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12宫第5画(执笔:伍夏秋) ...

  •   十二宫·第五章
      
      去泸沽湖时一片晴好,只有几段在修路的地方,让心情稍微打了点折扣。
      司机说这条路塌方是常有的事,雨季会特别难走,每年固定都会出几条人命,但是一旦有人罹难,一年中后面的日子就只会有惊无险。难道老天爷也搞限量销售么?这属于不可解释的怪力乱神?或者只是人为夸大的乡野传奇?有些东西,众口铄金,三人成虎。
      当年的我反正我只是个年纪轻轻的过客,听着司机一路的添油加醋心想着只要不成为这里的孤魂野鬼就行——虽然多年后还是不幸实现了。在此感谢吴沉水小姐把我的魂魄从云南召了回来,阿弥陀佛。
      乘客们听得聚精会神,终于有人忍不住问:“师傅今年老天爷名额用了么?”导游哈哈大笑:“今年的事很诡异哦。”
      “那是辆越野车。”司机眉飞色舞地开始说了,“车上是一家人,孩子在读大学。当时塌方的时候堵车。停车的时候有只老鹰停在车上,怎么赶都不飞走——这事很诡异是不?男人急了,就把那只老鹰打死了,终于又能上路了。再后来,这车就翻下山沟去了。全家都没了。”
      于是我心里刚悬起来的那块石头轻轻安稳着地了。这不算幸灾乐祸吧?劫后余生,固然会同情遇难者,但心中欢乐这种事也是必然存在的。虽然觉得未必是真的,但莫名我的心里还是对云南的山多了些敬畏感。山真的是有神灵守护的么?神灵真的会给予人启示么?
      也许老大说的是对的,但我现在已经选择了泸沽湖。木已成舟,还是和老伍好好的享受湖光山色吧。
      
      司机继续说着山里的事,每年翻下去的车不少,车主只能以贱价卖出——因为他们根本没办法再让车回到路上。而买下的人就把车在山沟里就地拆卸成零件再倒卖。形成了一条发达的一条龙产业——汽车再造业。本来颇悲剧的事就这样一下子变成了喜剧。我们一车人就这样在司机大叔的谈天说地里翻山越岭,憋着上不了厕所的苦难也稍许减轻了些。
      到落水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进山的时候鸟瞰到湖的全景,东南面草海一片碧绿,湖面倒映着蓝天的颜色,犹如蓝宝石,湖的中央矗立着几个小岛。岸周围散落着几个村落,炊烟冉冉升起。落水就在离我们最最远的地方,小小的一块角,靠近四川和云南的边境。我心里有些得意没来错地方,这当真是属于我的桃源仙境。老大那边怎么样呢?有没有看到日照金顶?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住的客栈老板叫扎西,30多岁,当过喇嘛、流浪歌手、城市打工仔,如今回到自己故乡经营自己的小客栈。
      扎西的藏语意思是吉祥,藏族里最平凡不过的名字,就如我们的张三李四。他高大英俊,脸上因为日晒风吹却有着刀刻一样的皱纹,周围总是围着城里来的姑娘,双手托腮,天真微笑,黑长直发像瀑布,白T平胸麻长裙,宛若一只只小绵羊,双眼里倒满是狼一样的目光。贪婪地吸吮着扎西告诉她们的一段段往事,唱给她们的一首首歌。扎西就像太阳一样发着光和热,我们两个快要瞎了,一群女人们快要烧了。
      
      “扎西你生日几号啊?”“扎西你几岁啊?”“扎西你有女朋友吗?”“扎西你是天秤座的啊?我们很配的诶!”“天秤座据说是帅哥美女最多的星座哦!我觉得好准哦!”……
      我和老伍在一群披着羊皮的狼群中夺命而逃。两个人在罕无人迹的湖边慢慢走着看着夕阳在远方缓缓落下,泸沽湖有山的环绕,所以太阳在视线里消失的时候天还不是很暗。我们两个都有种出世的幻觉,默不作声,各自发呆。老伍在想要等的那个人么?我该想谁?脑海里过了一遍我的那些花儿们,她们都面目模糊,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她们的脸。一张张书页翻过,最后定格在吴沉水,只有她的脸是清晰的,如同这泸沽湖的水一样纯净。那是我最好的时光,没有杂质,尚未开化。对她而言呢?对老大而言呢?突然间,泸沽湖失去了它的蓝色,变得混沌而又灰暗。太阳终于沉到了地平线以下。
      
