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一群孩子撒开脚丫子疯狂地在河边奔跑。
      龚夏雅跟在两个哥哥后头,没法,暂时是小短腿,她憋足了劲儿都跟不上大队伍。
      跑在前面的龚夏文刹住脚跟,回头见到妹妹落在了后头,立马掉头跑了回去。
      “来,丫丫,趴到哥哥背上。”龚夏文在妹妹跟前蹲下身子,露出宽阔的小后背。
      这个大哥真好,学习好,人品好。她这是前世攒了福气呀。
      两只小手圈住大哥的脖子,努力往大哥背上爬时,冲在最前面的二哥也跑回来了。龚夏武绕到大哥和妹妹后面,用小手给妹妹的小腿儿托托。
      别看这二哥爱玩又贪吃,这会儿却没有忘记她这个妹妹。龚夏雅在心里头暗暗发誓,以后有好吃的肯定先给两个哥哥吃。
      正好,有好吃的要来了。
      
      说到胡同里的孩子全往河边跑的原因,倒不如说是全跟在一个孩子后头跑。那孩子是胡同里第三户人家刘奶奶家八岁的孙子刘大卫。
      刘大卫拎着手里的麻袋冲一帮跟来的孩子们摇晃着:“我奶奶家的人从乡下给我们家带过来的。我偷拿了五六个出来。”
      围住刘大卫的孩子们高举起手欢呼。不说孩子们是不是因为饿,但是孩子们喜欢偷吃东西那绝对是真的。像龚家的老二龚夏武就是,比起他在饭桌上正经吃饭,他更喜欢偷偷摸摸拿大人不准他吃的东西去吃。孩子们都是这样,大人越禁止的,越好奇,越要吃。
      现在听到说这五六个番薯不用大人们主宰而由他们自己做主,一群孩子们蹦蹦跳跳兴高采烈。
      
      “要怎么吃?”奶声奶气的童声在孩子群中此起彼伏。
      刘大卫早想好了,扬起眉头道:“当然是烤番薯了!”
      烤番薯,三个字眼,一众小朋友们的脑海里马上浮现起街边卖烤地瓜的老人。只记得,卖烤地瓜的老人,用一辆小推车推着一个大铁罐子。地瓜在里头滋滋滋地燃烧着,发出让他们小朋友肚子咕咕咕叫的香气。
      可是,一旦他们靠近地瓜,老人会拿着叉地瓜的铁叉赶他们走:“去去去,回家跟你们大人要钱,再来买。没钱没得吃。”
      小朋友们想起这让他们生气的事儿,一个个高喊着:“好!”
      这会儿他们自己烤地瓜吃,刚好气死那个老头子。
      
      刘大卫敞开麻袋口子,往河边的沙地上倒出几个番薯。
      五六个番薯几乎全是胖个子的,烤起来肉多多很香很肥。一群小朋友们仿佛把地瓜吃到嘴里了,纷纷伸出小舌头舔起小嘴唇。
      问题是:怎么烤?
      这里一群孩子,年纪最大的属刘大卫和龚夏文,小的一扎一扎的。可见,想从这群孩子中找到一个会烤番薯曾经烤过番薯的,几乎是不可能的。
      
      “龚夏文,龚夏武,你们来烤!”刘大卫突然对准龚家两兄弟说。
      背着妹妹的龚夏文一个愣怔,差点儿脚下摔跟头。
      为什么叫他来烤番薯呀?
      他学习是不错,可是和烤番薯一点都搭不上边。
      刘大卫对此早算计好了,振振有词:“你们爸爸不是大厨吗?说是北平烤鸭都能做。你怎么可能不会烤番薯?”
      
