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大朵大朵的乌云聚集在一起遮盖了太阳,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望不到尽头,空气中带着某种湿热沉闷的气息,与这令人打心底里就提不起劲的糟糕天气相反,竹本枝子的心中一片晴朗。
      
      沢田家光要回意大利了,虽然他的说法是“啊,下属们又发现了一块油田,催着我去非洲接着挖石油呢”。
      
      这理由简直瞎的可怕,但沢田奈奈十分信服的点了点头。
      
      “你爸爸找理由一直这么瞎的吗?”竹本枝子悄声问道。
      
      沢田纲吉也小声吐槽道:“不止理由瞎,之前说是去非洲挖石油结果寄来的是南极的明信片。”
      
      奈奈虽然脸上带着笑,但是心情明显不是很好,竹本枝子想让她开心一点,她领着里包恩出了门,还随手拽上了沢田纲吉,给他们两个腾出相处的时间。
      
      反正他走了之后她有的是时间可以补回来。
      
      回过神来的竹本枝子看见里包恩饶有兴味的盯着她握住沢田纲吉手腕的那只手,眼中满满的调侃。
      
      她放下了沢田纲吉的手腕,转而对着穿着黑西装的男童挑了挑眉:“要我抱抱吗,里包恩?”
      
      “好啊。”
      
      突如其来的干脆让竹本枝子一愣,她本来做好里包恩要踹他几脚的准备,她脸上的震惊可能太过于明显,里包恩说道:“我可是一个标准的意大利绅士,对待女人很温柔的。”
      
      “第一次见面就把我按在地上锤的人是谁?”
      
      “敌人没有性别。”
      
      被说服了的竹本枝子抱起了他,她个里包恩帽檐上的变色龙对了个眼,竹本枝子对待这种冷血的有鳞片的动物的恐惧早在她被银时拉着吃人生中第一次蛇肉的时候就消失了。
      
      被突然拉出来的沢田纲吉刚从被竹本枝子拉了手腕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就发现里包恩已经在竹本枝子怀里抱着了。
      
      “你们怎么抱在一起!!!”
      
      竹本枝子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激动,但还是认真指出了他话语中的错误:“不是抱在一起,是我抱着他。”
      
      “这重要吗?!你知道他多大了吗?”
      
      竹本枝子打量了一下里包恩,如是说道:“看起来五岁。”
      
      不是五岁不五岁的问题啊,这家伙情人都已经有好几个了!沢田纲吉正想将劝诫的话语说出口的时候,竹本枝子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小纲你真是不坦诚呢。”
      
      他怎么就不坦诚了…他看见竹本枝子带着笑意说道:“想要我抱就直说嘛,干嘛拐弯抹角的。”
      
      他语无伦次的辩解着:“什什么?我没有!”
      
      虽然他很想啦,但是上来就抱什么的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不过她如果非要抱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唔,要不要适当的挣扎一下以显示自己的矜持?
      
      竹本枝子一句话打破了他的幻想:“嗨呀不要害羞,跟爸爸我矜持什么啊!”
      
      “呵呵。”他就不该对这个直女有什么期待,不想在继续这个糟心的话题,他问道,“我们现在这是要去哪里。”
      
      “不知道。”竹本枝子摇了摇头,“你对并盛比我熟吧,随便逛逛就好。”
      
      “嗯,商场?”
      
      “我没有什么想买的东西。”
      
      “河边?”
      
      “我想去抓河童!”
      
      “河童这种东西根本不会有把,话说你这家伙的同心怎么在一些奇怪的地方?!”
      
      “去风纪财团吧。”
      
      竹本枝子看向怀里的里包恩:“啥啥财团?”
      
      “风纪财团,”里包恩解释道,“唔,是阿纲的云守云雀恭弥成立的财团。”
      
      “可是云雀学长不喜欢群聚吧……”沢田纲吉想起云雀恭弥那张冷淡的脸就觉得头痛。
      
      “只是进去看看,云雀不一定在里面。”
      
      “真的吗,我感觉你在骗我。”
      
      “我没有。”
      
      里包恩又摆出了那副纯洁小婴儿的表情,沢田纲吉少年时被他这副表情坑过不止一次,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云雀学长肯定在那里!
      
      “我不……”
      
      竹本枝子打断了他拒绝的话语,兴高采烈的说道:“我想去!”
      
