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5、桃花玉符 ...

  •   张敬望见那用炭笔写着的几行诗句,以及落款处画着的奇怪图形,瞳孔瞬间紧缩。
      
      “你把她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她暂时被我保护在某个地方,安全得很,你放心好了。”
      
      张敬双眸微眯,冷声问道:
      
      “你知道的,既然留不住你的人,那我就只能想办法留住你的‘心’了。”
      
      张敬垂下眼眸,脸色阴沉如墨,萧珣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过了许久,张敬终于轻轻地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一块儿白色玉符丢给了萧珣,留下了一句:“你以后最好不要再打她的主意!”,而后转身离开了大殿。
      
      萧珣望着手中的白玉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幽深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精光。他那最后一分悬着的心,终于落得安稳了。
      
      一个窈窕纤细的身影走进了萧珣的视线,他赶忙将玉符收好,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
      
      “书靑师妹……”
      
      几日之后,新皇登基继位,立贺太傅的孙女贺书靑为后。
      
      刚刚登基的萧珣与历任皇帝一样,开始大刀阔斧地清理朝堂,培植自己的终于自己的新生力量。
      
      这一切似乎都是这么的顺理成章,唯一令人大感意外的,是这位新皇帝上位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册封了大夏朝开国以来第一位异姓的一字并肩王——恩王张敬。
      
      城郊的某处宅子之内,李雨棠盘坐在石凳之上,啃着一块儿新鲜出炉的豌豆糕。
      
      这几日她的心情格外的好,不过与哪个皇帝登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当然跟某人被封了一字并肩王也没有关系。
      
      原因之一,自然是她二哥李云柏并没有死,当初收到她的信之后,二哥三哥就决定了要将计就计。
      
      同时被安插在西府做法师的明月,也在西府二少爷李云榕的帮助之下,收集到了西府与二皇子萧琰串谋的证据。两方人马在边城回合,作下了“边城兵变”之局,让萧琰与李汝同误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掌控的背部的全部兵马。
      
      原因之二,则是李汝同与萧琰同样被以谋逆罪背叛秋后处决。但念在李云榕除叛有功的份上,西府并没有被抄家罚没,而是由李云榕继承了家业。祖母俞氏虽然痛哭了一场,但是手心手背终究还是不得不做出了取舍。
      
      原因之三嘛,是萧珣还了她爹的清白,也恢复了爵位,家中被抓的那些丫鬟仆役也都悉数放归。只是暂时他们全家还居住在乡下的庄子上,并无返京之意,连祖母俞氏也都一并接了过去。
      
      李雨棠瞥了一眼旁边辞去了京城府尹的实职,却看起来还是忙碌个不停的张敬,问道:
      
      “从今天早上开始你就忙个不停,你府尹都不做了,究竟有什么可忙的啊?”
      
      张敬停住脚步,轻笑道:
      
      “自然是有比做府尹更重要百倍的事情要做了。”
      
      “什么事啊?”
      
      李雨棠立即从石凳上蹦了下来,瞪着一双亮闪闪的眼睛问道:
      
      “可是又发生什么案子了?”
      
      “不是,”张敬伸手在她挺翘的鼻子上刮了一下,笑道:“我是准备去向宁远侯提亲。”
      
      李雨棠俏脸一红,故意装出一脸惊讶地问道:
      
      “向我爹提亲?怎么,你这才不打算跟我爹义结金兰,而是准备娶他了吗?”
      
      张敬被气得有些哭笑不得,抬手就要抓她。李雨棠几步就跃出老远,指着抓空了的张敬哈哈大笑道:
      
      “怎么样,我这几日功夫进步的是不是很快?”
      
      她正兀自得意,却谁知一个眨眼的瞬间,张敬就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她甚至都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动的,就已经被他圈在了怀中。
      
      “嗯,是挺快的。”张敬笑道,“不过也是师傅教的好。”
      
      “既然如此,”李雨棠回勾住张敬的脖子,笑眯眯地问道:“徒儿是不是该给师傅一点奖励?”
      
      “这里?”张敬脸色微红,有些忸怩地低声说道:“还是……还是晚上……”
      
      李雨棠立即气呼呼地瞪起了眼睛。
      
      “睡都不给睡,亲一下还要等晚上?”
      
      “……”
      
      张敬被她这话说得脸色更红了,他不就是……才这么急着想要去提亲吗?
      
      瞧着凑到近前这种红润有人的唇瓣,张敬忍不住抿了抿嘴唇,□□就□□吧,院子里就……院子里吧。
      
      “太师祖!”
      
      忽然一个突兀的声音,将差一点点就贴上的两人猛地一惊。李雨棠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突然跃进院子之中明月,骂道:
      
      “臭小子,你太师祖家是没有门给你走吗?”
      
      张敬尴尬地放开李雨棠,轻咳一声,转身问道:
      
      “何事?”
      
      明月被骂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见张敬发问,赶忙捧着一个木匣递了过来。
      
      “回太师祖,有人嘱咐弟子务必将此物亲自转交到太师祖您的手上。”
      
      “什么人?”
      
      “弟子不知,但看起来像是从宫里出来的。”
      
      “宫里?”
      
      张敬微微蹙眉,与李雨棠对望了一眼,伸手将木匣接了过来。
      
      明月交了木匣,正打算转身跃出院外,忽听身后传来一句吼声:
      
      “给我走门!”
      
      “是!”
      
      明月吓得一个趔趄,今天他们这位小太师祖奶奶心情似乎不太好,他还是赶紧开溜的好。
      
      张敬将木匣打开,里面摆放着一封信,信封上写着:雨棠妹妹亲启。
      
      “给我的?”
      