      原来龚力伟给夏太太做北平烧鸭子的事,早传遍了整条胡同巷子。大人们夸龚家的话,小孩子都听见了,所有人都认定了龚家人很会做菜。
      龚夏文想都没想到被自己爸爸坑了一把,心里头是欲哭无泪。
      现下要他怎么办?他硬说自己不会做菜,估计这群孩子要扒了他的皮。因为一张张小嘴嗷嗷待哺,都等着吃呢。
      他不烤,刘大卫更不可能烤。
      “你好歹事前和我商量商量。”龚夏文的手擦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抱怨起事先什么都没说的刘大卫。
      刘大卫可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只揪住一点:“我奶奶说了,说你们家全是大厨。”
      骑虎难下了。所有孩子围在他们龚家三人旁边,全盯着他们三个。他们龚家人要是今天烤不出地瓜,怕是很难回家去了。
      龚夏雅的小嘴巴贴到了大哥的耳朵边上:“哥哥,我来烤。”
      你?龚夏文转头看向背上幼小的妹妹,眼里闪着不忍心。妹妹才两岁半,虽然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是叫两岁半的孩子做菜是过分了。
      
      “你们快点!”刘大卫催促。
      再拖拖拉拉的天色晚了,大人们叫他们回家,他们这帮孩子怎么偷吃地瓜。
      
      烤地瓜最重要的是闷着烧。无论是用电烤箱烤,或是用炭来烧,要不然人家专门卖烤地瓜的干嘛弄个铁桶,直接架在火上面烤也行。
      龚夏文听妹妹的小嘴巴在他耳朵边上嘀咕嘀咕这烤地瓜的原理,从惊讶的眼神到逐渐有了信心,指挥起其他孩子说:“捡一些枯枝败叶过来。”
      对地瓜垂涎三尺的孩子们,马上如鸟群散开去,在河滩上找树枝和树叶。龚夏文背着妹妹,一路找寻合适的烤地瓜地点。
      妹妹丫丫的说法是最好找一个地坑,这地坑的构造好比那个大铁桶。
      好不容易在河边的土坝上找到一个像是地鼠挖的坑洞子,这会儿迎面走来了两个大孩子,系着红领巾,应该是小学五六年级的孩子。
      刘大卫和龚夏文看到有大孩子来,不由紧张起来。
      果然是大孩子听说他们这帮小的要烤地瓜,一番嘲笑:“凭你们能烤成地瓜?不如分一半给我们,让我们帮你们烤。”
      
      分一半,对方两个人分三个地瓜,他们一帮小的十几二十个人才一共六个地瓜,还怎么吃。这明摆是大孩子欺负年纪小的娃子。
      刘大卫和龚夏文恨恨的,不想搭理他们。
      “我赌你们一定烤不成!”大孩子把双腿分开一站,好比山里的大王一样嚣张地叫喊。
      
      龚夏文的手摸摸脸上的汗,刘大卫和其他孩子的目光全落在他脑袋上了。
      “你行不行?”刘大卫心里没有底气。因为他看出来了,龚夏文一直在听自己两岁半的妹妹说话。
      龚夏文只能承认:“丫丫会烤。”
      吗呀!刘大卫瞪个眼,现在居然是要一个两岁半的孩子帮他们烤地瓜吗?
      对面的两个大孩子已经笑弯了腰,准备看他们的笑话。
      
      龚夏文白净的脸皮红了红。
      不给哥哥添麻烦的龚夏雅,从大哥背上滑下来,两条小短腿蹲在了地坑面前准备亲自当大厨。她要好好帮大哥完成任务,不能让哥哥被人嘲笑。要让这群熊娃子知道,他们没资格嘲笑她大哥。
      “丫丫,我帮你。”龚夏文振作起精神,帮妹妹堆积树叶。龚家老二龚夏武也跟着帮忙。
      龚夏雅的小手将树叶一片一片,仔细叠放在地坑的上面,作为烤架的最底层。上面放上要烤的地瓜,再覆盖上一层树叶,插上枯枝。
      拿起火柴盒,嚓,点亮一根火柴,燃点几片树叶扔进去。
      火苗嗖的在坑里燃起来时,一群孩子们发出哇的惊呼声。
      瞧这火烧的多亮,像是照亮了半边天,在河面上都能落下一片红亮的影子。
      要知道,人类所有好吃的美食都离不开火的加成。
      火烧得越漂亮,证明出炉的美食肯定越好吃。
      两个大孩子压根儿没有料到这帮小屁孩竟然能把火升起来,给愣住了。
      龚夏雅心无旁骛,白净的小手有条不紊地摆弄枯枝,
      坑里的火苗是越烧越旺,非常好看。
      所有孩子看傻了眼。
      
