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12宫第4画(执笔:伍夏秋) ...

  •   十二宫·第四章
      
      到香格里拉后,我和老大住进了那里最著名的驴友客栈,香格里拉那时还没有机场,能进城的只有车。进城的时候我有点失望,这不就是个尘土飞扬的小破城么,传说中的人间仙境就是这样吗?
      所以最好的风景永远在路上。
      
      城里虽然较好地保持了原来的风貌,但看得出,旅游业的火苗正在蠢蠢欲动,不少地方已经推倒等待重生。重生之后的香格里拉还会是香格里拉么?就像新鲜的鱼进了罐头,味道难免会变上一变。可对于从来没到过此地的旅客来说,任何景观都是新鲜的,即使是罐头,也是之前没有吃过的。在没吃过新鲜的鱼之前,你是不会知道它和罐头食品究竟有什么区别的。旅行往往只是几天、几周的一个梦而已,醒来之后回到现实继续上班生活。建设带来了便利带来了发展带来了经济,那些急速消失的东西谁又会在意?
      
      客栈里有来自天南地北的人,进了门之后我几乎都有一种错觉是不是到了国外。因为里面金发碧眼的老外比咱自己人要多上好几倍。马可波罗爷爷的影响力不容小觑。要在如今,就是lonely planet主编级别,虽然他当年九成九,是在胡诌。
      “我有点累了。”老大说,“先去睡一觉。你呢?”
      我的好奇心和新鲜感没有被初印象的失望所浇灭,仍然在熊熊燃烧,全无倦意:“那我出去晃下,等我回来吃饭?”
      “好。”
      阳光照在狭窄的巷子里的土墙上,我在充满了藏族风情的老城里流连忘返,直到太阳西下。低头一看,表上的指针已经指向7点。回到客栈的时候,老大正坐在客栈的咖啡角里和一个中年大叔聊天。
      “老马。”老大向我招招手,“和你商量个事,快来。”
      我走到他俩跟前。
      
      “你就是老马吧?”那个中年大叔笑着说,“你好,我姓伍,你就叫我老伍吧。你的朋友刚才问我香格里拉有什么好玩的呢。我就简单的和他说了一下。”
      旅途中的友谊发展起来特别迅猛,可能在都市里,你都不会和一起住了十年的邻居一年说话超过十句。可是在旅途中,5分钟你就能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打得热火朝天称兄道弟。旅行中人的心境总是有点微妙的。
      “老伍刚从梅里雪山回来,看到了那里的日照金顶。给我看了照片,实在太美了,”老大眼里充满了兴奋,“梅里的主峰,卡瓦格博是藏地八大神山之首。”
      “所以你想去?”
      “是啊。”
      “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准备,没有厚衣服,事先也没有查过资料…总之什么都没有。怎么去那儿?”
      “老伍说搭小巴走一段,然后还要骑马才能到雨崩,那是云南唯一没有通路的村…可能要费点周折…”
      “神山是变幻莫测的,只有他想让你见到的时候你才能见到。有的人曾经来过5次想一睹他的真容,每一次他都隐没在云里。有的人只来了一次,就见到了日照金顶,”老伍说,“这里还有个有意思的传说,只要有日本人登山,卡瓦格博是永远不会出现的。所以说,神山是会选择来看他的心灵的。”
      
      “所以我冒着天寒地冻大老远跑过去还不一定能见着?”别和我谈心灵、神山还有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我觉得这完全不靠谱。
      “客栈里有一批人正好明天要去,我觉得结伴而行可以解决很多问题。”老大一脸认真的和我说。
      “不行,我绝对不会去!”我才不会相信这些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不靠谱胡吹爷爷马克波罗的子孙呢,我这破英语和他们沟通起来只可能事倍功半,我会被卖到深山老林里去做奴隶吗!我会冻死在半路吗!我会被马甩下来摔死吗!我会…?总之我对这次旅行的一切都一无所知。Impossible is nothing!当跟屁虫的恶果啊老马,总有一天你会被自己懒死。
      “可我真的想见一见这个世界的神…”老大出神了,“见到了他,也许我能得到一直以来想要的答案?这一路上我看到藏民的脸都是虔诚而幸福的。藏民们虔诚的转山,如此的全身心投入,到底是为什么?他们的信仰能带给他们心灵上的巨大能量和满足吗?”
      
