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 04 ...

  •   听到陆寻墨的话,顾若卿也愣在那里,不会有那么巧的是吧。真的是无巧不成书,正当她还在思考该怎么的时候,就见顾父顾母朝他们这里走来。
      
      顾父顾母远远地就看到顾若卿和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站在一起,还有些纳闷。
      
      顾母走到顾若卿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忧心忡忡地说:“手怎么那么冰啊,外面风那么大,叫你不要出去,你偏偏还要出去,等下感冒了怎么办,你这病才刚刚好......”顾若卿见顾母还在唠叨,轻轻地拉了拉她的衣角,扬起下巴示意她看一直站在面前的男人。
      
      顾母这才反应过来,抬头看了看陆寻墨觉得他像一个人很是眼熟。但是一时间没有想起来到底像谁。
      
      陆寻墨突然向顾父顾母鞠了一个躬,沉声礼貌道:“伯父伯母好,我叫陆寻墨。家母是叶媛。爷爷特地叫我来拜访伯父伯母,打扰了。”
      
      听到陆寻墨的话,顾母才猛然想起来陆寻墨像谁了,像他的母亲。她在陆寻墨小时候还抱过她呢,怪不得她觉得那么眼熟。
      
      顾母看着陆寻墨笑着连忙说道:“你就是寻墨啊,怎么转眼就长那么大了......”顾母还没有说完话就被顾父打断:“阿兰,站在说话干什么,还不赶忙让人进家喝口水。”
      
      顾母拍了拍脑袋不好意思地说:“寻墨,你看我太高兴了,都忘记请你进门了。快快,那么大老远来,都没来得及休息吧。先进家休息休息。”
      
      顾若卿站在旁边听他们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踢着脚下的石头,有些百无聊赖。
      
      顾父顾母和顾若卿陆寻墨一起回到家,陆寻墨看着眼前的房子装修的简单温馨和顾母招呼他坐下,顾若卿正和顾父说着话。这样的场景不禁让他想到B市军区大院那个冰冷的家心里嗤笑一声。
      
      顾母递给陆寻墨的一杯水,温柔地说道:“寻墨,喝点水。”陆寻墨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谢谢伯母。”
      
      顾母也顺势坐在沙发的一旁:“寻墨,那么多年没见你母亲身体还好吗?”顾母与陆寻墨的母亲叶媛从小就认识是闺中密友。两人的感情很好,还曾说要订娃娃亲。
      
      陆寻墨拿着水杯的手一顿,把水杯搁在茶几上:“我母亲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顾母听到叶媛的去世的消息一惊,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眼泪就率先流了出来。顾若卿看见顾母哭了,连忙拿出手帕替顾母擦眼泪。
      
      顾母接过顾若卿手里的手帕,擦了擦眼角整理了一下情绪声音有些喑哑:“对不起,寻墨。伯母失态了。”
      
      “没事的伯母,我母亲八年前就去世了。她身体不好,没能熬过那段时期。”陆寻墨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表情比平时更加严肃和冰冷了。不了解他的人根本看不出他和平时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冰块脸。
      
      在座的人都心知肚明那段时期指的是什么,那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顾母和陆寻墨的母亲当时都属于资产阶级被打倒了。好在顾母当时是一名大学老师就被下放到农村进行思想改造。而叶媛嫁给了陆寻墨的父亲不知道怎么样了。
      
      顾母也没有在提及这个话题,转而问:“听你说是你爷爷特地来拜访我们,那你爷爷身体还康健吗?”
      
      “嗯,我爷爷前几年从军区退下后就在家养花逗鸟,身体挺好的。”陆寻墨一想到陆老爷子拿着拐杖逼着他来林城见他那个未曾谋面的未婚妻,身体能不好吗?
      
