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2、告解(一) ...

  •   冬季的清晨,蓝到澄净的天空不含一丝杂质,几缕白云宛若棉絮一般懒洋洋地生长在天边,阳光尽管已经出现,但却没有带来多少温度,从海面上刮来的风仍然刺骨,几乎要穿透人们身上厚厚的冬装。
      香港人从来怕冷,秋季一场雨接一场雨地降温时,满大街的行人便早早穿上大衣毛裘,有不少女孩贪靓,色泽缤纷的短襟棉服下仍是各色短裙,套着丝袜大腿哆哆嗦嗦藏在靴子中。行色匆匆的OL们在冷天里似乎连妆容都凝固了,美丽的脸上莫名多了三分萧瑟。小孩子们裹得像棉球,一个个挣扎在圣诞假前最后的上课时间里。
      
      林翊穿着合身的蓝色外套,围着深灰色的羊毛围巾,把手揣在衣兜里,深深呼出一口白雾。他浑身上下的装束都是黎承睿给他拾掇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黎承睿添了一桩家庭妇女式的爱好,那就是乐此不疲地打扮他,仿佛他成为一样新奇的玩具,黎承睿变身为幼稚园爱玩公仔的小盆友一样。
      
      林翊将这种情结归因于童年阴影,可怜的睿哥,他想,他的成长环境一定太过阳性化,这压抑了他天性中的阴柔部分,长此以往,终于需要一个发泄点,作为爱他理解他的伴侣,聪明的林翊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助睿哥疏导心理压力,于是他忍下所有的不耐烦,任由黎承睿把他当成洋娃娃而毫无怨言。
      
      这是跟黎承睿在一起的甜蜜负担,林翊这么认为,尽管他觉得没有意义,但只要黎承睿觉得好,他丝毫不介意去迁就他的睿哥。
      
      在他心里,能跟黎承睿重新在一起就已经是最重要的事了,他曾经将这件事视为长期目标,计划用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完成。为了能重新拥有这个男人,他抛开一直以来的习惯性伪装,制订了长期的详尽计划,将计划涉及到的每个人各自弱点都反复盘算过,又压抑了强烈的思念和焦虑来等待一个良好的时机,他用了十倍于策划连环杀人案的精力来投入这项巨大的工程。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这五年来,对于能不能实现最终目的,他毫无把握。
      
      林翊闭上眼,迄今为止,他还能准确地复制当初的惶恐,是的,那是惶恐,就像突然被人从温暖的屋子里扒光了衣服丢到冰天雪地上一样,完全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活下去,未知的恐惧,已知的孤独,始料不及的痛苦和怨怒,若不是自己有强大的意志,恐怕早已崩溃。
      
      十七岁的少年等在警察局门口,怎么也等不到那个人转身回来时,他曾卑微过的;十八岁时一个人在美国发病,被哮喘憋得几乎要窒息而死时,他是恨过的。
      
      那个时候他不能理解那个男人,既然强势进入他独自一人的世界,既然用前所未有的温柔和宠溺让他心存软弱,心生渴望,到头来又为什么要因为那些该死的人,那些狗屁不通的法律而决绝离去?
      他就算有罪,为什么要受这么重的惩罚?为什么要经受爱别离,求不得的大苦?
      他难道审判错了吗?那些人难道不该死吗?
      
      黎承睿不懂阿凌对他来说有多重要,在那么漫长的成长岁月中,再坚定的人也会怀疑自我,再正信的人,也会迷失灵魂,何况他只是个孩子?如果没有阿凌,没有他如天堂灵光般洗涤他的生命,林翊不敢想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也许一早就干掉那个自以为是的班导,或者清理掉那个喋喋不休的神父,还有那些居心叵测的亲属,窥探八卦的邻里,不怀好意的同学,令他嫌恶的学校氛围,他想弄死的人有很多。他不在乎别人如何,对那个时候的他来说,死一个人和死几十个人的区别,只在于采用何种杀人工具,用什么方法达到最大范围的杀伤力而已。
      
      幸好阿凌出现了,他用无私的善意告诉他世界上有良善这种东西;他用毫无保留的热情告诉他生活没有那么一味的无趣;他还用炙热而偷偷摸摸的爱教会他,原来一个人爱另一个人,可以这么付出,哪怕愚蠢,可是那种付出如此不计得失,不计后果。
      
      因为阿凌,林翊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与这个世界和解。
      
      然而这么好的阿凌却被人凌虐致死,林翊想也许这是神对他的惩罚,因为他曾经想对神职人员动手,所以神带走了他的朋友,因为他站在神的祭坛前怀疑牠所创世界的合理性,所以神让他唯一的朋友死得如此之惨,令他霎时间明白什么叫痛彻心扉,什么叫怨怒滔天。
      
