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阴差阳错 ...

  •   破晓时分,天边露出些微晨曦,微风拂过,唤醒了沉睡的小镇。
      
      恰值仲春时节,永州府平安县临西镇沈家的小院里,木棉花半绽,俏生生的立在枝头。
      
      沈莞从梦中惊醒,拍了拍额头。她躺在床上,看着头顶悬挂的香包,愣了好久。
      
      她又做了那个噩梦,这个梦她已经连续做了两个月了。
      
      梦里她会在天启三十三年六月九日和隔壁姜家的二少爷姜堰订婚,只等她及笄便要嫁过去。
      
      可惜婚后生活并不如意,她不仅要天天被姜家大夫人立规矩,还要时不时的被罚抄佛经、跪佛堂。
      
      而姜堰心有所属,一颗心全扑在他那位弱不禁风的表妹身上,娶她只是因为家里以表妹终生相逼罢了,面对她这个家里安排的妻子从来没有好脸色。
      
      姜家大夫人也曾亲口允诺姜堰只要他考中进士,便能纳表妹为妾。
      
      梦里沈莞几次想要和离,最后都因为姜家族老的阻拦被迫终止。
      
      她本以为梦到这里已经够惊悚了。
      
      谁知道等姜堰高中带她进京后,才是真正的噩梦开始。
      
      ——他竟然献妻以求太子庇护!
      
      沈莞叹了口气,她就是再傻也能猜出来姜堰这么做的用意了。
      
      既能名正言顺的让“沈莞”死去,给自己心爱的表妹腾位置,又得了太子的庇护,一举两得,好不快活。
      
      她起初也只以为这就是一个噩梦罢了,虽然……这个梦有些过于真实了。
      
      谁知道上个月姜家真的谴媒婆来提亲了。
      
      沈莞当时脑袋空空,下意识就大闹了一场,这婚事自然没成,但是之后姜家却不断遣人过来,只说姜堰对她情根深种。眼看她爹就要动心,沈莞当机立断,花钱雇了个癞皮和尚来演戏。
      
      癞皮和尚照她说的,一本正经的忽悠她爹。
      
      直言这个女儿只能留着,不能嫁出去,否则有损自身命数。
      
      沈威受妻子影响颇深,对这些东西信得很,再加上癞头和尚说得头头是道,连沈莞小时候的一些隐秘事都能说出来,他就更深信不疑了。
      
      他这一辈子估计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了,千娇百宠呵护着长大,自然不愿意委屈她。
      
      躺在椅子上看着两个小丫鬟有模有样地学着她爹和癞头和尚的对话,沈莞心里腹谤,能不像吗,这可是她亲自起的稿。
      
      这之后姜家再托人来,沈威也只托词家里只有一女,将来要招婿。
      
      沈莞却真的动了心思,人人都说“童养媳”、“童养媳”,她问过了,那种童养媳在夫家的地位极低,叫往东不敢往西,可听话了。
      
      她一琢磨,决定给自己找个童养夫。
      
      最好父母双亡、无依无靠,以后还不被她管的死死的。
      
      她长得这么美,合该想得美。
      
      沈莞躺在床上,不愿意动弹,想到自己的计划痴痴乐出了声。
      
      外间突然闹腾起来,小丫鬟桃子急冲冲地跑了进来,她边跑边喊,“小姐,小姐,找到了,找到了!!”
      
      她身后跟着慢悠悠的杏子,杏子睥她一眼,拉住她给沈莞行了礼,“小姐,人已经找到了,桃花村宋家大房的儿子,父母双亡,家世清白,如今九岁,不仅八字旺妻,模样生得也不错…就是反应有点慢。”杏子这话说得隐晦,直白点就是有点傻。
      
      九岁呀,跟她一样大,反应慢没关系呀,要那么聪明的干什么,她又不要他考状元,傻点好掌控、好掌控,沈莞心道。
      
      她挣扎了一会,坐起身,拍了拍手,从帘子里探出头来,确认道,“找到了?”
      