      陆寻墨刚开始想到自己居然有一个未曾谋面的未婚妻,整个俊脸都黑了。想着要不就趁着这个机会把那个乱七八糟的娃娃亲亲自解除了。
      
      陆寻墨看了顾若卿一眼,眼里是看不到的深沉。看现在这桩婚事简直是天作之合,心想老爷子好不容易靠谱一次。
      
      顾若卿被陆寻墨看的背后发凉,感觉像是被什么盯上了。
      
      远在B市军区大院的陆老爷子正浇着花打了一个喷嚏。毫不在意,心想肯定是陆寻墨那个臭小子在编排他。
      
      “伯父伯母,其实我此次来是为了这件事而来。”陆寻墨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精致的玉佩,那枚玉佩上是龙的样子下面坠着流苏。把玉佩递给顾父顾母看。
      
      陆寻墨就看着顾若卿,顾若卿看陆寻墨一直看着自己有些不解。看我干什么,光我什么事。
      
      顾父顾母看着那块玉佩瞬间就明白过来了。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那块玉佩他们也有一块,只是玉佩上雕刻的图案不是龙而是一只凤凰。两块玉佩合在一起那不就是龙凤呈祥吗?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啊。
      
      顾父顾母突然觉得手里的这块玉佩有些烫手。还是顾父提起话头:“小陆,这玉佩是我们和你父母在你和卿卿小时候定下的婚事。我现在想的是:如果你和卿卿对方之间没有感情,我们就当作没有这门婚事。现在卿卿也还小,你觉得呢?”
      
      当听到顾父的话,顾若卿简直惊了,这什么?穿越重生还附赠未婚夫的吗?
      
      陆寻墨来之前也没想过顾父会这门开明,也没有非要强迫两人在一起。他还感觉,顾父巴不得他拒绝这门婚事。
      
      陆寻墨沉默了一会,顾父顾母都以为陆寻墨在思考。其实不然,他在思考等一下怎么说服顾若卿答应这门婚事。
      
      沉默了一会,陆寻墨掷地有声地说道:“伯父伯母,我想了一下:我还是支持这门婚事。我在此之前和卿卿相处过,我对卿卿很有好感。我是深思熟虑过的。”然后把刚刚和顾若卿之间发生的事说给顾父顾母听。
      
      顾若卿很疑惑他怎么就那么自然喊出卿卿呢?
      
      其中还不着痕迹地夸了夸顾若卿,果然顾父顾母听了陆寻墨的话,欣赏地看了看顾若卿。顾母温柔地摸了摸顾若卿的头发。
      
      陆寻墨见顾父顾母的态度有些松动更是加大力度补充道:“伯父伯母,我在正式跟您们介绍一下我自己:我,陆寻墨、23岁、从军校毕业,现在是副团长职称。有一定的存款。”
      
      顾父看了看顾若卿和陆寻墨,平心而论虽然陆寻墨比顾若卿大六岁,但陆寻墨年纪轻轻就到这个职位,可谓是前途一片光明。看起来一表人才,完全配得上顾若卿。
      
      但始终还要看顾若卿的意思,顾父转头表情严肃地对顾若卿说:“这是爸爸妈妈在你小时候和你叶姨也就是小陆的母亲给你们定下的娃娃亲。”顾父有看了看陆寻墨:“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们就可以接触这桩娃娃亲,你觉得呢?”
      
      顾若卿现在有点懵,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未婚夫,虽然这个未婚夫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长得也好。但这不是重点啊。
      
      顾若卿还是觉得她这么年纪轻轻,不应该就莫名其妙有未婚夫了。他长得帅也不行啊。
      
      考虑了一下顾若卿还是觉得不行:“爸爸妈妈,我觉得我跟陆寻墨......”完了那股背后发凉的感觉又来了,简直是如芒在背啊。话说在一半听了下来,抬头看了一眼陆寻墨。
      
      在抬头的那一眼,陆寻墨朝顾若卿笑了一下。那一笑就像盛开在冰山上的雪莲花。顾若卿觉得她还可以再考虑考虑。
      
      她绝对不承认是美色惑人,等以后顾若卿才反应过来这绝对是陆寻墨的美人计。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