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好建议?
      宁融选择性忽略了压在他肩膀上的俊脸,并不着痕迹地把俊脸的主人挪开。
      
      他真情实感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也许这些大臣也只为陛下考虑呢?”
      
      谢既白显然不是很满意这个回答,他冷哼一声:“世子觉得朕明日就要死了,今日必须留个后吗?”
      宁融眨了眨眼:“陛下何出此言?”
      
      谢既白压低了声音靠在宁融耳边,好听的语调满是意味不明:“还是你觉得朕不行?”
      
      宁融懵逼了一瞬间,反应过来后耳尖瞬间爆红。
      
      卧槽!
      难道谢既白也被人魂穿了吗?
      这还是原著里那个高冷又病娇的主角吗?
      
      “咳。”宁融学习了无数穿书前辈的方法,用干咳掩饰尴尬,他解释道:“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也觉得这些大臣的关心实在是没用对地方。”
      
      “陛下如此英明神武,举世无双,若非国色天香,怎能配得上陛下呢?”宁融违心道,“且陛下如此励精图治,一心只甘于社稷,这些大臣的担心实在是侮辱了陛下的胸襟。”
      
      谢既白显然很受用这些假话,他谦虚道:“朕也没有那么伟大。”
      
      宁融擦了擦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冷汗,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您是主角,你要是GG了这文就喜迎BE了好嘛!
      显然宁融是不能让BE这种戳人心口的情况发生的。
      
      谢既白压着嘴角的笑意,话锋却没有面上那般温和。
      他道:“朕觉得世子言之有理,可那些文臣总是烦朕也着实让朕头疼。”
      
      “不如朕明日便在金銮殿前放几个钉床,下次若再有谁想给朕写这种折子,先去钉床上卧薪尝胆三日。如何?”
      
      宁融凝固了。
      他觉得眼前人此刻极其像个暴君。
      
      “这…倒也不必如此……”宁融的语气越来越弱。
      
      “哈哈哈哈。”谢既白笑得像个病娇,他压低了眸子道:“朕当然只是开个玩笑。”
      
      敞开的奏折上凝固着一个鲜红的滚字。
      
      谢既白转了转指尖干涸的笔,低声道:“下一次,这种奏折就不会再出现了。”
      
      宁融:“……”
      不愧是你,我的主角。
      
      殿中宫人早已被遣散,只剩殿门外依旧站着两个值班的小太监。
      陛下的笑声穿过小太监的耳畔。
      
      两个小太监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陛下这是……笑了?
      
      小太监的表情瞬间丰富了起来,两人都恨不得给对方搓搓身上的鸡皮疙瘩。
      陛下突然笑了,好恐怖啊。
      
      嬉闹到底是一时的。
      该批的奏折还是要继续批。
      
      不得不说,对比在楚国,昭国的皇宫实在是无趣又无聊。
      谢既白一目十行地批着奏折,宁融就在旁边缩成一条干巴巴的咸鱼。
      
      哎,就算是要当咸鱼,他也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啊。
      听着耳边谢既白笔尖划过纸张的摩擦声,宁融不禁回忆起了自己在楚国皇宫里制造空气净化器的美好生活。
      
      谢既白看似专心,实则一直分神关注了身边的这条咸鱼。
      最后的一个“准”字一落,谢既白这才状似无意道:“世子是不是无聊了?”
      
      这人是会读心术吗?
      宁融原本是如同一条咸鱼一般瘫在了广阔桌面上,闻言强行用两根手指提起嘴角,强行造假了一个笑容。
      
      这话真是很难不认同。
      
      “盛京的模样,世子还没见过吧?”
      
      宁融瞬间挺起脊背,笑得像只回春的咸鱼:“陛下恩准我出宫了吗?”
      
      “朕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去体恤民情了,”谢既白一副“你赶紧来求我”的姿态,缓缓开口:“世子若是不介意,朕可以抽个空带世子去盛京看看。”
      
      这个建议真是很难不心动。
      
      宁融其实更想自己去玩,但显然这不是他能讨价还价的事。
      他甩着那条不存在的尾巴,道:“那陛下何时有空呢?”
      
      “这就要看世子了。”谢既白扶额道,“其实朕最近很没有什么胃口。”
      
      这点意思都不懂宁融不久白读半本原著了吗?
      虽然眼前这个主角和原著里那个冷静自持十步杀一人的谢既白不太一样,但是只要能让他出宫那就是一模一样。
      
      宁融疯狂摇尾:“陛下有胃口了,就有空了吗?”
      
