,触及那条丝带的瞬间,竟然指尖微微颤抖。
      曲陵南转过身,在他面前蹲了下来,就如多年前的那个懵懂无知,不明就里却敢于一往无前的小女孩。
      孚琛迟疑了一会,才抖着手,慢慢替她将那条灰扑扑的丝带结到头上鬓发之间。
      果然不好看,可是足够了。
      她想要师傅帮她结一次发带,师傅也做到了。
      
      这就够了。
      
      曲陵南站起来,用手背擦擦眼泪,笑看孚琛,笑容灿烂如最美丽的霞光,干净剔透,不含杂质。
      她在微笑里看向自己昔日的师傅,轻声道:“多谢真君。”
      孚琛愣住,随即明白了过来,脸色逐渐苍白。
      
      “我擅入真君紫府,斩了心魔,虽本意为善,然到底太过刚愎自用,累真君此刻灵力全无,心中万分歉疚,若真毁了真君道田,那我又如何补偿……”
      这些客套话,本是孚琛最擅长的,然饶是他巧舌如簧,此刻张开嘴,却觉满心苦涩,一声也发不出来。
      
      “我适才想了一番,这等情形应与真君修炼紫炎秘文有关,真君道法高深,与太一圣君决斗尚能全身而退,断不至于斩断心魔反落得修为尽失的道理。望真君多多参详本命功法,想来自有补救之途。我一身所有,本就是真君教授,实在不敢班门弄斧,只是昔日太一圣君左律曾传我一部天心功法,我后又参详青玄功法,合成自己一点小心得,班门弄斧,望真君莫要嫌弃,若能有助于真君早日恢复修为,那就太好了……”
      曲陵南说毕,素手一扬,一片玉简呈在掌中,她递过去道:“请真君笑纳。”
      
      孚琛接过去,深深看着她。
      
      曲陵南笑了笑,抚了抚头发道:“此间事毕,我也该走了,有云浦真人等琼华俊才在此,想来真君也无需我多嘴,如此,再会吧。”
      
      她取出清河灵镜,化作飞行器,一跃而上,正要御风而行,忽而听见孚琛在下道:“等等。”
      曲陵南回头看他,孚琛满面戚色,却露出一个温柔之极的笑容,小心地问:“若是,若是我,我恢复不了呢?”
      “怎么会?”曲陵南安慰他,“真君乃千年难遇之修仙奇才……”
      “别这么说话,我听着难受。”孚琛打断她,“这都不像你了。”
      曲陵南深吸一口气,道:“好吧,其实我也难受,我以为咱们是道友了,道友难道不都这么说话么?”
      “我们不是道友。”孚琛道,“道友是平辈而交,互通有无,我现下不过是个修为尽失的无用之人,能不能恢复还两说,你一口一个真君是想噎死我么?”
      
      曲陵南想了想,认真道歉道:“也是,不好意思啊。”
      “若我真个恢复不了,你可晓得有多少人会背地里笑死,明面上欺到我头上?”
      
      曲陵南睁大眼睛,问:“可你是那么好欺负的么?”
      “我不好欺负,乃因为昔日能打,谁也不敢得罪我,现在连个外门弟子都打不过,那帮往常被我揍的人不趁机来报仇才怪。尤其是禹余城那帮孙子。”
      
      曲陵南笑着道:“涵虚真君是你师尊,岂会任由你被人欺侮?”
      “可你还曾是我徒弟呢,你不也一看我没什么用了,就要自己跑了丢下我?”孚琛叹息道,“我不怪你,人心向背,大抵如此,徒儿都靠不住,师尊他老人家日理万机,哪里顾得了我?”
      
