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送上美人 ...

  •   符若初在质子府内窝了两日,对外称病足不出户。外人皆道其为了要回影卫,在摄政王府内受了大公子刘勋的羞辱,碍于颜面,才一直闭门不出。
      
      实际上,这两天她过的很是充实滋润。
      
      她将自己的护卫和侍从都一一召见了一遍。上一世有些人里,有许多到死的时候,她都不知其名姓,只从服色与容貌上能分辨一二。这辈子,她要将自己的人,每一个都记得清清楚楚。
      
      哪怕他们大多数出身微贱,并不是什么大才,有勇无谋,或是有谋无勇。不过在性命攸关之时,选择护着她,有这一点忠心就足够了。
      
      她有恩报恩,但对那些墙头草和背主的小人,也绝不姑息,一定要提前铲除免留后患。
      
      侍臣之中有一个叫陈奉的,出身北燕世家,在家中行二,将来袭爵的是其长兄,他为谋个更好的前程才追随公子初来到南昭。此人仪表堂堂能言善道,文采也不错。以前符若初受邀参加南昭贵公子们的游宴,都会带着陈奉,充充场面。
      
      那一日,美姬们打架,陈奉就在她身侧。却是影十三挺身而出,为她挡开了金盏。
      
      此时回想这陈奉当时未必真是惊吓过度。一个成年男子,哪怕是文弱侍臣,面对一个金盏又不是什么刀子暗器,为何吓成那样?连为主子挡一下的勇气都没有么?是陈奉虚有其表内心懦弱,还是他知道什么内情,惶恐游移才行差走错?
      
      上一世,跟她回到北燕的人里,陈奉并不在列,是失踪了。而她回国路线本是机密,为何总能被人料知先机?普通的护卫侍从并不晓得完整计划,只有她当时信任的几名侍臣参与过计划的制订。
      
      陈奉这个人或许有可疑之处,需待进一步观察考验。而上一世其余几个曾经明晃晃背叛了符若初的人,她也都见了见,暂时不动声色,后续会着手对他们进行清理。
      
      当晚闵七从外边回来,单独面见符若初。
      
      符若初见他的地方依然是自己的卧房,而非质子府的书房。
      
      南昭人特意为她修建的质子府,书房一般都是主人家接待亲近之人,或是商讨什么要事的地方。而书房里有一处机关,上一世符若初也是因着书房失火,修葺之时偶然才发现的。
      
      那机关便是书房之内墙壁上的一处挂件,看着像是纯铜镀金的符篆,实则内嵌铜管,在暗中通到这质子府地下错综复杂的密道之内。
      
      摄政王安排了专人,负责窃听她在书房内所言的事情。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些小事,都记录在案,以此分析推测她的一举一动,预判她的想法和作为。
      
      这个机关,符若初并不打算破坏掉,关键时刻,也许可以用来传递错误的情报给摄政王。而她的卧室之内,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入住之时,以及重生之后,她都仔细的查看了一翻。
      
      估计是她年纪小,北燕的父皇也没有什么野心,她这质子府才如此“简陋”“清静”。也可能是等着她上点年纪之后,再往她房内送一些美人,到时也就不用那些麻烦的机关了,等着美人回报消息即可。
      
      “回禀公子,那孟氏子名唤如川,是孟澄海外室婉婷之子。孟家获罪之时,才被诛连,此前一直无姓,名声不显。三年前,不满十六岁,因此只沦为官奴发卖,被摄政王府的人采买进府。”闵七汇报到这里,又压低声音,补充了几句,“婉婷是南昭杀手榜上前三之人,武功极高。孟家获罪,她只身逃走,儿子都撇下没管,也不曾营救孟氏族人。这不太合常理。”
      
      “是外室又非妻室,为何要营救孟氏族人?”符若初并不觉得奇怪,夫妻都能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连夫妻的名分都没有。不过这个婉婷,她上一世也听说过。
      
      两年后,婉婷将行刺南昭当今圣上。可惜行刺失败了,她也身受重伤被困重围,都说是死了,此后再无音讯。
      
      但是上一世,符若初没有听过孟如川这个人,如果他真是知晓山海图的下落,不该一直籍籍无名。还有孟家株连九族,未满十六岁的男丁以及那些女眷,在获罪为奴后基本都不堪折磨死于非命,到这一年,唯一活下来的只剩下这个外室子了。
      
      母后说孟澄海身边有北燕的密谍,究竟是哪个?是否已经逃脱厄运,隐姓埋名。是否也在查那山海图的事情?
      
      “婉婷姓什么,师承何处?”符若初问了一句。
      
      闵七回复道:“听孟氏妻族的人称外室婉婷为凌氏,或许是姓凌,也可能是化名。”
      
      “凌氏?十几年前被南昭覆灭的北境小国逐月国,其皇室就是姓凌。”符若初感叹一句,“他们有一支还迁入了北燕。向我母后去信,问一问吧。”
      
      “听闻公子又递了拜贴,不日还要亲往摄政王府。莫非是打算营救孟如川?”闵七担忧道,“当时属下并未回复孟氏子的详情,您为何故?”
      
