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茶言茶语 ...

  •   “二月的天,让桃子扇风,倒真是你能做出来的好事!”何嬷嬷说着,狠狠按了一下她的额头。
      
      沈莞缩起脖子,小声反驳,“可是桃子没有事做,多无聊呀?”
      
      桃子闻言放下手里的扇子,点头附和,“对对对,嬷嬷,我力气小,扇不出什么风的。”
      
      何嬷嬷绕着屋子转了一圈,冷了一张脸,“我看你们俩就是闲的,这么闲就给我挑豆子去!”
      
      所谓挑豆子就是把几种豆子混合在一起,让人慢慢挑出来,又废眼又废心神。沈莞上次被罚还是因为她闹着何嬷嬷要找童养夫的时候。
      
      何嬷嬷说到做到,这之后她和桃子就被拘着挑了三天的豆子,连狗蛋都没空去看。
      
      直到杏子突然告诉她姜家又来人了。
      
      杏子说这话时,沈莞正生无可恋的划着盘子里的豆子玩,下首坐着发呆的桃子,闻言猛地站起身,一拍桌子,“好啊!他们姜家太欺负人了!”说着,带着两个丫鬟就冲了过去。
      
      前院正厅,沈威喝了茶,笑呵呵的,态度极好,嘴上却就是不肯应下这门婚事。
      
      堂下的媒人心里叫苦不迭,姜家这事吧,她还真是没见过这么执着的人家,这哪是结亲呀,这分明是结仇!
      
      媒人强笑:“沈老爷,姜家二公子您是知道的,天资聪颖,敏而好学,就连张举人都说他是最有可能考上的,又对沈小姐痴情,这样的贤婿您还能到哪找呀?”
      
      沈莞趴在门外面,看着里面的情景蹙了蹙眉,自以为小声地嘀咕道,“姜二傻子都没见过我几面,怎么就喜欢上我了,再说了,他不是喜欢他表妹吗……”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以为自己听到了隐秘事的媒人呼吸都困难了。
      
      沈威干笑两声,开口回绝了这门婚事。
      
      等媒人走了,沈威才板了脸,果然不一会便见自家女儿兴冲冲的跑了进来。
      
      “女子当贞静贤淑,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爹,你怎么跟何嬷嬷一样了?!”沈莞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沈威一时如鲠在喉,还是心软了,他盘了盘手里的核桃,错开话题,“你说的表妹是怎么回事?”
      
      沈莞一惊,眼睛睁大,面带疑色,“爹!你怎么知道什么表妹?”
      
      “你说就是!”
      
      “……哦,就是何嬷嬷找人查了,那个姜二傻子喜欢他表妹柳兰萱,然后姜大夫人看不上她,就想着要娶我了!”
      
      “当真?”
      
      “爹!女儿怎么会骗你!”
      
      ——不,你这个月骗我给自己找了个童养夫,上个月骗我说肚子疼没去私塾,上上个月骗我说要买首饰、实际上带着两个小丫鬟出去玩了……
      
      老父亲沈威仿佛心里被自家女儿刺了一刀又一刀。
      
      “……你……上上个月……”沈威有些艰难的开口。
      
      猜到了他要说什么的沈莞抢先打断了他,“爹!上上个月我真的是要买首饰的,然后顺路去带桃子杏子去看了灯会!”
      
      沈威疲惫的摆了摆手,没说话,示意沈莞先走开,让他一个人静一静。
      
      沈莞还是有点不放心,一步三回头,“爹!你可千万不能应姜家婚事,我现在都是有‘童养夫’的人了!”语气还有点自得。
      
      说到这,沈莞蹙了蹙眉,良心发现,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几天没去看狗蛋了,这几天被何嬷嬷拘着捡豆子,人都闲出病来了。
      
      与此同时,宋修云住的小院里,送饭的小厮放下手里的托盘,不屑的吐了口唾沫,“一个农家子,走运罢了。”
      
      旁边的小厮补了一脚,托盘被迫移动了几步。
      
      宋修云看着摆在地上的冷饭和剩菜扯了扯嘴角。
      
      照顾他的两个小厮其实并不是很能掩藏情绪的人,估计是他痴傻的名声太出名,两人从未在他面前掩饰什么。
      
      ——比如扣下饭菜给他换上剩菜、比如故意饿着他、再比如毫不掩饰的嫉妒心。
      
      等两人走后,他有规律的敲了几下地面,一位白发老道翻了个身进了院子。
      
      桑有玄看着眼前的场景,心虚的摸了摸胡子,从怀里掏出半只烧鸡递了过去。
      
      宋修云低着头没接,过了好久才悠悠开口,“老头,你到底什么时候接我回去?”
      