      “为什么?”他有点不解,“财团就是公司没什么好看的吧。”
      
      “因为想去看看狗大户是什么样子?”
      
      “狗大户?”沢田纲吉怀疑自己听错了。
      
      “对呀,”她带着明媚的表情说着阴森的话,“就是每一分钱都带着血和泥土的资本家,既然能去那肯定是要砸一下啊不,是好好参观一下的!”
      
      “你刚刚说砸了对吧,你绝对说砸了对吧!你这就是仇富吧,绝对是仇富阿喂!”
      
      “吵死了,那么有钱我砸几件怎么了!”
      
      “哈?你这样在网上是要被喷死的。”
      
      沢田纲吉发现竹本枝子的眼睛突然变成了死鱼眼,不知为什么气质也变得猥琐了起来,甚至还腾出了一只手抠了抠鼻孔:“本大爷开心就好。”
      
      “不准自称本大爷,还有——”沢田纲吉抓住了竹本枝子伸来的手。“不要把抠完鼻屎的手抹在我衣服上啊!”
      
      “啧。”
      
      竹本枝子并没有像设想中的那样砸了风纪财团,因为这一壮举已经被前几天见过的菠萝头和一个黑发凤眼的男子完成了。
      
      他们两个在风纪财团门口打的难舍难分,大门前的花坛已经被砸了一半,神奇的是都这么打了旁边也没有路人经过。
      
      里包恩感叹道:“他们两个还是一见面就打架啊……”
      
      “嗯?”
      
      里包恩解释道:“黑头发的是云雀恭弥,彭格列的云守,紫发的是六道骸,和旁边那个抱着三叉戟的女孩库洛姆一样是彭格列的雾守。”
      
      “道理我都懂,可是那条蛇是从哪冒出来的。”竹本枝子指了指突然出现的生物。
      
      “六道骸可是很优秀的幻术师呢。”
      
      竹本枝子感叹道:“你们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真可怕啊。”
      
      话是这么说,可仔细想想自己那个世界天人都出来横行霸道为非作歹,也没比这个世界好多少。
      
      库洛姆看见了沢田纲吉,用看救星的眼光看着他:“boss……”
      
      此时无声胜有声。
      
      “你们不要再打了!”
      
      说着熟悉的台词,打着架的两个人也是熟悉的没有理他。
      
      竹本枝子看着沢田纲吉的背影,总觉得分外心酸。
      
      “明明知道拉不住架,为什么小纲还要去?”
      
      里包恩示意她看看周围:“之前他们就是这样在彭格列基地打的,现在他逐渐开始掌权,财政名单总是会送到他桌子上,自然也包括战损。”
      
      每次沢田纲吉看见飘红的数字就会忍不住心头一哽,感叹自己造孽啊。
      
      竹本枝子抱着里包恩,旁边站着有些拘束的库洛姆,她感受到小姑娘不带恶意的探究目光,主动打了招呼:“你好呀,我的名字叫竹本枝子。”
      
      “你,你好,我是库洛姆·骷髅,你可以叫我库洛姆。”她像是被吓了一跳,脸颊飞上了羞涩的红晕,有些怯怯的。
      
      这孩子有着非常干净单纯的目光,就是这个名字……
      
      “库洛姆·骷髅,很别致的名字呢。”
      
      “嗯,这是骸大人给我起的,我很喜欢。”
      
      竹本枝子发现库洛姆和那边正打着架的六道骸是同一个发型,且这孩子说起六道骸,语气中满是崇敬和仰慕。
      
      ……她可能老了,欣赏不了这种发型。
      
      说这话的时候,六道骸和云雀恭弥还在动手,他们战斗的节奏很快,很凶,六道骸脸色挂着笑,云雀恭弥面色平淡,但两个人下手都是带着一种要neng死对方的气势。
      
      “他们两个真的是同事吗?”
      
