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阿虞手抚长剑,指尖压着剑刃处,寒光一晃,照得她明眸溢彩,端的是一口好剑。她手挽剑花,剑尖朝上,捏了个剑诀,身段婀娜,姿态挺秀,宛若青松临崖,娇花照水。再眉眼婉转,剑尖堪堪朝向帐中首座的羽将军,帐中侍儿一声惊呼,将军却面不改色,瞧着她舞剑的眼中犹自带笑,柔声道:“阿虞,仔细着些,莫要伤着自个。”
      阿虞闻言微恼,心道你笃定我受制于你,不敢冒然行刺,这便罢了,却作出这等关爱怜惜的样子作甚?她冷眼瞥过羽将军笑意盎然的脸,没来由一股怒气涌上,她这一生见过伪君子之最,非此人莫属。他自来善惺惺作态,人前君子,人后小人。当日明明是他嗜血成性,屠戮城池,以阖家老小性命要挟,逼她生生退亲离家,委身于他。可世人所知,从来只有范阳羽将军如何情深意重,为红颜冲冠一怒,逼退强敌迎娶美人,谁又知那传说中一个女子真实的屈辱与不甘?
      幸得一切终究到了头。敌军十面埋伏,将羽将军所率部众围得如铁通般,便是她这般弱女子也看出羽将军部已是强弩之末,撑不住几日了。老天有眼,阿虞恶意地想,你不是会编英雄美人的传奇么?我便成全你,待我舞剑完了即佯装挥剑自刎,豘血早已缝入衣领,只需轻轻一割,便能血溅当场,再趁机咬破含在舌下的假死药,三日之后破军之时,自有心腹侍从趁乱将她带走遁逃。
      
      思及离开此人,阿虞欣喜之余,却莫名有丝怅然,她剑舞如花,手下不停,脑中也一幕幕浮现自来嫁与此人之种种。约莫是离别在即,她往日的铁石心肠,此时却有些软,那人虽伪善狡诈,卑鄙无耻,可数载同吃同卧,到底也能品出几分真心。两人若不针锋相对寸土必争,也有过岁月静好,相伴无言的几许温情。如若能换种身份,换个时间,或许他曲未终,她意转浓也未可知。只可惜一招错步步错,今朝已如剑出鞘,不见血又怎能收?
      阿虞三分凄婉七分无奈地唤了句“将军,珍重”,便横剑闭目往脖颈处割去。这一招她独个练了许久,分寸如何早已熟稔于心。可这十拿九稳一招,今日却迟迟没有预料中的疼痛。阿虞睁开眼,一见之下,吓得魂飞魄散,却原来剑刃处被羽将军牢牢握在手中,鲜血渗出,此人却面不改色,稍一用力,那剑咔嚓一下已是断成两截。
      阿虞大惊失色,以为佯死一事泄露,羽将军震怒之下,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她慌乱中想寻路逃脱,却被羽将军牢牢攥住,他神色严峻,道:“夫人,某与你一道共赴黄泉。”
      “啊?”阿虞以为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你想一死全名节,这等美事,某如何能令夫人独享?”羽将军笑着将帐中红烛推倒在地,火一碰上地上铺就的毡子,顿时熊熊燃起。阿虞尚且不解发生何事,羽将军已一脚踢翻主座座椅,掀开毛毡,露出底下一处黑黝黝不知多深的洞穴,温言道:“走罢。”
      “此,此处通往何方?”阿虞震惊之余,结结巴巴地问。
      “敌军埋伏之外。此秘道乃我军中将士挖了十余日方成,专为此时之用。”
      “可主帅若逃,军心必散……”
      “非也,主帅与夫人为全名节,自焚帐中,此等义举,必激我军将士拼杀,为我报仇。届时我再与外面精兵反攻回来,里应外合,必所向披靡。十面埋伏?哼,待本将军破它个干干净净!”
      “可,可我……”阿虞喉咙发苦,她想说可我一点也不想与你逃出。
      “夫人宽心,”羽将军截住她的话,他的目光在火光映照下分外深邃,“夫人欲自刎随我,这般情深意重,某无以为报,今生今世当与夫人共进退,绝不负阿虞这番心意。”
      阿虞膛目结舌,还待说什么,羽将军却不耐再听,一把将她抓入秘道,自己反身跳下,拖着她往前奔。
      
      次日清晨,羽将军背着沉沉入睡的阿虞终于与秘道外的将士会和。副将待他安顿完毕,终于忍不住上前小声禀道:“将军,夫人的几名心腹均已拿下……”
      “问明白了?”
      “是,”副将低头说,“与您所料十合□□。”
      羽将军无奈地叹了口气。
      “将军,您既早知晓夫人所图,却又为何……”
      羽将军淡淡地道:“我大战将即,分心不得,唯有将计就计罢了。只是身非木石,岂能无情?阿虞,”他转头看了一眼睡得脸颊粉红的女子,叹息道,“终有一日,她会懂的。”
      ————完————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