      “什么答案?”
      “一件困扰了我很久的事。”老大望着我,“所以陪我一起去好吗?”
      “究竟什么事这么重要?”
      “……”老大毫无意外的沉默了。
      你个不靠谱的!关键问题逃避个屁啊!“你不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你觉得我能随随便便跟你去一个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地方吗!什么狗屁啊?就这种乱七八糟毫无根据的事情你也信么?”我几乎都在咆哮了。
      “不管如何,我是一定要去的。”当老大缓缓地坚定地淡然地吐出这句话时,我几乎要晕过去了。我知道他不想说原因的时候你打死他也不会说的。
      “那!我!一!个!人!怎!么!办!”我的眼珠子要瞪出来了。
      “你知道回去的路,”老大故意避开我电灯泡一样的双眼,“其实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也该返程了,回到丽江,再去昆明找我的亲戚,你有他的电话。我可以一切都给你联系好。”
      “你一个人去逍遥自在了,我一个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回去了?这里我才来刚来你就这样把我扔下了?”
      “不如这样吧。”旁边的老伍终于打圆场了,“我在这还要再呆两天,不如老马你跟着我晃个几天,再一起回丽江。对了,刚才他说你们还没有去过泸沽湖,我的下一站是那儿,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和我一起去。”
      
      我看了眼前的老伍一眼,和善的脸,一直在微笑,鱼尾纹在眼角弯弯地向上翘着,穿着乍一看很朴素平凡,细看却很有来头,谈吐里透着一股书卷气,和一般的秃头油光满面啤酒肚满嘴黄牙金项链中年大叔完全属于不同物种,应该是个有知识有身份有来头的人。
      我看了一眼老大:“泸沽湖呢?难道你不考虑么?”
      老大说:“我都问过了,泸沽湖和梅里完全在两个方向,梅里从这里出发再往前走,泸沽湖得先回丽江中转。时间不允许。”
      “真的不和我一起走么?”
      “你也真的不和我一起走么?”老大叹了口气,似乎很哀怨的看着我。
      老大喜欢山,我却真的对爬山深恶痛绝,累死累活爬到山顶,风景却带给不了我任何的满足。以前我们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老大开导我说爬山重在过程,要享受一步一步行走最后到达顶峰的成就感。什么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那又如何?如此长的过程得到这么点成果太划不来了。我天生就喜欢水,蓝色让我平静,日出日落的时候水面映着晚霞火烧云就更别提了,我看着水面甚至能发一天呆。如此说来,泸沽湖倒还真的是我的不二之选。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好吧,好吧,好吧。还能怎么办呢。
      “那除了去泸沽湖,还有哪儿能玩的?”
      “大理你们去过吗?”
      “没呢。”
      “要是还有时间,从丽江回昆明的时候可以去那里晃一下,不过我个人觉得大理现在开发的有点过头了。苍山、洱海、蝴蝶泉都是,过于商业化了。人山人海,远不如泸沽湖保存的原始风貌。不过泸沽湖也和以前不能比了,落水村现在已经在岸边围起了石堤,建了不少旅馆,而最后一个还没有开发的里格村,据说也快要开始动工了。”
      
      于是在去泸沽湖的路上,我身边的人换成了老伍。在去泸沽湖之前我俩还去了松赞林寺、属都湖、碧塔海和纳帕海。老大是铁了心去梅里,老伍是一个大学里的天文学教授,妻子前几年生病过世了,没有孩子,一个人出来散心。老伍比老大健谈得多,人如其表,很不错的一个大叔,于是很快我们就熟络了,聊着聊着就谈到他的工作内容。
      
