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2宫第2画(执笔:伍夏秋) ...

  •   十二宫·第二章
      
      你相信有灵魂吗?
      我以前是不信的,但是我现在不信也得信了。
      因为我现在就是以这样的形式漂浮着。
      
      这种感觉很奇妙,身体很轻,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重量,风可以洞穿我的存在状态,就像吹过一个筛子那样,我能感受到风的力量但却不会被吹走。反正死也死了,好歹还能蹦跶。我这么想着,在房间里活动了下身体,适应了下环境,观察了下情况。现在我是全果状态,如果附近有女鬼,他们会不会尖叫着捂脸逃走?不过附近如果有女鬼就好了啊!!!她们一定也和我一样是□□的吧!!!鬼能结婚吗?能生孩子吗?能…?
      
      想到这里我想起了我的前妻王可和我那对双胞胎傻儿子马景马涛。为什么我没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现在怎么样了??眼前的这个房间似乎有股巨大的引力作用于我身上。现在我就像风筝一样,可以自由地飘啊飘啊飘,但是会有风筝线牵引着我,线的另一端就在这个房间不知何处的角落里,或者说,在房间里某个人的手中?房间里的人,是吴沉水和老大,他俩面对面地坐着。
      
      现在大约晚上七八点的光景,房间里开着一盏落地灯,暖暖的黄光照在他们家客厅里的沙发上,吴沉水戴着一副眼镜,穿着红色的丝质衬衫和黑色的裙子,披头散发中,眼睛上的睫毛膏和脸上的粉花的一塌糊涂,脸上歪七歪八的竖着几道黑色的泪痕。虽然现在她有点向一只国宝靠拢,但还是掩盖不了她是个清丽的少妇这个事实。老大穿着丝质的睡衣,在家里他终于不戴墨镜了,丹凤眼里深不见底,左侧眼角有道淡淡的疤,脖子上的白金项链淡淡的闪着银色的光。
      
      “马奔鸣早上出车祸了。”老大面无表情,抽着的烟快燃到了尽头,烟灰掉在地板上也浑然不知,“那边的救援者在他的手机里找到了我的电话,他们说当场就没了,已经火化了。”
      “......”吴沉水忍不住抽泣起来,“你和王可说了吗?”
      “说了,我知道这消息听起来未免太残忍了点。一个人孤苦伶仃客死他乡的。三魂七魄估计都回不来了。”老大缓缓的说道,“她很平静,说手头正好有项目走不开,问我怎么办。”
      喂老大,我就在你身后,你未免也太小看我马奔鸣的方向感和行进速度了。王可啊王可,虽然你很恨我,可好歹夫妻一场,看在你身边那对胖小子有我的骨血份上,不想点法子把我给接回来么。
      “下礼拜本来也得去云南,不如明天我就改航班...把他的骨灰接回来吧…”吴沉水断断续续的说完,又哭起来了。
      
      “还是我去吧…”老大叹了口气,“好歹二十几年兄弟一场。我想送他最后一程。”
      “可…”吴沉水刚想说下去就被老大打断了。“我明天去后天就回来,你忙你的学术会议去吧,就这么定了,”老大叹了口气,掐掉了手中的烟,“我和小张打个电话,让他帮我现在订票。”
      我的肉身现在已经化成了灰了么?静静地躺在某个白色的瓷坛或者黑色的盒子里么。我姥姥曾经和我说过,人死了之后会有一段时间停留在世上,一共七七四十九天,这段时间他亲友们的思念和悲伤会把他的灵魂召唤到身边,有的时候亲友们还能感受到灵魂的存在。
      
      “你爷爷就是在第四十九天托梦给我,说他到阴间做官去了,将来也接我去做官太太。”说到这里,一开始非常悲伤的姥姥总是露出一点点微笑,这个故事的结尾至少还留了点希望和美好给她。
      姥姥走了之后第四十九天,我没在梦里看见她,那时处于对什么都怀疑都对抗的青春期,《走进科学》栏目才是能让我臣服的信仰,赵忠祥伯伯温暖而又磁性的声音才是慰藉我心灵的鸡汤。现在我知道了,那个梦不是姥姥人为制造出来的,真有可能是姥爷鬼为制造出来的。人的精神力量其实很强大,很奇妙。活人的超能力大概也就是这么回事。我的无神论可以算被彻底推翻了吗?而CCTV四个大字,此刻正伴随着赵忠祥伯伯“在那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上……”的深情独白中离我飞奔远去,化作一个快要看不见的小点,最后砰地一声倒在了遥远的地平线上。
      
