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12宫第6画(执笔:伍夏秋) ...

  •   十二宫·第六章
      
      吴沉水以及李莉莉同学是和老大一起从云南回来的,吴沉水在香格里拉刚巧联系上了刚从没手机信号的梅里回来的老大。三个人顺理成章地携手同游了香格里拉,却没有去泸沽湖和大理。等等,吴沉水不是很想去大理的么?
      老大去梅里的第一天就看到了日照金顶,很显然神是爱他的。至于神有没有给他想要的答案,我不知道,但神一定决定把吴沉水送给她了。或许,他要的答案就是吴沉水?当老大和吴沉水手拉着手在我面前和我交流云南见闻的时候,我心如刀割。妈的,早知道我也应该去拜神的。
      
      如果那天晚上我答应了吴沉水,现在会不会是我牵着吴沉水的手,而老大在对面心如刀割?人生有很多个分岔口。当时我想,你选了一条,另一条大概就再也走不回去了。
      得知她俩要结婚的消息是在寝室里那对干柴狮子烈火白羊同学的婚礼上,大学里能修成正果的凤毛麟角,我算是中了头彩遇到了两对。眼前结婚的这对奉子成婚,双喜临门,新娘腆着肚子满面笑容地一桌桌敬过来。新郎却有点心不在焉。男人到底还小,没玩够。
      新娘边上站着的伴娘就是我的前妻王可。也不知是醉了还是别的原因,瞥到王可的第一眼总觉得似曾相识。
      “你两好像啊。”新娘子看到吴沉水和王可时惊呼。
      吴沉水羞涩地笑着,依偎在老大身边。王可喜笑颜开的跑到吴沉水边上说:“你不会是我失散多年的姐姐吧?”
      
      第一次见到王可我就有一种无比亲切的感觉,想把他给娶进门。所谓一见钟情,可能就是因为对方身上有自己熟悉的音容笑貌和气味吧。后来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我爱上王可一定是吴沉水的脸从中作梗。而王可也说过,我长得像她初中体育老师。初中老师是影响人们爱情观婚姻观的重要存在啊。有关单位你们一定要把好关啊!
      事实证明,两个人虽然相貌可能相似,但是骨子里大多大相径庭。王可是典型的处女座,挑剔,有洁癖,神经质。我和她谈恋爱开始时的热情逐渐被慢慢显露出来各自的缺点所浇灭。但我两最后还是结婚了。后来还有了马景和马涛。
      
      王可怀他两的时候,我正好开始辞职单干。创业初期分身乏术,不免怠慢了王可一些。马景和马涛从小就特别爱哭闹,吵起来简直如同咆哮,而且是交相辉映此起彼伏的那种。王可带他们带的筋疲力尽,身体恢复的不太好,这便成了她心里难解的一个结。更何况新公司一直不见起色。对于为什么要辞掉原来收入丰厚的工作,王可不停地抱怨。原来的公司没有自由压力也大,再待下去我真的要崩溃了。现在虽然又累又苦还没钱,至少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的。
      
      自由,是建立在牺牲掉其他东西上的。我一直都明白。但我更渴望自由。
      直到某一天——“去找你的自由吧!”王可怒吼着挂了电话。
      第二天我们去办了离婚。
      
      离婚后那段时间我过的浑浑噩噩,朋友不免过来关心和问候,我总装作没什么大不了一样打哈哈,照样吃喝玩乐。公司也快要倒了——这也是王可和我离婚的原因之一,她不想孩子刚出生就面对踏破门槛的债主。她一直叫我向朋友借钱解困,但我咬着牙一直没考口。我不想别人知道。我马奔鸣从来都不求人,不想被别人看不起。最后王可终于对我绝了望。
      
      和老大他们第一次去爱玉茶餐厅的前一天,我接到了两个意外的电话。一个是伍夏秋打来的,他终于等到了那个人,快结婚了,按照我们当年的约定打来电话告诉我。我的手机号码这么多年一直没换,这都是缘分。他决定从云南那边回来和新老婆一起过。他的精神状态很好,聊的时候顺便听出了我语气里的哀鸿遍野愁云密布四面楚歌。
      “怎么了?不顺心么?”
      “公司资金周转出问题了,快不行了,老婆前几个月和我离了。一团糟。”
      “……不如重新开始吧。这些年在这里我都乐不思蜀了。我走以后扎西正好还缺个帮手。”
      “可是……”
      “有的时候你抛下一切了,反而会得到更多。很多烦恼其实都是因为你所处的地方太复杂反过来影响到了你。在泸沽湖,生活很简单,没那么多欲望,快乐反而唾手可得。”
      
      说着说着,我就把一直憋在心里的苦闷都倾倒了出来,顺便哭了一场。人就是这么奇怪。和天天见面的人不说的话,却能和许久不见千山万水之外的一个半熟不熟的人掏心掏肺。老伍一边听着,一边安慰,我的心情渐渐的好了一些。后来我们约了再见。他给了我扎西的电话,让我有想法和扎西直接联络。
      