      篝火照亮了周围人群的脸,摩梭族的男女们拉着游客的手跳着舞,乍一看很有民俗节日的氛围。但民族服装下的牛仔裤、心不在焉的表情和开小差看手机的摩梭人们还是露出了一些现代商业化表演的马脚。游客们看见了也当没看见,沉浸在狂欢的气氛里自得其乐。
      我加入了篝火旁的手拉手舞蹈环,和游客们一起互相传染欢乐心情。跳的太嗨叫的太疯,以至于旁边的摩梭族姑娘有没有抠我的手心都没有注意。路上司机说摩梭族的人儿抠手心就是看上你了,晚上欢迎爬楼留宿。我对于泸沽湖女婿这种身份倒没有特别的向往,还是要回到现实的,梦终究是梦。归根结底上我还是理智的人——所以我选择了泸沽湖而不是梅里雪山。
      跳出了一身汗,回到了老伍身边。整个篝火晚会就像是一个星系,篝火是发光发热的恒星,周围环绕着许许多多的行星,不停公转自转,而老伍则像是一颗游离于星系整体之外的彗星,一个访客,静静地掠过,看着这个星系运转。
      
      “不一起跳么?”
      “一把年纪了,看着你们年轻人跳就行。”
      “瞎说什么,老伍你明明年轻得很。”
      “一会一起看星星么?这里空气好,海拔高,城里见不到这里这么多的星星。”
      “好啊!一会你和我好好讲讲呗。难得遇到个专业人士。”
      上次和人一起看星星什么的还是大一的事情,那年冬天的狮子座流星雨爆发,大学的联谊寝室相约一起去看。其实这种活动是感情萌芽的温床,大家都心知肚明,联谊寝室有多少是为了共同学习互相帮助而建立的?天晓得。
      
      美女比较多的寝室总是特别抢手,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班最多美女的那个寝室选择了我们。据后来他们坦白是因为我们寝室有我和老大,但是我们两都没和联谊寝室的同志发展成功革命友谊。我看上的那个女生一直装傻,看上老大的那个女生一直看他装傻。那次夜观星象活动倒是成就了狮子座和白羊座那对干柴烈火。当我们6个男女包成粽子流着鼻涕各怀鬼胎地傻乎乎昂首西北望的时候,那一对早就偷偷摸摸躲一边手拉手去了——散场的时候我们几个才恍然发现他俩不见了。这事他们结婚的时候还特意说起呢,陪你一起去看流星雨,多么浪漫的定情。
      
      “那边的北斗七星看见没?”
      “嗯?”我的脑海里立即闪过了七个伤疤的男人。“你已经死了。”我差点喊出口。
      “现在是夏天,所以斗柄指的地方是南方。”
      “它一年四季的指向会不同吗?”我回过神来。
      “是的,朝东的时候是春天,朝西是秋天,冬天则是北边。在西方天文学系统里,他们都属于大熊座。”
      “嗯?那么北极星又在哪里呢?”
      “沿着北斗七星的斗口两颗星的连线延长5倍,那颗星星,你看到没?那就是北极星。它是小熊座的一颗星。”
      “嗯,我看到了。其实也不是很亮啊?到底是为什么这么有名?”
      “古人都是靠它辨别方向的,正如我所说,一年四季星座的位置都是有变化的。地球绕着太阳公转自转,改变了他们的相对位置。就像太阳也在黄道十二宫之间轮转。但是北极星不同,它的位置几乎是固定的。总是在北方。”
      “所以如果晚上迷路了,就可以找北极星来指引方向咯?”
      “是的,所以北极星还有引申义。在爱情里,它象征着坚定,执着和永远的守护。”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伍叹了一口气:“在我迷茫的时候,我就抬头看着北极星,它总会在那等着我。”
      
      我想起了路上老伍说的一句话,他要在这等一个人,这大概是让他想起了他的心事:“可是你这样等下去,那个人真的会来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老伍声音低了下来,“但你知道吗,你所看到的北极星的光,在300多年前就已经离开,向地球出发了。”
      “嗯?”
      “它距离地球323光年,也就是它的星光投射到你的眼睛里需要走整整323年。所以遇到此刻的它,在300多年前就已经注定了。”
      “……”
      
      人与人的相遇也是如此么?也许我和你,你和他的遇见,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就已经注定好了。不论你身处何方,一定会遇见。有缘分的两个人,一定会无限趋向于对方的位置。你和很多认识的人曾经在异乡遇见过吗,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地球又那么大,那是多么小的一个概率。
      都是注定的么。
      
      “但有些东西还是没办法完全确定的。”老伍看着天空继续说了下去,“比如说你的选择,决定了此刻你在我的身旁一起看着它。如果你选择了和你的朋友一起走,此刻你和他也许正在梅里,一仰头,偶然瞥见北极星。但你可能并不知道它就是北极星。也许梅里那里的云遮盖住了天空,让你看不见它。更也许,你根本不会抬头看天。但我这个时候,一定是在这里,看它的——每天晚上这个时候,我都会看着它一小会儿。”
      
