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1、这么巧.... ...

  •   两个人看着商杰渝快步走进了一栋大楼。“什么情况?”夏慕函有些不明白的看着陆景秋。后者脸上的表情从刚刚开玩笑的笑容转换为眉头紧锁。
      “这种情况,有的时候有几种类型。快步走进去,有时说明他着急或者心虚。这次看,他应该是着急,那就是过来见什么人,商业机密他倒是不能泄露了。”陆景秋非常概括性的说明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自己说完之后自己都不太清楚说了什么。“小函,这样吧,我上去看看,你在这等着,要是我一个小时还没出来,你就给三哥打电话。”
      “什么事情能用得了一个小时?”
      “只是一个宽泛的时间,乖,你先在这等等好不好?”
      听着陆景秋这样说话,夏慕函也不能再说了什么。“手机给我。”拿过陆景秋的手机,将手机的页面调成她自己的通话页面。并且放在陆景秋右手边的口袋里。“行,你上去吧,这样,一有事你就用手解开指纹,在口袋里也能按,我就知道了,要不然还是把锁屏取消吧,这样.....”
      “没事,不用着急,我知道了,我先上去了。”
      陆景秋拍了拍夏慕函的头,转身走向了商杰渝刚刚走进的大楼。电梯停在了25楼的位置。这又是一个说明商杰渝焦急的表现。在警校的时候有讲过,去大楼的时候要注意不要暴露自己的位置,在电梯中要按回一楼。25楼,鹏飞心理咨询。果然,商杰渝有心事了。
      “喂,小函,没事了,老三来的是一家心理咨询室,应该是来咨询的,不用着急了哈。”
      “果然,你一点都不关心你的员工。”
      “这个我知道,我有看出一些眉目。要不,你跟我一起上去吗?”
      “不用了,我在对面咖啡厅等你。”
      坐电梯到25楼,走进去,首先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旁边的墙上挂满了陆景秋看不太懂的壁画。有的看起来像鱼,有的看起来像猫,但是具体的不知道是什么,应该是用油画笔勾勒出的画。反正陆景秋看着全身不太舒服。继续走,来到的是室内。却不是室内该有的样子。竟然是像星空一样的室内。这是治疗心理疾病的??这看起来是让人心里不舒服的。陆景秋也来不及吐槽,就被一位美女拦在了一扇门前。本来陆景秋是想要走过这个房间,走到另一间的,但是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女人。“.......”
      美女保持着专业的素质,露出了标准笑容的8颗牙齿,微微启唇:“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看来是挺高级的心理咨询室啊。“呃,不好意思没有。但是刚刚进去那位是我的朋友。我担心他过来看看。”
      “那您请回吧。我们这里只接待预约的客人。”
      “可......”美女头也没回的转身走了,陆景秋还是没有看见她走向了哪里。他面前的门也没有打开。这可真是神奇了哈。以他的眼神,居然没太注意一个人消失了。陆景秋也决定就在门口等着商杰渝出来。无聊的时候陆景秋在屋里来回溜达的时候,有一次不小心碰到了什么,把他吓一跳,但是仔细一看还没有看到什么。这就勾起了陆景秋的好奇心,发现他前面真的是一块透明的玻璃。顺着玻璃摸索,摸到门前窗户的位置,陆景秋轻轻的拉开玻璃窗户,他看见了商杰渝躺在里面的摇摆椅上。“.......”
      这是个什么结构?
      不过,看到他就可以了,也不怕多等一段时间。
      “喂,小函,我在25楼,你上来也行。但是这里的环境让我不太舒服。”
      夏慕函刚接到陆景秋的电话就从咖啡厅出来朝着大楼里走去。“那我也上去看看吧。”
      等到夏慕函来到25楼走过陆景秋看到的画时,就已经有些犯恶心,走到陆景秋前面的时候,那种恶心的感觉更加强烈。“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恶心。比晕车还要恶心那种。”
      陆景秋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夏慕函皱起的眉,“那.....是有想吐的感觉吗?”
      “目前还没有,把我扶出去吧,我....受不了这里。”
      “我陪你一起出去。”
      殊不知,他们两个人的行为还有对话,都被监控室的人看的一清二楚。
      两人走出了那间心理咨询室。夏慕函的情况完全好转,仿佛刚刚像没有经历什么难受的事情一样。两人都百思不得其解。“我是不是有心理疾病?”
