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18 ...

  •   偃泠纠结于召星汉的行为和态度,沦陷在自己想说又说不出口的渴求中,每天被召星汉抱在怀里抚弄时一边是满心的开心,一边又是失去的焦虑和不安。
      他的挣扎一直持续到接近期末,准备了一学期的晚会终于要开始了,当天晚上便和召星汉一起去看期待了很久的舞台剧《莎乐美》。
      
      偃泠还是看不太清东西,只能勉强听个台词和音乐,但他的眼睛还是被舞台上绚烂的灯光照亮了,痴迷地看着光影交织朦胧中人影攒动,完完全全被吸引住了。
      
      背景音乐和女声高音交错混杂,以舞台为起点,传向校园的每一个角落,落地震撼,将剧中的爱与美还有罪传达到每一个人的心头,那些故事在潮水一般的乐音和酣畅淋漓的舞动中展现,迷蒙中让人仿佛感觉到了来自于圣经的,带着某种天然而又纯粹的神圣与罪恶的涤荡。
      
      “好听吗?”召星汉转过头来笑着问。
      偃泠用力点了下头:“嗯!”
      可惜看不到,他很想亲眼看看舞蹈。
      “我帮你录了像,”召星汉说,“等到你眼睛好起来了,就可以看。”
      偃泠有些惊喜地回头看着他,被召星汉揉了揉脑袋。
      
      他们继续专注地看着台上表演,全剧中已到了高潮部分,七重纱之舞将气氛推动到极致,莎乐美也终于向希律王提出那个恶毒又深情的请求,士兵们献上了盛放着圣人头颅的银盘。
      莎乐美亲吻着头颅冰冷的嘴唇。
      “你的嘴唇上有苦涩的味道,那是血液的味道吗?”
      莎乐美痴狂而又着迷地说:“不是,那恐怕是爱的味道。爱情是苦涩的——”
      士兵们举起弓箭,一轮凄冷的白月照在莎乐美身上,将她照得纯粹的白,也魅惑地红。
      
      台下的观众纷纷鼓掌,舞台中央演员们并排站立着向大家鞠躬,然后有条不紊地退了下去。
      在灯光辉耀和音乐的余韵中,召星汉侧头在偃泠脸侧吻了吻。
      
      偃泠有些惊讶地转头看着他。
      
      召星汉就着这个姿势,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爱的奥秘比死亡的奥秘更伟大。”
      
      ·
      晚会结束后偃泠和召星汉一起去卫生间,召星汉说在外面等他,但是等偃泠出来后,便没有看见说要等他的召星汉。
      他忽然就有些迷茫了,站在原地不敢往前再迈一步,平时走熟悉了的路此时也变得十分的陌生,再习惯了那个人牵引他,此刻却又不在身边之后。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偃泠担心撞到人,于是只能小心翼翼扶着墙往前走。如果遇到认识他的人就好了,那这样就可以问问有没有看见召星汉。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没走几步,果然有人喊住他:“偃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偃泠还在努力辨认这个声音属于谁,那人说了一个名字,然后又问:“之前经统院那位学生会的会长不是经常和你在一起吗?怎么没看到他。”
      偃泠说:“我也在……找他。”
      这时候旁边又来了一个人:“你们找召星汉吗?刚才看见他和跳莎乐美的女生过去了。”
      他笑嘻嘻地说:“好像是表白啊,好些人都去围观了。”
      “啊?”
      偃泠有些懵了,一时间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只得点点头:“我……我过去找他。”
      先前遇到的人问:“那我扶你过去吗?”
      “不用,谢谢了。”偃泠拒绝了他的好意,“我可以看到方向的,自己也可以过去。”
      
      等他走了之后,留下两位同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你们又在开什么玩笑啊……那个跳舞的学姐不是早就有个校外开音乐工作室的男朋友了吗?”
      “嗨,大家闹着玩的,谁叫她老是和召星汉走得很近的样子嘛。”
      
      偃泠出了卫生间,但是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召星汉,外面的路更广阔却也更加地充斥着未知和不确定,他一个人磕磕绊绊走得十分艰难,在没有了那个人的陪伴和牵引。
      他只能一个人摸索着往前走,走了不知道多久,忽然好像听见两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话。
      
      “……你上次来喊我把舞蹈继续跳完,也是为了他?你还真是够可以的啊。”女孩子的声音说。
      另一个让偃泠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说:“不然呢,不过跳得十分不错。”
      女孩子不太在意地嗤笑一声。
      于是召星汉又说:“这是他夸奖你的。”
      女孩子说:“滚吧你,那边好像是他?不是说眼睛受伤了吗,你就这么放着人不管?”
      然后召星汉这时候似乎才发现他,和女孩子又说了句什么,这才走过来。
      
      “怎么没有在卫生间外面等我过来接你?”召星汉站在偃泠面前,语气有些平淡,“到处乱跑等会儿被人撞到了怎么办。”
      因为没有看到你在啊。
      偃泠低着头,他很想说这句话,但是却在犹豫着说出这句话到底合不合适,他有什么理由抱怨?召星汉本来就没有照顾自己的义务,之前勉强还可以说是接受了陈教授的嘱托,那现在又算什么呢?兄友弟恭?他们谁都很清楚父母那样的一纸契约和自己没有关系。
      否则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关系了。
      