      曲陵南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却还是顺着他问:“我已不是你徒儿了,况且我适才也与云浦说了,若你在琼华混不下去,我不介意在泾川古寨那给你一碗饭吃。”
      孚琛抬起头,目光炯亮问:“真的?”
      “你怎的,”曲陵南嫌弃道,“怎的这般没骨头了?”
      “我还要骨头作甚?赶明儿个被人啃个骨头渣都不剩下,不找个保命的靠山怎么办?”孚琛道,“行了,反正你从小就说要养活我,如今如你所愿了。拉把手,我跟你去泾川古寨。”
      
      “啊?”曲陵南怒道,“我就跟你客气客气,你还来真的啊?”
      孚琛一边试图去爬清河灵镜,一边絮絮叨叨道:“谁跟你客气啊,为师现在老无所依,老无所养,不奔你去奔谁?满琼华哪个能靠得住?玉蟾真人跟我从小斗到大,云浦那小子个子没长,心眼也没长,我那师侄毕璩倒是个好的,可惜现下忙着魂归躯体,比我还不如呢。师尊那一辈的,道微长老疯了,他徒儿见我不祭出冰剑就是有良心了,可多半那小子没这个良心;余下的长老们各有各的传人,身后都拖着一大家子,谁管我啊,别想了,也就是你了,小南儿,你可不能没良心见死不救。”
      
      曲陵南怒道:“闭嘴!”
      孚琛不理会她,径直爬上灵镜,找了个地方稳稳坐下,又道:“我想起来了,我洞府里还存着你打小玩的那些个小玩意儿,你要不要一并带走?哦对了,我既然无修为,自然用不了青攰神器,要不还给你,让他认你作主人吧,其实琼华我也没什么留恋,以前是舍不得你,后来是抛不下责任,现在好了,没了修为也不用担当那些有的没的,无事一身轻,正适合跟你去泾川古寨养老……”
      
      “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把你丢下去……”
      
      孚琛果然闭了嘴,过了会又小声道:“你不会,你又不是我。”
      
      曲陵南气得双唇紧闭,只当听不见,驱动灵镜飞快朝泾川古寨飞去。
      
      一路无话,到了古寨外围参天古树那,灵镜一个倾斜,孚琛大叫一声,被直直丢了下去,顿时哗啦啦压倒一大片藤蔓草木。
      
      “我忽然记起一件事,”曲陵南板着脸道,“很久以前,你故意不教我飞行术,不给我飞行器,涵虚真君过生辰那日,命我只能用脚走去主峰贺寿。”
      
      孚琛心里暗叫糟糕,忙道:“小南儿,这都多久以前的事了,你记得干嘛?再说了你后来不是也自己学会了吗……”
      “对,可是我现在想起心里不痛快。”曲陵南道,“泾川古寨便在里头,外有青玄仙子早年设下的阵法,想要进寨,想我养活你,行。你自己走进去。”
      
      孚琛叫道:“我现下可是一无是处的凡人,凡人如何破解青玄仙子的阵法?”
      “你只是没了修为,不是没了脑子,”曲陵南白了他一眼道,“别忘了,你可是千年难遇的修仙奇才。”
      
      “喂,你别走,为师错了行不行?喂喂,你哪里不痛快说出来,为师给你赔礼啊,赔到你痛快为止,小南儿,南儿,你听见没,别走啊……”孚琛大呼小叫声中,却见曲陵南越飞越远,终于不见,他渐渐不喊了,脸上却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因为他知道,厚脸皮走到这里,曲陵南其实是真的不会甩开他了。
      
      他一边笑一边摇头叹道:“徒儿大了,不听话可怎生是好?孽徒啊,孽徒……”
      孚琛念叨了几句,渐渐站直身子,微微闭目,仰着头感受天地灵气流动,再度睁开,瞳孔深黑不见底,浑身渐次笼罩上一层紫红色光芒,散发大能者自然而然的威压,哪里还是适才死皮赖脸的模样?
      
      他朝森林深处宛若闲庭信步那般缓步走去,便走边轻声道:“青玄仙子的阵法,那又如何?可惜啊,若弄坏了阵眼,小南儿定会又不痛快,怎生令阵法完备无损又让我进去呢?这倒是需好生思量思量……”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