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大梦想家 ...

  •   就挺突然的。
      
      沈莞看了一会,也懵了。
      
      狗蛋原来还在换牙吗?
      
      宋修云呆呆抬起头,过了一会才反应回来,忙闭上嘴,任凭沈莞再怎么说也不肯开口了。
      
      “何嬷嬷说掉的如果是上面的牙就要往床底扔,下面的牙要往屋顶扔。”沈莞沉默了一会,忍着笑开口问道,“你掉的是哪的牙呀?”
      
      疑心自己被嘲笑了的宋修云哪还愿意开口,他双手捂住嘴,警惕的看向沈莞。
      
      沈莞和他对视,见他这样,突然转头看向杏子和桃子,故意吓他,“你们摁住他,我来掰开他的嘴。”
      
      桃子一听跃跃欲试,恨不得就地办了这个跟他争宠的狗蛋。杏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了。
      
      年纪小的男孩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他举着手里的糖葫芦,试图反抗,实在退无可退了,宋修云咬唇,张了张嘴,“……山牙。”
      
      沈莞拉住了不肯罢休的桃子,捂着嘴偷笑,“上牙吗?”
      
      宋修云眨了眨眼,不住地点头,生怕她不愿意放弃这个可怕的念头。
      
      “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换牙?”早知道就不逼你吃糖葫芦了。
      
      我个“傻子”哪知道什么是换牙?
      
      宋修云差点大叫出声。
      
      好在沈莞自己想了一会就想明白了缘由,她冲小男孩眨眨眼,“差点忘了你不懂,倒是我做错事了。”说着,长叹一口气。
      
      “几几笑笑。”宋修云无论心里再怎么想,面上都是一副天真惹人爱的模样。想表现给沈莞看的是天真的一面,但奈何说话漏风,“姐姐”说成“几几”。
      
      沈莞凑过来看了他一会,犹疑问道,“你掉的该不会是门牙吧?”说完,又觉得他也不懂什么是门牙,自言自语,“应该是了。”不然不至于口齿不清到这个地步。
      
      宋修云掉了牙,自然也就和烤鸭无缘了。沈莞自以为安抚好了他,带着两个丫鬟往前院沈威那去。
      
      她进去时沈威正在和人说话,沈莞看了一眼,觉得有点眼熟,但实在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
      
      那人年纪不大,看上去未过而立,浓眉大眼,肤色略黑,十分正气的长相。似是见到沈莞,好奇的挑了挑眉。
      
      沈威见状,抚着胡须呐呐笑了笑,“是小女无状。”说完,又提醒沈莞,“快见过你姜伯父。”
      
      姓姜,霎那间醍醐灌顶,敢情是隔壁姜堰他爹呀。她说怎么那么眼熟,原来是在梦里见过呢!
      
      沈莞福了福身,装作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无事,令月十分天真烂漫。”姜柏川看了一眼,转过头应道。
      
      沈威“呵呵”笑了两声,没说话。心道这姜老狐狸多少有点毛病,什么叫“天真烂漫”,这能拿来形容姑娘家?直白点不就是说他女儿没教养吗?
      
      姜柏川环视一周,看见沈莞身后莽撞不知礼数的丫鬟蹙了蹙眉。虽然已经和自家夫人商量好了,到底还是觉得沈家是商户人家,没什么教养,丫鬟都不会教。
      
      他心里琢磨着沈家女以后嫁到姜家,还是要和夫人商量着得好好管教管教,不然以后出门总归会丢了堰儿的面子。
      
      姜家本不过是一农户人家,祖上也算是努力,出了一个举人。到了姜柏川这一代,走歪了,就有些自视甚高、沽名钓誉。就算这样了,他还是觉得选沈莞委屈了自家儿子,毕竟是他沈家高攀了。
      
      不过想到沈家丰厚的家产,姜柏川正了神色,试图说服沈威。
      
      不想沈威却不给他机会,他端起茶杯,意思再明显不过——端茶送客。
      
      姜柏川蹙眉,暗道沈威还是和从前一样小心眼。哪有这样赶客的道理。
      
      若是沈威知道他心里这么想,估计得狠狠打他一顿。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想的倒是挺美!
      
