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VARIA生活指南·第一天: ...

  •   
      斯夸罗有些烦躁。
      这股烦躁袭来得很快又极为猛烈,让他心情也变得阴沉起来,本来就冷冽的面容越发阴冷锋利。
      
      他垂视着怀里的女人,一边快速地移动退离这栋犹如金丝铸造的牢笼般的宅院里,一边认真地审视起内心的烦躁情绪。
      
      他平时表现得暴躁易怒,也只不过是因为混蛋Boss的脾气实在是让他无法忍受——如果不是混蛋首领的确是他所信服忠诚的王,他早就被他任性过头的麻烦脾气逼得以下犯上,搞一次暗杀部队内部的叛乱了。
      实际上在涉及到混蛋首领之外的事上,斯夸罗向来是冷静至冷血残忍的,他并非是普济他人的善人,他的身体流淌着的是杀戮的罪恶这种事不会有人比他自己更了解自己。
      尤其在出任务中,除了队友之外的所有人在他眼里只分为必死的任务目标和挡路就死的人,能够勾起他真实情绪波动的情况简直寥寥。
      
      也就是说…
      
      斯夸罗在脑中回想了一遍从意识到烦躁之前的记忆,终于不得不承认他烦躁的源头听上去是那么的…可笑。
      竟然是被一个陌生女人惹得冷静全无,斯夸罗想要自嘲几句,但是在垂眸瞥到少女的面容时,又无言地默认少女的确是有这种操纵他人心情的力量。
      
      一时被魅惑作出了把那个女人带出来的举动,本来斯夸罗是不后悔的,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更何况也是少女先主动向他伸出手,那她先招惹的话,他更没有放手的理由了。
      他不是善人这句话他已经不想重复了。
      
      但是,在在房顶落定,他和这次一同出任务的人联络了几句后,他和少女的简单几句交谈就是惹起他烦躁的开始。
      
      他先是问了她怎么出现在这里——
      
      他记得他在宴会上遇见过她,被她的魅力冲昏头叫住她,却被她彻底无视什么的,他倒也没太放在心上。
      因为在后来他知道她是有男伴陪同,而且她的男伴还是彭格列的同盟家族加百罗涅家族的首领跳马迪诺,作为同盟家族,斯夸罗还是不会做出强夺他爱的举动的。
      但是,斯夸罗记得清楚:跳马迪诺那家伙的爱人,已经死在了罗素家族操纵的爆炸中。
      这是在西西里的黑手党都清楚的事。
      毕竟在那不久之后,加百罗涅家族对罗素家族展开了全面的报复,而罗素家族的首领和二老板也都分别莫名死于局外人的手里。
      这算是几个比较震动的消息了。
      …但凡是明眼人都清楚这是跳马那家伙的复仇,为了自己的爱人。
      
      说起来,Varia这边能这么快就找到橡木弗兰克,也是有加百罗涅的帮助在。
      橡木弗兰克曾经作为罗素家族拜托的中间人,替罗素家族和迪诺进行过停战谈判,但谈判的结果是罗素的首领在宴会结束后被刺杀。
      而跳马是也没放过曾站在罗素一方的橡木弗兰克,查到了他们一直在找的橡木做人体试验和恶意拿活人作□□献祭仪式的线索,还有橡木的行踪。他的手下在昨晚把消息传给Varia本部,因此斯夸罗在收到消息后几乎是与玛蒙、贝尔连夜从西西里赶来。
      
      但是没想到的是,本该死亡的少女竟然好好地活在橡木的秘密庄园里。
      这就非常让人难以抉择起来。
      
      按照常情来说,他应当是把少女仍还存活的消息传给加百罗涅,他们是同盟关系,更何况这次也是在加百罗涅的帮助下,但是,但是。
      
      斯夸罗眉毛跳动一下,他不得不地承认他还是不希望的。
      不过明面上,他总要问一问女人的意见——要是她不想回去呢,他也不得不尊重她的意见,不是吗?
      
