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CH1-4 善待你的敌人(5) ...

  • 作者有话要说:  註解补充:

    —————
    这次的更新中乔荻瑟思是最后一次情绪失控,之后就全程理智在线,随著认识越深,罗会逐渐对她改观。
    下次更新会切入回忆,回忆内容与开场的报导有关,属於第一篇章的主线剧情唷。
  •   自从被派遣到G-4支部,她曾在脑海模拟过千百次被海贼囚禁的场景。
      到时候一定不能意气用事,那样只会使自己落入当场毙命的风险,如果敌人选择放长日子来折磨她,可能会把她关在脏乱的牢房里,几天几夜不给一滴水使她的体能游走在虚脱边缘;可能会在囚禁期间上刑具凌、辱她,把她当成靶子施尽各种嘲弄的手段……。她也设想过自救办法,例如,她要一边忍受凌、辱一边装疯卖傻,或者佯装虚弱,两者都有诱使敌人大意的异曲同工之妙。
      无论如何,都必须时刻保持缜密的思绪,才能在窘迫中不错过反击的机会。
      如此精心准备自救的法子,只因为海军永远以大局为重,一个小兵遭绑不构成救援的必要,可是她不想为大义而牺牲。
      结果呢?她正经八百地盘算演练,岂料第一次被绑的场景竟然是这样——彷佛是在开玩笑。
      她躺在病床的被褥里,涣散地看着上甲板。
      「啊……」
      她哑着嗓音,发出一声毫无意义的呻、吟,空泛的感觉在心头灼烧,床边监护仪的细碎运作声变成魔音一般的呓语,她勉强坐起来,差点压到从病号服底下伸出的各种管线,痛觉稍微拉回她的理智;否则她脑中的胡言乱语就要从嘴里跑出来了。
      『到时候妳不能歇斯底里,这是警告。』
      她感觉自己快疯了;可是就在快疯的时候,特拉法尔加.罗的命令又出现,令她感到痛苦。
      行、不会疯的,给我闭嘴!
      她摇了摇头,使劲把下命令的海贼逐出脑海,摇落的黑发刺进眼睛,她想用手拨拢头发,奈何手铐接了锁头,扣在锁勾上的链条绕着腰际绑了一圈,双臂几乎动不了。
      她低头打量自己,这种姿态是自己始料未及的——胸前接了测心电的导线,宽大的病号服里伸出好几条医疗导管,包括引血的引流管,还有一条管子令人难以启齿,连接上透明的尿袋……
      敢情这是牢犯的待遇吗?连生理需求也一并解决了?
      她盯着生理监视器上的波形,黑色屏幕映出蓬头垢面的自己。
      「海军有哪里值得妳这么拼命?」
      曾经有朋友这么问她。
      「值啊!起码军饷用得心安理得,而且我不拼命的,谁说我拼命了?糊口的前提是一条命还在!」
      她这么回答,这是她的底线。
      真是造化弄人,她老想着要怎么在绝境中求生,直到真的绝境来了,她竟然不想活了,却真有人救起了自己这一条烂命!
      她目光急遽紧缩,如果那时候,两人一起逃的话,阿莎肯定也能获救。
      如果、只是一个如果……如果这个如果成真了,隔壁的床位不会是空的,阿莎会和她一起醒来……
      她只乞求一个如果——
      
