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永宣七年,冬至。
      
      楚昭两国交战于廊平境内,昭以五万兵马阻十万楚军半月有余,昭粮草日渐枯竭,首将亲笔临书,快马加鞭赶往盛京求救。
      
      临安城外尸骸遍野,鲜血连着炮火,染红荒芜的草革。
      
      昭军精疲力竭,死守于临安城内,首将裘平百战断戟,临门一脚便要登上奈何桥。楚军趁乱而入,挥旗而下,战火撩满半个天际,楚军喜不自胜,正欲占领临安——
      
      千钧一发之际,昭国永宣帝谢既白御驾亲征,率领一万铁骑划破天玄而来。
      
      谢既白一枪挑落楚军首将,铁骑所过之处,楚军无不被踏平,几万兵马顿时溃不成军。
      
      昭国战旗扬于夜空之中,谢既白一身玄铠,银枪上滑落如水血滴。
      
      风吹过他额前碎发,漂亮的眉眼中满是嚣张。
      谢既白手中银枪直指昭国大将裘平。
      
      “裘将军,你让朕好失望啊。”
      
      廊平之战,楚国大败。
      
      一月后。
      楚昭两国签署停战协议,各自调养生息。楚割地赔城十五座,且送五皇子卫琅与昭国为质。
      
      南楚北昭,不同于楚国的四季分明,昭国的冬天冷得更加浓重,寒风如同一把把利刃,不轻不重地划过人的脸庞。
      
      “真冷啊。”行人如是说道。
      
      此时此刻,昭国皇宫。
      宁融伸出手接过窗外飘扬的雪花,雪花入手即化,溶成一滩小小的水。
      
      穿到这个世界也五六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雪。
      宁融心想,这雪白的,跟要给他做白事似的。
      
      “哎。”
      宁融擦干了自己的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说不定这场雪还真就成了他的白事了。
      
      五年前他还是现代社会里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平时没事就打打游戏看看小说,当时他被朋友推荐了一本重生复仇的古代小说,名叫《昭定天下》。
      
      书如其名,这是一本重生复仇流的爽文,讲述的是昭国七皇子谢既白的故事。谢既白前世被奸人所害最终惨死,重生回来后进化成了一个龙傲天顺利登基为帝的故事。
      
      宁融拿到书的当天就熬了个通宵看完了上半册,兴奋一夜,凌晨三点还在被谢既白的步步反杀苏的嗷嗷叫。
      不过他最喜欢的角色不是男主角谢既白,而是书里的一个配角,楚国的五皇子卫琅。
      
      然而作者显然不打算对炮灰多加笔墨,书的进度还没到一半,卫琅就因战败被送往昭国为质,最终因不堪受辱自尽于昭国皇宫之中,送者三尺雪。
      
      垃圾作者毁他男神,宁融拿起键盘就开始敲打正义。
      
      好在老天有眼,一觉醒来他就穿成了卫琅。
      
      宁融一巴掌拍在自己的俊脸上,残留的几丝水珠让皮肤清醒了不少。
      
      刚穿过来的时候,他还想过什么手握剧本逆袭人生,改变自己的命运什么的。
      
      原著里卫琅虽然是楚国的五皇子,但实际上乃是楚帝游江南时临幸的一个舞女所生,自幼生长在民间,直到十六岁生日那一天才被楚帝的探子找到,从而才被接回皇宫,正式被封为五皇子。
      
      宁融穿过来的时候,恰好就是卫琅十六岁生日的两个月前,只要他瞒过了楚帝的探子,不就不用进宫了吗?
      不用进宫,不用和楚国皇子们进行那些尔虞我诈,自然就不用被当作战败的赠品,送给昭国为质。
      
      天高黄帝远,反正他一个炮灰就算失踪了,对剧情也造成不了多少冲击,无非就是男主的龙傲天之路少了那么小小的一笔。
      宁融盘算的十分美好,况且在宫外活着岂不是更自由吗?
      