      当然这种想法一出来,斯夸罗就忍不住嗤笑自己,他什么时候尊重过弱小的人的意见,就算是她不同意,他又会放她走吗?这个问题的答案简直是一目了然。
      
      他的虚伪真是深刻得将这两个字完美表现出来的行为,但反正他原本就是和善背道的黑手党,所以,合理。
      
      “当然是被那个白痴困在这里了。”大庭山茶这样在男人的怀里说道,美丽的脸上带着对提到那个家伙的厌烦,“在爆炸时被他带走了,醒来就一直在这个地方——”
      
      大庭山茶隐去自己已经死在爆炸中的事实,轻描淡写地说出自己是被囚禁的答案,就像美丽的鸟被人精细地饲养在金丝笼中,不过,还是有些不同的。
      鸟被关在鸟笼里,掌握主权的是鸟笼之外的人,而她被关在那装潢精致的庄园里,却牢牢地控制着囚禁她的人的心。少女才是掌控的人。
      和她的美丽一样,她本身就是同等的危险。
      
      “没想到带我离开的会是你。”大庭山茶说,她虽然在拿到书的时候隐约地感知到她会被人救出的未来,但她没想过竟然会是这个在宴会上仅有一言之缘的男人。
      “你以为是谁?跳马吗?”
      斯夸罗下意识地回了一句,说出口后又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或许对待她似乎过于冷硬,毕竟她看起来娇艳柔弱得仿佛是被摆在博物馆里的艺术品,被后人瞻仰渴慕,但不得求。
      他停顿了下,似乎打算额外解释一句,但少女已经开口打断了他的解释。
      
      “那个白痴和我提过,迪诺以为我已经死了,所以我当然知道不会是迪诺。”她的神态有些冷漠,“倒是你,虽然你把我救出来了,但是我想——你是不会把我送回到迪诺身边的吧?”
      她低低地笑了声,“我认为你甚至不会告诉迪诺我还活着。”
      
      “你猜得不错。”斯夸罗说。
      
      “没想到你会直接说出来,不过既然你说了,那我便承认了。”银发男人不带什么温度地看着她,缓缓地露出了如同鲨鱼般的冰冷笑容,“我不会让跳马知道你还活着的,你也不会被送回去。”
      
      “那你要怎么做呢?”
      出乎他意料,少女的反应相当平淡——不,应该早就想到了才对,这个美丽的不像人类的女人会被他吓到的话那才是有问题。
      刚才他在房顶看到过橡木那家伙在这女人脚下像条狗一样摇尾乞怜,也就是说这个女人非常清楚自己可怕的魅力,也懂得利用这点,并且在某种程度上…
      
      斯夸罗眯了眯眼,确定了少女平淡的反应下是一种傲慢。
      
      过人的魅力令她始终是他人视线中的主角,她因此而拥有极强的自我和自尊心,并习惯性地低视除自己外的所有人。
      意外的好懂,但更为危险了。
      
      “作为橡木的遗留问题,带回总部,作为监管。”
      斯夸罗说,“你最好是不清楚橡木做过的那些事…”
      
      大庭山茶看了他一眼。
      “什么事?”大庭山茶问,从外表看看不出来她是装糊涂还是真的不明白,“…他企图杀死迪诺,但失败了这件事?”
      
      “人体实验和□□祭祀。”
      
      “什么?”
      
      斯夸罗看着大庭山茶脸上一瞬间的茫然,他意识到眼前这人可能真的不清楚后,难得有耐心地额外解释了一下。
      “橡木信仰了不清楚姓名的宗教,他为此进行着人体实验,还拿人做活祭。”
      
      不清楚姓名…啊,大庭山茶知道了。
      不过…
      
      大庭山茶忍不住嗤笑,“黑手党里还有道德警察吗?”
      
