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天。 ...

  •   第一天。
      
      你睁开眼起身,闯入视线内的是一团争先恐后伸展着的绿。
      (并且……还在移动?)你看着从绿色丛林中撑出的脑袋,抽抽嘴角然后躺下。
      “原来是在做梦啊。”你从容不迫闭眼翻了身,“记得离开时关上门,眼镜。”
      “……”带着老土的圆形眼睛的少年放下绿色盆栽,轻轻用中指推了下眼镜。
      “要、忍、耐……完全忍耐不了啊喂!为什么连一个陌生人都能毫不犹豫叫我眼镜!”
      “……吐槽重点完全雾啊新八唧。”靠在门边上的白色卷毛男无神的打个呵欠,“果然没有我你的本能都无法好好工作了吗。”
      “不要说的这样恶心!我才不是你的好基友你快去找土方先生去吧!”
      “什么嘛,明明只是眼镜却这样傲娇口吻你以为能够给你加上萌点吗真是够了哟。我会吐的真的吐出来了对吧神乐?”
      “呕……”
      “啊喂!她明明只是吃多了才吐的吧和我有什么关系!”
      “新八唧我是不会因为吃撑了吐的,这样对孕妇说话真是失礼啊。”
      “……!”
      “等等等等!神乐你怀孕了?!”
      “什么嘛银桑,原来你不知道啊。”
      “我怎么可能知道这又不是我的孩子!赶紧去找冲田那魂淡!”
      “……噗。”
      “……”
      “噗哈哈哈!”
      “……”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银桑……她怎么了?”
      “谁知道啊脑子坏掉了吧……说到底不还是你要捡她回家的!”
      “这关我什么事!正常人都不会把躺在自家门口的昏迷女士闭之门外吧!”
      “呕……”
      “不、不不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新八唧快点叫救护车!”
      “是!”
      ……
      你噗噗的笑着,耳边的喧闹声倏忽远去,你的眼里只看得见那个人,一遍一遍的去确认。
      死鱼眼,永远那样乱的卷毛,白的像棉花糖一样松软,哦对了,他还是史上第一个可能会因糖尿病而死的Jump男主人公。穿过这个门到达客厅,横梁上还挂着大大「糖分」二字。
      (你看,我熟悉这里就像是熟悉我的家,我熟悉你就像是熟悉我自己。)
      你不自觉就嘴角扬起,黑色瞳仁里闪烁着谁都无法忽视的喜悦。
      “喂——那边的眼镜兄、卷毛先生和绝对不是怀孕的China girl,我想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我失忆了哟。”
      
      【贰】
      坂田银时觉着今天真是糟糕的一天。
      先是昨晚和土方十四郎那个税金小偷大吵一架,生气中的他连「那整合我意分手吧。」这种话都说了出来。
      “喷。”回想起当时土方的那张铁青的脸,坂田银时烦躁的抓抓脑袋。
      谁叫他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老子不揍他已经够不错的了。
      ……可还是有些后悔吧你,说出那种话。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卷毛先生一直都是这样……奇怪的么?”你轻轻拍拍新八唧的肩,侧过头对着新八唧的耳边说。
      “……”新八唧瞬间爆红了脸,“别、别这样!我我我对阿通的心意绝对不会变的!”
      “……”
      “新八唧你这个万年老处男想多了啦。人家才不是想勾引你呢。”
      “……”
      “别乱说我才没有想到勾引什么的呢……”
      “喷,你害羞个什么劲。还有重点是万能老处男别故意忽略它。”
      “喂!”
      ……
      对,除去这个吃撑到吐了还以为自己怀孕的神奇夜兔,这个一醒来就兴奋的说自己失忆的少女也很让人头大。
      ……我勒个去她以为一睁眼就穿越了然后拿失忆来坑爹吗!这是生活又不是小说!
      “喂。你叫什么名字,我去帮你查查看。”
      你愣了愣,弯弯眼角,“银桑和警察很熟么。”
      “什、什么……”“对哦很熟哟!阿妙姐说土方那家伙是银桑的好基友!”坂田银时瞪了神乐一眼还是没否认。
      “……原来已经是好基友了啊。”你一脸失魂落魄的眺望远方,“想当年都……”
      “都什么?”坂田银时难得严肃一回紧盯着你,“想当年?我好像不认识你吧少女。”
      “这个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呢。都说我失忆了嘛。”你依旧眉眼弯弯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是!吗!那你现在该怎么办!”
      “唔?银桑难道要把我丢出去么。银桑要眼睁睁看着我饿死街头冻死巷尾?不对,也许没等我饿死冻死就被拐卖……银桑要见死不救么?我只是个想要活下来的弱女子啊。”你低下头,捂住了脸,嘤嘤的啜泣声隐约响起。
      “银桑……好可怜啊留下她吧。”拽了拽坂田银时的衣袖,最先心软的是神乐。
      “对啊银桑,留下她吧。孤身一人实在是危险。”新八唧也不忍心的在旁附和。
      “你们这些小鬼……”实在是太天真了啊。
      呼吸的气息很平稳,也没有水滴的声音,手也还是干燥的。她明明是在装哭。
      “……好吧。你可以留下来。不过说清楚,我只给你叁天时间。三天后你必须离开万事屋。”坂田银时呼出一口气,“真是麻烦死了……”
      你抬起头,眼中正如坂田银时所想的干干净净。不顾一旁大叫上当受骗的两个傻瓜,你微笑着说好。
      (……三天已经足够多了呢,银桑。)
      
