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CH1-5 心软(2) ...

  • 作者有话要说:  註解补充:

    —————
    我回来更新了!
    这次和下次的更新内容都是回忆,还请各位包含,第一篇章由于涉及过去的剧情量较多,会用穿插的方式交代故事,我目前还做不到在现在的时间线说明完整的过去,功力有待加强_(:3 」∠ )_
    这次是强巴鲁在故事前半段最后一次出场,下次出场应该是香波地群岛。当初把强巴鲁编入开场的广播是我一时兴起,之后意外写了不少与他有关的篇幅……嗯,能多让一位原作角色参与同人剧情,也是写文的乐趣^^
    是说,我前几天翻了一位写分析的前辈的微博,发现原作顶上战争那里,有一格分镜乍一看以为与罗无关,却是尾田老师的神来之笔,令我相当振奋。
    【小女不才,之前复习漫画都没发现那一幕细节,惭愧……quq 幸好拜读了前辈的分析,不然就要错过塑造罗的大好机会了。】
    等之后写到对应桥段再和大家分享我说的神来之笔,那时已经结束回忆,时间线也拉回来了!
  •   「你与其愤怒,不如去向上帝祈祷……祈祷幸存的伙伴停止作恶,安分守己,因为海上的敌人数不胜数……我这类型的海军只是少数。」
      我说完,才发现自己的发言不明究理,既非感化罪恶,也非唾骂罪恶,只是出于惯性思维才给出的一个忠告——我在看事的时候,总是倾向于剥下情绪,剥下使人目光如豆的非理性,将事态捋成一条白净的、井然有序的因果链,从中寻着一点实际的裨益。
      只是由此得出的谏言时常缺乏人性,正谓忠言逆耳。
      说不准,下一秒强巴鲁会朝我啐一口痰,我暗忖着,旋即转身,意欲离开这霉黑生锈的牢底。
      后头却传来强巴鲁积压怒火的噗气声。
      「吼、吼呜……」
      沉闷的气息发自肺腑,每一声都在颤抖,我听过的任何一种咆哮都比这种的高亢嚣张。
      黑色的气氛凝重起来,我心头一紧,开始迈大步;不料强巴鲁发出的怪声只持续几下,蓦然静止,最终的收尾彷佛象征某一种情绪已告解完毕,强巴鲁出声喊住我。
      「等一下!」
      我听到铁链在甲板上拖移的声响,和强巴鲁的语调一样沉重,他说:「小姑娘,你想知道关于那艘船的情报,对吧?」
      闻言,我霍然回过头,瞧见强巴鲁走到监狱的栅栏门前,凶佞的阔脸依然死气沉沉,盯着我问:「告诉我,妳查出了主谋多少事?」
      察觉海贼打算召供,我慎重其事:「主谋是利用黑电话虫窃听,得知我们在前头埋伏。」
      「只有这样?」强巴鲁反问,我从上扬的语气里抓出情报搜查不力的结论,可能是遗漏了,在某一个显而易见的环节。
      「……」我保持沉默,这时不答腔是最安全的。
      可是莫名的不安正在发酵,无形的迷雾顿时蒙住了事态,我猛力攥紧藏在军大衣里的手。是的,强巴鲁说中了,情报只有这样,我是哪里疏忽了吗?
      事情似乎乱套了,我开始紧张,因为我在那艘船上看见了……
      我看见了——
      不祥的预感来得又快又猛,舱口窜下的阴风犹如鬼爪攫住我发寒的心。
      「黑电话虫的出处呢?关于虫壳上的那一排海军编号,妳都没怀疑过吗?」
      「不!我有确实跟上级汇报过,那是G-4失窃的黑电话虫。」我急于辩驳,额头渗出的冷汗揭露压不住的惶恐,强巴鲁的言下之意与我的预感叠印重合,加剧的真实感使我的心陡然一落,「黑电话虫的那一排编号,经过军务处查阅,证实是海贼袭击军舰的时候偷走的……这样的例子不少,海军的失窃物品落入非法分子手里!」
      强巴鲁听着我急躁的狡辩,只做出一个回答。
      「如果所为的失窃是有人串通的呢?」
      串通,多简单的两个字,却像棍棒打在我迂回辩解的嘴上。
      现在,要我说出位于G-4管辖范围内而且不受瞩目,掩护官贼之间秘密串通的交易地点,一个地名就呼之欲出;那里的地下岩洞会在夜里成为另一种渡口,船只只在夜里潜行……
      不仅是地名,连军中内鬼的名字也浮现在我的脑海。
      他是那里的高层,是基地的最高官,是——
      「内鬼是谁!快说!」我扒着铁栏杆往里头大吼,也不管会惊动外头的水兵,声音响彻空寂的牢房,「你知道他的名字吗?说出来我就信你!」
      我第一次渴望自己的预感出错,结果等来的依然是意料中的名字。
      强巴鲁说:「一个姓李维的,我在海贼船上听到密谋者是这个姓,由他做白手套,他的儿子和人贩子同流合污。」
      