      李雨棠有些讶异,在皇宫之中,能称呼她为“雨棠妹妹”的,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如今萧珣的皇后——贺书靑。
      
      只是贺书靑为什么会突然神神秘秘地让人转交个盒子给她,而且还写了一封信?
      
      难道是……她被萧珣给囚禁了,所以想要向她求助?
      
      将那封信拿起来之后,发现地下还藏着另一个更小的木匣。将小木匣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大团由黄绸包裹着的东西。
      
      拆开黄绸,里面赫然躺着一块儿由白玉雕刻而成的,巴掌大小的玉符。
      
      “这是……”
      
      李雨棠顿时眸光一紧,这不正是她前世记忆之中,张敬手中的那一块儿玉符吗?
      
      张敬立即将玉符拿了过去,在手中反复看了一遍,神色凝重地问道:
      
      “那封信里都写了什么?”
      
      李雨棠赶忙将那封信拆开,抽出里面信纸,并将其展开。
      
      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寥寥数行。
      
      雨棠吾妹:
      
      展信安,见字如晤。今日听闻张敬已辞去府尹一职,料想你二人不日便会离京。他日你二人游历于山水,愚姐却身处深宫,你我姐妹恐难再相见。今日特备薄礼,提前贺你二人新婚之喜。
      
      玉符虽小,万勿再轻易赠人。有愚姐一日,必可保宁远侯一族安好。
      
      万望珍重,顺颂祺安。
      
      愚姐书靑亲笔
      
      李雨棠看完了信,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其实在京城兵变之前,她就听说大皇子萧瑨刚到黔州后不久,就身染恶疾而亡了。
      
      他临死之时,手中还死死攥着两缕打成同心结的头发,因为实在无法掰开,所以只得同尸身一起收棺入葬了。
      
      听闻此事之后,贺书靑一滴眼泪都没掉,木愣愣地不吃不喝坐了一天一夜。最后她轻吐了口气,缓缓说了四个字:
      
      “昨日已死。”
      
      张敬曾说贺书靑之所以会成为皇后,是因为萧珣要想名正言顺地坐上皇位,就需要朝中言官与天下文人为其正名。这是比天下兵马更难,也更容易得到的东西。
      
      贺书靑身后所站着的,以贺太傅以及贺祭酒为首的贺氏一族所掌控的正是朝中言官,与天下的文人之口。
      
      如今她坐上皇后之位,终于成全了他爹从小挂在嘴边的那句“一女抵十男”的话,只是昨日的贺书靑却已经随着那青丝一同入葬了。
      
      瞥了一眼张敬手中的玉符,上面刻着桃花的形状。她不由得想起了贺书靑曾说过的一句话:手执桃花玉符者,天下亦可与之。
      
      “这……究竟是什么?”
      
      张敬叹息道:
      
      “这是我娘的遗物,当年我娘曾在城东的桃花林中救过还是太子的永安帝,这玉符是我娘家传之物。”
      
      “你娘就是‘桃花仙’?”李雨棠震惊地望着张敬,结结巴巴地指着他说道:“难道你其实是个皇……皇子?这么说大皇子萧瑨其实是个冒牌货?”
      
      “自然不是,”张敬笑着摇头,“萧瑨是货真价实的皇子,只是他的生母是我娘的一个婢女。当初永安帝酒后失德,玷污了我娘的婢女,我娘一气之下将他赶了出去,从此也未再见他。”
      
      “哦,那这玉符是?”
      
      “这是开国皇帝赐给一位同他一起打江山的结义兄弟的。玉符之内藏有一道密令,说是将来若有人执玉符现世,当时在位的皇帝就要将皇位让与手执桃花玉符之人。”
      
      李雨棠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哪个当皇帝的会如此信守承诺,随便什么人拿着玉符现世,就会乖乖的把皇位让出来?”
      
      张敬将玉符随意丢会木匣之中,长臂一伸,将李雨棠揽入,语气慵懒地说道:
      
      “是啊,谁也不会那么蠢,所以这玉符之中其实藏着一个更大的秘密。那就是它藏着一份宝藏的地图,里面所藏的东西足够用于招兵买马,改朝换代之用。”
      
      “什么?藏宝图!快打开瞧瞧,那萧珣说不定已经将藏宝图取走了。”
      
      李雨棠惊呼一声,立即要伸手去检查玉符,张敬却将她重新拽了回来,轻笑着低声说道:
      
      “里面的地图我早就已经毁掉了,”张敬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道:“如今它只存在这里。”
      
      李雨棠眨巴着眼睛,也忍不住笑着说道:“对哦,我都忘了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呢。”
      
      “嗯,此图世间仅此一份,将来我会将它传给我们的孩儿。”
      
      “孩儿?”李雨棠挑了下眉梢,用手点指着张敬的胸口,一脸坏笑地乜斜着他,揶揄道:“那你恐怕得先练练胆子才行,否则呀,想要有孩儿恐怕很难哦。”
      
      张敬顿时眯起了眼睛,勾唇一笑,贴在李雨棠耳边低声说道:
      
      “那我们就来看看究竟是谁的胆子更小吧。”
      
      话音刚落,李雨棠就感觉自己突然被他横抱而起,阔步向卧房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8月03日新文《爱妃别勾引朕》发文,一样是每天早上6点更新,欢迎各位小天使收藏哦。
    另外本文完结后会更名为《大梦海棠》,谢谢各位小天使一路以来的支持,祝各位小天使天天开心,事事顺利,我们下本书中再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