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陆梦清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苏恪依旧坐在自己的沙发上,垂着眼看他的动画片,姿势都没变一下。
      
      收拾好低落的心情,陆梦清还是像往常一样,进了厨房,镇定自若的给外面的苏恪做早餐。
      
      一早上,他们相顾无言。
      
      吃完了早饭,外面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像陆梦清的心情一样,充满了愁绪。
      
      陆梦清拿着清理的工具,将狗狗弄的湿漉漉的地方给打扫了一遍。
      
      打扫的时候,他悄悄的回头,看到苏恪依旧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抿着颜色极淡的唇,将手机搭在自己交叠的膝盖上,修长的手扶着手机两端边缘,垂着眼很是安静。
      
      浑身还带着一种冷淡的气质。
      
      而且,他今天居然没有给他找茬,也没有作妖。
      
      真奇怪!
      
      陆梦清自嘲的笑了一下,苏星知怎么样和他有什么关系。
      
      难道他忘了之前苏星知的恶劣了吗?
      
      收回心思,苏星知赶紧将地方收拾完,将工具放好。拿着剧本坐到了距离苏星知较远的地方。
      
      在家里的时候,苏星知不允许陆梦清在自己不允许的情况下,跑到他看不到的地方。
      
      两人坐在客厅的两端,苏恪看着他的动画片,陆梦清掏出自己的剧本,拿着笔认真的坐着笔记,揣摩着剧中的人物。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雨渐渐收了,太阳也从云层里露出了自己微弱的光辉。
      
      大约下午的时候,陆梦清接到了医院的电话,是今天的那个男医生打过来的。
      
      “陆先生,您今天早上送来的小狗,从您走了以后就一直在叫,一直没停过,您走了多久他就叫了多久,要不您把他接回去吧。”
      
      医生的声音为难。
      
      陆梦清握紧手机,偷偷觑了眼沙发上冷漠依旧的苏恪,悄悄起身去了外面,压低声音:“医生,我这边不方便养狗,你看,能不能给他找个好点的主人。”
      
      “陆先生,小狗才出生一天,现在正是缺乏安全感的时候,他这样叫,会伤害到他的嗓子的。而且您听。”
      
      陆梦清的手机里出现一阵阵嘶哑细弱的哀哀呜咽声。
      
      “陆先生,你也听到了,在这样叫下去,他的嗓子会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的。”医生的声音重新响起。
      
      陆梦清咬咬牙,眼前出现今天早上凄惨的狗狗模样。
      
      “医生,你等一下。”说着,陆梦清挂断电话,给小助理打过去。
      
      “喂,陆哥。”电话那头很快响起了小助理清脆的声音。
      
      “小朱,你喜欢狗吗我昨天捡到一只才出生的狗狗,能寄养在你那吗?”陆梦清开口。
      
      “当然可以,不过……陆哥你要等两天,我妈这几天住在我这,来看我的,她有些狗毛过敏,一个礼拜后我妈就回老家了,那时候我就可以养了,陆哥你看着样可以吗?”
      
      陆梦清声音有些低:“可以,麻烦你了小朱。”
      
      “这有什么麻烦的。”小朱的声音还带着点雀跃。
      
      陆梦清挂了电话,又重新给宠物店打了过去:“狗狗就寄养一个礼拜,你看可以吗?”
      
      医生有些迟疑:“陆先生,您如果坚持一个礼拜后再来接它,它的嗓子,可能严重受伤,而且,它的心理状况可能也不会太好。”
      
      陆梦清沉默了一会,声音几乎听不清楚:“医生,你让我考虑考虑。”
      
      挂了电话,陆梦清有些自嘲,他已经救了狗狗一命了,难道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责任。
      
      为了这只狗,他甚至可能会惹怒苏星知。真的值得吗?
      
      而且,他连自己的家都没有,又怎么养好这只狗。
      
      但是,陆梦清想到了那只怀孕的狗,有几次靠近他时,眼神黑漆漆的,虽然依旧带着警戒,但是,看他时,锐利的眼神中却带着一种莫名的信任。
      
      而且,今天早上,狗妈妈临终前的眼神,一直盯着小狗所在的地方。
      
      睁的圆圆的,大大的,直勾勾的盯着那里。
      
      还有那只小狗,对他纯然的信任和依赖。
      
      陆梦清低着头,挣扎的想了一会,最终眼神还是坚定了起来。抬脚进了客厅。
      
      苏恪正垂着眼,专注地看着自己的动画片,察觉到眼前一暗,抬眼就看到站在他身前的陆梦清。
      
      他低垂着头,姿态放的很低,声音柔和安抚:“苏星知,医院说狗狗寄养在不太好,我能把他接来家里照顾几天吗?我和朋友说好了,一个礼拜后,她就把狗狗接走。”
      
      苏恪抬眼,清冷的眼神盯着陆梦清,陆梦清发现,他好像无法从苏星知的眼神中,探知到苏星知的心情了。
      
      他的眼神变得无波无澜,一片平静,眼神深处还带着些微的冷意,衬着浅淡的唇色,让人难以琢磨。
      
      苏恪静静的盯着陆梦清,声音平静,听不出他在想什么:“你说,送到医院就可以。”
      
      陆梦清将医院说的话小心的解释给苏恪听。
      
      苏恪黑曜石般不带一丝情绪的眼神盯着陆梦清,声音淡漠:“很严重?”
      
