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3、第 123 章 ...

  •   一百二十三
      
      青玄功法融入剑意之内,锐不可当,又被曲陵南这般出其不意地一剑穿胸,便是化神期大能,亦非死即伤。
      可那孚琛却只是微皱眉头,眼光中似乎还有笑意。
      他问:“你想杀我?”
      曲陵南抬起眼,目光清冷。
      
      孚琛笑了一笑,忍着痛楚,温柔而虚弱地道:“乖徒儿,你看看我,我可是你恋慕多年的师傅啊,你应承过要照料我,养活我的师傅啊。”
      “你莫非忘了?冰洞之内,你帮为师捕杀水中凶兽,为师为你挡下上古大阵的反噬?琼华之巅,为师教你练功习字,你替为师做鞋烹茶?弟子大比,你被禹余城门人所伤,为师出关便为你杀上禹余城讨回公道?为师冲元婴不利,你以为我被埋岩底,如何心急如焚,以血肉之掌便徒手挖土?”
      “为师闭关那几年,你我如何以纸鹤传书,那一句句叮咛嘱托,深情厚谊,你不记得了么?”
      “陵南,往事历历,为师深铭心中,纵使为师最后误入歧途,骗你伤你,可到了底,为师还不是生怕左律伤你性命,替你求来伏地咒?”
      “这么些年来,为师心心念念俱是你,一刻亦不曾忘记过你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你当初住的小洞,为师亦日日清理,不假人手,你用过的东西,为师都一件件郑重收好,就为等你回来。”
      “陵南,昨日之事譬如昨日死,你刺我这一剑,我不怪你,可你能不要下重手好么?留我一个机会来弥补往昔种种错失,好么?”
      曲陵南手一顿,孚琛目光愈加温柔,他慢慢伸出苍白的手,沿着剑柄,想要触摸曲陵南的。
      
      就在此时,曲陵南左手一翻,一团火球瞬间打了过去。孚琛一惊,下意识缩回手,而曲陵南趁机用力扭转剑柄,血肉自利刃下喷涌而出。
      孚琛惨叫一声,面露狰狞,大吼一声双掌齐出,竟是以毕生功力与曲陵南同归于尽。
      可那雷霆万钧的掌风拍到曲陵南身上,却莫名其妙如春风化雨,便得绵软无力。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孚琛不甘地嘶吼,双目愈加猩红欲滴,宛若噬人恶魔,他犹自不甘心,以双掌再运灵力,手腕翻转,再度打到曲陵南身上。
      砰砰两声,却在触及曲陵南衣裳的瞬间,仿佛被瞧不见的吸力尽数吸入深渊,就在他错愕的瞬间,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道反弹而至,轰的一声将他整个都击飞起来,霎时间撞碎若干岩石,又狠狠地摔到地上。
      
      曲陵南慢慢走过去,负手看向地上那个垂死挣扎的孚琛,此时他那头乌发已失掉光泽,颓败萎落,而那双血红眼珠,亦失掉适才勾魂夺魄的魅彩,变得暗淡无关。
      曲陵南看着他,目光清亮,宛若两汪清澈泉眼,泛着柔和之光,如月上中天,月光沁水,隐含着说不出的悲悯,但不知这悲悯却无特指,仿佛对世间一切有情者,却不对当下任何一个人。
      她就这么款款走近,衣裙翩然,一如传说中与她颇有渊源的大能修者。她伸出一手,缓缓握住插在孚琛胸口的剑柄,平静地道:“我昔日的一切,你倒比我自己记得还清楚。”
      
      “我曾经的师傅温孚琛是做了很多错事,也骗我伤我,更企图卑鄙无耻地利用我。”
      “但有一样他从未骗过我。”
      “那就是要不要杀我的问题。”
      “你可知,便是他想要我的命,他那种人也不会亲自动手。”
      “更何况,他到了后期,想得更多的恐怕是如何保下我这条命。”
      “你虽为他的心魔,可你毕竟不是他。”
      曲陵南说罢,握紧剑柄,慢慢而坚定地,将之插入孚琛的胸口。
      
      那心魔嘶声惨呼,挣扎着道:“是,我是杀不了你,温孚琛生性决绝,刚毅果敢又对自己狠得下心,却唯独对你与众不同。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你注定要成为他的软肋,所以我鼓励他利用你去报仇,我蛊惑他把你视为除掉左律的关键棋子。我花了这许多年,趁着他修行紫炎秘文逐渐壮大成型,不放过他每次心潮起伏,恨意难当的时刻去侵蚀他的心。可我没成想那个窝囊废居然留了一手,事到临头还能硬生生阻断我的灵力!”
      他阴森森地咧齿一笑,嘴角渗出鲜血,“可他借你之手杀了我又如何?小南儿,小蠢货,你莫不会以为他设计一步步骗你害你,都是我给他出谋划策?难道是我逼他以你为饵,订下与左律双修的毒计?难道是我逼他罔顾师徒情谊,罔顾你一片真心,非要把你送上左律的床?”
      