      我对于天文所知甚少,只知道黄道十二宫。对于此,最大的功臣是车田正美老师!他塑造的永远只穿着一件不用洗的白色大罩杯梦露流低胸装,御寒能力超群的妙龄智慧女神城户沙织小姐曾经是我少年时的梦中情人,因为我身边和她同岁的女孩子无论是从身材长相还是衣着上都不能望其项背。而其中的主角,小强中的小强星矢又是射手座并和我同一天生日,那种有着强烈代入感的意淫幻想让我的少年时代如痴如狂,顺便让我对其中的星座知识倒背如流。当然,其实也就那么一点点。
      “黄道十二宫的英文来源于希腊语,原本的意思是动物园。”老伍说。
      “这么一说,里面的动物倒是挺多的…牛羊鱼蟹啥的…”长知识了我。
      
      “你真的相信太阳一年中在轨道上的和地球的相对位置能影响一个人的性格吗?”
      “我看了觉得还挺准的啊。”我挠挠头,“这些东西泡妞挺管用的。”
      “其实大众流行的星座知识里有很多小花招,他们写一些人性的通性来博得你内心的认同感,然后或多或少再写一些相异性掩盖掉破绽,用的词再含糊暧昧一些。这样不会全对,但也全错不了。不信你去搜一下网上那些描述的内容,几乎能套用在各个星座上。因为一般人只会关注自己星座的内容,其他星座的即使内容雷同了,他们也不会发现。”
      “可我有的时候觉得挺奇怪的,因为我身边的朋友就那么几个星座的人特别多,特别合得来。有几个星座无论如何都处不来。”
      
      “会不会是星座学说对你的心里暗示让你的性格朝着他们所描绘的方向发展和改变了呢?在你的交友选择上也有所影响呢?”
      “那倒没有,很多朋友都是从小就交好的,那时还不知道星座这种东西呢。男人哪有先交朋友时先问你是什么星座的?女人才玩这些的吧?”
      “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东西也许有他神秘的意义在里面,谁知道呢?只是现有的科学无法解释罢了。占星学是西方的神秘玄学,我们则有周易八卦。而且很神奇的是十二宫和我们的节气一一对应,不得不说确实很奇妙。”
      “所以说不可全信,信一点娱乐生活也未尝不可么?对了,老伍你啥星座?”
      “我的生日挺特别的哦,1月1日,摩羯座。”
      “让我想想,摩羯座…你的脾气一定很固执吧?不过做事情也能坚持到底?一件事情认定了别人就很难动摇你?”
      
      “哈哈哈哈……”老伍在那里笑着,没有正面回答我说的是准还是不准。
      “我想留在泸沽湖。”老伍突然停住了笑,看着前方淡淡的说,“定居下来。”
      “你不走了吗?”难不成老伍叔叔你要走婚!我看错你了啊老伍叔叔,没想到你人老心不老,本以为你是个正派的知识分子。
      
      摩梭族的走婚风俗名扬万里,“女儿国”的别名连我都知道。二之女神杨二车娜姆走出世界远嫁美国展现传奇自我经历后导致这里成为了全世界男人们能让三妻四妾梦想成真的天堂。二之女神即给当地带来了极大的名声和发展,大量如饥似渴心术不正男人的涌入也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和混乱。嗯,当然还让无数路过泸沽湖只知道名声而不知道危险无知文艺少女羔羊们含泪失足。你是要老当益壮吗老伍叔叔!算了,其实你也只有40岁左右而已,我能体谅你的苦衷。
      
      “我要在这等一个人,我们曾经有一个约定,要一起来这个地方。不过我当年没有遵守,现在我决定留在这里等她。”
      车上的喇叭,传来了朴树的《生如夏花》。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我在这里呀,就在这里呀。惊鸿一般短暂,如夏花一样绚烂。”
      “哦对了,还不知道老伍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马奔鸣,奔驰的奔,鸣叫的鸣。”
      “你爸妈很喜欢车吗?”老伍笑道,“我叫伍夏秋,夏天的夏,秋天的秋。”
      
      

  • 作者有话要说:  五哥姗姗来迟的稿子,伍夏秋都出来了,故事更加丰满哦~~~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