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2、解决问题 ...

  •   夏慕函保持一个良好的姿势在这非常拥挤的公交车上。一边听不太清楚施亦瑶说话的声音,一边还要被公交车里的广播影响。真的是好不容易挤到下车。“夏慕函,你有听我说话吗?”施亦瑶,一边哭一边问。夏慕函被她弄得头都大了,这女孩子怎么这么能哭啊!
      “听着呢,听着呢,这么长时间,你才讲到去年的事情。我还等着你什么时候能讲到今年呢?你有没有做了什么让他不开心的事情?”
      “没有啊,在家都是我做饭擦地洗衣服的。”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夏慕函,突然间想到自己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你们两个现在同居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电话那边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沉默到夏慕函以为对方睡着了。“哼,一看你就是不关心我了?我们两个已经同居快三个月了。”
      “.........”是这样的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说他为什么会出轨呢?”
      “我想问一个问题是,他出轨的那个女生你认识吗?”
      电话那边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这样夏慕函已经不需要听到答案了,长时间的沉默已经告诉了她的答案。“行吧,我知道了。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把话说明白。要不然他一直藏着掖着,你一直不开心。”这方面我也没有经验呀喂!!
      “嗯嗯,我也觉得。”仿佛跟刚刚哭的不是同一个人,这个时候的施亦瑶笑呵呵的开始询问夏慕函最近发生的事情。夏慕函也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为了转移话题她将今天陆景秋到她家里拜访吃饭,之后是如何被她爸妈轰出家门,两人又去看了电影,还有遇到商杰渝的事情都跟施亦瑶说了一遍,对面的女孩又没心没肺的笑起来。“你们俩真的是太逗了。”
      是他太逗了好吗?夏慕函在心中抗议。“突然间想起来,你跟商杰渝还挺般配的。”
      “你这是让我走出另一段感情投入新一段的感情吗?”施亦瑶这样突然的问话让夏慕函有一些措手不及。她还真的没有往那方面考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呃.....我还真没这么想啊!我只是觉得你们两个气质上比较像而已。”
      因为毕竟是网友,夏慕函并没有看见过施亦瑶真面目,只是看到她发过自己的照片。结果这件事情真的被施亦瑶提出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们两个气质比较像啊?”
      “你发过照片的,你忘了吗?”
      “哦哦,好像是哈,之前你还问过我呢?哎呦,现在跟你说完之后,感觉心情好多了。”
      哟呵,我还有这功力呢?夏慕函轻轻的笑了。“对呀,你还知道呢?我为了跟你聊天,我已经在外面站了20分钟了。”此话不假,因为夏慕函家是电梯,就算走上去的话,在门外也没有办法好好的说话,下了车之后就索性在小区里溜达,但是这个没心没肺的孩子一直讲个没完,她也就没上楼去了。还好现在外面不是很冷,但是草丛旁边的蚊子比较猖狂,所以夏慕函只能通过来回走路来驱赶蚊子。
      “哎呀,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已经到家了呀?”
      “因为你一直在哭啊!”
      “.........”施亦瑶在电话那边也轻轻的笑了。“好吧,跟你聊这么长时间心情好多了,那你快上去吧。”
      “真的吗?”夏慕函还有一些不相信。“想开点吧孩子!”
      “嗯嗯,会的大姐!”
      听到这个称呼,夏慕函无奈的扶额“咱能换个叫法吗?”
      “拜拜大姐,谢谢你的开导。”
      夏慕函在电话这边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不!客!气!”
      夏慕函解决一个问题,另一边陆景秋的开导之路才刚刚开始。
      商杰渝说什么也张不了口。陆景秋也没有着急,点了一个包间火锅,陆景秋在对面慢慢的涮着羊肉,时不时的给商杰渝夹上两片肉。眼看着商杰渝盘子里的肉片越来越多,陆景秋才忍不住开口。“哎,干嘛呢肉都凉了,不要糟蹋食物可以吗?”
      商杰渝还是没有吭声。
      “.......”陆景秋也继续烤着肉,期间收到了夏慕函的微信消息。‘我已经到家啦,你那边怎么样?’
