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谢既白的床,宁融自然是不敢多睡的。
      
      力气恢复的差不多后,宁融立马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出,他这倒霉弟弟下手也是不轻,宁融下床后腿立马一软,差点摔在地上。
      
      缓了两三秒后,宁融这才扶着房中吊梁的玉柱缓缓起身,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门口。
      
      与昨日完全判若两人,殿外不管是宫女还是小太监,对他都极为尊敬。那礼行的让宁融不禁担心起了他们的膝盖和脊椎。
      
      宁融保持就近原则找了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太监,问道:“请问公公,我居住的那处寝殿在何处?”
      
      虽然也在楚国宫里呆了几个年头,但宁融至今还是个路痴。
      而且让他意外的是,桂平也不在他身边。
      
      清秀小公公立马热情如火,他道:“大人可是累了要回去休息?这点小事让奴才为您带路如何?大人饿了的话奴才这就吩咐御膳房给您做点养胃菜怎样?”
      
      宁融凝固了。
      这一问三答的说话风格不由得让他想起了他那个倒霉弟弟。
      
      宁融摇了摇头,他道:“劳烦公公带路了。”
      
      昭国皇宫那么大,他一个人还真不一定能找到回去的路。
      
      一路上这个小太监的嘴就没停下过,宁融也一度维持起了自己营业性的笑容,不过从这个小太监的口中,宁融也知道了自己住的那个地方的名字。
      
      原来他住的地方居然是栖雪殿。
      
      栖雪殿自然是没什么特别的,特别的是栖雪殿不远处的另一处荒废寝殿。
      
      栖雪落云,栖雪殿不远处便是谢既白生母生前所居住的寝殿落云殿。
      说是宫殿,其实原来不过只是宫中堆放杂物的地方。
      
      小太监还在叭叭跟宁融说着这宫中有哪些地方去不得,哪些人物惹不得。
      
      旁的宫人离得远或许没看清,他昨夜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陛下平日极其讨厌别人靠近他,可是昨夜他却抱住了眼前这位楚国质子,那紧张的神态,实在是……。
      
      小太监入宫不久,如果不是家里实在揭不开锅,家里人也不会忍痛把他送进宫。
      他十余年的红尘经验来说,陛下分明是在担心眼前这个人。
      
      思及此,他有些讨好的开口:“公子,这宫中有一处你可千万去不得……”
      
      听到小太监的话,宁融突然想到了原书里寥寥几笔带过的一段剧情。
      
      谢既白的生母原本是御花园里侍弄花草的宫女,后来被陪宠妃逛御花园里的先帝一眼定情,封了贵人,这才脱了宫女的身份。
      可惜帝王何其无情,所谓喜欢不过只是限时包装过的谎言。
      
      后宫纷争有时甚至更胜前朝,谢既白的生母毫无背景可言,饶是在后宫中夹紧尾巴做人,可仍是忍不住有人陷害栽赃。
      
      前世她被人活生生掐死在八岁的谢既白面前。
      今生……谢既白也没有救回她。
      
      看书的时候不过只是把这件事归类在重生文主角的必备成长背景,可是穿到书里才发现。
      这些尔虞我诈都是活生生的。
      
      小太监单方面聊了一路,栖雪殿到了。
      
      送好了宁融,小太监也不打算多留,转头便行礼离开。
      他正欲离开,却被宁融不轻不重地拉住衣角,而后手心中便多了两片金叶子。
      
      宁融一向不喜欢欠别人什么,以防万一他每天都在怀里带着一些小金库里的财产,这小太监跟他说了不少东西,这点人情债他还是懂的。
      
      小太监虽然平日里也得了一些赏赐,但远远没有一个人像宁融这般阔绰。
      毕竟陛下清心寡欲,后宫中一位娘娘都没有。没有了皇帝的妃子,自然就没多少人肯打赏他们这些做事的宫人。
      
      他又想要又不敢要,支支吾吾地把脸都给憋红了:“公子,你这……”
      
      宁融合上了他的手,说:“公公收下吧,以后我说不定还有一些琐事要麻烦公公。”
      
      小太监只好收下这两片金叶子,磕磕巴巴地道谢后离开了。
      
      宁融叹了一口气,猝不及防一转头,正好又对上一双兔子眼。
      
      桂平果然在栖雪殿里,他“哇”的一声朝宁融扑来,被宁融灵巧躲开后一个急转弯绕到宁融面前,跟只小鹦鹉似的:“公子你没事吧,谢既白那昏君也不让我去看你,我好担心你啊。你昨天可要吓死我了!”
      
      宁融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我没事,这次也要多亏了谢既白。”
      虽然他也不知道谢既白是抽了什么风救了他。
      
      桂平显然是个土生土长的楚国人,他哼唧道:“还能是什么原因,定是谢既白那厮怕你出了什么事,耽误和我们楚国的关系。不过公子你没事就好,昨日那酒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竟让你咳出血来,肯定是那些不怀好意的昭国人动的手脚!”
      
      其他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
      除了他的倒霉弟弟还有谁会这么无聊呢?
      