      “哈哈哈哈,真是笑话,太可笑了!小南儿啊小南儿,你以为今日斩了我,便能把你心爱的情郎摘个干干净净,便能还回来一个清白无垢,刚正不阿的文始真君?”
      “可怜啊,你所喜欢的,终不过是你的幻影,你所看到的,也不过是他蛊惑人心,虚情假意的一套罢了。”
      “我是他的心魔,可他又是什么?”
      “小蠢货,老实告诉你,你那个好师傅所做的,可远不止这些,他……”
      他话音未落,却见整个紫府轰隆巨震,一团紫色烈火自地底涌了上来,瞬间将他整个吞噬。
      
      “啊!曲陵南!你才是心魔,你才是他的心魔……”
      
      他凄厉的话尚未说完,已被烧个烈火烧成一团灰烬。
      周遭岩壁霎时间天崩地裂,脚下土地寸寸崩塌,熔岩翻涌,火花四溅。
      曲陵南看着眼前这一切,微微皱眉,随后摇头道:“真是吵。为什么每个死到临头的人都那么多废话?”
      “可我觉得他所言有理,对那个孚琛,主人还是需小心为上……”
      清河化作原型,一直揣在她怀里,此时见此情形忍不住出言警示。
      曲陵南认真地问:“你觉着我能怎么防他?是斗智还是斗勇?亦或干脆跟他打一架,宰了他?”
      清河一愣,不禁沉默。
      确实,对上孚琛这样的人,斗智不如他算无遗策,斗勇不如他心狠手辣,打架的话,曲陵南倒是可以拼一拼,可她不过青玄功法初成,要与冲入化神期,敢与左律一较高下的文始真君比,还真不是拼得过的。
      宰了他就更是无稽之谈了。没人逼清河更清楚曲陵南的秉性,她虽凶悍,却也念旧,孚琛纵然有千般不是,可他到底是曲陵南的授业恩师,也是当她数度陷入困境时,对她施加援手,种下恩德之人。
      若不是为了偿还因果,此番孚琛与左律决斗,她也不会掺和其中,更不会助他温养紫府,斩杀心魔。
      
      “那不就是了?既然防不胜防,干脆不防,孚琛有一点我还是信的。他不会杀我。”
      “我又身无长物,青玄功法他习不了,青玄秘境他没法进去,青玄仙子留下的种种珍宝,你宁死也不会让我送他。”
      “所以我是光脚不怕穿鞋的,没什么好怕。”
      曲陵南微微一笑,缓了口气道:“若你还担心,待此间事毕,我们远远离开便是。青攰跟着他也不会吃亏,我倒是不担心那小子。”
      清河没什么好说的,只能微微叹了口气。
      
      曲陵南退后几步,却见脚下不知何时开了一朵紫色小花,花瓣柔嫩,映着漫天火光,脆弱之中却暗藏坚忍的生机。
      她不禁微笑,俯身摸了摸花瓣,抬起头最后看了那天塌地陷的场景一眼,随即转身,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待神识回到躯体,又以灵力转了一个周天,曲陵南缓缓睁开眼,目之所及,仍然是松柏苍劲,四下静谧的琼华浮罗峰。
      孚琛在她对面端坐,双目紧闭,似为入定。曲陵南抓起他一只手一探,却发现其腹中空空荡荡,连一丝灵力都不存。
      曲陵南微微吃惊,以为自己感觉出错,忙抓起他另一只手再探,结果仍然同上。
      孚琛那身深厚的功力,不知为何竟然荡然无存。
      
      怎会如此?难不成刚刚帮孚琛除掉心魔出了什么岔子?抑或孚琛在之前与左律的决斗中看似不败,实质外强中干,受了重创以至修为跌至低谷?
      可这是孚琛啊,是她那从来只会算计别人,没让自己吃亏的师傅啊。
      
      曲陵南一时间有些茫然,她站起来死死盯着孚琛毫无反应的身躯,顺手朝他脸上拍了一下,孚琛依旧无知无觉。
      等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忽而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的手,这可是她的授业恩师,又是思慕多年的人,便是他再混蛋,曲陵南想过揍他,想过宰了他,可没想过可以给他一巴掌。
      在琼华种种戒律中,这可是绝对大逆不道的行为。
      可在她心底,却因为打了这一耳光而兴奋莫名。
      
      这是多年从未有过的痛快,对孚琛那种杀不能杀,揍不能揍的憋屈,以为已经遗忘的愤怒和伤心,此刻突然都又历历在目。
      那个心魔孚琛念叨的那些往事,她一直都记得,可她更记得的,是自己获悉青玄功法乃假货时那种震惊和难以置信,获悉尊敬思慕的师傅竟以如此不堪的手段算计自己时那种难过与失望,她独自一人叛出师门时的茫然和痛苦,她十年躲在泾川古寨里每每见旁人家家和睦,恩爱团圆时的淡淡艳羡与感伤。
      她问鼎大道,叩问仙路时所感到的孑然一身遨游天地的自在与孤独。
      
