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采花疑案 ...

  •   瞧见正神情复杂地盯着自己看的李云杨,李雨棠笑道:
      
      “怎么,四哥也想着抓紧时间给我找个婆家?” 
      
      李云杨原本是担心她近日来受了惊吓,夜间又常被噩梦侵扰,此时听了邻桌的对话会更加雪上加霜。但见她似乎并未因此而显露出害怕的样子,反到还有心情跟自己开玩笑。心中略松了口气,于是薄嗔道:
      
      “女儿家也不知羞。”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李雨棠不甚在意地夹了一口小菜,继续问道:
      
      “四哥,他们说的究竟是什么事?已经有十七女子害了?该不会是……”
      
      “你……不害怕?”
      
      “怕什么?”
      
      李雨棠接过丫鬟手中供他二人漱口的清茶,递送到他面前,继续说道:
      
      “有四哥在身边,我怎么可能会有危险?”
      
      自家妹子的信任与依赖让李云杨感到很是受用,颇为满意地勾起唇角。然而再看到那双目不转睛盯着他等待下文的大眼睛,又无奈地摇了下头。
      
      这个小妹真是被他们全家宠溺坏了,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间险恶。如今京城之中因采花案闹得人心惶惶,祖母为了纵着她来乾阳观,不但要自己告假亲自护送,还调用了府中近半数的兵丁护卫,实在是太过纵容了。倒不如拿这件事吓她一下,让她收收玩儿心,于是叹了口气,斟酌着字句说道:
      
      “近日来京城一连出了多起怪事,有多个家世富贵、面容姣好且尚未出阁的小姐遇害。嫌犯每次犯案均是潜入女子闺阁之内将人带走,来去无踪,从未留下半点痕迹。整个案发过程,府中护院、家丁、丫鬟没有一人能够发现。”
      
      “嗯……看来是个有些本事,还十分挑嘴的采花贼。”
      
      “……,若是今早又有一个女子遇害,那么这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有十七个了。你知道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这采花贼身体不错?”
      
      “……噗!咳咳……”
      
      李云杨瞬间将刚喝进口中的清茶喷了出来,呛咳得几乎要掉出泪来。接过李雨棠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嘴,深吸了一口气,他决定还是不要再跟她继续这个话题了。
      
      “时候不早了,继续赶路吧。”说着率先一步起身离开。
      
      联想到刚刚旁边桌的人所说的话,李雨棠心中思转片刻,连忙也起身跟了上去,追问道:
      
      “四哥,你刚刚的意思是这十七个被害人不止是被玷污了,而是跟今早那个女子一样都死了吗?”
      
      “……恩。”
      
      “灭口还是自尽?那死亡原因都是什么?”
      
      李云杨一张俊脸腾地烧了起来,皱眉瞧着她那双闪闪发光的大眼睛,心中万马奔腾。原本是想吓唬一下自己这被娇宠惯了的妹妹,让她改一改往日总是喜欢偷溜出俯的爱好。没想到却勾起了这丫头的兴头儿,非但毫无惧色,反而一脸十分感兴趣的模样追问个没完究竟是怎么回事?
      
      至于死因……那种死因打死他也没办法对着自己妹妹说出口。李云杨被缠得紧了,将李雨棠半扶半塞地送进马车,立即接过侍从牵过来的马翻身而上,催促着赶快赶路。
      
      这个四哥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好好说着话突然就板起脸不搭理她了,他还没说那十七个受害者的死因究竟是什么呢,说话说一半,实在是太会吊人胃口了!
      
      被塞进马车的李雨棠无奈地翻着白眼,不经意间却瞥见与她同坐在马车内的丫鬟——菱角。激动、恐惧、八卦、压抑等等各种复杂的情绪在她脸上艰难地揉捏在一起,甚是精彩纷呈。
      
      李雨棠瞧着她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中暗喜,于是轻挑着眉毛问道:
      
      “菱角,刚刚四哥跟我说的采花案,你是不是也听说了?那些女子究竟是怎么死的?”
      
      菱角偷眼瞧向李雨棠,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点头开口道:
      
      “......奴婢听说那十七个被害的女人都是……被扭断了脖子。”
      
      说着忍不住将自己的脖子缩了起来,一脸害怕地感叹道:
      
      “啧啧,那得多大的力气啊?痛都要痛死人了。”
      
      “被扭断了脖子?”
      
      李雨棠吃了一惊,喃喃地重复着菱角的话,被害人都是被扭断了脖子,可见行凶者受过专业的训练且做事狠辣干脆。那么行凶对象都是选择有些难度的千金小姐,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呢?难道仅仅是因为“挑嘴”,而故意为自己犯案增加难度?可是穷人家的闺女,容貌出众的也比比皆是啊,莫非这还是个“仇富”的采花贼?
      
      “何止呀!”
      