      【叁】
      下雨了。
      你安静的看着雨滴迎面扑来,眯眯眼然后关上窗。
      (总觉得她有哪里不对劲啊。)坂田银时皱了皱眉,随即放松开始挖鼻。
      (算了,等到事情真到来的那天再说吧。)
      “银桑~我们去逛街吧~!”坂田银时不耐烦的把扑腾的想要挂在他身上的神乐推开,任她在那里张牙舞爪。
      “神乐啊难道你没听到窗外淅沥淅沥的声音吗,太阳公公正在伤心的哭泣哟,我们还是乖乖呆在家祝福他早日幸福吧别到处乱晃了。”
      你仔细的听着坂田银时说的这些个歪理,觉得真不愧是银桑。
      “真不愧是银桑,借口找的都这么烂。”
      “什么啊新八唧。外面下那么大的雨还执意要出门的明明不是我吧。”
      “银桑不要紧的我有伞!”
      “……银桑想要的不是伞是太阳公公啊神乐。”
      “最近太热了我都没怎么出门过了……我们去逛逛吧银桑……”
      “……”(真是的这叫我怎么拒绝的了。)坂田银时叹息着不顾新八唧头冒青筋发动着的吐槽光波,随意的将手指上的【哔——】擦在他身上。
      “喂——那旁边傻笑的失忆少女,快去拿把伞和我们一起去寻找让太阳公公微笑的宝藏。”
      “也好,说不定我能寻回失去的记忆呢。”你从容不迫的点点头,“不过……银桑这副模样是便秘么。”
      “便秘你妹啊!老子从来不便秘!”
      “……吐槽点太多了好吗!”
      “新八唧闭嘴吧你本身就是最大的吐槽点。”
      “神乐酱有什么资格说我!吃撑到吐却以为自己怀孕的不是我吧!”
      “什么啊小心我吐你一脸哦。”
      “……”
      你撑着头笑意盈盈看着这样热闹的万事屋,觉得自己好像也不那么冷了。
      
      “……银桑我们还是回去吧。”新八唧面无表情抹一把脸,“我已经看不清路了呢。”
      “……银桑我也很想回去好吧。”坂田银时面无表情抹一把脸,“你得让神乐她放手。”
      “银桑你在说什么啊!不是答应我要出来玩的嘛!”一边死抓着坂田银时向前拖一边撑着自己的伞转圈圈的神乐不满的撇撇嘴。
      “这是瓢泼大雨啊神乐。”
      “不是有伞嘛!”
      “神!乐!酱!你给我看清楚啊这伞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散了好吗!①”新八唧突然暴起用手中那把破烂到只剩骨架的伞直指神乐。
      “切。”
      “啊喂!突然转化抖S模式你切个什么劲啊!没看见我和银桑已经成落汤鸡了吗!”
      “哼,万年处男那是你太弱了。失忆少女不就一点事都没有嘛。”
      “真的是……”新八唧瞪大了眼,“为什么你都没淋湿!”
      你疑惑的眨眨眼,“我也不知道哦。都说失忆了嘛。”
      “……这个借口未免也太好用了吧。”银桑无力的掀掀眼皮,两眼无神的挥动着手中的伞骨。“你一定是果实能力者吧少女,或者你其实是死神?你的万解是什么样的快来展示给我们看吧。”
      “错错错银桑,我们这里连载的不叫死神啦。”
      “哈?是这样吗神乐?为什么银桑我觉得我的世界突然之间瞬间移动了?咦?为什么会有两个失忆少女你果然是会—影—分—身—吧!”
      你走到坂田银时的身边,淡定的接住摇摇晃晃突然倒下的他,朝新八唧示意,“他发烧了。”
      “……”
      
      

  • 作者有话要说:  ①日语肯定伞和散不是同音啦这里给它中国化了=3=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