      第二个电话就在半小时之后,是吴沉水打来的。
      “你还好么?”吴沉水在电话那头问。
      “挺好啊。现在可自由可开心了。哈哈哈。”
      “那就好……我……其实挺担心你的。”
      “真难得啊,你是多少年没给我打电话了。”
      “有空出来聊聊吗?明□□吗?”
      “明天约了老大,罗利腾和高绚亮。老大没和你说吗?”
      “我知道。他和我说了。但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俩见面的事,明天你和他们坐一会就找个借口出来成么?”
      “怎么了?”
      “……”
      “到底是怎么了?”
      “我有话想和你当面说。”
      “有啥事电话里不能说?”
      “我们一起远走高飞吧……”
      
      在餐厅里《旅行的意义》响起来的时候,我又想起了云南的那次旅行。先是老大离开了我,然后我离开了吴沉水,最后,吴沉水离开了我。
      “你离开我,就是旅行的意义……”
      一切能重新再开始一次吗?让我们再次回到云南?那个一切的转折点。
      
      吴沉水和老大结了婚之后,同我就没怎么见过面。我们两都刻意地避开对方。今天她再次坐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觉得恍如隔世。
      
      “你和老大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昨天说这样的话?”
      “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不快乐。”吴沉水双手扶着面前的茶杯,低头看着里面袅袅升起的热气,“云南的那次旅行发生了那么多事。我本来对你已经放弃了希望。”
      “是因为我没有和你一起去大理吗?”
      “你果然是故意装作没有听到的。”吴沉水叹了一口气,“你当年为什么不回应我。”
      “我不能对不起老大……”
      “可是我和他结婚的那天。他亲口对你说他希望站在台上的那个人是你吧。”
      “那天我醉了……他有这样说过吗?”
      “虽然他说的很轻,但我正好还是听到了。”
      “……他开玩笑的吧。他知道我已经醉的快不省人事了。”
      “为什么你会娶王可呢?是因为她长得像我吗?”
      “……”
      
      “你知道吗?本来我对自己说别再想着你了,但是得知你和王可要结婚,所有人都有意无意调侃她是我的影子时,我心里已经死掉冷掉的那一部分,又莫名的跳动了一下,即刺痛又火热。也只是一下,就沉寂到现在,直到前些日子听到你和王可离婚,我感到心里那块地方,又开始跳动了。”
      “老大怎么办?”
      
      “他总是一心扑在工作上。你知道的,他这个人话本来就不多,这几年更是每况愈下,像把自己锁起来一样。如今我和他在一起,一个礼拜说的话加起来也不会超过20句。现在家里有阿姨打扫做饭照顾孩子,我们费不了多少精力,本该可以享受二人世界,回到家他却总是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关着灯听他的音乐,我只能逃到书房里写那些枯燥的东西。生活根本就是一潭死水。外面的人看起来我们家幸福美满衣食无忧,可婚姻就像鞋子,外人只望到好看不好看,舒不舒服却只有自己才知道。”
      
      “我一直以为你们很幸福……”
      “马奔鸣,我好想逃。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带我走吧。”吴沉水开始抽泣起来。
      “可是去哪儿呢?云南么?”我想起了老伍的话。也许,我们俩真的可以在云南重新开始。
      “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和你去一次大理。”
      “当年你为什么不和老大还有李莉莉一起去呢?”
      
      “那个地方,总觉得和你一起去才有意义。满天的蝴蝶,不,也许并没有。但在我心里那里就是相爱两个人的圣地。”吴沉水突然抬起头,满含泪水的看着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但这是我真实的想法。别笑我,我一想到蝴蝶,就想到梁祝,那么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老大对不起,充满了天真少女幻想的吴沉水大概把你当做了马文才。我倒是没把自己当梁山伯。太不吉利了。现在我倒真成了鬼,蝴蝶肯定是变不了了。
      吴沉水告诉我,几周后她正好有个在云南的学术会议,我们决定在那个时候瞒天过海地去大理一次。为了避免留下蛛丝马迹,我们决定分头出发,把一切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尤其是老大,绝不能让他察觉。
      
      我和吴沉水说起了伍夏秋的事,她看起来似乎有些心动。回到家,我就和扎西通了电话。如果可能,去完大理也许我们俩真的就在泸沽湖悄无声息地定居下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就算吴沉水暂时不想留下来,我就在那里等她。
      就像伍夏秋的故事一样,十年八年,总有一天会等到她。
      
      一切似乎都重新开始了,我的觉得生活突然点亮了。最后一次在茶餐厅见到老大的时候,他的表现有一丝古怪,我的心里不由有些忐忑不安。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事不宜迟,第二天我就起身去了云南。
      