      他离开楚国之前,他那个倒霉弟弟还在半夜撬开了他的房门,阴恻恻的对他说:“哥,你不要去昭国好不好?”
      宁融平和的告诉了他这不是他能决定的事。
      
      然而他的倒霉弟弟用沾满鲜血的手拉住了他的衣袖,还是重复着那句话。
      
      “你不要去昭国好不好?”
      
      当他的车辇离开楚国皇宫时,他的倒霉弟弟就一个人站在角落里,明明是微笑着给他送行,宁融却觉得他的弟弟更像是给他送殡。
      
      一想到他的倒霉弟弟卫错,他就觉得昭国皇宫突然就变安全许多。
      
      宁融啪的一下拍了拍桂平乱想的小脑阔,对他说:“我们现在人在昭国,你对谢既白最好礼貌一点。”
      
      人家可是男主,得罪他的人坟头已经从楚国排到昭国了。
      
      桂平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他决定以后只在心里骂谢既白。
      
      “还有……”
      
      宁融自己都有些肉痛,可是没办法。
      他对桂平说:“桂平,你把我们从楚国带来的东西都烧了吧。”
      
      本来他想说丢了,可是万一被谁捡到也不是一件好事。
      他了解卫错,卫错决定的事一向是不死不休,一旦毒真的是卫错下给他的,那么这毒就绝对不止下在一个地方。
      
      还好,还好他的小金库一直随身携带,没被人动过。
      
      “全部吗?”
      桂平不是傻子,多少也能明白宁融的意思,可是他们从楚国带来的东西多数是昭国没有的,全部都烧了……
      
      桂平的脸上出现了和宁融同款的肉痛,他不解道:“公子真的全部都要砸了烧了吗?那里肯定是有没下过毒的……”
      
      “全部。”
      
      宁融狠下心来。
      
      “立刻,马上。”
      
      栖雪殿的小院内,宁融捧着一尊青花瓷,自制口罩下的双眼满含热泪,而后毫不犹豫地把青花瓷摔在了地上,毫不犹豫地敲下了自己的小锤子。
      
      作孽啊,这可是古董啊,就这么没了。
      
      宁融砸着青花瓷的碎片,内心极度心疼。
      
      放到现代,这一尊最少也能卖个两百万,他现在在干什么,他在砸古董。
      
      败家子,宁融你真是个败家子。
      
      这尊青花瓷还是他好不容易从抠门的楚帝那里要来的。
      
      哎,反正穿不回去了。
      不如就烧些古董魂穿到现代社会替他看看风景吧。
      
      宁融在这里砸古董,桂平则负责把这些古董碎片和其他物品烧成灰。
      
      桂平也戴上了宁融自制的口罩,公子自从被找回楚国皇宫以来便常干一些平常人想都想不到的事,对比口罩,桂平都能熟练操作饮水机和空气净化器。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抬手就能倒杯水,公子要钻研三个月制作出一台饮水机。
      既然公子要那么做,那一定是有道理的。
      
      熊熊烈火不断燃烧,橙红色的火焰蚕食着他们从楚国带来的家当,火光燃的越发热烈,显然是还没吃饱。
      
      不出宁融所料的是,橙红的火焰不时便会变为黑色。
      
      不愧是他的倒霉弟弟,真的没有让他失望。
      他真的不止在一个地方下毒了。
      
      看来他昨日喝的那杯酒只是卫错的小试牛刀,但是那些藏在各种他砸烂的碎片里的可就不一定了。
      
      宁融突然就明白了卫错最后看他那个眼神的含义。
      
      那眼神分明在说。
      
      哥哥,你去死吧。
      
      半室摆设转眼清空,宁融本就不多的家当顿时没了大半。
      
      桂平从寝殿内抱住一团衣服,口罩闷得他脸色有些红,他们双双戴上了手套,干活时有些笨拙,可是宁融不让他摘,宁融说这是双重保险。
      桂平问宁融:“公子,这些衣服也烧吗?”
      
      宁融冲他摇了摇头,拉下口罩说:“这些烧了我们穿啥,裸奔吗?”
      
      这些衣服都是平时他自己打理的,倒霉弟弟应该没有在里面下毒的机会。
      
      桂平又踉跄着把这些衣服抱回了原来的位置。
      
      可疑的东西都烧完也着实费劲,宁融让桂平带着他自制的消毒剂在小院和寝室内都喷一喷,宁融累出了一身汗,如果不是古人的衣服太复杂,他此时就是在冬天里穿衬衫的抗冻男孩。
      
      宁融揪起自己的领口上下挥了挥散热,桂平捂紧口罩喷消毒剂。
      
      也不知道公子是怎么想的,隔三差五就让他在地上喷这些刺鼻的液体。
      
      宁融抬头嗅了嗅,轻轻勾起了嘴角。
      
      啊,干净的味道。
      
      于是太后身边的大太监一踏进门,就先后闻到了两种刺鼻的味道。
      
      烧完东西的火堆还挥发着那股烧焦的烟味,而比这更难闻的是那股形容不出的刺鼻又有些酸的奇怪气味。
      
      大太监立马给这位来自楚国的质子打了个最低的印象分,抬起袖口捂住了口鼻,这才宣读了太后的旨意。
      
      “世子殿下,太后有请。”
      
      正在揪着衣领散热的宁融满头问号。
      
      太后?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