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病西施 ...

  •   桑有玄想了很久,觉得如今是他能为自家徒弟安排的最好的出路了。
      
      上辈子宋修云和沈妖女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知道。
      
      但据他在星宿宫半年的观察来看,即便再不想承认,他……也不得不承认——最大的可能莫过于上辈子宋修云下山后爱上沈嘉慧了……又或者是宋修云还在山上时,两人就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有了接触。
      
      沈嘉慧此人着实邪乎得很。他曾经听宫人私下议论她是下面当时送给太子的宠姬,却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了太子“掌心宠”。
      
      不仅如此,据他粗略观察,新科状元、风流右相、清俊贤王等等都是她裙下之臣!
      
      而他那倒霉徒弟极有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大事情方面从来都很有自己的决断,重情重义,那为了沈嘉慧去死就说得通了。
      
      政变、政变,这是他们普通道士能碰的东西吗?
      
      半边身子都快入土的桑有玄为自家徒弟操|碎了心,又精心布置了这样的计划。既然上辈子宋修云喜欢沈嘉慧,那他就提前给她安排一个青梅好了,反正他们又不是全真派、不能娶妻。
      
      正好遇上沈家要招婿,桑有玄就顺手推了这么一把。
      
      他打听过了,沈家老爷就这么一个女儿。平时对她是千娇百宠、有求必应,更难得的是沈家小姐并没有因此骄纵,对身边两个丫鬟都是极好的。
      
      这么好的姑娘、这么好的软饭,宋修云要不是遇到他这么个好师傅,到哪里能找到?
      
      宋修云看到桑有玄面上明显的慌乱,低下头,开始赶客,“师傅先走吧,丫鬟估计快回来了。”
      
      桑有玄半眯眼,“你这小子是要欺师灭祖呀!”
      
      宋修云没说话。
      
      不知好歹!
      
      桑有玄被他气得险些撞到墙上。他“哼”了一声,狠狠一甩袖子,一跃而起,放话道,“姓宋的,你总有一天会感谢为师的!”
      
      “师傅是醉了吗?”宋修云咬了咬手指,糯糯道。
      
      桑有玄一愣,差点从墙上摔下去。他叹了口气,突然意识到徒弟还是那个徒弟,那他做的一切到底又有没有用呢?
      
      修云……他总有一天会发现沈家小姐不对劲的。毕竟,不是谁都是沈嘉慧,有胆子造反。
      
      除了都姓沈,这两个姑娘可以说是毫无关系了。
      
      那边沈莞回了陶然居,就被何嬷嬷好一顿训斥。
      
      她有点委屈的撅嘴,“嬷嬷——”小姑娘故意拉长尾音,企图蒙混过关。
      
      “那小子不过是走运罢了,再大些送到庄子上养着就好,如今的日子,他还有什么可嫌弃的?”
      
      “他……没嫌弃。”沈莞低头,想了一会,又补充道,“那么傻,也不知道什么是嫌弃,他被人欺负也就会自己哭,可傻了!”
      
      “你豆子挑完了?替他说话?”
      
      “可是他连那种饭都觉得是好的,还要留给我。”沈莞有点感动,她觉得狗蛋虽然傻,但着实有一颗赤子之心。
      
      这么可爱的孩子为什么会有人忍心欺负呢?
      
      “那么多可怜人,你心疼得完吗?”何嬷嬷叹了口气。
      
      沈莞试探着张口,“……那看到了总要帮一帮吧?”
      
      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她叹了口气,小大人一样的老成,“嬷嬷,狗蛋是我童养夫,难道不该这样做吗?”
      
      何嬷嬷啐了一口,“谁家童养媳有这待遇,那不都是吃不饱、穿不暖,天不亮就起来烧锅子!”
      
      “狗蛋也不是童养媳呀?是童养夫!”沈莞眨眨眼。
      
      何嬷嬷和她对视一会,再也忍不住了,笑着推了小姑娘一把。她嘴上对沈莞再狠,心里其实恨不得处处都为她铺好一切,如今不过是怕她一时被那乡下小子蒙骗罢了。
      
      到底是后悔自责自己一时心软给她找了“童养夫”,还是个傻的。
      
      “再说了,那小孩傻乎乎的,嬷嬷要是再不多照看一点,那倒成了我害了他了。”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你这丫头,实在是精明,骗嬷嬷给你找人,现在还要嬷嬷替你照看人,本事倒是不小!”
      
      沈莞憨憨一笑,闹着要何嬷嬷抱她,想要重新梳头。
      
      何嬷嬷见她这般,嘴角含笑,当她是孩子心性,并未放在心上。她替沈莞整理好衣服,又细细替她梳了个双丫髻,再从妆枢里挑了两颗金铃铛替她系上。
      
      小姑娘如今年纪小,顶多戴戴这样的“头花”罢了。
      
      何嬷嬷高兴了,就许了三个小姑娘去醉然居玩。
      
      沈莞趴在马车的窗户前,悄悄挑了帘子一角,看着外面卖的糖葫芦移不开眼,叫桃子下去买。
      
      桃子跳下马车。
      
      过了一会,沈莞突然想起她的小可怜狗蛋,犹豫了一下,还是让杏子下去再买一根了。若是桃子,定会只买三根的。
      
      杏子笑了笑,捂着嘴下车追上了一蹦一跳的桃子,“小姐让你多买一根,狗蛋也有。”
      
      桃子嘟起嘴,不高兴了,“小姐变了,她以前最喜欢我俩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小傻子。”边走边碎碎念,“那小傻子知道什么是糖葫芦吗?”
      