      姜柏川只当没看懂他的意思,强行拉关系。他说他们从前也是亲近的同窗,如今为什么不能亲上加亲呢?
      
      沈威“呵呵”笑了两声,若说之前还因为看重姜堰对婚事有过心动的话,在姜家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下也消失殆尽了。
      
      姓姜的长得一般,想的还真美!
      
      他俩从前一起读书时那关系都能拉出来扯了?是真不记得了?
      
      姜柏川这个人吧,仗着自己肚子里有几句酸诗,平时就对人爱搭不理的。沈威年轻气盛的时候,没少和他打架,再加上他小时候是练家子,每次都把姜柏川按在地上打。现在年纪大了,不好意思当着女儿的面说出来罢了。
      
      沈威抿了口茶,没接话,悠哉悠哉地看着他,就差翘个二郎腿了。
      
      果然是商户人家,不知礼数。姜柏川脸上的肌肉抖了抖,扯了扯嘴角,拉着一张脸告辞了。
      
      见他走远,沈莞好奇的伸出脑袋,眼里写满了疑惑,“爹,姜伯父过来做什么?”姜二傻子他爹想干啥?
      
      “还能干什么?不就是惦记你嘛。”沈威往后一靠,有点心累。
      
      自从上次听了沈莞的话,沈威就派人去查了。姜家还真住了一位弱不禁风的表小姐,据说是姜家大夫人的侄女,姜堰和她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了。姜堰他见过,好家伙,他之前还以为是歹竹出好笋,现在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威冷哼一声,心里摸不清姜柏川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只能嘱咐沈莞,“你以后离姜家人远点,一家都不是好东西。姓姜的年轻的时候没少欺负你爹我!”每次都惹我生气,害得我只能打他泄气!
      
      沈莞闻言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既然爹这么看不上姜家,当初又怎么会答应婚事呢?
      
      “对了,你明天记得去宏文馆!苏大家说你上次在课上打瞌睡!”沈威看了她一眼,突然想起来沈莞之前骗他生病没去上课的事。
      
      所谓宏文馆,就是女私塾。
      
      苏大家全名苏梦舟,是永州有名的女先生。早年婚姻不幸,她便和丈夫自请和离。之后在临西开了家宏文馆,专门教导女学生,平日里不苟言笑,十分严厉。
      
      她提倡女子一行一动都要静美贤淑。
      
      沈莞平日里爱偷吃些小零食,苏大家看见后没少罚她写大字。
      
      一提到这,沈莞叹了口气,她大字还没写完呢。
      
      “你是不是大字还没写?”自家女儿他还不清楚吗?沈莞一叹气他就知道肯定是没完成苏大家布置的课业了。
      
      沈威没说话,突然有点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好好读书,现在女儿竟然也要步他的后尘。
      
      “写了,没写完。”沈莞蹙眉,试图狡辩,“太多了……”
      
      只是声音在沈威的逼视下越来越小,很没说服力。
      
      

  • 作者有话要说:  沈莞现在大概就是心地善良的差生。
    表小姐其实也是很可爱的小姑娘呀!虽然身处困境,但一直充满善意。
    ————
    提前恢复更新。
    这几天搬来搬去,居无定所,其实真的想了很多。比如存稿,裸更是不能裸更的,不然像我这样遇到突发事件真的很惨。
    还有我过签有点突然,因为已经做好了被鲨的准备,写成这样真的很不好意思了(鞠躬),文笔逻辑是硬伤(好像也没啥可取之处hhh)。
    记得上一本同人写完时,我说大家江湖有缘再见,后来发现好像看这本的都是上一本同人追过来的哈哈哈哈哈哈,谢谢大家!
    写完这本,我要去学习一段时间,希望能带来更好的故事!
    看到自己讲的故事被大家喜欢真的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