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沢田家光走的时候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晴朗,沢田奈奈早已经习惯了离别,神色如常的替他打点好行装,让他路上注意安全。
      
      平时大咧豪放的男人此时眼中带着柔情,儿子扶着妻子的肩膀,温和的同他说了再见。
      
      竹本枝子像个局外人一样倚在门框上瞧着这幅画面。
      
      她不是像局外人,她本来就是局外人,想明白了这点,她转身回了房间。
      
      失落像是夏日骤降的大雨一样密密麻麻的砸下,把她的心淋的又凉又闷。
      
      她知道这个家里的男主人长期不在家。
      
      她听小纲跟她吐槽过沢田家光那家伙,也听奈奈以抱怨的语气说起她的丈夫。
      
      竹本枝子每次听见的时候,总会分外的嫉妒沢田家光那家伙。
      
      是的,她很嫉妒沢田家光。
      
      不光是因为他成为了奈奈的丈夫,还是因为他有一个家。
      
      因为有一个家,所以可以出去远行,哪怕走的再远再疲惫,只要他往回走,家里的那扇门就会对他打开,他的妻子和儿子会对他说“欢迎回家”。
      
      她七岁的时候父母葬身在天人的炮火下。
      
      后来遇见了奈奈,她想和奈奈组成自己的小家,她会请松阳老师和她们一起生活,也会跟老来蹭饭的坂田银时打架,高杉晋助会在一旁暗戳戳的嘲讽,桂小太郎会心满意足的抱着他养的猫晒太阳。
      
      她憧憬的景象成了泡影,沢田家光却有一个完满的小家,真是一个令人羡慕到牙痒的家伙。
      
      沢田纲吉把父亲送到了镇口,彭格列的车已经停在了那里。
      
      沢田家光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
      
      父亲走之前曾经跟他谈过,让他盯紧竹本枝子,尽量不要让两个人独处,可父亲走了之后她势必要和母亲一起睡的。想到竹本枝子的睡眠质量,沢田纲吉明面上果断的点了点头,但心里却打算枝子缠着母亲睡的事情他不阻止,也不告诉父亲。
      
      虽然很苦涩…但还是她身体最重要。
      
      “阿纲也长大了呢,马上就要正式接受彭格列了,”沢田家光的眼里满是骄傲,“趁着这最后的假期,好好放松一下吧。”
      
      “我会的。”
      
      “不过你想好到时候用什么理由了吗?”沢田家光思考道,“要不我发一封邮件,就说你也要和爸爸一起去非洲挖石油怎么样?”
      
      沢田纲吉想都没想立刻拒绝:“不用了,我已经想好理由了。”
      
      “哦?”
      
      “就说意大利的同学家里开了水产公司,聘请我去工作。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爸爸的理由明明还没我的好。”
      
      知道自己理由也很瞎的沢田纲吉恼羞成怒的催促着父亲上车。
      
      送(轰)走回去上班的父亲之后,沢田纲吉回到了家,想着怎么不动声色的安慰一下母亲,毕竟丈夫回来没几天就又要走,心理多少会有点失落。
      
      想象中母亲的黯然神伤并没有,眼前只有竹本枝子对着母亲撒娇卖痴的场面:“可我都好久没有跟你一起睡了……”
      
      “但是,”丈夫看见夫妻俩房间里遗留的竹本枝子的物品后对着她又哭又闹了一宿,“我答应过家光房间里不会出现其他人的东西了。”
      
      那些东西确实是竹本枝子留下的没错,她这就是对沢田家光的挑衅。
      
      奈奈答应的事情不会轻易变动,但她也有别的方法:“那奈奈去我的房间睡就可以了啊。”
      
      母亲听到她的话后点了点头“对哦,那好吧。”,沢田纲吉看着竹本枝子拐着母亲从客厅离开了,不禁想为这个小机灵鬼鼓鼓掌……个屁啊!
      
      虽然打算瞒着父亲了,可这家伙等父亲一走就明目张胆的这样未免也太过分了点。
      
      沢田奈奈并没有睡午觉的心思,她只是陪在竹本枝子的身边,看对方似乎熟睡了,就起身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在她走出房门之后,本应该陷入梦乡的竹本枝子张开了眼睛,看着悬挂在洁白天花板上的电灯,她悠长的叹息了一声。
      
      次日清晨。
      
      沢田纲吉在饭桌上一直忍不住盯着竹本枝子的黑眼圈看。
      
      她肤色白,黑眼圈就格外明显些,一瞧就知道是昨晚没睡好。
      
      她睡了个午觉起来后就说自己以后要自己一个人睡,给的理由是这么多天她也习惯了。那个时候里包恩还捧场的鼓了下掌,说了句:“彻底长大了呢。”
      
      竹本枝子趁母亲转头的时候给了里包恩一个中指,沢田纲吉按下了她的中指,掰起了她的大拇指,皮一下很开心。
      
      只不过他没想到这家伙真的自己去睡了。
      
      吃完早饭后,他叫住了母亲:“妈妈,要出去走走吗?”
      
      沢田奈奈怔了一下,明白儿子应该是有事找自己,她点了点头说道:“好。”
      
      沢田纲吉出去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客厅,竹本枝子和里包恩两个人和谐的看着综艺节目,画面平和的诡异。
      
      母亲开口问道:“纲君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他点了点头:“妈妈有发现枝子最近睡眠状态不太好吗?”
      
