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夏太太细声对李婶说:“要是不嫌弃,我家里有几套合适这孩子穿的衣物,没人穿过。那时候人家送来的,以为我要生的是女儿没想生了个儿子。”
      一听到对方这话李婶眯着眼睛笑了。显而易见,田爱芳一眼看上了龚家这个小闺女。
      
      所有人走进洋房到了食厅。这房子大,让三个孩子一路看花了眼。龚力伟把食盒搁在了欧式的台面上,打开顶盖,里头的香气迎面扑鼻,不会儿可谓是香溢满屋。
      闻到食物香味的人不禁要流口水了。
      结果食盒第一层放的只是配菜,底下那层大的放的才是烧鸭。
      李婶喜上眉梢,光闻气味都知道这事算是办得好了,龚力伟没有让人失望。
      眼看田爱芳也是很满意的样子,对旁边屋子里的奶妈说:“用轮椅把实秋推出来。”
      
      听到轮子轱辘的声响,龚夏雅和两个哥哥的小脑袋一转,发现了左侧卧室门口出来一辆安了四只轮子的椅子。
      轮椅上坐着的男孩大约七八岁的模样,上身一件薄如蝉翼的白衬衫,腿上盖着一块白毛毯,似是衬的一张脸蛋儿发白发白的,眉毛眼睛鼻梁均很清秀,乍看之下像是个瓷器的女娃子般。
      
      “实秋长得像他爸多一些。”夏太太对一众吃惊的来客说。
      别看夏实秋长得很秀气,可这个脾气实打实的一点都不像女孩子。
      冰冰的目光从夏实秋一双细美狭长的眸子里流露出来。
      三个龚家的孩子显然可以感受到这个孩子不好相处。
      
      “他们是谁?”果然,夏实秋一张口,端的口气比夏太太更不客气,仿佛才是这个家里最至高无上的主子。
      龚力伟摸着自家孩子三个小脑瓜,笑着给对方介绍:“他们是我儿子和女儿,夏文夏武和夏雅。”
      夏实秋愣了一下:这么巧,这三孩子的名字里都有他的姓?
      “是缘分吧。我都说是缘分。”中间人李婶立马抓住话头洋洋得意,“你们家孩子姓夏,他们家孩子叫夏。”
      刚好外头这个季节是夏天。窗户外头的蝉鸣声是一阵一阵的叫得欢。
      
      夏实秋的脸转向左边去,眉梢尖处的冰冷桀骜固执地向上耸着,对李婶故意的牵强附会显得不予理会。
      什么和他一样?能一样吗?眼前这三个孩子穿的那衣服和鞋子,一看都知道家里环境和他完全不一样。
      
      “实秋,不可以这样子。”夏太太低声对儿子说,口气固有批评声,但终究可怜儿子身体不好,弱了点,马上转了口风规劝,“来,过来吃一口鸭子,是你心里想念的北平烧鸭子。”
      夏实秋看都没有看龚力伟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食物,一口气说道:“他们知道什么是北平烧鸭吗?北平有什么与众不同他们知道吗?我看他们什么都不懂。不信你问问他几个孩子懂不懂?”
      
      这孩子简直是只大魔王。
      介绍人李婶的脸色煞白了起来。
      龚力伟肯定懂,可是龚力伟三个孩子年纪这么小,可就不见得能懂了。尤其两个小的据说是幼儿园都没上,说话都不伶俐呢。
      
      夏实秋瞟一眼李婶那脸色,眼瞅着自己抓住对方的把柄,不由些许得意,唇角一翘:“不是说是京城里有名的大厨吗?结果连自己家的小孩子都不懂北平烧鸭。就让那个年纪最小的孩子说说看什么才是北平烧鸭。”
      这个大魔王看来是要对准她龚夏雅了。
      龚夏雅眨眨眼珠,奇怪了,她这是第一次和这男孩见的面,怎么给结上怨了?
      龚夏文和龚夏武看看妹妹,不觉得妹妹能回答得上来。尤其龚夏文,他是上小学的人了,但是,对于北平烧鸭是怎么一个特殊的名堂,让他说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有点后悔之前没有请教自己父亲。
      “实秋。”夏太太几乎要跺一下脚,劝劝儿子。
      夏实秋没有给自己母亲好脸色,冷哼一声。
      夏太太脸色一暗,叹口气。很显然,儿子洞察出她的心机了。
      之前医生对她说,要她给儿子找小伙伴。因为夏实秋因为生病不能上学整天一个人也不行的,会影响身心发育的。
      如今这个形势是骑虎难下了。夏太太看向龚力伟,若是不行,恐怕这鸭子她都不能收了。因为是要给她儿子专门做的,可她儿子不吃。
      只能说客厅里的大人都也被夏实秋给刁难住了。
      看着自己爸爸好不容易做出来的菜这孩子居然挑三拣四,龚夏雅心里头有些生气了。要知道,这么好吃的鸭子他们一家饿得半死都不敢吃,这孩子凭什么这么自以为是。
      