      里包恩笃定的点了点头。
      
      想起老是掐架的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再看看眼前打的昏天地暗的六道骸和云雀恭弥,竹本枝子喃喃道:“你们这是什么可怕的企业文化啊……”
      
      劝不住架的沢田纲吉倔强的站在那里,听着后面的聊天声,思考着自己要不要转头回去加入他们的话题,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下一秒他就遭受了无妄之灾。
      
      这两个人可能是太久没见【打】面【架】了,放开了手之后风纪财团的招牌摇摇欲坠,六道骸一叉子把那招牌推向了云雀恭弥,云雀恭弥又一拐子把牌子拍飞,丝毫没有这是他自家门面的感觉。
      
      被拍飞的牌子朝着沢田纲吉迎面飞去,竹本枝子今天出门只在背上挎了把里包恩在路边买的木刀,他要是躲过去了肯定就会伤到她。
      
      准备好手套打算直接接下这块铁板的沢田纲吉被身后的人推了一个踉跄。
      
      察觉到危险的第一瞬,竹本枝子就放下了手中的里包恩,木刀从背后的桶包里抽出,她推开了沢田纲吉砍了上去。
      
      “叮当”
      
      铁板分成两块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骗人的吧……”沢田纲吉看着竹本枝子手中的刀,不像山本武的时雨金时,而是一把真真切切的木刀。
      
      就这个里包恩在路边花九百日元买的破木刀?
      
      “你真的是在路边花九百日元买的吗?不会是找彭格列的武器部特意为她研发的吧?”
      
      “我看起来很像慈善家吗?”里包恩反问道。
      
      差点造成事故的两个人还在打,竹本枝子捡起地上碎成两块的铁板,一块扔向了六道骸,一块扔向了云雀恭弥。
      
      虽然被他们两个躲了过去,但这两个家伙好歹肯停下来听她说话了。
      
      “喂,你们扔过来的东西差点砸到我儿子,难道不应该表示表示吗?”她把沢田纲吉拉了过来,“你们看这孩子被你们吓得。”
      
      六道骸指了指云雀恭弥:“最后是他打过来的,找他要赔偿。”
      
      “但你也是事故责任人。”
      
      “我没钱。”六道骸说道,“不信你问问库洛姆,我们住的地方连个像样的装修都没有。”
      
      库洛姆乖乖的点了点头。
      
      “彭格列不给你们发工资吗?”
      
      发是发了,但是他又不老住黑曜那个破破烂烂的地方,六道骸咳嗽了两声转移了话题:“风纪财团他开的,他有钱。”
      
      竹本枝子看向了云雀恭弥,抢占先机开口道:“打一架吧。”
      
      “好。”
      
      见云雀恭弥跃跃欲试打算拿着拐子上来,竹本枝子又开口说道:“你刚刚跟六道骸打了一架,现在的你发挥不了你的全部实力,所以等你修养好了,我们在打一架吧。”
      
      她并不是真心的想跟这小子打架,只不过他眼中的战意太过浓烈,确认过眼神,她遇上了战斗狂。
      
      “你的名字是?”
      
      “竹本枝子。”
      
      “三天后,我会去草食动物的家找你。”
      
      “好。”
      
      得到承诺的云雀恭弥拍了拍肩膀上落下的灰尘,不知道从哪飞来的小黄鸟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冷硬的西装上多出了一抹嫩黄。
      
      还挺反差萌的。
      
      回去的路上,里包恩说道:“今天虽然没有参观风纪财团,但是能看见一场精彩的战斗也很值。”
      
      沢田纲吉问道:“怎么突然想起和云雀前辈约战?”
      
      “这小子一看就是典型战斗狂,与其让他直接动手缠上我打个不停,不如我先提出来,然后找由头把这件事情拖一拖。”
      
      “那三天后的约战怎么办?”
      
      “当然是鸽了啊!”她理直气壮的说道,“只要跟他打过一次就会被他紧追着不放,我又不是战斗狂,还是让六道骸独自承受吧。”
      
      “不愧是你——沢田宅目前脸皮最厚第一人。”
      
      “所以你这是承认我是你爸爸了吧?”
      
      “死心吧,我这辈子都不会叫你爸爸的!”
      

  • 作者有话要说:  论我想追的妹子总想当我爸爸。
    评论区的小宝贝们都是起名小鬼才,说话又好听,我超爱的。
    另,今天的枝子果然银魂化了。
    和坂田银时相处那么多年,学到的都是嗜糖如命和挖鼻屎等臭毛病。
    本来这章七号就可以发出去的,但是我竟然去淘宝找了算命的,然后被骗了!!!啊啊啊!!!封建迷信不可取啊!!!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