      陆梦清措辞着语言,小心的打量着苏恪的脸色,:“医生说,可能会比较严重。”
      
      苏恪重新垂下眼帘,脸色不变,打开手机,好像不准备继续过问。
      
      就在陆梦清失望的时候,他平声道:“一个星期。”
      
      “什么?”陆梦清几乎掩饰不住自己的惊喜。
      
      苏星知,这是同意了?
      
      “太好了,谢谢你苏星知,那我现在就去接它。”陆梦清气息瞬间愉悦了起来,连眼中的光都亮了。
      
      他赶紧拿上车钥匙,赶紧去医院接狗狗回家。
      
      苏恪无声的看着陆梦清快活的背影,眼中罕见的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敬畏生命,是他们师门一直以来的准则。
      
      所以他设计的剧情中,除了他的化身之外,没有任何死亡的情节。
      
      化身即他自己,他可以设计自己的死亡,却没资格让别的生命凋零。
      
      每一个份生命,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时,都带着爱与期待。
      
      只要他们没有主动伤害到他,苏恪都会尊重他们。
      
      那只初生的小狗,也一样。
      
      即使再弱小,只要他想活,就有活下去的权利。
      
      *
      
      陆梦清到医院将狗狗接了回来,还买了很多初生狗狗需要的东西。
      
      狗狗看到陆梦清后,果然不叫了,亲昵的伸出粉嫩的舌头,舔舐着陆梦清的手掌。
      
      医生看到陆梦清,也显然是松了口气,
      
      陆梦清将狗狗放到车上,开车的时候,不由得想起刚刚苏恪的样子。
      
      他喃喃自语:“苏星知,好像真的不一样了。”
      
      回到家,陆梦清小心的将狗狗抱下来,但是又有一件难事了。
      
      他为难的四处打量着,看着依旧端坐在沙发上的苏恪,试探性的大着胆子主动问道:“苏星知,狗狗安置在哪啊?”
      
      陆梦清假装摸着狗狗,余光观察着苏星知的反应。
      
      果然,苏星知没有生气,只是依旧漠不关心的姿势,声音淡淡的:“随意。”
      
      陆梦清浅棕色的眼睛第一次真正露出暖光,温润且暖。
      
      他将狗狗安置在了一间小房间内,把自己买的所有东西放好。狗狗舍不得他走,一直在试图黏他。
      
      陆梦清一边悄悄回头看着外面的苏星知,一边轻轻地摸着狗狗的下颌,若有所思。
      
      第二天,陆梦清做好早饭后就急急忙忙去剧组了。
      
      苏恪醒的时候,发现陆梦清已经走了。记忆里,原身只会在陆梦清演戏的时候,以各种理由让他回来。
      
      却不会直接不许他去演。
      
      用原身的话说,就是让陆梦清距离梦想只有一步之遥,却让他永远无法企及。
      
      这样才能更好的磨磨他的性子和骨气。
      
      苏恪吃完饭,就听到隔壁呜呜咽咽的声音,狗狗正在小声地叫着。
      
      苏恪朝着沙发而去的脚步一转,朝着狗狗所在的房间而去。
      
      房间角落里的狗狗正哀哀的叫着,小鼻子阖动着,努力嗅着不远处碟子里的羊奶。可能是碟子被狗狗碰的稍微有点远,此时狗狗闻得见却喝不着,有点着急。
      
      苏恪沉静的看着小狗哀哀的叫着,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苏恪拿出电话,显示陆梦清打来的。
      
      接通手机,对面陆梦清的声音有点急切讨好:“苏星知,我今天走的急,忘了狗狗还太小,需要人喂他,你能,帮我喂一下吗?”
      
      陆梦清的压低声音,小声哀求道。
      
      苏恪看着狗狗睁不开的眼,却努力阖动粉红的鼻尖的样子,眼底淡漠,嗓音冷然:“自己喂。”
      
      “……苏星知,求你了。”陆梦清温润的声音哀求之意越发浓重。“我才到这没多久,真的不能离开。”
      
      苏恪没有说话,静默了一会,垂着眼默默挂断了电话,沉静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小狗,看着小狗努力的挣扎。
      
      一双寒霜带雪的眼睛无声的看着小狗,不知道在想什么。
      
      狗狗好像察觉到苏恪的气息,朝着苏恪的方向嗅着,粉色的小鼻子轻微的动着。声音呜呜咽咽,带着点小奶音。
      
      苏恪迟疑的低下头,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小狗的鼻尖。
      
      狗狗粉嫩的舌头突然舔到了苏恪的手掌心,柔软而温暖的触感瞬间让苏恪不自觉睁大眼睛。
      
      他有点迟疑的看着自己的手。

  • 作者有话要说:  苏恪(震惊脸):完了,我不干净了!
    作话和原文丝毫没有关系,作话ooc了,纯粹是个段子,笑哭。感谢在2020-06-23 19:46:56~2020-06-24 23:54: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时光荏苒。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