      桑有玄把烧鸡往他怀里一塞,转过身,“等事成之后再说吧。”
      
      “行,那你就天天送半只烧鸡给我。”
      
      桑有玄闻言再也忍不住了,“嗨,你这小孩,如今吃住沈家,怎么还要为师补贴你!观里如今穷的锅都揭不开了,你现在吃的可是为师的棺材本!”
      
      宋修云难得笑了笑,把地上的托盘往他的方向推了推,“你说的是这个?”
      
      桑有玄往后一退,看着地上的托盘气短了半截,立刻改了口,“为师如今就是把棺材本全部用在你身上也是值得的。”
      
      外间响起小姑娘说话的声音,宋修云把烧鸡往他手上一扔,擦了擦手,抬头道,“大概不用了。”
      
      桑有玄一头雾水,躲到了衣柜里。
      
      宋修云敛眸,坐到地上,掐了一下自己的小腿。
      
      沈莞一进门就看见狗蛋坐在地上,她好奇的走过去,想要拉起他,便见狗蛋张张嘴,眼泪就流出来了,哭声细弱。
      
      沈莞忙拉住他的手,倒也是奇怪,这农家孩子手还挺嫩,她没有多想,开口问道,“狗蛋,你这是怎么了?”
      
      双手相接的触碰让宋修云的身体微不可察的一僵,随即回过神来。
      
      只见他哭得上次不接下气,甚至打了个嗝,“……姐姐,我怕……哥哥打人……”
      
      “什么哥哥?”沈莞一头雾水,准备拉着他站起来,地上凉。
      
      宋修云“嘶”了一声,哽咽道,“……送饭的哥哥……姐姐,我腿疼,起不来。”说着,睁大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眼眶微红。
      
      看着跟沈莞从前养的那只兔子一样,后来那只兔子被她……吃了,她撩起狗蛋的裤脚,只看见细白的小腿上赫然青了一块。
      
      “……姐姐,我好怕……”
      
      屋子里一时只有狗蛋的哭声,沈莞试探着开口,“你说的是送饭的小厮?”
      
      还不算太蠢。
      
      宋修云心道,他只哭不答,过了好久,才糯糯地问道,“……姐姐,什么是小厮呀?”
      
      沈莞懂了,她站起身,拍手怒道,“杏子,你说怎么会有下人敢欺负我的人!”
      
      “……大抵是因为…觉得狗蛋…反应慢吧?”杏子犹豫着开了口。
      
      桃子点头附和,“对对对,就是这样,就是看这小子傻,好欺负!”说着,突然觉得后背发凉,桃子一惊,搓了搓手,奇怪道,“小姐,你有没有觉得冷?”
      
      沈莞疑惑,“有吗?还好啊?你是不是衣服穿少了?”
      
      “是嘛?那小姐抱抱桃子,桃子就不冷啦!”桃子眨眨眼,不忘邀宠。
      
      沈莞板着脸拒绝了她的请求,现在还是狗蛋的事更重要,她慈善的摸了摸狗蛋的头,安慰他,“狗蛋,你在这等着,姐姐这就去给你报仇!”
      
      然后便见狗蛋擦了擦眼泪,冲她眨眨眼,扯出一个笑,“……姐姐真好,狗蛋喜欢姐姐,姐姐可以抱抱狗蛋吗?”
      
      沈莞犹豫了一下,见他又要哭,想起了那只曾惨遭毒手的兔子,上前几步抱住了他。
      
      小女孩身上还有好闻的香气,宋修云敛了敛眉,开心地拍了拍手,推开沈莞,踉跄着起身,有些艰难的把地上的托盘往前推了推。
      
      “……这是?”沈莞这次注意到地上的托盘,她抬手,眼里写满了疑惑。
      
      宋修云拍拍手,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姐姐好,给姐姐吃……”
      
      托盘里冷饭已经发黑,剩菜一片狼藉,甚至还有几只苍蝇“嗡嗡”飞过去,沈莞窒息了一下,转头问道,“这就是府里的伙食?”
      
      “大概不是。”杏子回道。
      
      “肯定不是,府里的猫狗吃得都比他好!”桃子急冲冲补充道。
      
      沈莞拍了拍狗蛋的头,“苦了你了,竟然被欺负成这样了……”
      
      宋修云仰头,眨眨眼,疑惑道,“姐姐,为什么苦呀?”
      