      杏子和桃子对视一眼,自家小姐派人找了那么久的“童养夫”。作为沈家大小姐最宠爱的贴身丫鬟,小姐可是说了,找到了就带她们去吃醉然居的烤鸭,如今人找到了,两人自然也开心。
      
      稍稳重点的杏子开口道,“回小姐,找到了,何嬷嬷已经把人安排在外院了。”
      
      “走走走,去看看。”沈莞说着就要下床,两个小丫鬟忙上前扶住她。
      
      *
      
      前院,杏子口中旺妻的“童养夫”正乖乖坐在凳子上,他看了一眼眼前走来走去的老妇人,低下脑袋,双手交叠,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修云这次回家省亲,本来是想拿回自家的地契。
      
      说起这宋修云,也是个可怜人。
      
      三岁那年,父母遇到走山①意外身亡。而那借口他年纪小替他“保管”房子和银钱的叔叔婶婶,却是全当他这个人不存在了,不仅把他赶到西村的破屋,连吃食也不曾看顾。
      
      村里人看他可怜,东家吃一口、西家凑合一顿,就这么长到了四岁。
      
      四岁那年,他一时心软,给了一个老道士半个烧饼,反倒成就了自己的一番机缘。
      
      又过了一段时间,老道士再来,问当时四岁的宋修云愿不愿意当他徒弟。
      
      宋修云天生早熟,再加上吃百家饭,看人脸色的本事绝对不差,就问他,“能吃饱吗?”
      
      老道士说能,他就跟着他上山当了小道士。
      
      直到前段时间,他师傅桑有玄人突然变得神神叨叨的,消失了一阵子,回来就问他想不想拿回自家当年的房子。
      
      宋修云觉得他最近古怪至极,这事都过了这么多年,怎么突然就又提起来了。
      
      桑有玄忸怩了一下,说现在道观都揭不开锅了,地契拿来卖点钱让他们师徒周转一阵也好,还保证自己会在暗处看护他。
      
      宋修云当时听他这么说就信了,因为他实在想不到桑有玄好端端的骗他做什么。
      
      可如今……他想到这里眉头紧蹙,心下怀疑自己被那老头将了一军。
      
      他当时一个人回了桃花村,叔婶见到他又惊又吓,旁敲侧击问他师傅的事。
      
      当年老道士收他为徒的事两人也清楚,还借此为由,敲诈了桑有玄一笔钱。
      
      宋修云回想起桑有玄的安排:
      
      ——如果你叔婶问你为什么回去,你就说我死了,你在山上待不下去了。
      
      宋修云半信半疑地说他师傅死了。
      
      结果,没等到桑有玄说的暗中帮助,反倒是叔婶听他师傅去世,直接十俩银子把他卖给了镇上的富户沈家当劳什子的“童养夫”。
      
      他那叔婶约莫是估计他年纪小、且回家后表现的反应总是“慢”半拍,当他不懂,没有顾及他,总是窃窃私语,“虽说是沈家亲自来人接的,但这‘童养夫’还真是闻所未闻啊。”
      
      婶婶便又说,“你没把那老头的事说给沈家吧。”
      
      叔叔约莫是得了银钱,心里高兴,当晚给了他半个冷馒头,还破天荒的对他笑了,“说什么,这孩子不就有点傻,被咱们夫妻养到这么大吗?”
      
      宋修云本想一走了之,谁知桑有玄跟背后灵一样突然出现,一脸高深莫测,只说这买下的沈家小姐未来是个大人物。
      
      ——她要造反!要当女皇!
      