      后来,后来你们也知道了。我就在老大和吴沉水的家里飘荡到现在。就在这一刻,老大在我眼皮底下整理着行装,似乎要起身去什么地方。吴沉水还是去昆明开会了,一个人,而不是和我在大理一起看蝴蝶。
      老大离开屋子时叹了口气,最后看了眼满墙密密麻麻排列着的唱片,头也不回地走了。
      慢着,为什么我跟着老大一起离开了这个屋子。这不科学。
      老大手里的箱子散发出巨大的引力,拖着我在路上飞驰。我跟着老大在云海间穿梭,来到了昆明。老大是去找吴沉水吗?
      接下来路上的风景无比熟悉,我和老大故地重游奔向了丽江而不是昆明,唯一不同的是老大不知道我就在他身边。整个旅程他一言不发,大部分时间就像尊雕塑。历史又重演了一遍么,我们三个又同时站在了云南的土地上。哦,不对,现在我的脚不着地。
      
      小巴在山路上飞驰,一幕幕往事在我的眼前闪现,就像电影。云还是那朵云,花还是那片花,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潭水。最后,老大的旅行箱放在了扎西的客栈前。
      “你好,你就是扎西么?”
      “你是……”
      “我是马奔鸣的朋友,前几天和你打过电话的。”
      “哦,你好你好。”
      “我按照我们的约定来了。”
      “房间我给你安排好了。跟我来吧。”
      老大怎么会有扎西的电话?对了,我出事的时候他们通过我的手机联络到了老大。这么说手机幸存了下来,他们一定作为遗物交给了老大。在大理出事前我和扎西联络过。老大必定是看过了聊天记录。
      已经是傍晚了,扎西带着老大穿过他们家客栈昏暗的走廊,木楼梯咯吱咯吱地响着,灯上的飞蛾扑哧扑哧地飞着。扎西走到了二楼一间房门前,打开门走了进去。
      
      “你要的CD机在这边。”扎西指了指房间的另一个角落,一台旧的小音响静静地躺在那里,“找这破玩意花了我不少功夫,我们这里太偏僻了。这就是老伍以前住过的屋子,面朝着泸沽湖,每天可以看日落,风景好的很那。我已经给简单打扫了一下。房间里他留了些东西下来,你将就着用先。”
      “你费心了。”老大朝他点点头,“将来多关照关照老弟我啊。”
      “什么话嘛,老伍和老马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千里迢迢赶过来帮我,这都是缘分啊。不打扰你了,一路上也累了,你早点休息,我们明天好好聊。”
      扎西离开后,老大把随身的箱子打开,一样样地把东西拿了出来。
      在他整理东西的时候,我打量了房间一下,角落里居然有我们那天在爱玉的茶餐厅看到的抽签球,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老伍留下来的?真是匪夷所思。
      
      老大这边整理的差不多了,箱子角落最后的三样东西,他包的格外地小心。
      他先打开的是一张唱片,他毕竟还是没有全部舍弃他心爱的CD们。这一定是他最最喜欢的一张吧。封套上两个牛仔背靠背低着头,背景里有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好像我们两一起到过的玉龙雪山,也许更像我没有和他一起去的梅里雪山。他拿出唱片放进了CD机里。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Every time I think of him. I just can't keep from cryin'. 'Cause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接着是一本泛黄的书,那是一本高三的物理教科书,老大小心翼翼地翻到最后一章,用指尖轻轻抚摸着上面的钢笔字迹。
      那是我的字。
      
      “马,我昨晚复习到好晚,实在太困了,物理课你能帮我记下笔记吗?我想打个盹儿。”
      “拿来吧。”
      高三的最后一节课老大睡得很香,我却写了两份笔记,手很酸。然后在最后一页画了个王八,旁边用一个箭头标注上“老大”。画的时候老大似乎眯着眼看了我那么一下,我转头过去的时候老大的眼睛又闭上了。你这只猪。
      下课的时候我推醒了老大:“快起来!鸡都叫了!快起来干活!”
      老大伸了个懒腰:“马扒皮,最后一节课你也不放过我么?”
      “少废话,老子手都要断了。”
      “马,你说,我们将来还能这样在一起吗?”
      “当然!我们两第一志愿不是填的一样么!以我们的实力,绝对都会考进的!我是天才啊哈哈哈哈…”
      “万一我出岔子了呢?”
      “不会的!万一出岔子了我也会来找你的!别想甩开我!啊哈哈哈哈哈哈…”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老大一脸真诚的看着我,伸出了双臂。他这么一本正经如此感性我有点不适应。但我还是抱住了他。
      “永远在一起。”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嗯。”
      最后的那样,就是散发着强烈的力量把死去的我召唤回我的城市,又引着我一路到达这里的东西。那是一件泛黄的有点脏的白衬衫,老大把它轻轻捧了起来,头埋在了衬衫胸口的位置,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呜呜地哭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伍说吴]老吴负责的茶餐厅划上了句号,结局有点伤感也有点温暖,你还是没下狠心让他们全灭啊XD。这个故事还有一些没交代的线索就交给我吧。老大的去向,马奔鸣的最后归宿,故事千丝万缕的联系,都将会在我12宫的最后一章交代,还有主题曲。我的故事,其实是个喜剧外壳下的悲剧。
    [吴沉水自叙] 这特么的成一耽美文了么是么是么是么(咆哮ing)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