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 01 ...

  •   “卿卿宝贝,你什么时候的飞机啊?妈妈让你二哥去接你。”手机那头传来顾妈妈温柔细腻的声音。
      
      顾若卿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浅浅的梨涡:“好啊,我中午1点的航班大约6点左右就到了。好了先不说了我要上飞机了,妈妈再见。”
      
      顾若卿过了安检上了飞机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安。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她的直觉总是出人意料的准确。
      
      原本安静飞行着的飞机,突然遭遇一股强烈的气流,使飞机的整个机身完全震了一下。
      
      然后,机舱里的人们开始躁乱了起来,耳边全是杂乱的惊慌夹杂着空姐安抚大家不要惊慌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声,气氛霎时变的异常不安起来。
      
      顾若卿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到“砰”的一声,眼前一黑就失去的知觉。
      
      心里还想着:这飞机失事这么低的概率竟然让她遇到了,想她才20岁大好年华还没有挥霍就这么憋屈的丧命于飞机失事……
      
      明亮的房间刮的瓷白的墙壁贴着一些图画和贴纸。书桌上的书有些凌乱,笔凌乱的散在周围。窗户外的树长得枝繁叶茂,浅蓝色的落地窗帘被拉至窗户的两旁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被撕得支离破碎投映在书桌上。
      
      蓝白色床上躺着一个面容苍白女孩,看起来十七八岁左右。女孩眉头皱在一起,贝齿咬着没有血色的嘴唇看起来似乎很难受。
      
      顾若卿噌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这根本不是医院啊,她怎么说飞机失事怎么会有生还的可能呢?
      
      那她现在在哪里,不会是她猜测的那样吧。
      
      那她在昏迷期间那些的记忆不会是原本的那个女孩的记忆吧。顾若卿表示她现在有点慌张,想要冷静冷静。
      
      你要她一个从小生活在五星红旗的五好青年,始终坚持着客观唯物主义和科学发展观的人怎么去接受借尸还魂这么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顾若卿过了一会终于冷静下来也理清了原主的记忆。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顾若卿,今年刚好十八岁再过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原主生活的时代是Z国80年代左右,家境算得上殷实富裕。
      
      原主有两个哥哥,她是最小的在家里也是最受宠爱的。原主的父母也是对她百依百顺,极其宠爱。
      
      那么她现在为什么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鬼样子躺在床上呢?
      
      俗话说得好不作就不会死,原主就是因为受了全家的宠爱,养成了刁蛮任性、唯我独尊的性子。在学校和同学起了争执,那个同学明显就不是好惹的。
      
      这不就在争执中被那个同学一不小心失手推进河里,没有被及时救起,在被救上来后当晚就连夜发起了高烧。高烧不退一直在昏迷中,等睁眼醒来就是来自2020年的顾若卿。
      
      顾若卿也很莫名其妙,所谓子不语怪力乱神,她实在是很难接受。但是想着这好歹是一个重新活下去的机会说什么都要好好珍惜。
      
      只是妈妈还在等她回家,如果她听到飞机失事应该会很难过吧。
      
      但一切都回不去了,正在感伤着门口处一个看起来挺年轻的妇人正忧心忡忡的看着她语气满是焦急:“卿卿,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你吓死妈妈了。”仔细一看顾母的眼眶红红的,像是刚哭过不久。
      
      那个妇人就是原主的母亲林兰,林兰看见顾若卿呆呆地坐在床上就这样看着她心里不禁有些着急和担心。
      
      想着不会是发烧烧坏脑子了吧,这么想着心里越发担心了就朝着门口大声喊道:“孩子她爹,你快来看看卿卿好像烧坏脑子了,这可这么办啊?”
      
      也不怪林兰会这么想,他们家附近有一家孩子就是发烧醒来之后才发现烧坏脑子了。
      
      原主的父亲顾安国一听到林兰的话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快步走了进来,来到顾若卿的床前焦急的开口:“阿兰,你说卿卿怎么了?”说着又伸出手去摸了摸顾若卿的额头。
      
      “恩,烧退了。卿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顾安国轻声询问道。
      
      顾若卿看着林兰和顾安国焦急的样子,不禁想到自己的爸爸妈妈自己每次生病的时候也是这副样子。眼眶有些泛红鼻子酸酸的,娇气的说:“爸妈,我口渴我想喝水。”
      
      林兰一听到顾若卿的话才反应过来:“好,妈妈去给你倒水,你等一下。”连忙走出房间给她倒水。
      
      顾安国看着顾若卿脸色苍白,眼眶有些微微泛红一副小可怜的样子原本想询问的话也咽了下去心疼的摸了摸顾若卿乌黑的秀发:“卿卿,还有哪里不舒服啊?”
      
      顾若卿摇了摇头声音因为生病的原因有些沙哑:“爸,我没事。对不起让你和妈妈担心了。”刚进门的林兰把水递给顾若卿:“喏,没事就好。”
      
      顾若卿接过顾母递过来的水,两只手捧着水杯小口小口地喝着,眼睛时不时看着林兰和顾安国。
      
      他们对她的宠爱和关怀让顾若卿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心里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心想着反正也回不去了,她既然用了原主的身体就一定要替原主好好的孝顺林兰和顾安国。
      
      却不知道她这副样子在林兰和顾安国眼里是一副做错事怕家长责罚的小孩子模样心虚的不行。
      
      林兰看着顾若卿叹了口气,这个女儿从小就被他们夫妻惯着长大,心性是不坏就是刁蛮任性做事不顾后果。以后肯定是要吃亏,现在可不到时候了。
      
      现在已经十八岁了,过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林兰是知道她的学习成绩,也不指望她能考上什么大学。
      