      沢田奈奈抿了抿唇:“我知道她昨天晚上睡得应该不太好,但是之前的,我不知道……”
      
      果然如此,他想,爸爸回家的时候一直缠着妈妈,自然对竹本枝子的关注少了。
      
      他看见了母亲脸上的愧色,把‘其实她可能好几天晚上都没合眼’的话咽了下去,采取了比较温和的说法:“之前她和我说过她睡眠质量不太好。”
      
      “是因为那边的事情吧,纲吉那天问也是因为这个吧?”见沢田纲吉点头,沢田奈奈有些勉强的笑了笑:“枝子没有跟我说过她和我断联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她喃喃道:“不对,是我的错,我明明知道的。”
      
      那天枝子出现在她面前时状态就已经很不好了,她又想起当时医生说的那句‘病人求生欲望’过弱。
      
      对了,枝子对她那种从生理上和精神上的依赖似乎是以前所没有的,她以为是她们多年未见,她失而复得才会费劲心思吸引她的注意力。
      
      沢田纲吉看着母亲脸上的神情变得脆弱,眼中是浓浓的自责和愧疚,他明白母亲这是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这个时候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没有什么用,他开口说道:“妈妈。”
      
      母亲抬头看着他,沢田纲吉说道:“我们一起想办法。”
      
      “对,”沢田奈奈冷静了下来,“要带她去看医生吗?”
      
      没等沢田纲吉说话,她就摇了摇头:“枝子不是会乖乖看医生的人。”
      
      “我有问过医生,”沢田纲吉说道,“只要多多陪伴多多对话就好。”
      
      “嗯。”
      
      他陪母亲又在外面散了会步,等他们回家的时候,母亲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
      
      之前大叔式瘫在沙发上的竹本枝子看见他们回来之后抽出了自己在挠肚皮的手,掩饰性的冲她们打了招呼:“哟,你们回来了。”
      
      沢田纲吉心里的沉重神奇的烟消云散。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嘲讽里包恩,电视上的综艺从先前的人间观察变成了一档母子出游类亲子节目。
      
      电视画面上的一大一小坐在旋转木马上笑的灿烂,他鬼使神差的开口问道:“要一起去游乐园吗?”
      
      “你说的是电视上这种毫无意义的悲哀到虚假的游乐园吗?制造出来一直追逐但是永远追逐不到的旋转木马和假肢番茄酱乱飞的粗制滥造毫无新意的鬼屋,以及‘在摩天轮顶点接吻就能永远在一起’这种明明是哄骗人却还是有愚蠢的情侣前赴后继的蠢蛋聚集地?”
      
      ……这人到底为什么这么丧啊!!!!游乐园明明是情侣约会选项必选啊!
      
      打算让她开心一点顺便约个会的沢田纲吉使出了杀手锏:“比你头还大的云朵棉花糖,我给你买两个。”
      
      “十个!”
      
      “最多三个!”
      
      “那就八个!”
      
      “再说下去一个也没有!”
      
      “五个,不给我我就哭!”说罢,她嘴就一瘪。
      
      沢田纲吉妥协了:“你早晚有一天会因为血糖过高进医院的。”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啊少年。”她转身,双臂垫在沙发背上,下巴垫在胳膊上,扑闪着眼睛歪头看着沢田奈奈,故作可爱,“奈奈你要不要去啊?”
      
      别了吧……沢田纲吉在心里呐喊到。
      
      “我就不去了,枝子和纲君好好玩吧。”
      
      是错觉吗?总感觉母亲看了自己一眼。
      
      “里包恩呢?”
      
      “不去。”
      
      “我们什么时候去?”竹本枝子问道。
      
      “唔,明天怎么样?”
      
      他看见竹本枝子勾起了一抹笑:“嘿嘿嘿,后天去吧。”
      
      后天……沢田纲吉想到昨天云雀恭弥似乎说过三天后要到他家来找竹本枝子,他惊呼道:“你真的打算鸽了云雀前辈啊?”真是big胆。
      
      她满脸无辜:“不然呢。”
      
      “可云雀前辈知道我家在哪啊!”他几乎能想到后天云雀抓不到人的表情了。
      
      “放心吧,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你推出去顶包的!”
      
      “这种话你是怎么用这种正义凛然的语气说出来的,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哎呀,”她浮夸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我好像没有良心。”
      
      “你……”
      
      “那你要不要和我出去了?”
      
      他斩钉截铁:“要!”
      
      虽然会有被云雀前辈堵门的危险,不过竹本枝子她应该只是说说而已,不会真的把他推出去顶包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沢田纲吉为了和枝子去游乐园甘愿面对被云雀前辈殴打的风险,感动并盛!
    枝子决定自己睡觉是她放下对奈奈的爱情了,但她们两个之间的羁绊是不会消失的,我看有小宝贝在问枝子会不会回到银魂,番外可能会回到,但是正文是会写到银魂内容的ww
    另,看评论小宝贝们很惊奇于淘宝算命,好奇的话也不要去算,因为蠢作者以身试法,他们骗得真的很敷衍,连演都不舍得演一下。
    感谢在2020-07-07 22:51:40~2020-07-09 22:06: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绘雪 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