      明明知道谁跟召星汉告白、谁喜欢召星汉,召星汉又在意谁,和自己没有关系,但他还是感觉到难受。
      他低着头站在召星汉面前,忽然想起之前他说的话来:“我不是太阳……不过也只是一个会对某个人产生欲望的普通人而已。”
      就算不是太阳,就算只是站在面前的普通人,他依然仰慕和痴迷这个人。
      不要看别人,看看他吧,他愿意为此付出一切,可他什么都没有,唯一能够付出的大概只有这具身体。
      
      “哥……”偃泠绞着舌头,声音里带着细微的颤抖,“不要看她,好不好。”
      召星汉似乎有些没太反应过来:“什么?”
      “不要看她……”偃泠说,“看看我,为什么不看看我,我这么喜欢你,我恨不得把我的一切都给你,你看看我吧,我好喜欢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我的心早就是你的了,身体也拿走吧,只要你不介意。”
      召星汉凝眸盯着他,许久后才发出一声轻笑。
      
      还真是惊喜,没想到就走了这么一会儿,终于等来了他想要的表白。
      
      他笑过后便没有再说话,在漫长时间的迁移中偃泠忐忑而又惴惴不安,心脏仿佛搅成一团,过去的那些自卑和对这个人的仰慕,都像是一把利刃在他心头一下一下磨着刀锋。
      “好啊,”召星汉这才开口说话了,声音不急不慢,“那就证明给我看吧,你把一切都交给我了。”
      偃泠寻找着他说话的方向,忍着心底的酸楚和害羞想凑过去亲吻他,却被召星汉躲开后拉住了手腕。
      “别着急,”他说,“走吧。”
      
      ·
      一进家门后,不需要召星汉说,偃泠便已经很自觉地知道要去取悦和讨好他,用十分青涩和不熟练的手法,但还是想要这个人愉悦。
      召星汉却把他抓了起来,带到浴室里彻底地洗了一遍,然后在浴室里没忍住对他下手了。
      
      偃泠太乖了,乖得全心全意都只为了他,好似要把自己当做祭品一样的献出,完全不在意会有什么后果。
      所以即便是被压制着,被欺负,他也没有任何的推拒。
      他是那么的诱惑人心,懂得用最拙劣的方法抓住一个人的心,不需要太多,只要这一个人,绰绰有余。
      
      召星汉完全控制不了不让自己兴奋,他仅有的一点可怜理智让他还能温柔地亲吻偃泠,但这也只是为了让自己为所欲所而做出的假意抚慰,不过即便是惺惺作假,也足以让偃泠激动得停不下颤抖。
      
      他用强悍的占有欲宣告自己的主权,强迫偃泠看着自己,让他一遍遍地说话:“偃泠喜欢谁?”
      “你……”
      “我是谁?”
      偃泠小声抽着气:“召星汉……哥哥……!”
      “你是我的吗?”召星汉舔了舔舌头。
      “我是……我是……全部都是你的……”
      召星汉这才满意了:“你早就是我的了。”
      偃泠微微地睁大眼,眼睛里露出些许迷茫。
      
      “你还没有想起来啊,”召星汉忍不住地低声笑了,“第三件事情……靠你自己想,大概想到天荒地老都想不起来。”
      偃泠迷蒙地望着他,小声说:“……哥。”
      
      “去年那次去郊外玩,我在马路边上捡到你,你晚上睡在我怀里是怎么说的?”召星汉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全都忘记了么?”
      偃泠睁大眼,想了很久之后依然什么都没有想起来,摇了摇头。
      “你烧得一塌糊涂,抱着我不让我走。”召星汉说,“你说只要我不走,你什么都愿意给我,没有钱,没有其他的,不过还剩这具身体,你愿意给我,只要我不走。”
      偃泠愕然地微张着嘴:“……我有说过这种话吗?”
      
      “你有,”召星汉低笑一声,“小傻子,我让你不要多想,本来让你回去后等着我,结果你一到学校就自己溜走了,再也不来找我。”
      他将偃泠搂在怀里,有些惬意地半眯着眼:“所以我很生气,不过那个时候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找了你好久。”
      他的语气好不抱怨。
      “因为你极少参加校内活动,也不爱出门,所以要找你好难。”
      “不过最后我在陈教授的桌子上看见了你的照片,是她告诉我她有一个儿子,叫做偃泠,但是因为离婚没有亲自抚养你,所以现在你都不亲她了。”
      
      这些事情,是偃泠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也是从来都不知道的。
      
      召星汉却又继续说:“……我还顺便看到她在相亲网站上登记信息,正好我爸多年相亲未果,于是我就找网站要了两个人的信息,随便用网站的算法给他们测了匹配度,用高达百分之九十的匹配度哄我爸去追人了。”
      “结果这才发现,你一直都在悄悄摸摸跟踪我,偷窥我,偷拍我的照片。”
      