      这些事情与感受,因为重复太多遍而变得刻骨铭心,反而最初的心动如此遥远,遥远到如母亲哼唱过的童谣一般,她不仔细回想,竟然会连旋律都不大记得。
      
      思慕如朝露,悲苦却如川流。
      
      曲陵南挥起手,又左右开弓,给了孚琛三记耳光。
      她虽未用灵力,却下手不轻,孚琛白玉般的脸颊霎时间指痕分明,高高肿起。
      太好了,他未能运息抵挡,因为双目紧闭,他就算挨打了,也没法装模作样露出那种让曲陵南更想揍死他的容忍和宠溺的目光。
      曲陵南打得兴起,正要挽起袖子再来两下,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吃惊的声音:“我的个仙爷祖宗,住手!快快住手!陵南你干什么?幸亏老子被掌教唤来给孚琛看伤,我要不来,还真看不到你这一出哇!”
      曲陵南一回头,云浦童子已经驾着他那朵标志性白云冲了过来,他胖乎乎的手指头颤抖着指向孚琛:“你你你殴打本派分神期大能修者兼你的授业恩师……”
      “你你你这是大不孝,是忤逆大罪,是要送戒律堂思过洞……”
      
      曲陵南慢条斯理放下袖子,瞥了他一眼问:“我是琼华弟子?”
      云浦童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拍大腿骂道:“可不是,你已经逐出琼华,他娘的,那外派修士揍我琼华长老,此可是奇耻大辱,我我我要禀报主峰……”
      “得了吧,你哪知眼睛看我打他?”曲陵南面不改色道,“我不过为他疏通经脉。”
      “疏通到脸肿?”
      “你不是有消肿的丸药么,赶紧的给他搽一下,谁也看不出来,还是说你真个要去禀报上头?喂,小云浦,你别没事找揍哈。”
      曲陵南说罢伸出手掌,一簇火苗静静跃于指尖。
      
      云浦童子怒道:“臭南儿,你也太目无尊长了吧你,想揍我,你敢?”
      曲陵南什么也没说,只是扫了孚琛脸上的巴掌印一眼。
      云浦童子顿时蔫了,垂头丧气道:“早知你这丫头会有天长成这么个恶婆娘,小时候就不该给你吃那么多甜甜丸。”
      “为什么?”
      “该给你吃补心丹!”云浦瞪了她一眼,磨磨蹭蹭自怀里掏出一丸药,用手捏碎了,厚厚涂到孚琛脸上。
      他一边涂一边唠叨:“不过也是,孚琛这小子欠收拾,门派里内乱方歇,正是百废待兴,掌教又想委以重任,多少事等着他呢,他倒好,拿了青攰神器就跑去跟左律拼命,差点把整个门派都连累进去。”
      “禹余城外城被他尽数毁掉,消息传来,大家都急坏了,主张声援他的与主张将他逐出门派的吵成一团,掌教倒老神在在一言不发,直到刚刚掐指一算,才命我上浮罗峰送药。你说掌教他老人家到底晓不晓得这事有多严重?”
      曲陵南满怀遗憾地看着药涂下去,孚琛肿成猪头的脸又恢复昔日白净,随口回道:“有什么严重的,左律打着打着跑了,左元宗那老东西不敢跟孚琛叫板,我就把孚琛带回来了。”
      “啊?就这么简单?”
      “是啊,”曲陵南道,“随后他就成了这幅死样子,好像一点灵气都没有了,这算修为跌至练气期?不对,练气期也有灵力,他这是回到凡人了。”
      
      云浦童子手一抖,拿在手里的玉瓶险些跌个粉碎。
      “你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谁没灵气?谁变回凡人?”
      “你老了耳背啊?”曲陵南奇怪地道,“我说得很清楚了,是孚琛。”
      
      云浦童子将手里的玉瓶一抛,整个人跳下云端,用十个手指头搭上孚琛的脉门丹田等处,过了好一会,脸色惨白,冷汗涔涔道:“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完什么完,”曲陵南诧异地道,“孚琛先前练的功法已险些走火入魔,散去正好,省得以后要遭天谴散功而死。至于他变回凡人有什么问题吗?凡人能做的事可比修士多。难不成琼华会不给他饭吃?会把他赶出门派?”
      “你胡说什么。”
      “那你忧心忡忡作甚?”曲陵南想了想,认真地道,“我明白了,你是怕他自高位跌下,周围人微妙捧高踩低。那好办,若你们门派有弟子欺侮他,不愿照看他,便将他送到我泾川古寨吧,我们寨子里都是凡人,有我在,总少不了他一口吃的。”
      云浦童子抬起头,问:“你不恨他了?”
      “我恨过吗?为何我自己的事我不晓得,你反而知道?”曲陵南奇怪地反问,“今日若易地而处,换成你没灵力面临一门派的人嫌弃,我也会把你捡回去养活你的。当然你还喜欢乱炼丹,那是比较废灵草,那我需再想想……”
      她话音未落,云浦已经扑上来怒道:“小丫头片子找揍呢是不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没来晋江,我都快忘记自己的密码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