      尽管嘴上再叨叨,该买的倒是一点都没少。杏子看着她憋笑,觉得桃子其实才是最有可能继承了何嬷嬷的人——刀子嘴豆腐心。
      
      桃子把手上的糖葫芦分了一半给杏子,两个小丫鬟肩并肩往回走。
      
      突然桃子迈出的脚步顿在半空,她拉住杏子的手,不确定地问道,“你看那个丫鬟像不像隔壁姜家那个表小姐的贴身丫鬟晓晓?”
      
      杏子听到这话,抬头看了一眼,犹豫道,“有点像。”
      
      桃子顿时跳了起来,“赶快去告诉小姐,小姐说过要防着她点的。”
      
      虽然她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小姐明明没见过那个柳兰萱几面,怎么会有这样的吩咐。但桃子一直是一个小姐至上主义者,乖巧听吩咐就好了。
      
      如果沈莞知道她是这样想的,一定会沉重的告诉她,这个柳兰萱心太黑了。
      
      梦里看着弱不禁风、一吹就倒,实际上姜堰被她把持得死死的。十几年只钟情她一人,最后为了心爱的表妹,还能作出“献妻”这种事。
      
      桃子快步爬上马车,凑到沈莞身边,满脸写着要邀功,“小姐小姐,我看到了柳表妹的贴身丫鬟!”
      
      沈莞沉默了一下,没说话,探出半个脑袋看了一眼,然而只看见接踵的人群。
      
      马车里气氛一时有些过于沉默,桃子不解,“小姐,你还在担心隔壁姜二傻子来提亲吗?”
      
      “我在想,姜二傻子为什么那么执着地想娶我?”
      
      两个小丫鬟对视一眼,没说话,过了一会,又听沈莞自言自语:“大概是因为我天生美貌吧。”
      
      桃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杏子别过脸去。
      
      沈莞笑了,抢过两人手里的糖葫芦,威胁道,“笑什么笑,这年头,丫鬟都能笑小姐了吗?况且小姐我句句实言,若有假话,罚我被自己美死!”
      
      “小姐定是癔症犯了!开始胡言乱语了!”威胁没用,桃子才不怕她,无情拆台道。
      
      晓晓摆脱了桃子,一路上了醉然居的二楼。她左右环视一周,推开了一间房的门,只见桌子旁坐了一个身形瘦削的小姑娘。
      
      她梳着当下流行的发髻,脸上泛着略病态的苍白。
      
      晓晓放下怀里的砚台,上前一步,心疼的扶住她,“小姐,您这是何必呢?”
      
      柳兰萱“咳”了一声,抬手制止了晓晓要为她忙拍背的动作,面无表情,“我不能让她破坏我的计划。”
      
      她掐好了点,出去的时候刚刚碰上上楼的沈莞。
      
      沈莞上楼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一个小姑娘。她正想道歉,好家伙,定睛一看,冤家路窄呀,竟然是柳兰萱!
      
      只见她低着头,颇有一番病西施的模样。
      
      鉴于梦里战况太惨烈,沈莞实在没什么想和她说的。她匆匆道了歉,就要越过她往前走。不想柳兰萱突然伸出手,拉住了她,“沈小姐,有空的话,不如一起坐会吧。”
      
      沈莞蹙眉,碍于越来越多的目光集中到这里,本着不想闹事的心态,半信半疑跟她进了包厢。
      
      一时两人都没说话,只听见柳兰萱倒茶的水流声。
      
      沈莞心烦意乱,她好不容易正大光明出来玩一次,偏偏遇上这样的事。
      
      柳兰萱递过一杯茶,柔柔笑了笑,“听他们说你叫莞莞。”
      
      “哦。”沈莞一点也不想给她面子。
      
      “沈小姐,其实……我和表哥是真心相爱的,也是真心欢迎你加入我们。”柳兰萱突然对着她跪了下去。
      
      沈莞看她一眼,奇怪道,“……你…不知道沈姜两家的婚事没成吗?”
      
      “可是姜家不会放弃的,我只求你不要拆散我和表哥。”
      
      虽然柳兰萱这么说,但沈莞明显发现她的动作有些许的停顿,看上去似乎并不知道沈姜两家婚事没成。
      
      如果不是她一直注意着,估计还看不到。
      
      沈莞不经意间看见她眼里的盈盈泪意,窒息了一下,“你……大可不必,我和姜家是不会有关系的。”我都有童养夫了。
      
      柳兰萱抬头,泪眼婆娑,固执道,“沈小姐你不懂,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表哥对我更好的人了。表哥他值得。”
      
      难道这个柳兰萱对姜二傻子是真爱?
      
      沈莞没说话,觉得这个“表小姐”实在古怪得很。
      
      她“哦”了一声,没有再待下去的欲|望了,转身带着两个小丫鬟就往外走。
      
      柳兰萱看着她走远才起身,她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眼里的羡慕一闪而过,敛了敛眉,吩咐晓晓,“带上我给表哥买的砚台,咱们回府。表哥如果问我怎么了,你就说遇见了沈小姐。”
      
      晓晓有些心疼,“小姐,您这是何苦呢?”
      
      自己的身子自己不爱惜,还这样折腾,沈家小姐的事和她们有什么关系呢?
      
      柳兰萱愣了一会,垂下头,答非所问,低语道,“你说为什么有人的心总是那么坏呢?”
      
      

  • 作者有话要说:  上辈子宋修云和沈嘉慧没有感情纠葛!!!
    这本男女主正式谈恋爱也是到十八岁!!!
    我现在接着往后写,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我的文对您的眼睛和心灵造成了伤害,请及时停止阅读!我对此向您表示真挚的歉意(鞠躬)。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