      于是,年仅十五岁的少年以一己之力走上复仇之路,他将敌人伪造的遗书一片片咬下吞进肚子里,犹如撕咬他们的血肉,啃噬他们的骨头。
      
      他花了很长时间去调查事实,收服盟友,确定仇人名单,再花很长时间去观察他们,冷静地为每一个罪人定罪判罚,有人该死,有人不该,有人注定身败名裂,有人必须丧失他最在意的东西。
      他们夺走了他珍贵的东西,那么就理应付出同样珍贵的来偿还,并且这种偿还,还必须伴随着极大的恐惧,因为他在心底也曾恐惧过,他害怕过,没有了阿凌,他其实也害怕过。
      
      林翊还记得,在他目睹了那条恶犬如何活活咬死陈子南之后,他并没有报复的快感,相反他感到很不适,他让曾杰中留下清理现场,自己徒步从海滩一直走回教堂,在平时做礼拜的地方,他跪下忏悔,浑身发抖,但没有流泪。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恍惚看到满手鲜血,沾有敌人的血肉。在那一瞬间,他听到黑翼天使拍打翅膀的扑扑声,他彻底地怀疑了自己。
      
      “我的上帝,你为什么要抛弃我?”少年抬头望着神坛上硕大的十字架,呆呆地问,“你为什么要抛弃我?”
      
      那一天,唠唠叨叨的神父出奇地安静,只是在他离去时,叫住他,为他祝福,然后说,总有拯救之途,你要坚信。
      
      他将信将疑,过了不久,他果然如愿以偿遇到了黎承睿。
      
      他的计划中需要一个这样的警察,成熟干练,不畏强权,如信神一般信奉法律和公正。他还要有同情心,有锲而不舍的毅力,有足够跟上整套杀人计划的智力,还要有不高不低的权力。黎承睿适时出现,简直宛若量身定做一般,林翊第一眼看到他,就锁定了目标。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取得他的信任和同情后,在最后关头,为他扳倒难办的席一桦和庄翌晨。
      林翊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警察会爱上了自己。
      这种感觉太好,被那样的男人爱,呼吸之间都会充满幸福,难道这就是我的救赎吗,在上帝抛弃了我十几年后,难道神终于愿意给我补偿了吗?
      
      今天的林翊当然能明白这是一个错觉,但在当时,他还只有十七岁,计划已经启动,可额外的收获却太甜美,少年哪一边都割舍不下,在相爱最深的时候,他甚至会冒出些低于平均智力水平的想法:比如他这么爱我,就算东窗事发他也会原谅我;他这么爱我,我就算瞒住他一辈子又如何。
      
      可惜彩云易散琉璃脆,谜底揭开,明明那么爱自己的男人还是选择了他的道德感。林翊还记得母亲用黎承睿给的钱送他去美国前说的话,林师奶向来泼辣粗暴,可那天晚上却出奇温柔。她虽然误解了两人的关系,但摸着林翊的头,却说了一番真话:“阿仔,妈咪知道你舍不得黎sir,可黎sir这么做是对的,你还小,他不能害你,就算他肯妈咪也不会同意。不如等你长大了,如果,如果你们俩没缘分,那你赚钱还他,跟人讲声多谢;如果你们还有缘分,那就到时候再说,好不好?”
      
      林翊用了半年才终于接受黎承睿是真的离开了,他又花了半年去恨这个男人,恨意最浓的时候,甚至想过制作□□将整个西九龙警署夷为平地。可没等他将炸弹计划制订出来,他又敌不过思念,偷偷回了一次香港,偷偷躲在暗处,又看了几次黎承睿。
      
      每次他看到的黎承睿都行色匆匆,不是带着人去现场,就是拿着枪去出任务。他看到往日总是温和宠他呵护他的那张脸如今结了冰霜,有说不尽的沧桑和沉默;那双看着他时总是柔情满溢的眼睛,变得冷酷和空茫,林翊忽然就心疼了,不用去求证,他就是知道,睿哥逼自己比逼他更狠。
      
      于是他开始认真思考黎承睿那些看似可笑的原则,他开始尝试去弄懂,黎承睿为什么要有所坚持,虽着年龄越大,林翊才越明白,原来对黎承睿那样的警察来说,网开一面放过他,就已经达到他的极限,他不是不爱他,但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跟一个杀人犯继续爱下去。
      
      林翊看着他,默默地下了决心,如果他不懂两个人怎么继续,那就由自己来主导好了。无论如何,黎承睿是他的拯救之途,他必须是属于自己的。
      哪怕必要时要挟威逼,都在所不惜。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