      我察觉到了老伍言语里的一些隐含的东西。无论如何,我觉得我都不会选择梅里。但是我的选择确实带来了一些奇妙的后果。回到原来的城市,我还是会和老大再次汇合经常见面的,但是这一刻,我和他却分开了,和老伍在一起看星星谈人生。这就是确定中的不确定么?这不确定的一段时光或多或少的影响了将来的我。
      我异常肯定地对老伍说:“不管如何,北极星的光一定会在那里等着你的。有些东西是定量,有些东西是动量。”
      “所以我决定做那个定量,在这里等,就像北极星一样。”老伍眼里有一些亮光,像是希望,像是眼泪,“巨蟹座的人如果有了家,就不会贸然地离开吗?”
      “有缘的话终究会聚在一起的。星座学说什么的不能全信,你自己也说过不是吗?”我只能这么安慰老伍了。
      
      第二天早上,我、老伍和几个游客坐着扎西的越野车拜访了二的故乡二的源头二的摇篮——杨二车娜姆的家。有缘千里来相会,虽然我和杨二车娜姆素昧平生,但是我和她就像昨晚看到的星光一样,一定也是非常有缘分的。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不过,到百年就可以为止了。
      之后我们去看了当地的一对孤老体验当地民家生活,扎西说老人家的儿子打工在外面出了意外,现在只剩老两口相依为命。我们在他家席地而坐,老人端出了酥油茶和青稞面。年轻人的到访为老旧的屋子凭添了许多的生气,老人的脸上绽放出了开心的笑。走的时候,我们几个多少留下了一点点心意,我们也只能做这么多。
      老伍在路上和扎西谈了很多,落水村就快要开发了,他想就此留下来和扎西合伙,把客栈好好地打理。扎西很爽快的答应了。
      “照顾好自己。”走的时候我对老伍说,“常联系。”
      “好。”
      “北极星造访这里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
      
      我一个人回到了丽江,没有了老大和伍夏秋的陪伴,长途旅行的寂寞感突然汹涌地扑面而来。我有点想家了,该是回去的时候了。
      老大那里没大概是有手机信号。打他永远是已关机。但我相信他应该是没事,因为他一向很会照顾自己。神山也会护佑他的,走的时候他的脸上那么有信仰的样子。
      丽江已经是第三次经过了,客栈的老板娘早已熟络。放好背包,我上了街去买手信。
      
      “马奔鸣!”
      我转身的时候看到的竟然是吴沉水和李莉莉。前天晚上我思考人生的时候还在想他乡偶遇的事情,结果今天就发生了,真他妈神奇。
      “你怎么也在这里?”
      “老大没和你说吗?我和他说起毕业旅行的事情,他说云南不错,我和李莉莉对旅游什么的也不太懂,就决定照着他介绍的也来这里。但时间安排上和你们有点错开。所以没和你们一起。”
      时间是老大定的,而且吴沉水要来的事他也没有和我说起,这么说应该是故意的?我有点想不明白。他是要避开吴沉水还是要我避开吴沉水?其实我总觉得我们三个在一起气氛一定有点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们都玩了哪些地方了?”我问道。
      “玉龙雪山和丽江古城都去了。接下来还想去香格里拉和大理,其他还没想好。对了,老大呢?”
      “别提了!这个不靠谱的把我扔下一个人去梅里雪山了!……”我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路上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当然还有关于老伍的故事。
      吴沉水和李莉莉睁大眼睛听完了所有的事。
      “泸沽湖很美,你们可以去一下。”我说,“遇到老伍向他问好,对他一定是意外的惊喜,嗯。这种宿命一样的相遇,一定会给他的心里增添点信心。”
      “希望他能等到要等的人。”吴沉水说,然后别过头去看了李莉莉一眼。李莉莉低声地“嗯”了一声。
      “接下去一起在街上晃晃?我要买点东西带回去。晚上怎么安排?一起泡吧?”
      “好啊。”吴沉水看了李莉莉一眼,李莉莉点点头。吴沉水说:“我们两其实晚上出来还是有点害怕,听说这里色狼也多。都没有好好玩过。”
      
      晚上我们三个喝了点酒,李莉莉酒量实在太差,一瓶啤酒下去就已经倒下了,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我和吴沉水喝了不少,她的酒量惊人的好,像喝水一样。我其实酒量非常一般,后劲上来的时候觉得天旋地转。我俩把李莉莉给抬回了她们的客栈。吴沉水提出要把我送回去,我隐约觉得她有话想对我说。
      “这么晚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没事,回去的路灯火通明的,我们住的又这么进,让你这样的一个人回去才不安全。”吴沉水扶起了我,我也有话想问她,就没再回绝。
      把我放倒在床上之后,吴沉水安静地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着我。
      “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能陪我去大理么?”吴沉水说,“我们两个如果有个男人照应着会安心很多。”
      当时的我归心似箭,伍夏秋又说过大理其实并不怎么好玩,又或者,当时老大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和吴沉水到底怎么样了?
      
