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帘卷西风12 ...

  •   苏沅跟小盛子磨破了嘴皮子,最后谈到危及性命时,小盛子紧闭的嘴唇才终于松动了,硬生生地回应:“既然关系到陛下安危,确实应该小心。可——”
      “小盛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哪。”苏沅故作高深莫测道,打断了小盛子接下来的话。
      “陛下,这事奴才会去安排。陛下放心吧。”小盛子终是臣服在苏沅的碎嘴皮下。
      第二天晚上,晚宴顺利举办。由于苏凝香仍是被苏凝霜困着,而殿堂主位的“皇帝”则是小盛子找的能人异士易容而成,苏凝霜和苏沅隔着一段距离也没察觉出异样,这就方便了苏沅混在一堆歌女中戴着面纱,苏沅并不会什么乐器,他只是随便找了一根跟队伍一样的笛子,打算混在人群中滥竽充数。
      待所有皇亲国戚落座后,一些菜肴和美酒也陆陆续续被宫人端了上来。门口的太监尖着嗓子喊道:“恭迎西凉使者!”
      西凉国的三皇子及四公主带着几位仆从穿着异域服装走到大殿中央停下,向高位的“皇帝”敬礼,“皇帝”微抬手示意平身。
      小盛子接着道:“恭迎西凉国贵客不辞千里来我大凤国献上象征两国联谊的信物,此番招待希望贵客满意,舒心。也愿两国永结友好,边境太平。”
      语毕,西凉国三皇子携着众人在皇帝的右边落座,而左边是朝中所有四品及以上官员各携一名家眷所坐。
      苏护没有什么家眷,苏凝香不在,便只带了苏凝香的母亲也就是那个妾室来宴会。这就引发了一众正夫人的怨恨,几乎大半官员的正室都盯着这个上不了的台面的妾室居然跟她们平起平坐,恨不得眼神能化作刀子在她身上划出千道伤来。而那个妾室也不是简单人,迎着这些目光神色如常地享用食物,甚至还有心思喝酒,在她心里,女儿进宫那么久都没回府,定是被皇上看中了,她的好事也将近了,到时就能堂堂正正地打这群女人的脸了。
      而北庭墨则是刚进场没多久便偷着眼望苏丞相那边,他跟父亲来的早,望到苏护和他的妾室进了场,等了许久也没见到苏凝香,按理说丞相是可以多带两三位家眷来的,没道理夫妻来了不带女儿。北庭墨又看了眼殿上笑得端庄的苏凝霜,那个女人和记忆中的模样还是有些相似的,只是全身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一会儿音乐声响起,两边的幕布拉开,穿着红色舞衣的舞女们扭着柔软的腰肢如流水般旋进了两排座位的中央,苏沅跟着这队歌女穿着白色刚过脚踝烟笼梅花百水裙进场前一瞬间摘下了面纱,把笛子优雅地放在嘴边做着吹的动作。
      苏沅的站位有些巧妙,本来进来之前他是站在中间的,一进场后,几个歌女大概第一次见这场面,慌了一瞬,抢了苏沅原来的位置,苏沅被推到了边上,刚好离北庭墨就隔了四个舞女的距离。
      北庭墨本是不愿来这种宴会的,只是听说官员会带家眷来,他也确实想再见见“她”,故而抱着丝隐隐的期待来了。如今没得到想要的结果,便只能百无聊赖地一杯又一杯酒地打发时间。直到酒壶里的酒被他喝光了,才兴致缺缺地抬头看了眼这些舞女,目光不经意一扫,却发现了个有意思的东西。
      那个歌女单是把笛子放在嘴边,嘴唇上下张合,便是他一个不懂乐器之人,也能看出她不是在吹笛子,北庭墨的嘴角多了抹笑意,他看着那个歌女眼神专注,握笛子的手修长美丽,可惜按全不是正确的位置。
      北庭墨也有些怀疑,这种宴会中不该出现这样的新人,除非是有别的意图。北庭墨不动声色,只是看了眼殿上的“皇帝”,今天晚上的他话好像格外少,基本都是官员们在与使者寒暄。
      沉溺于自己演技无法自拔的苏沅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看穿了,对着笛子超专注。
      一曲结束,舞女们都停下动作,弓腰退场,歌女们也放下了笛子,苏沅抬头的那一瞬,北庭墨的目光恰好从“皇帝”身上转了过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可以多发表评论,我看到就会回复,有什么意见也可以提出来哦,会酌情采纳的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