      偃泠惊得回不过神来,眼睛有些瞪圆了,看起来有点傻模傻样的。
      
      召星汉用亲吻来安慰他的错愕和震惊,最后说:“今晚你是在吃醋吗?其实学姐没有来和我说什么,因为之前不是答应你找她求情,继续表演这部剧么?为了还人情,我要帮她拉线,找一位投资人给她男朋友的工作室融资。”
      原来不是表白。原来学姐已经有了男朋友。
      偃泠默默地想着,朝着召星汉怀里蹭了蹭,没忍住露出笑。
      
      他不敢抬头,小声问:“所以,哥哥喜欢我吗?”
      召星汉笑了:“你说呢?”
      “喜欢,”偃泠说,“我也喜欢你。”
      “我明明那么爱你,”召星汉说,“可你就只是个小傻子,说你小变态,都高估你了,你有我变态么?”
      偃泠呐呐道:“……反正我喜欢。”
      
      他喜欢的人,他的爱人,在外面是众人眼中高不可攀的耀眼太阳,可是在他面前,不过是一个爱他的,会对他有欲望和爱的普通人而已。
      
      ·
      周末晚上偃泠被闹得有点狠了,闹钟响了四五遍他都没有起来,召星汉伸手关掉闹钟后,他反而清醒地睁开了眼,从床上爬起来。
      屋子里被拉上厚重的窗帘,昏暗得伸手几乎都看不见五指,偃泠爬到窗边想伸手拉开窗帘,却在光线透入屋子里的瞬间愣了一下。
      他发现自己好像能够清晰地看见东西了,光照在窗帘上的花纹是那么的清楚可见。
      
      一时间的欣喜如狂让偃泠浑身都微微哆嗦起来,他惊讶地低头借着光看见自己的手掌,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然后将窗帘拉开一半,贴在玻璃窗上看向外面。
      
      自从住到这里来之后他还没有好好地看过环境布置,只知道大概是一套两层的小别墅,他和召星汉的房间在二楼,却没有想到从二楼往外看能看到这么美的景色。
      不远处是一片小型的人工湖,翠玉般的荷叶层层叠叠堆积在半个湖中,红色和白色的锦鲤掩藏在一片又一片的叶子下,再不远处是一棵高大的银杏树,大部分树叶都是翠绿的,偶尔有几片叶子边缘被染上了金色,下方的草坪也是深绿的,点缀着细碎的白花。
      
      偃泠忍不住惊喜地喊了起来:“哥——我能看见了!”
      他忍着害羞爬到床头,用尖利的虎牙在召星汉锁骨上轻轻咬了一口,然后便看见眉眼英俊的青年睁开眼,温柔地朝他笑了笑,眼底如有璀璨的星光。
      
      “能看见我了吗?”召星汉笑着问,摸着他的后脑勺让他低下头来,方便亲吻他,“真好。”
      偃泠点点头,又指着窗外说:“好漂亮。”
      
      于是召星汉也不睡了,起身来将他按在窗边从头到脚亲了一遍,最后惹得偃泠忍不住发出低低的抽泣和求饶声,终于难堪地在召星汉怀里哭得停不下来。
      “好快,”召星汉捏开他的嘴唇,让他仔细舔着自己的手指,“喜欢这个姿势?”
      
      偃泠红着眼睛使劲摇头,抽泣着说不出来话。
      
      即便这样召星汉也没有停下欺负他,偃泠害怕又喜欢,割舍不下,脑子里糊成一团紧紧抱着面前的人,小声地喊着哥。
      这样的他,只会让召星汉更想欺负,明明心里软成一团,但还是忍不住。
      于是召星汉只用亲吻抚慰他,终于让他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偃泠声音沙哑,仰面躺在召星汉身下,嘴唇微微张开,问:“那天那句话,是莎乐美里面的台词吗?”
      “哪句话?”
      偃泠说:“……就是你说的,爱的奥秘比死亡的奥秘更伟大。”
      “嗯。”
      召星汉低头靠在他肩上,呼吸绵长而均匀。
      
      那是莎乐美拿到爱人的头颅后,依然发出的至深至切的呼唤和告白。
      爱的奥秘比死亡的奥秘更伟大。
      前面还有一句——
      
      我知道你会爱上我。

  •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这句在《莎乐美》中的原文是“你为什么不看着我?如果以前你看到我,你一定会爱上我。我知道你会爱上我,爱的奥秘比死亡的奥秘更伟大。”
    没有辽,反正只是个中短篇,一切都来自于灵感迸发,结果还是拖拖拉拉写了好久…这篇因为设定没上榜单,后续也不会v,感谢大家喜欢嗷。喜欢就麻烦给新文《结婚当天被渣攻踹下海》一个收藏叭,这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啦,十分感谢w。
    之前还有个现代耽美的脑洞,名字我都取好了,叫《请和我同居》,打算写在夏季末的恋爱故事,不知道能写成小清新还是鬼畜,不过我最近真的好忙,尽量写,暂时没开预收,要是之后你们还记得可以回来康康我鸭。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