      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眼前这两个人结婚的那天,我满怀苦楚地坐在主桌上喝得酩酊大醉。台上的新娘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新郎却是我最好的兄弟。怪不了谁。只能怪自己。
      “你的婚礼新郎是我最好的兄弟,青梅竹马婚礼夺爱是为哪般。”感谢罗玉凤小姐及时的出现在我脑海里阻止了我登上我国著名情感类杂志《知音》的可能性,当时她以网络上流传最广泛的拿着《知音》坐在公园长椅上长发飘飘微笑阅读的形象登场,然后她抬起朝我咧开血盆大口(抱歉我找不到更恰当和文雅的词)笑着,鼻孔深不见底,让我的酒醒了大半。
      
      我们狗血的故事无甚新意,三个人同一个高中,吴沉水是我的同桌,老大坐在我的后面。年轻真好,借个橡皮还个修正液一来二去就互喊老公老婆了。那时我们谈起感情都是以一辈子为计量单位,分手起来的都是以一瞬间为计量单位。精力无处发泄的青春年华,除了读书吃饭睡觉和同学小打小闹,我们还能干吗?别和我谈理想,那是幼儿园小朋友才有的东西。
      我和吴沉水没少磕绊然后分分合合好多次。老大沉默的性格很适合倾吐,近水楼台先得月,理所当然的成了我们两的公用垃圾桶。但又和我们两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免形成三角恋关系。直到我和吴沉水有一次在课堂上打闹得太厉害,班主任终于再也看不下去。第二天特意开了一个班会,没有指名道姓,语重心长地大谈早恋的危害。
      
      学业为重啊同学们。
      后来我就一直和吴沉水在班里的的位置保持对角线关系了,身边的人换成了老大。毕业前大家都埋头苦读,我也没了花前月下的心思,终于考进了我们市的那所名校。
      大学我和老大同校不同系。我和吴沉水即不同校也不同系。她考砸了。
      射手座大多热情奔放,再加上我长得确实也有点帅,又参加了若干社团和学校活动,万人迷模式全开。身边一直不缺姑娘,信箱一直不缺情书,手头一直不缺事情。老大每个礼拜总会过来找我吃个饭打个球什么的。罗利腾高绚亮和我们同一个高中,现在都进了同一所大学,一开始大家都人生地不熟的就先从高中校友开始组织活动联络感情,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吴沉水找你了么?”老大有一天在食堂里突然问。
      “吴沉水是谁啊?”我继续吃我的炸猪排。
      “别闹!”老大瞪了我一眼,“她前些日子来我们学校,和我说了很多她们学校的事,就是很刻意只字没有提你。我知道她还念着你,于是我把你的寝室班级都告诉她了。”
      “这几天忙啊。”我耸耸肩,“没遇到啊。”
      “这么好的姑娘错过太可惜了吧?”老大一脸认真地看着我。
      “你觉得好你拿去呀~”
      “你…”老大看着我,眼神有点奇怪。
      后来他真拿去了。喂,我当时只是开玩笑来着。
      房间里继续保持沉默。CD机里现在正放着王菲的那张《天空》,正好播到《矜持》那一首。
      “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虽然你从来不曾为我着迷……”
      

  • 作者有话要说:  【吴说伍】老五童鞋据说第一回写小说,但文笔却令人诧异的老道。且蔫坏得很,透露着一股荒诞中颓败的欢乐。我写《茶餐厅》时明明有一丝源自青葱的文艺梦尚存,此货硬生生将这一故事掰成二逼青年狂欢回忆录。然后,不就是写死了你的主角么?要不要这么拿我的笔名开涮啊,掀桌!
    警告广大读者,千万别被老五童鞋的文艺气息蒙骗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