      “没有。”回答这句话时,陆景秋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
      “你看那些画的时候不难受吗?”
      “难受啊。”陆景秋一边找着电梯旁边干净的位子让夏慕函坐下一边回应着她的话。“刚刚在电话里就说了呀,我看着这些画也难受的,还考虑要不要你上来的时候你就挂了电话了。”
      夏慕函坐下揉了揉太阳穴,“早知道听你的了。你说,这地方能治疗心理疾病?我看商杰渝的病就是在这得的吧。”
      “怎么了?头还有些疼吗?”夏慕函的动作一点没有逃过陆景秋的眼睛。
      “没有,坐下感觉还好了。”刚说完,夏慕函的手机就响了。“喂?”
      “小函,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越是夏慕函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越让她猜谜,这时候的夏慕函一般情况下采取的是速战速决的策略。“廖微,怎么了?”
      “我要结婚了,下下周的周六。你必须过来啊,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位置我发你微信上了。”
      “行,那有事晚上回去说。”
      挂了电话,陆景秋询问了一下电话内容。“她跟谁结婚啊?”
      听到这个问题夏慕函突然想到了点什么。“哎呦,你不是应该了解的比我清楚吗?”
      “........”这个回答真的超出了陆景秋目前理解的范围,让陆景秋有点不知所措。“好了,别闹。”
      “肯定就是李尚了吧。”打开微信,看到廖微发来的结婚音乐相册,证实了她的想法。“哎呦,你看,廖微跟我同岁都结婚了呀。”
      听到这句话的陆景秋心上像被锤子砸中了一样,并且随着音乐相册的节奏一次比一次重的敲击在他心上。小函,你放心,不远了.........
      当夏慕函第不知道多少次打完哈欠之后,商杰渝终于从咨询室的门出来了。看样子心情是好多了,因为他是笑着出来的。“商杰渝!!”
      由于商杰渝出来的时候是低着头,并没有看到坐在旁边的两人,导致陆景秋叫出他的名字的时候,他抬起头呆愣了两秒。在陆景秋朝他走过来的时候,拔起腿就跑。但是陆景秋像有了先见之明一般,一个健步上前拉住了商杰渝。“你干什么啊?”
      “你们在这做什么呢?”不同于刚刚微笑的表情,看见两人之后又换上了平时轻松的表情。
      夏秋二人:“..........”
      陆景秋上前揽过商杰渝的脖子,一边待着夏慕函走进电梯,“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促膝长谈一番了。”
      商杰渝:“........”
      刚走到楼下,夏慕函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的人哭的撕心裂肺,导致她一个字也没有听清楚。“你等一下,平复一下心情。”接着转头对陆景秋说,“你们哥俩的事情我就不去了,我这边刚好有个电话,朋友的,我直接就回家了行吗?”
      行吗?这个语气词用的不知道为什么陆景秋颤抖了一下。“行....行,到家了给我发个消息。还有,过马路别打电话。”
      “知道了。”
      刚说完,电话那边又开始号啕大哭。愣是把夏慕函吓了一跳。“到底怎么了?”
      “你竟然在我面前秀恩爱!夏慕函,你居然在我面前秀恩爱,啊啊啊啊.....”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你等会,我从包里找个耳机。”完了,长长的为失恋人士开导的人生开始了。“你说吧,从头说,我听着呢。”
      施亦瑶在电话那边抱着枕头哭,一边哭一边讲着自己的事情。夏慕函在这边,一边等着回家的车,一边听着她讲着自己的事情。
      “你知道我有个男朋友吧。前天,哦不,大前天,他还在被窝里跟我腻歪,前天我就看见他,他....他....他出轨了,啊啊啊啊,我当时被朋友叫出去逛街,我原本没想要出去溜达,但是她们非得让我出去,我就出去了,但是,我就看见他俩,啊啊啊啊啊啊,他出轨了,还是在我们家长讨论婚期的时候。你说,都要结婚了,我们两个都相处快一年了,他怎么能这样呢?我看见他亲了哦,真的,我就离他不远的地方。”
      施亦瑶说了一大段话,带着哭腔,带着鼻音,夏慕函能在里面筛选出来有用的能听的懂的已经不错了。
      “夏慕函,我感觉我要抑郁了。”
      哇,这真巧,一天当中遇见两个抑郁的人.........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