      听他这么说,沈莞就更难受了,这可怜孩子又呆又傻,这些天也不知道被欺负成什么样了。
      
      她有些沉重的开口,“杏子,你去找何嬷嬷,桃子你去拿几瓶化瘀的药。”
      
      等两人都按她的吩咐走远后,沈莞长舒一口气。
      
      宋修云乖巧地坐在她对面,托着脸看她,见她看过来,露出一个羞涩的笑。
      
      沈莞呼吸一窒,突然发现这小孩长得是真合她意,她咳了一声,“狗蛋,还疼吗?”
      
      真可爱啊,想揉。
      
      怎么会有人欺负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呢?
      
      淤青是他自己掐的,不过是看着吓人罢了,他抿了抿嘴,“姐姐抱了,不疼啦,姐姐别难过。”
      
      桃子回来的快些,沈莞接过她手里的药,用棉布沾了点药水,递给宋修云,“放在腿上敷着,揉一揉,就不痛啦!”
      
      宋修云愣了一下。
      
      见他迟迟没有动作,沈莞当他不会,只好蹲下身,低头帮他擦药。
      
      药水带来的辛痛让宋修云缓过神来,余光瞥见桃子恨不得吃了他的眼神,快乐的拍了拍手,“姐姐好厉害!”
      
      沈莞双眼放光,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童养夫”了,瞧瞧这小嘴甜的,多会说话。
      
      “哼,小傻子…”桃子气不过小声嘟囔。
      
      “姐姐,我不是傻子!”宋修云有点委屈的拉住沈莞的袖子,反驳道。
      
      沈莞正色,正要训斥桃子不能随便骂人,便见杏子苦着一张脸回来了,“小姐,嬷嬷问你豆子捡完了吗?”
      
      “那行吧,我跟桃子先回去,你在这照顾一下狗蛋。”沈莞扯了扯嘴角,发现自己压根笑不出来。
      
      等二人走后,杏子看了眼坐在凳子上的狗蛋,突然觉得有点冷,她犹豫了一会,开口道,“狗蛋,你在这待一会,我去加几件衣服。”
      
      二月的天,当真是有些冷了。
      
      宋修云咬了咬手指,乖巧的点了点头。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了,桑有玄目瞪口呆的爬出柜子,看着他啧啧称奇,“好徒弟,你还有多少惊喜是为师不知道的?”
      
      这茶艺炉火纯青呀!
      
      “那师傅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呢?”宋修云淡淡抬头。 
      
      “为师清清白白,心比兜还干净!”说着,掏了掏道袍的衣兜。
      
      “你到底为什么骗我?”
      
      宋修云转头,一双黑黝黝的眸子就这么盯着他,桑有玄心虚的后退一步,他干笑两声,“……哪有?哪有?为师从不骗人!”
      
      见自家徒弟不说话,桑有玄心里暗道不好。
      
      ——这小子实在不懂为师的苦心!这孩子心太黑!我如果不是怕你听到真相要欺师灭祖,何苦走这一步呢?如今这日子不好吗?你又何苦日后跟那沈嘉慧作到一起,让为师白发人送黑发人,快入土的年纪还要为你收尸!
      
      桑有玄想到自家徒弟糟心的前世心口就开始隐隐作疼。
      
      逆徒,逆徒。
      
      上辈子他们师徒俩好端端在山上待着,一天宋修云突然告诉他要去造反,当时桑有玄还以为他开玩笑,结果三年后却收到京城来信:
      
      ——宋修云死于政变!
      
      桑有玄连夜赶去京城,也只赶上为他收尸,之后莫名被沈嘉慧那妖女关在星宿宫半年,不见天日。
      
      前段日子初重生回来,桑有玄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上月临西沈家突然传出要招婿的消息,这才定下心来,为自家徒弟认真谋划将来。
      
      你问我有多少事瞒着你,为师倒要知道你和沈妖女上辈子到底作了什么幺蛾子!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我开窍了吗?没有。害。我文笔太差啦,故事也差。
    改了下名字,文名从《童养夫》变成《掌上绿茶》,修云他值得(憨憨叹气)。
    这股子熟悉的茶味(不是)。
    修云说要沈莞抱他,并不是真这么想,主要是恶心长了嘴的桃子。
    上辈子修云和沈嘉慧没有感情方面的纠葛。
    ——
    宋修云(含泪):哥哥,你别这样,我害怕。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