      陆景秋将筷子从烤盘里拿出来,看了一眼商杰渝,一边吃了一大口肉一边向后靠去,回复着夏慕函。‘我这边还没开始,老三的嘴一直没撬开。’
      ‘这是大事啊,你要有耐心。’
      收到老婆大人的要求,陆景秋放下手机更加耐心的等待着商杰渝的回复。“哎,我全吃了啊,我请客,你付钱。”其实陆景秋已经吃的有些撑了,欲哭无泪的心里骂着商杰渝。
      “秋儿,我.......”
      一看商杰渝终于松口了,陆景秋在心里长叹一口气,谢谢你啊大哥,我都要撑死了。抬头给了他一个笑容。“怎么了,饿了?吃吧。”
      “我.....”
      “先吃吧,边吃边说。”
      慢慢的拿起筷子,商杰渝经历了很多心理建设。该怎么说?应该说吗?在陆景秋将肉烤好了之后他就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但是总是想的太多。也许刚刚他肚子的叫声已经被陆景秋听到了,但是感谢他没有说出来。“秋儿,我被诊断出来抑郁症。”
      陆景秋烤肉的手停顿了一秒,但是这个动作没有逃过商杰渝的眼睛。也许心事重的人往往比较敏感,商杰渝一看就知道了陆景秋的想法。“我....在这里接受治疗。”
      对于商杰渝的回答,陆景秋其实有些心理准备。但是亲耳听到还是有点不想相信。装作若无其事的回答。“哎呦,抑郁症?什么时候的事情啊!看你每天上班心情挺好的,怎么得的抑郁症了呢,哎?我看电视上那些得抑郁症的人跟你现在的样子不太想啊。你还能主动跟我说话?不是,是...是我平常太苛刻的对待你了吗?”
      “不不不,不是,你的事情。”
      “那是因为什么啊?”陆景秋将一块烤好的肉夹到商杰渝的面前。
      “不知道,很烦躁,晚上睡不着觉,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在柜子里封闭空间才能.......最近好一些了,在这里睡的踏实很多。”
      “嗯.....”轻轻的回复一声,陆景秋也没有说什么。
      “可能是跟女朋友分手的原因吧。”商杰渝放下筷子,扶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又跟你女朋友分手了吗?”陆景秋假装淡定,“你又不是没分过,怎么这个这么用情,分个手还能让你抑郁了?哈,哈哈。”陆景秋尴尬的笑着,看商杰渝并没有动作,陆景秋更加尴尬的闭上了嘴。
      “嗯,不知道。”
      “........”怎么办,该怎么办?陆景秋基本上没有安慰过人,更别说是个男人。“啊,那怎么找到这个咨询室的,我刚刚进去看见那些画的时候有点不太舒服。那个,小函进去比我还严重,直接恶心的想吐了。”
      听到这话,商杰渝抬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陆景秋。“二嫂是不是也有些事情在心里过不去啊?那些画是心理学的画。我当时心里有事,进去的时候我恶心的直接吐了。”
      这么神奇?看来有必要帮夏慕函看看了。
      “别说那有的没的,你这次分手是她刺激到你了吗?那你倒是跟她说啊。”陆景秋突然间感觉到商杰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
      商杰渝有些扭捏的看着陆景秋,“她....还不同意,我单方面提出的分手。”
      “..........”
      这回,陆景秋应该以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他面前的这位别扭的人。陆景秋花了两秒钟的时间,试图找寻一个合理的表情来面对他,但是第三秒之后好像表情管理系统失败了。所以,现在商杰渝看到的表情介于想笑又无奈又生气之间的状态。“弄半天,你自己在这脑补呢啊,我...想打你。”
      “可是....”
      “你还纠结个屁啊,你去找她啊,要是真不理你,你分手在这搞郁闷也就罢了...”说着说着,陆景秋想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被你气的忘记问了,你要分手的原因是什么啊?”
      “缺少沟通,两个月见一回面,有没有无所谓吧。”
      就算是好脾气如陆景秋现在都已经要爆粗口了。“不是,你怎么回事,以前挺想的开的啊,这次脑筋怎么这么死啊,你没听说过还有人纯网聊还能恋爱呢。你这算什么。”终于找到原因的陆景秋揉着吃撑的肚子,揽着商杰渝的脖子走出了包房。一边走一边劝着他。“这事怨你自己没搞清楚,明天,哦不,一会,你去找她说说啊!面对面说啥事情总比自己矫情的好,还有,别自己....”
      一瞬间,陆景秋好像看见一个长得跟商杰渝女朋友的女人跟一个男人走进了一个包间......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