      说完又嘱咐他待在这沈小姐身边一段时间,仔细观察观察。
      
      疑心自己被骗的宋修云哪还愿意信他,奈何桑有玄破罐子破摔,就是不愿意带他回山上,不得已他才到沈家走了这一趟。
      
      宋修云垂眸,心思百转千回,门外响起小姑娘说话的声音,他抬眼匆匆一瞥,只看见嫩黄色的裙角。
      
      沈莞提着裙角进门,后面跟着两个称职的小丫鬟,她看了眼自己千辛万苦找来的“童养夫”,学着话本里轻佻的公子模样“咳”了一声,桃子忙从怀里掏出一把小扇子递了上去。
      
      沈莞接过扇子,装模作样地绕着小男孩走了一圈,想学着纨绔子弟的样子用扇子挑人家的下巴。
      
      结果一时没拿稳,扇子“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啧,真磕碜啊,宋修云心下称奇。
      
      沈莞“咳”了两声,见桃子呆呆傻傻愣在原地,便调转目标,冲杏子挤了挤眼。好在杏子聪明,看懂了她的意思,不动声色地上前替她捡了扇子。
      
      “小姐。”杏子递上扇子。
      
      沈莞满意的点了点头。
      
      头一次被人用扇子挑起下巴,宋修云蹙眉,如今虽然男女大防已经不严重了,但这沈家的小娘子,这般……混不吝的吗?
      
      视线被迫抬高,宋修云只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个子不高,约莫八|九岁的样子,一双杏眼园瞪瞪,清澈明亮,一身嫩黄色的的衣衫衬得她更加玲珑可爱。
      
      如果忽视她手里正挑着他下巴的扇子,那他一定更真心实意的觉得这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似是看清了他的模样,小姑娘此时眉头紧拧,过了一会又渐渐平复。
      
      沈莞本来也只是想吓吓这小孩,她学着何嬷嬷的样子长叹一口气,“唉,还行,还行,今晚就送到我院子里吧。”
      
      何嬷嬷蹙眉,“啪”的一声打掉了她的扇子,“女子当贞静贤淑。”说完又去训斥两个丫鬟,“你们两个天天不拘着小姐,反倒跟着她胡闹。”
      
      桃子低着头吐了吐舌头,嘀咕道,“那也得拘得住呀。”
      
      “你还顶嘴!”何嬷嬷作势就要去打她,桃子忙一溜烟跑了出去,边跑边喊,“小姐,救命救命!何嬷嬷要吃人啦!”
      
      徒留杏子在原地憋笑不已,沈莞更是直接笑出了声,拍着手感叹道,“桃子果然是嬷嬷的克星!”
      
      “你还说,这两个丫鬟心都被你惯大了!”她话虽这么说,脸上却带了笑意,沈莞一看就知道这是没生气,又放心地捡起扇子。
      
      何嬷嬷是沈莞母亲的陪嫁丫鬟,沈母去世后就到了沈莞的陶然居照顾她,同时兼顾内务,桃子和杏子就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丫鬟,桃子活泼、杏子稳重。
      
      何嬷嬷拉住沈莞,细心替她整了衣领,又嘱咐道,“这小子痴痴傻傻,如今年纪小,养在外院当个玩伴使得,童养夫什么的却万万不可!”说完,又碎碎念,“定是桃子那小丫鬟带坏了小姐……”
      
      “是嬷嬷告诉我,童养媳地位极低的。”沈莞小声反驳。
      
      旁边看了一场好戏的宋修云蹙了蹙眉,只觉疑雾重重。
      
      桑有玄到底为什么要骗他?他看着那么好骗?这沈家小姐看着像能造反的模样?
      
      沈莞见他蹙眉,弯下腰,看着他一张皱起的包子脸,惊奇道,“呀,嬷嬷你看,他在学你蹙眉!”
      
      何嬷嬷瞥她一眼,懒得搭理她,径直出了门。
      
      沈莞转身,眨眨眼,摸了摸小男孩的头,眼睛弯成了小月牙,“小孩,你叫什么?”
      
      “……狗蛋。”宋修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
      
      

  • 作者有话要说:  ①走山:泥石流。
    之前节奏不对,重写了一下(鞠躬)
    我又来裸更了,写完不发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不是)。
    憨憨叹气。
    这篇文我最喜欢两个女孩,一个是敢和离的沈莞,另一个是敢造反的沈嘉慧。
    桃子和杏子也是可爱的小姑娘~
    更新我尽量日三吧hhh
    文案改了一下,还有男主设定,主要是之前放的是初始版的,嗯。
    ————
    小剧场:
    沈莞:呀!嬷嬷,你看他叫狗蛋!
    嬷嬷:哦。
    桃子:哇。
    杏子: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