      原本怕得发抖的菱角,在一颗八卦之心的熊熊燃烧下,瞬间忘记了恐惧,立即眉飞色舞,表情及尽夸张地继续说道:
      
      “奴婢听说这十七个人虽然都被扭断了脖子,但却并没有死,只是为了让她们不能再反抗了。”
      
      扭断了脖子却不致死?除非是偶尔的机缘巧合,若是连续十几起都能做到如此,只能说行凶是个手法极其精准的高手。因为上位颈椎骨脱位导致的脊髓损伤,会导致人立刻死亡。而如果是下颈椎扭伤所导致的骨折脱位,会出现高位截瘫,这种情况下人却不会立刻死亡。
      
      李雨棠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只有她二人的车厢内,菱角竟还是偷眼扫视了一圈,故意将声音压得更低地说道:
      
      “听六婶说那些女人真正的死因其实都是——流血而死的,是被人糟蹋得活活流血流到死的!”
      
      “哈?”
      
      十七个被害者死因居然都是——大出血?……李雨棠顿觉天雷滚滚,尼玛简直丧心病狂啊。一个两个还可以理解,若十七个都是因为如此原因而导致的死亡,这采花贼是有多饥渴,多暴力,亦或是多变态?这……还是人吗?
      
      连续犯下十七起复杂性强|奸致死案,居然还在逍遥法外,并且不断作案……且不论死亡原因为何,但十七个被害人都死了应该是肯定的。李雨棠的脸上现出一丝鄙夷,这个时代的官府办案能力真是令人遗憾。
      
      行进中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前面开路的李云杨回马来到车旁,对车内的李雨棠说道:“前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已叫人去瞧了,好生待在车里不要出来。”
      
      没过多久,马车外传来兵卒回报的声音。
      
      “回禀四公子,前方树林今早发现一具尸……”
      
      尸体……难道是今早在客栈中,邻桌谈论的那具女尸?李雨棠掀开车窗的布帘欲要开口询问,却刚巧看到李云杨正抬手制止兵卒继续说下去。
      
      李雨棠微微皱眉,但想到自己身在异世,已然不再是警察,思忖片刻便将要问的话咽了回去。如今还是尽快找到回去的方法要紧,一个世界有一个世界的行事准则,她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李云杨挥手打发了兵卒,对李雨棠解释道:
      
      “……前面有人施斋行善,人太多了,把道路都堵住了,我们需要绕旁路上元阳山。”
      
      李雨棠对临时改路的决定并没有什么异议,单手靠在车窗上,瞧着在一旁指挥车马掉头改道的李云杨。面如冠玉,斯文俊朗,面前这枚小鲜肉若按李雨棠的真实年龄算,在她面前也就是个小屁孩,刚刚居然拿她当小孩子糊弄,还有人施斋——真是……
      
      “四哥——”
      
      李雨棠忽然玩心大起,开口问道:
      
      “你刚刚说前面有人施斋?”
      
      “啊?嗯——”
      
      李云杨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我刚刚早饭似乎没太吃饱,不如咱们也去讨顿斋饭吃,怎么样?”
      
      “……”
      
      李雨棠正笑盈盈地望着李云杨,未曾留意一队官差从对面而来,为首的一位官员在错身经过马车时突然勒缰驻马,回头望向了她。
      
      正一脸促狭地笑着的李雨棠,突然感觉一道凌厉的目光扫了过来,让她不由地打了个激灵。不待她回望过去看清楚目光的主人是谁,面前的车帘已经被李云杨快一步挡了个严实。
      
      车外传来李云杨已经恢复了镇定的声音:
      
      “张大人,好久不见。”
      
      “原来是李中郎,好久不见。”
      
      回应的是一个声音清润谦和的男子,完全无法想象与刚刚那犀利的目光会是同一个人。难道是刚刚那道目光的主人另有其人?李雨棠待要撩开帘子看个仔细,却听那人与李云杨略作寒暄便急急告辞离去,只留下一个身着紫色官袍的背影。
      
      透过帘布的缝隙,李雨棠呆呆地望着那道莫名令她感到熟悉的背影,脊背串上一股深深的寒意。这个修长而英挺的背影她一定在哪里见过,并且她敢肯定,这绝不是这副身体原主的记忆。
      
      她虽然拥有原主过去十五年的记忆,却并没有承袭原主的对这些记忆的情感。那些记忆对于她来说就像是看一部历史纪录片,你知道它们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如何发生过,却很难做到真正的感同身受。因此,她确定那背影一定是她“自己”亲眼见过的,可是……这可能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感恩与您在这美好的时光相遇在晋江,生活中偶尔会有一些不开心,愿我的文能给您带来片刻的欢乐。
    本文存稿充足,若恰好能讨您欢心,希望您能点一下它的收藏,以期待与您下一次的重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