      斯夸罗难得没被激怒。
      “他杀了我们的人。”
      
      “怪不得,我还以为黑手党里还有了什么道德卫士,开始谴责人体实验了呢——这种东西即使被禁止,也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吧。”大庭山茶懒洋洋地看他,“但是,不管什么原因,你这么做让我很开心,能给那个□□带来不痛快的事我都喜欢,所以…”
      “跟着你回去也可以。”
      
      大庭山茶漫不经心地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没被阻止的亲密行为让少女将脸凑近了男人。
      “你的同伴们,似乎有更有趣的人在呢。”近在咫尺的金眸里是毫不掩饰的恶劣。
      
      …男人沉默了一下,而后缓缓地,冰冷的目光上下扫视着她,他冷笑一声,猛地抱起少女,两个人从玻璃房顶离开。
      
      然后他就开始烦躁。
      这段对话简直是失败的,他不仅没从中得到任何情报,反而还被她带偏了情绪。
      
      非常会挑动他人的情感。
      最后,斯夸罗在烦躁中得出了结论。
      尤其是与爱慕有关的一切情感,包括如何让人生气,她都是一等一的擅长。
      
      “…嘻嘻嘻~!”
      
      古怪的笑声从地面上传来,斯夸罗像是早有预料地停了下来,他从高处跳下,松开大庭山茶。
      “队长也太慢了,我和玛蒙都已经全部解决了呢,嘻嘻嘻嘻~”金发的少年带着奇怪的语癖笑嘻嘻地,单手叉腰对跳下来的斯夸罗说,“这些家伙长得超级丑,而且都太弱了,完全不是王子我的对手。”
      
      说完后,他忽然发现了站在斯夸罗旁边的正背对着他的大庭山茶。
      “是队长在里面发现的女人吗?是战利品!xixixi~橡木那家伙死了的话,就归我们了吧?我要让这个…”
      
      他停住了。
      不止是他停住了,漂浮在空中,因为对手们太弱也没有多少钱捞所以都没什么活力的玛蒙也被重新找回了注意,他们两个一大一小,就像是雕塑一样保持着一个表情。
      
      “你要让我做什么呢?”大庭山茶说,她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在她转过身后就保持不动的少年。
      不过她问完后很快就被那边的玛蒙吸引过去了,她像是很有兴趣似的,盯着玛蒙的眼睛像亮着光。
      
      “是幻术师?”
      她在看玛蒙。
      “没有那个恶心气息的幻术师…果然,是你在吸引着我吗?”
      
      “喂…是在开玩笑吗?”
      玛蒙忍不住向前,但在意识清醒后又飞快地退后,尽可能地远离大庭山茶。
      尽管看不清他的表情神态,但是在场的人都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他的惊慌。
      “为什么这里还会有魔女存在啊?!那些家伙不是早在中世纪就全部都被处刑掉了,唯一的漏网之鱼也应该死掉了才是!”
      
      “…玛蒙你在说什么?”
      斯夸罗紧皱起眉,“她是被橡木囚禁在这个庄园里…”
      
      “我叫大庭山茶,名号为「黑山羊魔女」。”
      
      银发少女打断了斯夸罗的话,她紧紧盯着玛蒙,美丽的脸上缓缓露出了笑容,她伸出手,作势要触碰玛蒙。
      
      “好久不见啊,毒蛇——”
      她说。
      

  •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的更新(虽然才十天吧)
    只是复习期间的摸鱼啦,错字错句什么的等我考完试改。
    最后那句是个伏笔,不过下章山茶就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了。
    啊啊终于快结束了,终于快要回並盛了,再来两辆车左右,去趟巴黎待一章中转一下,就回並盛了!!!骸骸的出场预定!我都有点想年轻的十代家族们了w
    最近沉迷fgo,被医生的结局刀没了,所以除了复习还忙着搞cp是罗曼的女主设定,我一定要创造一个能够脚踩魔神柱,手撕盖提亚,头槌异星神的咕哒子!!感谢在2020-10-11 09:50:13~2020-10-22 19:28: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狮王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