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4、尘埃落定 ...

  •   “因为她说侯府的暗卫不会轻信外人的话,所以必须她来。”
      
      见菱角支支吾吾,明月干脆替她说了出来,结果被菱角狠狠赏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李雨棠头痛的揉了揉额角,这个菱角果然是个坑货啊。有清风在还要她干嘛?一个清风能抵上三个半菱角,还得是绑上一手一脚的情况之下。
      
      她挥了挥手,“算了,先救人再说。”
      
      明月上前一脚拽开了内里栓着铁栓的大牢牢门,李雨棠斜了跟在身后的菱角一眼,真想对她说:看到没有,这就是实力,人家清风比明月还厉害呢!
      
      众人一拥而入,将牢房小厅内围成一桌,正在一边就着小酒嗑着花生米商讨今晚“国家大事”的一群衙役吓得愣成了一群木雕。
      
      其中一个立即抽出刀冲了过来,口中还大喊着:
      
      “来人啊,有人劫狱!”
      
      然后没跑几步,就听身后立即稀里哗啦倒成了一片。其中有个心肠不错的,在倒下去之前,还好心喊了句:
      
      “赵二愣,还拼你娘的命啊!咱们老爷明天回不回得来还不一定呢。”
      
      被叫做赵二愣的衙役猛地顿住了脚步,挠着脑袋想了半夜,终于醒悟了过来,于是也立即地醉倒在了地上。
      
      李雨棠走上前踢了他两脚,问道:
      
      “宁远侯他们备关在哪里?”
      
      躺在地上紧紧闭着眼睛的赵二愣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一个方向的甬道深处。
      
      李雨棠抬头看了一眼,又问道:
      
      “钥匙在哪里?”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叮叮当当金属撞击的声音,一个趴在桌子上的差役,仍旧保持着醉倒的姿势,哆哆嗦嗦地从腰上拎出了一串钥匙。
      
      李雨棠走上前接过钥匙,说了声“谢了”。回头对跟她一起进来劫狱的人笑道:
      
      “这大理寺卿也真是不像话,居然将整个牢房的人手都给抽调走了,偌大一个牢房,竟然连个看门儿的都没留下。”
      
      “多……多谢!”
      
      原本“醉倒”成一片的差役们闻言,立即连滚带爬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大牢。
      
      刚刚那个好心提醒赵二愣的人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还在他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还不赶快跑,躺你娘个蛋啊!”
      
      “哦哦……”
      
      李雨棠掂了掂手中的一大串钥匙,颇为遗憾地耸了耸肩,亏她还好一顿精心筹划,没想到如此不费吹灰之力,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她提着钥匙向刚才赵二愣所指的牢房深处走去,在甬道的最后几间,见到了被关在里面的她爹李汝成,以及她娘跟几位兄弟还有嫂嫂。
      
      他们每人身上还穿着昨日的常服,可见被关进来时,十分的仓促,连囚服都未来得及换。
      
      “李雨棠!”
      
      “棠儿?”
      
      “小妹。”
      
      宁远侯府的众人瞧见李雨棠走进来,纷纷惊讶地站了起来。只有原本趴在干草堆上的六弟李云桂猛一用力,又哎呦一声趴了回去。
      
      虽然已经做了简单的止血包扎,但是被鲜血染红的大半边的衣衫,也让李雨棠看得忍不住眼圈发红。
      
      瞧着她泛着泪花的眼睛,李云桂别扭地扭过头去,嘴里冷哼道:
      
      “小爷又没死,你哭什么哭啊,真没用!”
      
      “你更没用!蠢到居然被人砍成这样,你怎么不干脆直接蠢死算了!”
      
      宁远侯李汝成犹豫着低声开口问道:
      
      “棠儿,可是圣上叫你来……见我们最后一面的?”
      
      李雨棠默了默,看来她爹被关进来之后还不知道外面昨日发生的巨变。
      
      “爹,圣上昨日已经殡天了,下旨要将你们问斩的……是萧琰。”
      
      李汝成如铁钳般的双手猛地攥住了李雨棠的臂膀,双眼赤红地低吼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圣上他……他怎么可能!”
      
      李雨棠感觉自己的双臂几乎要被她爹捏断了,痛得想要后撤却未能挣脱。
      
      一旁的林氏瞧见了,连忙出手制止,沉着脸低斥道:
      
      “你是要将棠儿的胳膊捏断吗?还不放手!”
      
      李汝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将手放开,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棠儿,刚才为父……”
      
      看着她爹堂堂七尺的汉子,在听到皇上殡天之后,那双饱经风霜的眼睛竟然变得氤氲泛红。也许这就是作为臣子对君主的一片赤诚之心吧。
      
      “不要紧。”
      
      李雨棠轻轻摇了摇头。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宫里如今已经乱成一团了,我们得先尽快离开这里再说。”
      
      李汝成与林氏等人齐齐点头,菱角拿着钥匙将其他几间牢门打开。李云桂俯在大哥李云松的背上,吃牙咧嘴地问道:
      
      “李雨棠,你不会是要劫狱吧?”
      