      “那就——”想着自家三个孩子肯定是回答不出来,龚力伟跟着叹口气,没想旁边的小女儿突然握住他的手,“丫丫?”
      “北平不产鸭子。北平烧鸭的鸭子不是来自北平,是来自通州。”
      开声响亮奶声奶气的小女孩声音,是将这客厅里的所有人一震。
      龚夏文和龚夏武对着才两岁半的妹妹张大了嘴。
      “你——”夏实秋一样吃惊着,手从放在轮椅上的腿上举了起来,指向说话的龚夏雅。
      这小丫头片子才多少岁,能回答他的问题?明明她两个哥哥好像都答不出来。他原以为她要吃瘪灰溜溜和她爸爸哭回去了,结果这是?
      “你,你再给我说说!”夏实秋气有些粗道,这个脸色,是被她能回答出来给气得有些更白了。
      龚夏雅不可怜这孩子,谁让这孩子来挑衅为难他们家的,开口继续说便是继续打这孩子的脸:“北平苦旱,并不适合养鸭。但是北平道路四通发达,和通州近。通州是个养鸭子的好地方,因为通州靠近运河,水渠池塘交错纵横,养出来的鸭子是纯白的,白白的可好看了。所以北平要的鸭子,不能是野鸭花鸭,要的是通州最好的白鸭子。通州的白鸭子运到北平,还不足以做成烧鸭,需要填鸭。这是由于最好吃的烧鸭,必然是要肥嫩才行。肥嫩的鸭需要人工进行填喂。据说是,一个大棚子填喂的鸭子上百只,有三分之二最终得死,只有三分之一是可以做成合格的烧鸭。从原材料都可以看出北平烧鸭的矜贵。”
      
      一客厅的人全傻了眼。包括龚力伟。龚力伟知道女儿说的没错,可是他不仅教都没有教过女儿这些,女儿两岁半说的话竟然比他八岁的大儿子更加有理有据条理清晰。这般口舌,连他龚力伟都比不上呀。
      是,要他龚力伟来说,都很难一下子给解释清楚的。因此才觉得儿子女儿必定回答不上对方的问题。
      龚夏文和龚夏武两双愣呆呆的眼望着小布丁的妹妹:这是他们的妹妹吗?
      
      李婶和夏太太的目光更是像看到了外星人。夏太太一转头,看到自己儿子那张发白的脸是突然变得一片红彤彤的。
      夏实秋是犹如一座小火山要爆发了,两只发白的手握住轮椅抖动着:“你别,别以为你说的我不知道!”
      这熊孩子,气到应该是口不择言了。
      “我,我和你说,为什么北平人才知道叫做烧鸭,外地人叫的是烤鸭。”夏实秋一边气促,但是一边马不停蹄地往下说。
      龚夏文和龚夏武两兄弟忍不住噗嗤咧开嘴角,他们也看出来了,这孩子是怕他们妹妹把他的话都给先抢完了。
      结果龚夏雅给这个熊孩子一点余地都没有,奶气的声音道:“不就是,烤鸭更便宜嘛。”
      
      烧鸭需要用的是闷炉,烤鸭用炭火一堆架起来就烤。这都是因为烧鸭太矜贵,供不应求,便宜的作坊因此用烤鸭来满足普通大众和外地人的需求。便宜的充斥市场,因而外地人大都误以为成烤鸭,于是有了北平烤鸭一说。然而,烤鸭用的鸭子不用说只能是便宜不合适的鸭种,没有填鸭,二,做不出闷炉做出来的油多,烤出来的鸭子虽是外焦里嫩像是一样可口,但没有了那层黄油,终究不是北平名菜正宗的风味。
      这些,都是他夏实秋实地考察看了许多书籍才了解的来龙去脉,是他足以洋洋得意炫耀的本钱。可眼前这小丫头两岁半,应该大字不认识一个,却能一句话直接指出了要害,将他张扬的风头全抢走了。
      
      李婶抓住夏太太的脸色,回头对龚力伟小声说:“没想你家丫丫如此厉害。夏太太这儿子是有名的小天才,三岁起能背诵唐诗三百首的天才儿童。”
      龚力伟大吃一惊,本以为人家叫他带孩子过来一块玩而已,怎料到人家儿子竟是可怕的人物。早知道,他不带孩子来了。这下,可叫他怎么个哭笑不得好。
      
      不服气,夏实秋的小嘴唇里迸出冷冷三个字眼:“知道什么叫做一鸭三吃吗?”
      龚夏雅这回是以反攻为守了,反扔给这熊孩子一句:“你又知道什么叫做锅烧鸡吗?”
      
      “锅,锅、烧、鸡?”夏实秋的身体如起了秋风般一阵哆嗦。
      
      这熊孩子想和她斗?不想想她是谁?美食家族的小闺女,重生自带美食大典的人!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谢谢小天使的留言!继续努力~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