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3、帘卷西风15 ...

  •   镇北王上前阻拦正欲去往“皇上”那的西凉使者。而北庭墨则趁机移到苏沅身边,把他打横放在肩头,再运功飞出去,途中被三皇子派出的人赶来阻拦,北庭墨灵活地运功躲了过去,他一路飞奔,并向天空放出信号弹,通知京城所有待兵军队赶往皇宫。
      北庭墨自己却偷偷回了趟府,把苏沅放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西凉国那伙人除了吹笛子的女子,其他都不足为惧,父亲一定会先搞定那名女子,赶过去的士兵只要困住三皇子他们就行了,所以北庭墨才敢抽空回家一趟。
      他也没有多耽搁,锁好房间门后果断地回去支援父亲。
      皇宫中,守在宫殿附近的士兵及宫外的禁卫军全都赶到宴会的殿外,将这里死死包围起来。
      北庭墨回去时,那位吹笛子的女子倒在地上,西凉国三皇子挟制着昏倒的“苏沅”正和北勤对峙着。
      北庭墨握剑的手动了动,刚想趁三皇子全部注意力在父亲身上时从身后下手,救出“苏沅”。
      这时,一直站在“苏沅”身边从未离开的小盛子走到了北勤身边,对着北勤耳语了几句。北庭墨看到自己父亲紧锁的眉展开了,心中一思索,转了方向也站到了北勤身边,与西凉国使者刚好形成两方对立的局面。
      “三皇子,你们这么做可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西凉三皇子本是仗着人质在手,丝毫不把北勤放在眼里,更是威胁北勤交出先前作赌约的五座城池。
      北庭墨越发觉得眼前这群人碍眼,不过是比不过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只是“皇上”还在他们手里,暂时不能动他们。
      “你什么意思”三皇子把刀横在“苏沅”脖子上,刀刃深移了几厘米,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哼,你们胃口倒是不小,自己国家没有凤国两座城池大,张口便要五座城池,凭什么要答应你们。”北勤厉声道,坚硬的面容表容了自己的立场。
      北庭墨暗自奇怪,为何父亲一直在激怒三皇子,陛下不是还在他们手里吗想是这么想,北庭墨的脸上表情却始终与父亲保持一致。
      “你们皇帝还在我手里,你敢不答应。”三皇子心下有些慌,握剑的手抖了抖,直接划破了“苏沅”的脖子,流出一道鲜红的血迹。
      北庭墨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就在刚刚,父亲对他做了个手势,北庭墨吹了声口哨,围在殿外的士兵的很快冲了进来,团团围住三皇子一群人。
      “哥,他们,他们好像不在乎他们的皇帝啊……”四公主拉着三皇子的袖子,胆怯的说道,她只是一个小国的公主,养尊处优的生活中哪有过这样刺激的场面。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不然…我——啊!”三皇子正紧抓着“苏沅”后退,还想再挣扎,却被北庭墨抓住了破绽,一个箭步上前,单手震掉了三皇子手中的剑。顺势接过“苏沅”,三皇子则是重心不稳,被身边的人扶着,四公主在北庭墨过来时就吓的躲到了最角落,完全没有刚才作诗时的自信高傲。
      局势仅是几秒之间就发生了改变,虽然这个结果在北家父子眼中没有丝毫意外,却对败者是沉痛的打击。
      失了“人质”的西凉使者仅与士兵们垂死挣扎了不过几秒钟,便因人数弱势瞬间败下阵来,被士兵们一个个压着,脸上尽是颓丧的表情。
      三皇子本以为自己从民间找了奇女子,此行必会大有所获,如今闹了个大大的笑话,不说凤国的皇帝会不会放过他,即使放了,他也回不去自己的国家了。
      三皇子无力的坐在地上,像只落败的山鸡,当初有多得意,现在就有多后悔,要是他没有逞强接下出使的任务,他是不是仍能在自己的国家做个人人仰望的皇子。
      北庭墨无心看这些败者的凄惨,只是走到父亲身边担心陛下受伤会责备父亲,刚想说两句。
      北勤却把假苏沅扔到一边,扯下了他脸上的□□,北庭墨霎时有些震惊,但更多的是开心,如果这人不是陛下,那父亲就不会受到责备了。
      北庭墨放心地把残局丢给老爹,自己跑回去见让他难以放下心的“女子”。
      床上的苏沅仍穿着那套裙子,远离了笛音,头也不再晕了,苏沅渐渐苏醒,一抬头便看见了陌生的床幔,陌生的房间,陌生的镜子。
      等等,镜子里……苏沅猛地下床靠近镜子,细看自己的脸——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苏沅一惊,要死,高光时刻的时效过了!
      刚好门外突然传来着急的脚步声,一下一下激的苏沅冷汗不断地冒了出来,门就要被打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双十二要到了,大家的荷包准备好了吗,我的荷包已经死在了双十一QAQ,不能再剁手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