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2宫第1画(执笔:伍夏秋) ...

  •   其实有些事情我没和我这三个死党说。你明白的,有些事你可以和网上刚认识的远在千里之外连长相都不知道的人说,或者旅游途中火车上、客栈里刚搭识不久的人说,甚至是和菜场里卖菜的大妈说,但这些事你就是不能和你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死党说。
      
      我的确是惹了点麻烦,很棘手。这事让我很焦虑,自它发生的那一天起我就再没睡好过觉。现在我们这家茶餐厅是罗利腾一眼看上选的,这家伙一向标榜自己的文艺情怀,注意他喜欢用“情怀”两个字,其实我挺烦他这个的,一大老爷们儿一把年纪了也不结婚,整天在这些看似平静实际上风骚无比的地方晃悠,然后不停地换着身边的女青年们。其实我知道他也就那两把刷子。无非是我爱你爱我不爱你不爱我这些,没事就写写充满了生僻字眼和被放大无数倍的文艺“情怀”的文章晒晒博客、论坛、微博,然后见面时把诸如“爱你一万年”、“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和我一起走“之类的文艺到你绝不会在日常生活里用到的台词倒背如流来催化、摧残和催眠文艺女青年(其实每次他都折腾不超过3个月,然后死去活来哭天抢地感觉不会再爱了)...好吧其实我还是有点嫉妒他的,关键是那些女青年都颇有姿色。
      
      让我们回到茶餐厅的点上,“静坐勿动”是什么意思?高绚亮似乎来劲了,拍拍我的肩膀,调侃着说:“照着你那性子,不动还不憋出痔疮来~”老大和罗利腾顿时狂笑不止,眼泪都要出来了。高绚亮的性子,有点小聪明但毒舌得很。然后他拿了一块钱出来,也投了,拨到双子座的位置。“看看老子是啥?”他歪了歪嘴角,做出一个不屑的动作。
      “管好你的东西。”
      
      高绚亮耸耸肩:“这什么意思?都这么不明不白的么?”罗利腾幸灾乐祸的说:“这玩意里面都是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么。”于是他也投了一块,拨到水瓶座。
      “下雨天不要出门。”
      “邪乎了啊?”罗利腾笑出声了,这家伙古怪得很,常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开心半天,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笑点在哪里。“老大我也给你试一下吧!”没等老大答应,他就扔硬币,拿出了天蝎座那张纸。
      “沉默是金。”
      
      “这挺符合老大的啊~”罗利腾笑道,“不提醒他他也不喜欢吱声。”罗利腾说的没错。老大这个人挺闷的,但是我们三个其实都有点怕他,他要么不说话,说话了往往就能掐中要害,所以有些事他要是发话了我们一般都听他的,另外还有个原因是他干的那一行有点权,我们有些事都得靠他罩着。他喜欢穿风衣戴墨镜,又喜欢板着脸不说话。于是我们三就挤兑他是个□□老大,表面上权当调侃,其实也就是一起找了个台阶承认了他老大的位置。
      “问问老板娘这东西到底是啥来历啊?”罗利腾朝着柜台招招手:“老板娘~!”
      
      老板娘四五十岁的样子,风姿绰约,化的妆刚刚好,没过分的不幸显出风尘气或者浓眉熊猫眼血盆大口之流,恰到好处的把脸上的皱纹遮成若隐若现的状态,穿着贴身剪裁显出保持的不错的身材,看得出是好料子找裁缝定做的,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个有点故事经历的人,不是那种在大街上随便就能豁得出去不管不顾撒泼骂街没啥远见贪小便宜过于热情的那种踏脚裤中年大妈。“请问需要什么吗?”老板娘似笑非笑的缓缓走了过来。罗利腾说:“你们这个到底是个什么啊?出来的纸上说的含含糊糊的,到底准不准啊?”老板娘笑了笑:“这个信了就准,准了就信呗。有的客人再来的时候有说准的,也有的再没提起过这件事,我想大概,是没说准吧?” 罗利腾又说:“看这玩意的成色,也有年头了吧?你哪搞来的?字条是你写了塞进去的?”老板娘又笑笑:“我接手这家店之前,这个东西就在店里。我也不知道它的来头,里面的字条,不知是怎么塞进去的,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反正还没用完,就没动脑筋去整它。”
      
      “老板娘你名字叫爱玉?” 老大插了一句。
      “是的。”
      “你这还挺不错的,下次还来坐坐。” 老大回道。
      “欢迎。”
      这家店人少,灯光有点暗,不热闹,老大不知道是客套还是说真的。按照我对他的了解,这种地方应该不是他的菜,他喜欢明亮有点人的地方。不行,我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待下去那件事怎么办。
      “对不起,我有点事要先走了,你们继续玩儿着~”
      
      “哎,这就走啦,屁股还没坐热那!”高绚亮扯住我的手,“字条上不是写着‘静坐勿动’么?”
      “他怕得痔疮!” 罗利腾喊道,接着他就又一顿狂笑。老板娘在一旁也有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有的时候真的恨不得掐死这个主,真的。然后我白了罗利腾一眼,这个时候茶餐厅里开始放起了陈绮贞的歌,那种嗲嗲的小女生声音和腔调听得我心里又毛又痒,罗利腾止住笑闭着眼睛跟着轻轻哼起来了。这个餐厅还真的蛮奇怪的,刚还是古典,现在变成了流行音乐。也不知道管音乐的是什么想法。歌里唱到:“你离开我,就是旅行的意义~”于是我脑海里又晃过了那件事,同时也晃过了纸条上写的字。
      走还是不走?
      这是个问题。
      
      吴沉水还在等着我。
      我还是站了起来,拿起了包:“还是先走了,你们玩吧。我真有急事。”
      “有急事你还答应我们出来!!耍人吗这不是!!” 高绚亮说道。
      “看样子这小子真有急事,放他走吧。”老大发话了,“下次还在这里碰头。”老大看了我一眼:“我觉得这里不错。”
      我觉得那一眼意味深长,也许那只是一瞬间的错觉。不过就像我说的《罗拉快跑》一样,我的选择造成了之后的结果吗?
      路都是人选的,虽然有的时候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推开门走了出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听过五哥唱歌,没看过他写小说吧,看吧看吧,比我文艺多了~
    然后,为什么我出来打酱油了啊摔!!!!
    再然后,请大家不要吝啬分享你们的阅读感受,雁过拔毛,人过留爪,谢谢。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