      李雨棠回头横了他一眼,“你要是不愿意走,尽管留下来常住。”
      
      “当然要走!打死小爷也不想在这臭烘烘的地方再多待一刻了!”
      
      众人出了大牢,眼见着东方已经开始有些泛白,此时皇宫之中怕是胜负已见分晓。在局势没有安稳之前,他们一家最好还是先尽快离开京城,避一避风头的好。
      
      只是昨夜京城兵变,今早的城门未必会照常打开。考虑到这一点,李雨棠昨晚特意吩咐菱角寻了一套地处偏僻且足够容下他们一家十几口人的宅子。
      
      明月将早已准备好的几辆马车牵过来,李雨棠扶着林氏上了马车,嘱咐道:
      
      “爹娘,侯府现在暂时还回不去,你们先跟着菱角去临时安排的住处休息,女儿还有事要办,等城门开了,咱们再去乡下的庄子住上些日子。”
      
      林氏的眼中泛着水光,她握着李雨棠的手,十分不舍地哽咽道:
      
      “棠儿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你一个女儿家,娘怎么放心得下?”
      
      李汝成则仍旧是眉心深锁,只是眼中流露出的,除了几分担忧之外,更多的却是欣慰,他低声劝慰着妻子林氏:
      
      “棠儿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我们该相信她可以做好。”
      
      他又看向李雨棠,目光凝重地嘱咐道:
      
      “万事小心,若是遇到什么事,记得先保全自己。”
      
      “知道了,爹娘,你们就放心吧。”
      
      望着几辆马车远去的背影,李雨棠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暂时还不能跟家人们一起离开,因为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
      
      皇宫之中,确实已经尘埃落定。在萧珣用火炮攻破皇宫大门的那一刻起,萧琰就已经输了。
      
      原本萧琰还在苦撑着,企图等到援军的到来。直到天明十分,他亲眼看着两群人走进了大殿,他才终于明白自己是彻彻底底地输了。
      
      其中一群,是张敬与昭南国的使臣一同并肩走上大殿。身后跟着的是几个被五花大绑压上来的东南、西南两处的领军将领。
      
      昭南国的使臣一改当初与他私下里通气时的嘴脸,一口咬定是大夏朝的二皇子萧琰以攻打昭南国为威胁,迫使他们与南部守城将领联合演出了这幕一日之内连破十城的闹剧。
      
      如今昭南国幡然悔悟,为表诚意,不但将十座城池悉数奉还,还带来了无数的金银与香料等物品作为赔礼,并称愿意协助大夏朝清除邪佞,扶清正源。
      
      而另一群则是宁远侯家中那一死一逃的两位少将军。传闻之中逃亡在外的三公子李云桢,以及“死于”乱军之中的二公子李云柏。他二人身后则是被绑缚上殿的则是他们的二叔,云麾将军——李汝同。
      
      萧珣望着瘫靠在台阶之上,双目无神的萧琰,冷笑道:
      
      “想来二皇兄你们翁婿之间一定还有不少话说。来人啊,将他们通通带下去,关入天牢!”
      
      将萧珣一派的余党悉数处理完毕。萧珣独自一人站在空荡荡的金色大殿之内,缓缓踏着台阶走向那张高高在上的宝座。
      
      站在纯金打造的至高皇权宝座之前,萧珣张开双臂,慢慢地转过身。闭合着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肆意地大笑了起来,这一笑,似乎将积压在胸口二十余年的闷气悉数发泄了出来。
      
      一个轻缓的脚步声踏入店中,萧珣慢慢张开眼睛。望着来人,语气亲切而激动地说道:
      
      “张敬,我们终于做到了。”
      
      “不,是你做到了,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怎么?难道你不想与我共享这江山?”
      
      张敬淡笑着摇头,“我想做的,不过是为天下百姓选一位能体恤黎民的君主,而这也是你当初给我的承诺。”
      
      “我当然记得,我也一定会做一个合格的君主。”萧珣一脸严肃地说道:“张敬,我登基之后,即刻封你为相,赐你为一等异姓王,世代与我共享江山。”
      
      张敬却冷笑了一声,目光冰冷地直视着他,“萧珣,诺不轻许。更何况我从来都无意与你共享江山,只是有一点,你不该将心思动到我的人身上。望你日后也谨记着一点。”
      
      见张敬转身要走,萧珣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站住,你难道就不先问问,你的人现在人在哪里吗?”
      
      张敬顿住脚步,猛地回过身,目光阴冷地看向萧珣。
      
      萧珣勾唇一笑,自怀中掏出一张折好的纸,缓缓将其展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