      「你在看什么?那张床上是空的。」
      蓦然间,有人道破她的想法,她有一剎那以为是自己的心里话溜出了嘴巴。
      这声音是——
      她的心陡然一落,冷冽的感觉令她陷入木僵状态。她低头看着光洁的甲板,眼睛的余光瞥见门口出现的三道影子,她听着三人逼近的脚步声各自散开,包围住自己。
      有个人拎着麻布袋,前来占据她的视野,明快的蓝色系牛仔裤印着黑色斑点,像花豹的斑纹一样乖张危险。
      那是特拉法尔加.罗,她的救命之人。
      「喂,给我回话。」
      沉稳的嗓音再次落下,她的脑海不由自主浮现一双瞳色罕见的眼眸。
      「喂……给我回话……」
      她双目空洞地覆诵,嘴里轻声说着不着边际的呢喃:「吶,海贼医生,谁会拥有烟灰色的眼睛?」
      她的问题来得突然,罗依旧面不改色:「妳在问谁的眼睛像我?」
      「不,是你的眼睛像她!」
      她立即反驳,虽然她没正眼看向对方,但是直觉告诉她,面前高傲的男子眼中有一闪而逝的讶异。
      是呀,她一点也不在乎这个叫特拉法尔加.罗的海贼,她只在乎那熟悉的瞳色——深遂的明晰的烟灰色,和记忆中的阿莎如出一辙,那才是她最受不了的折磨!
      「她是谁?」罗问着。
      「……她在那里。」她看向隔壁的空床。
      「可是那里没人。」
      「我知道……」她话才说一半就紧急煞住,像是被自己认同的回答吓着一般,慌张地低头回去看甲板,打蜡的金属板映出海贼船长的身形轮廓,却映不清他的面容。
      这样很好,她想。她暂时不想与对方有眼神接触。
      「怎么会没人……你不是她,你没办法知道她在哪……只有我知道她在哪里——」
      她的发言开始鬼打墙,脑子像生锈一样无法运转,一思考脑壳就直发疼。
      僵持半晌后,她透过甲板的倒影,看见罗上前两步,略微俯下身问道:「告诉我,上次妳与我见面时,最后收到的警告是什么?」
      她缓慢张口,一字不漏重述道:「现在上午十点……我们的谈话三小时后继续……到时不许歇斯底里,这是警告。」
      「记得倒是十分清楚。」面前的人向她伸手,拨开她已经盖住半张脸的黏腻黑发,使得她再也藏不住神情,罗忽然话锋一转:「我待会拿几样东西出来,或许能勾起妳的兴趣。」
      兴趣……吗?
      她感觉自己受到了试探;但是,现在的她宛如一尊凝固的蜡像,连正视敌人都办不到,她连敌人的脸都认不清。
      罗问:「佩金,你把苯二酚加在哪里?」
      她全程盯着自己的脚趾头,并且注意到倒影中名为佩金的船员抬手示意,罗随即拉过架上的一个输液瓶,一边察看时钟一边调整滴数。
      原来自己被下药了,她回想刚才听见的药名,怪不得脑袋变得这么昏。
      罗坐上隔壁床,顺理成章的举动带着几分故意,她之前指认有人的空位现在真的有人了,罗拎着麻布袋的手搭在微开的膝盖上,对着她命令道:「把脸抬起来。」
      一耳闻罗的命令,她从令如流地抬起头,却不敢把视线拉得太高,只够在视野上缘模糊看见男性的下巴,能清楚映入眼帘的是罗手中的麻布袋,袋子里头似在鼓动一般,宛若装着活物。
      罗拉开袋口:「里面的东西是在德拉斯海贼团船上发现的,包括军刀和纪录指针。」
      她愣了一下,啊,军刀和纪录指针是她逃命的时候带的东西,现在尽数成为没用的垃圾。
      「此外,我们还捡到几样私人物品……」
      罗的话语成为细碎的魔音,她越是听着,心里越是抗拒。
      不要说了……
      她欲大声咆哮,叫海贼把垃圾扔到海里!她讨厌面前的男人对自己发号施令,也讨厌对此唯命是从的自己;可是她不敢吱声,对于罗说的一字一句都极度敏感又极度恐惧,眼看罗伸手探入焦茶色的小袋,她的目光未曾移开半吋的距离。
      直到一支怀表出现在罗的手掌上。
      她睁圆了眼。麻布袋在那一剎那停止鼓动。
      
      那是纯银的手上炼机械怀表,镂空的表盖上刻印原主人的名字——
      E-A-R-T-H-A。字母被一排鸢尾花雕纹围绕。
      罗按下怀表的柄头,双盖表壳应声弹开,露出嵌在内盖上的相片。
      他淡淡问一句:「妳认识照片中的女人吗?」
      
      「啊啊——!」
      她一个激动,喉咙中爆出高分贝的嘶吼,直接滚下推床,扯落了身上好几个针头,顾不得一身的伤企图扑向海贼。
      「快!抓住她!」
      「注意,别让她撞头!别让她咬人!」
      「把她押回床上绑起来!」
      佩金和夏奇上前擒拿,少女随即被压制在地。一阵混乱中,她被人押着后颈,脸活像一块脏抹布似地贴着甲板。
      「呜、呜、呜……啊啊啊——」
      她说不出话来,激动得鬼吼鬼叫。
      直到一双男士皮鞋出现于她的视平线,她瞪向海贼,彻底被海贼手上的怀表吸引目光。
      放手,拜托快放手!
      罗读出她眼底蕴藏的吶喊,他就这样看着对方,波澜不惊的烟灰色瞳仁露出一抹合意称心之色,头也不转冷静地吩咐同伴。
      「注射镇静剂。」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