      现在发烧请假也耽误了不少时间,原本就不好的成绩现在耽误了那么长的时间更不行了。
      
      就是因为成绩的事,她的同班同学李小梅嘲讽她的成绩不好,又阴阳怪气地说道:“我们可像你,有那么好的父母。就算考不上大学,他们也能给你找到一份体面又轻松的工作。”
      
      其实不过是李小梅平时就和原主不对付,羡慕嫉妒原主有疼爱她的父母。人又刁蛮任性的,就故意借这次考试嘲讽嘲讽原主。
      
      原主也是个性子急的人一听到这话两人就起了争执。李小梅在争执中就一不小心失手把原主推进河里。
      
      林兰和顾安国这么宠爱她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原主是个早产儿从小身体就不怎么好。
      
      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的。所以顾父顾母对她根本没什么要求,只希望她能好好的。
      
       落水虽然是在初夏时节,但被李小梅喊人救上来之后就发起了高烧,发烧昏迷几天一直不醒,顾若卿这才有机会重生到这里。
      
       顾安国看着顾若卿这个样子什么责备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只好避重就轻地说:“没事就好,我已经向学校给你请了假,你就在家好好休息休息。在这段时间把身体调养好。”
      
      看着顾若卿醒了过来,顾父悬在心里几天的大石头也落下了。放松一直在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后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疲惫。
      
      “恩,我会乖乖的。”顾若卿看着疲惫担忧的顾父顾母乖巧的点了点头。顾父顾母看到顾若卿明显比以前乖巧了许多,欣慰地笑了笑。
      
      总觉得现在的顾若卿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只当她是吃一堑长一智,任性的性子收敛了不少。
      
      顾母想着顾若卿的身体才想到要问问她那天为什么会突然落水,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卿卿啊,你那天怎么会落水啊。幸好你同学喊人救了你,改天可要好好谢谢人家。”顾母面上有显而易见的担心和后怕。
      
      顾若卿听到这话觉得有些好笑,是李小梅推她的还要她去谢她。虽然是不小心的,但是顾若卿不是原主没有资格他来原谅李小梅。
      
      如果不是顾若卿重生这具身体上,那么面临顾父顾母的就是中年丧女的悲痛。
      
      顾若卿嘴角抿了抿还是把事情说了出来,作为一个旁观者不做任何添油加醋的客观叙述事情的始末。
      
      顾父母眉头皱了皱,虽然知道是顾若卿冲动了但还是有些愠怒:“我的女儿她凭什么说三道四,就算考不上大学我们也能养她一辈子。”
      
      顾若卿听到顾母的话心里有丝丝暖流拂过心间,更坚定了高考中一定要考出一个好成绩。
      
      顾父听到是李小梅害顾若卿落水的,顿时脸就黑了沉声道:“我还以为是个好人,原来是这么回事。卿卿你等着我一定要她给你道歉。”
      
      顾父是一个及其护短的性子,见不得自家人受委屈尤其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
      
      顾若卿听到顾父的话笑了笑:“爸,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说着语气有些狡黠:“我会让她明白永远不要低估一个人的能力,高考后你就知道了。”
      
      顾父有些疑惑也知道顾若卿的成绩并不怎么理想,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就要高考了怕顾若卿心里有疙瘩宽慰地说:“卿卿,就快要高考了。考不上也没事,反正有爸在。爸不会让你吃亏的”
      
      顾母也疑惑地看着顾若卿,自己的女儿几斤几两她能不清楚嘛。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背:“卿卿,你爸说得对,有爸妈在呢。”
      
      顾若卿当然知道顾父顾母担心什么了,你让一个一直是学渣的人一下子在高考逆袭成功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吧。
      
      但打脸这种事当然只有让自己来才爽。
      
      顾若卿只好提前给他们打预防针:“爸妈,你们相信我就好了。”她要怎么解释这个身体已经换了一个芯子,智商180的灵魂高考简直不要太容易。
      
      顾父顾母看到顾若卿一副看起来很自信的样子,就默默把准备说的话咽了下去。
      
      顾父顾母和顾若卿聊了一会说了一些事,就让她好好休息。顾若卿也刚好把脑海中的记忆再理一理,毕竟不是自己的。还有很多模糊的地方,需要她在重新回忆回忆。
      
      也顺便思考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办,高考肯定是要好好考的。现在学历或许对人们来说不重要,但是以后学历就是检验一个人才能的标准也是敲门砖。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我靠反派大佬续命》正在连载中。
    沙雕小甜文,入股不亏。
    求收藏啊!(星星眼)
    文案
    南知意从出生就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所有医生都断言她活不过18岁。
    于是她在18岁的那一天她穿书了,穿成一本古早狗血言情小说里男主的早逝白月光。
    巧的是白月光也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正文没出场就死了。
    南知意想问:她是穿了个寂寞吗?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发现,只要和那个性情阴冷、性格暴戾的男人接触她就能活下去。
    你看她那种是为了活下去就向反派大佬低头抱大腿的人吗?
    南知意沉下脸:对不起,我是。
    第一次见面
    南知意:“我喜欢你。”不是,我就是馋你的身子。
    大佬:“???”
    没有办法为了活下去,她只能被迫向大佬低头。
    于是就开启她在大佬身边艰难苟活(花式作死)的日常。
    1.大佬:“不买。”
    她:“要不是我没钱,我才不想看到你这暴发户的嘴脸。”
    2.大佬:“不抱。”
    她:“过往的种种,终究是错付了。”
    3.大佬:“我爱你。”
    她:“你值得更好的,但不是我这种最好的。”
    ……
    看着男人逐渐阴沉的脸,南知意恨不得自己是个哑巴。
    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长了一张嘴。
    人生原本就这么短暂,你却还想走捷径。
    被迫苟活白月光×阴鸷黑化大反派
    今天又是想方设法苟活(作死)的一天。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