      “自然。”
      
      宁融下一秒果断去了勤政殿的小厨房。
      他走的十分欢快,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谢既白那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陛下不喜欢走动,自然勤政殿内另设了一个御膳房。
      宁融撸起袖子就开干。
      
      而宁融走后,谢既白这才恢复了平时那副冷漠的模样。
      他敲了敲桌下的暗格,暗格闪出一条密缝,谢既白伸出修长的指尖夹起里面藏放着的一本薄薄的话本。
      
      他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个响指,暗卫应声而来,如同影子一般站在了谢既白的身后。
      谢既白看都没往后看一眼,却分毫不差地将话本丢到了暗卫的怀里。
      
      “这本太不适合朕了,去找一本适合朕的来。”
      
      暗卫张了张嘴,最后却是一如既往地什么都没说。
      这已经是坊间最新最火的一本书了。
      
      今天的暗卫也在为了陛下的各种要求而头痛中。
      暗卫如同影子一般,无声连在人的脚下,撤去时却又是谁都发现不了的悄无声息。
      
      微风掀起书页,挺秀的印刷字里是谁都能听得懂的话。
      
      暗卫磨掉了书封上爱恋百事四个字。
      风牵起书的序章,描摹着那些被某人一字不差看完的内容。
      
      百事第一回——久别重逢不相识,春风解意诱其知。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标注的注解,显然倾注着作者的心血——
      男子若遇心爱之人,万不可谨慎处之,佯装无意,此为下下策。需得步步为营,攻其心门,方为上策。
      
      暗卫藏起这本书,在宫中无声前行,准备拿到无人处静静烧掉。
      陛下前月突然吩咐起他们找一些特别的民间读本,连夜看完后却极其不满,命令他们再找更好的来。
      
      暗卫乙好不容易找了一本让龙颜微悦的,可看了一日后,陛下又不喜欢了。
      
      圣意难测啊。
      
      暗卫乙干脆利落地烧了这本书。
      
      殿内,谢既白感受着指尖的余温,唇角微扬,神色难得放松。
      他站在桌前微微倾下身子,单手执笔,笔尖沾了两撇墨水后,继续在纸上勾勒那副怎么都画不完的鹰隼少年图。
      
      少年身姿如竹节,雄鹰对比以往更加神采飞扬。
      谢既白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肩边长发顺其滑到了纸面上,发端与少年衣摆相连。
      
      一切看起来都与以往没什么不同。
      唯一的不同便是,谢既白第一次勾勒出了少年的五官。
      
      .
      
      勤政殿的厨房偏安一隅,其内保持着和勤政殿其他地方一致的装修风格。
      宁融被常德带了进来,他托起下巴静静环视着这五星级厨房里的一切,而后思考着他记忆中为数不多的菜谱们。
      
      哎,他穿书前可是一个点外卖小能手来着,不能连一道菜都不会做吧?
      宁融回忆着那宛如前世的记忆,他以前还挺喜欢看做菜视频的,虽然他一次都没有去实践过。
      
      哎,反正看了就是会做了。
      
      宁融撸起袖子就走向灶台,别的不说,昭国皇宫的厨房食材真的还挺全的。
      葱姜蒜末一应俱全,苹果梨子一个不缺。
      
      宁融不禁感谢起了原作者的不严谨,才让这书里的世界拥有和现代差不多的食材。
      
      御膳房里的厨子已被先一步遣散,剩下的除了几个值班的宫人,便只有跟着宁融到处转圈的常德了。
      
      常德忍不住跟宁融建议道:“世子殿下,您要什么吩咐奴才们一声便成,奴才们为您一一找来不是更快吗?”
      
      勤政殿的厨房实在是大,宁融走了一圈还没找到自己想要的全部食材。
      
      宁融挠了挠头:“那便请公公为我找一只处理好的公鸡,还有葱姜蒜末这些吧。”
      
      “劳烦公公了。”
      
      最主要的食材就在眼前,便不用再劳烦常德去找了。
      常德应声而去,吩咐小太监准备好宁融需要的东西。而后他便先一步离开去谢既白那里交差。
      
      路上,常德不禁捶起了自己的一把老骨头,他可不想跟着宁融做完这顿饭。
      
      君子远庖厨,一个楚国皇子能下厨做出什么菜,他这一把老骨头可不想跟着宁融受罚。
      
      常德先一步离开,自然也就没有看见宁融后来抓起的那一大串鲜红的辣椒。
      
      谢既白贵为一国之主,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自然要别致一些才能讨他欢心。
      太复杂的宁融也不会做,别致的奶油虽然会做,却缺了最重要的打蛋器。
      
      宁融挥起菜刀狠狠砍向菜板,本就只剩一半身体的鸡被他“砰”地一声便卸掉了一条鸡腿。
      
      值班小太监瑟瑟发抖,不是做菜吗?这楚国公子怎么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宁融“啪嗒啪嗒”给公鸡做着解体运动,可惜他这副身子骨的质量一向很差,只是剁完一只鸡后就有些气喘吁吁了。
      
      但是出宫的欲望压倒了一切。
      
      宁融兴奋地抓起了菜板上鲜红的辣椒。
      而后拿起菜刀切起了比公鸡还要多两倍的辣椒们。
      
      宁融无辣不欢,这也是他唯一会做的一道菜。
      辣子鸡。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