      宁融美滋滋的想着,然后因为救了一个人,耽误了一些自己逃跑的进度,在给那人抓药的途中被楚帝的探子发现了。
      
      后面的剧情和书中描述的大差不差,楚国皇宫中到处都是尔虞我诈。
      
      事实用无数次证明了作者根本不给他走男主戏份的机会,炮灰就该乖乖遵循炮灰的命运。
      
      好吧,炮灰就炮灰,那他当一个安安稳稳长命百岁的炮灰还不行吗?
      
      于是宁融仗着自己知道剧情的buff,在楚国的各位皇子之中扮演着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局外人,用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表达自己对皇位没有半点兴趣。
      
      以防万一,五年来他还一直暗戳戳的给楚国王室送情报,廊平之战更是不遗余力地出谋划策。
      
      然而结局依旧清晰可见,什么剧本都抵不过男主那得天独厚的光环一角。
      
      好在他实习时没少被老板压榨,现在已经是一条两面熟的咸鱼一条。
      
      原著里卫琅是被送与昭国为质后,先后遭遇昭国众人的百般刁难后,不堪受辱才自尽身亡。
      而他宁融是谁,干啥啥不行心态第一名,那点小刁难还能难得了他?
      
      宁融扫环室内,简单雅致的布置虽然在名门望族中稍逊简陋,但恰好比较符合他简约的审美,隔壁还有自己的小厨房,平日里的吃喝应该是不成问题。
      
      谢既白十七岁登基至今,从未扩充过自己的后宫,没有妃子自然少了很多后宫荣宠之争,而宁融居住的这处偏殿更是偏安一隅,鸟都不往这儿飞。
      
      很好,这得天独厚的宅居条件简直形似他现代社会里的小窝。
      
      风雪袭门,呼啸而来,房门外传来窸窣的开门声,宁融灵敏的动了动耳朵尖。还没等他彻底回过身,他从楚国带过来唯一的侍从桂平委屈的脸便映入他的面前。
      
      桂平委屈的擦了擦眼泪,眼角被冻得通红:“殿下,那些昭人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他一个时辰前去御膳房拿晚膳,左等右守等了半个时辰,御膳房的宫人也没叫他的名字,直到他提着袖子闯入了厨房房,那些宫人才讥笑着看着他,丢给他一些喂狗的剩菜。
      
      桂平摔下自己拿菜的篮子,篮子在桌面上不稳的晃荡了几下,篮内盘中赫然是一些不要的残羹冷炙,还都是素的。
      
      桂平愤恨道:“殿下你看,这些喂猪猪都不吃!”
      
      宁融:“……”
      他竟忘了还有这一出。
      
      桂平撇了撇嘴角,清秀小脸上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冻的,浮出一片红:“那些昭人还说,你们楚人就只配吃这些!”
      
      “真是气死我了,殿下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宁融觉得这么下去自己真的有可能会饿死,楚昭两国向来是宿敌一般的存在,他这么大个的楚国皇子落在昭国,昭国人不一人一口唾沫星子喷死他才怪。
      
      看来卫琅书里就算不自杀,也会被饿死啊。
      
      宁融安慰桂平道:“都说了以后在昭国不要再叫我殿下,叫我公子就行。”
      
      “楚昭两国向来不对付,这一仗楚国又吃了败仗,昭人对我们这样也情有可原,不必和他们置气。”
      
      宁融用手指了指屋外的小花园,对桂平道:“等天暖了一些你去向御膳房讨些种子,我在院外那些空地上种些果蔬,温饱还是不愁的。”
      
      还好他早就预料到了可能会发生的炮灰结局,五年来没少充实自己的小金库,有钱能使鬼推磨,他就不信他还养不活自己。
      
      不过宁融的美好畅享并未在桂平那里得到肯定,桂平那满脑子的封建思想正排排站攻击着他的理智。
      
      桂平捧着脸,失声道:“君子远庖厨,殿下贵为楚国皇子,怎可下手做这些平民才做的事。”
      
      宁融无语道:“桂平,你还记得我平时和你说过什么吗?”
      
