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CH1-5 心软(3) ...

  • 作者有话要说:  註解补充:

    —————
    本次更新将乔荻瑟思遇难的遭遇交代至一半了~下一篇会回到现在的时间线^^
    公告一下,下周停更唷!原因一是我下周又要出门,二是后续的剧情比较难写,我需要囤稿构思细节。
    是说,这里有阴阳师同好吗?我最近开始肝阴阳师,新手一枚,正在考虑是否氪金的问题(默)
    我现在经常一边写文一边挂机自动战斗,充分利用时间ww 还是有在认真写文的!
  •   「全退开!外界不得干预任何盘查。」
      外头传来嘈杂声,我的副官在拖延刚赶到现场的报社媒体。
      幸好,有鉴于案情复杂化,我在仓促之际决定把显而易见的情报藏起来,事先命令部下摘除海贼旗,现在上级要求栽赃给强巴鲁的纳克海贼团,藏旗帜的决定意外有先见之明。
      「不得继续往前挤!」
      少尉再次大吼,浑响的回音顺着梯道落入三层舱,听得出他不擅于招架新闻媒体。
      怎么办?要现在出面吗?
      刚才和准将来回通话耽搁许多时间,一旦联系完就该赶紧出面受访……。我想归想,依旧没迈出半步,留在原地环视格局宽敞的货舱。
      此处本来叠满装毒品的布袋,布袋沿着船体中心线堆成高耸的小山。攻坚流程迈入尾声的时候,我确认四周安全无虑便抽出腰间的匕首,割破布袋,袋内卷曲的干树叶唰拉一声映入眼帘,特殊的气味重击鼻腔,连带拉入数种刻版印像跃现于脑海——绿色、皮革、迷幻的白烟,歪斜的呼出怪味道的嘴巴,我联想到自己执行搜救闯过的灰色无法地带,那里的屋宇可谓充斥着又臭又邋蹋的恶习。
      我当即吩咐曹长负责把违禁品运回军舰,自己则着手处理其它事务。
      现在,我是基于职业感,认为全由曹长掌管此事说不过去,才趁着准将回报消息的空档亲自回来查看一趟。
      三层舱如曹长所述扫荡得一干二净,只剩八门空的炮台原封不动。
      我站在船舱前端,视线毫无阻碍落入船尾那端的弹药库,之前中间有堆积如山的货物阻拦,现在的一眼见底竟然使我感到不对劲。
      好宽敞,原来这船这么宽。
      甲板清空后长宽一目了然,上层的二层舱由于建成多间水密隔舱而使人感受不深。我重新思索起此艘货船的设计意义,船只上层建筑低平,船身在水线附近较宽,明显是特意要增加稳定性和载货量。
      但是,即便如此,货舱也只有两层。
      只有两层……吗?
      我的心咯噔一跳,疑心病开始发作,我踱步打量四周,深怕魔鬼就藏在目力可及的细节里。
      两侧舷板的炮门是敞开的,海雾伴着稀微的太阳光飘进船内,朦胧光晕照亮单舷的四门炮位,擎在甲板之间的木头梁柱呆板而毫无雕饰,只会阻碍卸货。
      一般货舱不装柱子的。我伸手敲了敲梁柱,响声中的空洞质感昭然若揭。
      是空的?
      柱头托着上甲板,往下嵌在严密并接的三层甲板里。湿凉的海雾将木材的温度吸得分毫不剩,我抬起手触碰细腻的木纹,梁柱的位置恰巧是二层舱的水密舱壁交接处,主甲板也在雷同的位置有形似通风管的设计。
      思及位置的关连性,我几乎确定梁柱和通风管是一体成形。
      往上是通风管,那往下是……。一阵寒气从脊梁骨窜上后脑勺,我回忆起曹长的报告。
      
      「队长,所有货舱搜查完毕,没有其他发现。」
      「怎么可能?走私船的货舱不会这么少。」
      「估计海贼是牺牲部份载货空间,加强底边舱结构,提升船舶稳定性和浮性,而且通往载压水舱的维修通道只有一人宽度,下面不可能载货。」
      「是吗……?」
      「另外,除了非法毒品和弹药,我们还发现简单的升吊装备和索具,用途有待查明。」
      
      我当时信了曹长的话,直到现在认清货舱的长宽,才回过头怀疑相信曹长的自己。
      眼看雾正浓,我像在玩走格子的探索游戏,每次迈步都跨出一样的间距,带着试探之意用军靴的鞋跟敲响甲板。
      规律的叩击声会揭示甲板的厚度,比肉眼更可靠。
      哒、哒。
      哒、哒。
      严丝合缝的木板残留着毒品辛辣的草本味,和心里因一点细节引发的疑虑变作虚幻的白烟,漫出我的脑海形成黏腻的甩不开的碎语,嗡嗡地质疑我贯彻任务的能力。
      万一报告有误,我该怎么办?
      
      「记住,妳只负责藉由报导公开一个安定民心的解释,不可引来揣测,不可让记者有机会做文章。」
      准将的嘱咐使我发慌,中途生变的任务对新官而言等同于临时测验,测试执行力和应变能力,任何差错都会构成来自官场的质疑和负评。
      
      船外的人声越来越鼓噪,我置若罔闻,专注聆听每一次鞋跟叩击地面的声响。
      哒哒声千篇一律,准将的命令言犹在耳,而且不断重复,和我此时的行为一样无尽重复着。双腿迈出的步伐都提心吊胆,暗自祈祷这搜索之举毫无意义,祈祷直到最后一步都没有意外——
      卒然间,耳朵听闻微弱的「咚」一声。
      我吓一跳,抬起的脚尚且悬宕于半空,脚下的甲板却发出动静。
      下面有人!
      
      「队长!准将来消息了吗?」
      
      舱口传来曹长的声音,我暗骂一声,蹲下来伸手摸索被白雾蒙蔽的甲板,指尖随即碰到一个浅浅的可疑的凹槽。
      我用指头勾住凹槽,摸了摸旁边,惊觉这是一扇水密暗门,我憋气用足蛮力强行一拉,暗门发出的闷响一部份是金属呻、吟声;一部份是嘎嘎声,门板霍然揭开——
      臭!真是太臭了。
      我反射性捂住口鼻,这恶劣的味道混了尿骚味、粪便味、人体久未洗澡形成的油垢汗臭和腐烂的浊气,呛得我有一剎那中止思考。
      光线落向暗门下方,黑暗里挤得人贴人,面黄肌瘦的人们用迭罗汉的方式一窝蜂挤向暗门。
      里面有男人、有女人,年龄各异,包括老人和孩童。
      我瞪向舱口那位严重误报的曹长,吸入一口熏死人的空气大喊:「四层舱有受害者!去拿升吊机、折迭梯、急救设备,叫上五名新兵和医疗班全员!动作快!」
      紧接着是一阵兵荒马乱。
      
      「能动弹的一个一个上来,不要挤!不要抢!」
      「安全吊带呢?快把人吊上来!」
      「军医!这孩子皮肤溃烂发高烧,摇不醒!」
      
      我在暗门旁协助部下把人抬上来,适时一个新兵神色慌张地跑下来,迈步又急又快差点绊倒自己,说:「队长!少尉要我向您转达,媒体决定不等待我们解释案情,即将撤离,请您马上出面!」
      
      准将的口头交待重现脑海,我想起遭人遗忘的交易单,决定以最快的速度针对意识清醒的人核实身分,遵照一个不变的原则办事——
      据实以报。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