      “不如让老大陪你们两个去啊?反正他也要回丽江。你们联系好不就行了。”
      “你就这么不想和我一起去么?”吴沉水看着我的眼睛,“你不会以为我和老大在一起了吧?”
      “还记得那次KTV么,老大唱的哪首歌,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看到过你,老大也没再提起过你。”
      “……”吴沉水沉默了一会,“那天晚上我确实想了很多。他突然唱了那首歌我也很意外。《小王子》你看过吗?那个时候他就像是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孤独行星上种着他的玫瑰花,让人特别想照顾和疼爱。”
      “然后呢?”
      “和你在一起实在是太累了,马奔鸣。你总是在躲我,你是你自己国里的王,你的世界里容不下别人。我太累了。那天晚上他唱着那首歌,我心里突然觉得好温暖。虽然他唱的很糟,但是歌里的内容我却能读懂一样。”
      “你现在这样老大会怎么想?”
      “每次见面他都尽量避免提起你。他那个人你知道的,什么都不会说。但我知道他心里总是有点芥蒂在那里。一年多了吧。他都没有正式地向我表白过,甚至连手都没有牵过。我们见面其实也不多,一个月一次吧。喝喝茶看看电影。所以并不能算正式的在一起吧。”
      
      “可你们还是在一起的。”
      “可是我更想和你在一起。”
      “……”最后一句话我假装没有听到,酒精的作用让我在假装睡着后不久真的昏昏睡去,连吴沉水是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
      第二天醒来时,桌上留了张纸条。
      “拿了一点东西作为纪念。去泸沽湖了。照顾好自己。再见。吴。”
      我翻了翻东西,吴沉水拿走了一件我从高中时穿到现在的旧衬衫。
      
      那件衣服我路上穿了好几天没洗,吴沉水你就不嫌弃上面的味道么?太重口味了……
      回昆明我坐的夜宵大巴,车厢里满是来自全球的臭袜子味、香水味和浓烈体味。我的嗅觉在杀伤力如此强悍的气味中不堪忍受自行了断了。于是我认识到,再重口味,只要习惯也就那回事了。
      我的铺靠近车尾,是上铺,车上灯熄灭前,最后一排的连铺上印度人欧洲人美国人中国人和乐融融齐声欢唱,我下铺的农民工兄弟合着他们的歌打着雷一样的鼾。如此蔓妙的环境里我只能塞上了耳机,沉浸到我那小小MP3的世界里。
      “应该爱着你紧紧握你的手,应该抱着你从此不让你走,应让轻轻吻你不让你说错,应该静静守住给你的承诺,应该趁着还年轻好好感动,应该把握每次眼神的交错,应该说,应该做,应该爱过就忍住不放你走。”
      我在杨乃文的《应该》里半梦半醒。这一次旅行,就这样画上了句点。
      

  • 作者有话要说:  [伍说吴]老吴新的两章恰好和我的构想差不多,文章的两条线分开后又逐渐并拢。写这篇文很有意思的是我们两个虽然互坑互黑,但在坑的过程中却逐渐让没有头绪和方向的故事朝着同一个方向成形了,而且还相差无几。不得不说是件既奇妙又有趣的事,故事已经快到结尾啦。总之这次合作很好玩,哈哈哈。
    [吴说伍]这个实验写作纯属自娱自乐了,我也是很久没试过完全不考虑故事情节、架构、读者反应等,老伍则根本没想过这些。对我而言,这里呈现的更多是一种状况,生活分崩离析的征兆从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开始,朋友开始丧失,爱情也无意义,生活除了吃饱穿暖干点有情调的事外,还有其他的需求,但方向何在未知。很好玩的是,我在做一项拆卸工作,而老伍却神奇地充当了一项建筑工作,12宫仔细读下来,是有好几个故事糅杂一起的,比如老大与老马的三角恋故事,伍夏秋与爱玉的爱恋故事,还有男性友谊中少不了的寻求自我价值的故事。在这次实验写作中,他比我更像个讲故事的人,我只是伴奏而已。
    ps,这里写的人物”吴沉水“跟我的情感态度还真是南辕北辙,阅读的时候感觉很微妙有木有啊!!!!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