      “大公子刘勋,并非表面上那般骄横跋扈。他也是个不被亲爹重视的可怜人。我与其同病相怜,说不定多去拜访几次,能引为知己?他现在肯定想着如何报复上次受的委屈,而我不给他机会,他又要跳脚找茬,不如我主动送上门去,以示诚意。”
      
      闵七若有所悟:“您这一次登门需要提前作何准备?”
      
      “送个美人给刘勋,我从北燕带了不少美貌婢女,这些女子之中不乏野心勃勃的,我也无福消受。”符若初说了个人名,“这女人最是爱慕权势,早已受不住质子府的凄苦,这次便成全她吧。”
      
      公子说的那个婢女,是丽妃非要塞到随质队伍里的眼线。质子府的侍从里,当然也有别的眼线,那些正经聪明的都懂得乖巧低调,默默做事收集情报就好。唯有这个婢女,以为姿容秀美,整日里打扮得妖艳媚俗,就能得公子青睐收用。后来发现质子身份尴尬,远不如在国内当嫡皇子那般风光,自然起了别的心思。
      
      这种女人除了容貌简直一无是处,公子居然也给她安排了个看似不错的“前程”。
      
      摄政王府里,刘勋接到了拜贴,颇为意外。这北燕质子胆子够肥的,上次占了便宜,居然还敢再来卖乖?说是送上美姬,究竟玩什么花样?
      
      “人呢?”刘勋到底是惦记着美姬,心想着最初不过就是美姬的事,如今人家上赶着来陪一个,他若是不见倒显得小气了。
      
      通报的小厮说道:“北燕质子带着美姬,还有一名侍从。已经在府门外候着了。”
      
      想起北燕质子上一次带的那个身手利索的侍卫,刘勋全身一颤,脚心发痒,问道:“那个侍从是谁?以前来过么?”
      
      “那个侍从脸生的很,小的觉得上次陪着北燕质子的应该不是这个人。那美姬,的确年轻妖艳。”小厮的形容露骨,一看就是被美色迷了眼,压根没怎么注意别的人。
      
      刘勋心说,在自己家中,这次死活都要留下奴仆不落单,量这北燕质子也不敢再耍花样:“让他们进来吧,在花厅待客。”
      
      花厅那地方四面开敞,就算是让仆从们退开到外边,视线也都能看到其内的情形。刘勋顿时就有了一些安全感。
      
      符若初带着美姬入得花厅,客客气气说明来意,就是专程送人来的。
      
      “……大公子,上次弹琴未能让您尽兴,您却不计前嫌兑现承诺将影卫归还,初很是感激。回到府上,便选了最美的女人,作为赔礼。”符若初笑意盈盈,全不见那挠人脚心时的很辣冷漠,“这美姬原本是我父王的丽妃家中晚辈,清白出身自幼锦衣玉食的养着。丽妃想着我孤身在外总需有个知冷暖的。可惜初年幼,不解风情。不若将她送给大公子……”
      
      “这等美人,以往怎不见宴会上带去,也让我们开开眼界?”刘勋见着美女,防备之心顿时降下了不少。这公子初够下本钱的,平素宴会上都舍不得炫耀的绝色美姬,竟然这么干脆送来给他?
      
      刘勋并不是完全不知政务。关于北燕皇室那些纠葛,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北燕当今皇帝继位之前原配正妻,就是公子初的母后姜爻,出身北燕最大的军侯世家姜家,若无姜家辖制军系全力支持,当今北燕的皇位早已易主他人。
      
      北燕皇帝继位后,为了平衡各方势力又另外娶了几个妃子,不过任谁也动摇不了姜后的地位。哪怕姜后至今只有公子初这一个儿子,在后宫依然权势稳固,甚至影响到前朝政局。公子初虽非长子,却是嫡子,比他大的那个庶长兄生母卑贱不值一提,其余几个妃子生的皇子都比公子初小了几岁。按道理,立公子初为储名正言顺。
      
      不过,北燕那些文臣和世家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联手阻止了立储之事,又借着南昭停战十年之约,逼得姜后将公子初送来南昭为质。
      
      去国离乡,南昭为质,公子初将来就算能回到北燕,与一直留在都城权力核心经营的那几个皇子相比,怕是少了许多政治资源。
      
      而公子初带来南昭的人里,各种眼线都有。公子初特意点眀这美姬是丽妃的人,究竟是几个意思?是人情送到底么?
      
      刘勋虽然好美色,却很有底线,女人在他眼里都是玩物,喜欢了就锦衣玉食养着,不喜欢了便转手送人,从来不会对女人真动心,更不会因为女人的事妨碍大局。
      
      就像他很是气恼自己的美姬破相,受了公子初的委屈,却还是将影卫还了公子初。无论嘴上用那美姬说的如何如何,在他内心深压根不把那种玩物当回事。
      
      刘勋让人将美姬带走,安置在后院,与别的美姬一起,这才又摆出一脸送客的表情问:“公子初,不知你还有什么事情?”
      
      “其实初的确有一事相求,不知能否有幸得大公子首肯。”符若初一本正经的提要求,就好像听不懂人家只是一句客套话。
      
      刘勋没想到公子初的脸皮这么厚,顺杆往上爬,原本是收了美姬消了消气,现在又觉得不能这样放公子初离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小修一下逐月国覆灭时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