      “好了。”当淡定如佛的女童声划破空气时,所有孩子从空气里闻到了那阵阵芬芳扑鼻的香味。
      这香味,是好比百花齐放的春天,让他们精神一振,口水直流。
      不用说,光闻这个香味儿都知道——好吃!
      烧好的地瓜,被龚夏雅小手里的枯枝从坑里挑出来。龚夏文想帮妹妹忙发现都帮不上,不由想起之前爸爸和妹妹的对话。那会儿,他们妈妈都不相信妹妹说的她自己能烤地瓜。
      龚夏文嘴里吸一口口水,如今他闻着妹妹烤出来的地瓜,快忍不住了。
      
      “烤熟了没有?”两个大孩子不甘心地喊话。
      熟?当然熟,不止熟了。瞧瞧这地瓜烧的外表全是乌黑的脆皮,只要吃过烤地瓜的孩子都知道,烧得越焦,里头越香。
      刘大卫捡起其中一个地瓜,烫手得很,他抓不住,于是拿出带来的筷子,叉一下地瓜里头。
      冒出来的地瓜肉,金黄金黄的,好比鲜美的蟹肉一般。
      小娃子们一片全是吸口水的声音:想吃!
      
      两大孩子这下子傻了:一群小屁孩不需要他们俩,竟然自己烤好地瓜了。
      刘大卫见打败了大孩子,不禁得意忘形,用手指住龚夏雅说:“丫丫,以后我要娶你当媳妇。我奶奶说了,娶媳妇要娶会做饭的,才不会饿肚子。”
      
      什么?
      龚夏文大吃一惊,回头望向大放厥词的刘大卫。
      熊娃子说的话,龚夏雅自然没有搁在心头上,只是没想到自己二哥动作迅速之快。
      眼瞅着和其他孩子抢地瓜的龚夏武,突然一撒脚丫子折了回来,冲到刘大卫面前双手一推,把刘大卫直接推倒在了地上。
      被五岁的龚家老二按倒,一屁股着地的刘大卫,脸上面子全没了,眼眶一红,哇哇大哭。
      
      很快的,刘奶奶带着孙子气冲冲上龚家告状来了,说:“我孙子给你们家孩子地瓜吃,结果你们家孩子把我们家孩子推倒了,你们做家长的打算怎么办?”
      “这?”田爱芳看向两个儿子,不相信自己家孩子会欺负其他小朋友。
      再说了,刘大卫不是比她两个儿子都年纪大吗?
      龚夏文和弟弟嘟起嘴巴对妈妈说:“刘大卫说要抢丫丫给他当媳妇。”
      谁?是谁要抢他们家的女儿?田爱芳望回刘奶奶。
      未想刘奶奶脸皮厚着呢,甩着脑袋说:“你们家女儿真给我孙子当媳妇又怎样?不是挺好的吗?我家那条件,我孙子这条件,多少人赶着上我们家推荐他们家女儿。”
      刘家是这个胡同里条件算是最好的一户人家了。
      田爱芳怒红了脸和脖子,冲刘奶奶喷一脸口水:“你以为你们家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吗?给我滚!”
      
      那是,别看龚家现在暂时好像经济困难,可祖上是有名的大厨,据说给帝皇当过宫廷御厨的。
      
      李婶回头把这事儿给夏太太一说。
      夏太太喝着茶水,嘴角的笑意俨然是早有所料。
      这个小西施,果然是人见人爱。别看刘奶奶嘴硬,其实心底里也知道龚夏雅若进了他们刘家的门,绝对是他们刘家赚了。
      要她说吧,反而是她家的儿子——
      夏实秋一把冰脸继续绷紧着呢:什么?那个敢欺负他的两岁小丫头片子竟然有男孩子抢了?
      
      “现在丫丫是要上学了吗?”夏太太问。
      李婶道:“没有,不到年纪。她跟着爸爸去摆地摊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天使们,努力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