      桂平强忍着自己那发达的泪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宁融捧着胸,肯定道:“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你是人我也是人,只要我们都是人,我们就可以做同样的事。”
      
      桂平用肚子里发出的一声咕噜声表达了他的肯定。
      
      篮子里的残羹冷炙显然是不能再吃了,雪深渐浓,偏殿中也没有其他什么适合吃的东西。
      
      宁融慢慢捂住自己的肚子,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他的面前,他饿了。
      
      跟着宁融五年,宁融的表情桂平还是能读懂个五六分的,他一把拿下篮子丢到角落中。而后从他们从楚国带来的行李中扒拉出一瓶酒。
      
      酒已经温好了,桂平拿好两个酒杯摆到了桌前,脸上已经阴转晴,他对宁融道:“公子,明日我再找那些昭人理论,你先喝杯酒暖暖身子吧。”
      
      晚饭显然是已经是不可能了,喝点酒暖暖身子还是可行的。
      
      宁融拿起一个酒杯,仰头饮进,醇香的酒夜带着一股清香,正适合暖胃。
      
      宁融咂了咂嘴角,道:“这酒不错啊,你从哪儿弄来的?”
      
      桂平见宁融喜欢,自己心里也很开心,他朗声道:“是八殿下的侍卫给我的,侍卫说是八殿下亲手为殿下酿的呢。”
      
      八殿下……
      宁融看着杯中清香的酒夜,手指下意识收紧,精致的酒杯就这么从手中飞落而出。
      
      他缓缓扶着桌沿朝下弯腰,那股温暖的溪流瞬间化为奔涌的波涛,不停地在胃中翻江倒海。
      
      下一秒,宁融猝不及防地吐出一口鲜红的血。
      
      妈的,翻车了。
      这是宁融彻底陷入昏迷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 作者有话要说:  专栏预收求收藏鸭=w=
    ①:《我在万人迷文里当海王》
    作为一名天赋超群,俊美不凡的修真人士,祁棠一直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
    哪知某天他突然觉醒了意识,意识到自己所处的世界是一本烂尾玛丽苏小说,而他并不是天选之子,而是黑莲花主角的垫脚石。
    而且再过三个月,就要被主角迷的昏头转向的师弟一刀捅死。
    祁棠:哦豁。
    拥有自我意识的祁棠决定放飞自我,面朝大海做一条快乐的咸鱼。
    哪知一不小心,没做成咸鱼,却成为了一名拥有众多鱼苗的海王。
    痛不欲生的师弟:“师兄,你看我一眼,我死都愿意。”
    身残志坚的皇子:“小棠,我不要皇位了,你回我身边好不好?”
    霸道冷情的魔尊:“你要什么本尊都能给你,别走。”
    黑化病娇的主角:“阿棠,你要违背我们的誓言吗,呵呵。”
    其实很强但是就喜欢装咸鱼受x资深戏精知名神经病攻
    ②:《BE游戏攻略狂魔[快穿]》
    夏闲是个平平无奇的游戏宅。
    与其他宅男不同的是,他有着过分优越的外表和一旦游戏涉及感情选项,一定直通BE结局而去的技能。
    他很满意自己平平无奇的生活。
    直到后来一次见义勇为,意外去世,他穿越到了快穿世界。
    系统:“你好,这里是不通关你就会死系统。你必须打通你生前BE的所有烂尾游戏,并且拿到HE结局,才能复活哦。”
    夏闲:“多少部?”
    系统:“一万部哦。”
    夏闲:“再见。”
    后来——
    作为一名被进献给暴君的绝色美人,迎接他的自然是一番虐身虐心,把肾给渣攻白月光的剧本。
    夏闲恹恹地对系统说:“我现在推翻他的王朝,让这个世界的百姓安居乐业,算HE吧?”
    系统:“……”
    切片主神攻x又懒又皮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