      啊,我知道。
      全名是李维.透纳,掌管我的故乡,声称与自己的儿子长期失联。
      最坏的消息化作恶心的晕眩感一袭而上,我双腿瘫软,握住铁栏杆的手劲却加重数倍,指关节疼得像快被扭断一般。混乱之中,耳鸣伴随水兵聚集而来的嘈杂声,形成关不掉的噪音,阻碍我的思考……,我的嘴唇打着哆嗦,视线透过落下的发丝瞥见强巴鲁在看我,他问我:「这种交易一直以各种非法手段暗中进行,妳干麻这么惊讶?」
      惊讶?不,这是恐惧,是非法案件的构成元素亲临到自己故乡的恐惧。
      糟糕的是,案件遭到我亲手摊在阳光下。
      『特洛亚、拉斯坎普、维纳利亚,目前确定以上这三个国家为主要奴役来源,以下是确认过的被害者名单……』
      宽而深的底舱,一个活板门,里头挨肩并足的面孔不乏有牌面的人物,名单一经公布,肯定会招来被害者家属或相关人士的追讨。
      『特洛亚的舞蹈家,怀特.贝尔;拳击手,诺本.班尼;华格纳公爵次女,华格纳.艾玛,以及其管家,冯恩.玛格……』
      罪证意外被公诸于世,既然李维.透纳涉入其中,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湮灭证据,断绝可能引发的后患,至于情急之下的解决办法,我资历尚浅都能猜出大概——
      啊……
      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只是听命行事而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那个时候,上级明确嘱咐我要据实以报。
      
      「军务处查到了妳上报的电话虫编号,那是战斗中的失窃物,那次袭击军舰的海贼团,旗帜与你捕获的走私船相同。」
      睽违已久的来电终于响起,我连忙接通电话虫,听到内情不像臆测中的那么棘手,心中如释重负。
      「是吗?那就好……」
      我捏着电话虫,一边忙着回话一边行色匆忙步下楼梯,前往底部的三层舱室。
      「准将,我还有一件事要报告。」我掏出搜查到的一摞运货单,单子纪录最近的走私内容,巨细靡遗地描写残忍无情的犯罪,我僵着声音訴说:「我详细看过海贼的交易单,涉及多项违反人道的买卖,案情重大,请问真的不对任何人公开吗?」
      电话虫另一端沉默了。
      我等待着响应,半晌,准将才用道貌岸然的声音说:「交易内容核实过了吗?」
      「没有……」我语塞几秒,不禁怀疑是否是手里的单子过于单薄导致信服力不够,可是这么厚一叠,绝对罪证确凿。我慌忙澄清起自己的意思:「我了解未核实不得公开案情,但即使没找到受害者,交易也属实,起码让我先联系被害家属报平安。」
      「多嘴!连核实都没有,还提意见!」
      岂料我的解释反倒成功触怒准将,电话虫骤然变脸,骂起人来毫不留情:「事情关乎反武装攻击和非法交易,属于非常规任务,在案情查明前一律保密是既定规矩,妳只是搞搜救的,少自做主张!」
      「我……」我只是认为可以稍做变通。
      然而我把顶撞的话憋回肚子里,下一秒旋即调适成好整以暇的口气:「了解,那么之前向您上报的事务数据已全部核实,即将对外公开,您需要再听一遍吗?」
      「不必!全部据实以报。」
      语毕,准将不愿多浪费时间,立即挂断通讯。
      我瞅着阖上眼的电话虫,对于长官死板的性情无可奈何,非得遵守一切成规,如此不通情达里的人完全是凭借战斗实力坐上高位,部下再怎么不服气也只能忍耐。
      我将电话虫收进大衣口袋,若非任务超出职责范畴必须格外严谨,谁要联络准将平白挨骂。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