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城南的一条小胡同里住着一户姓龚的人家。
      咱们故事开头说到老北平的烧鸭,可要指出这里并不是老北平,和老北平有关系的是龚家老爷子。龚老爷子是老北平城区里头颇有名气的大厨。
      
      今年两岁半的龚夏雅,生前即上个人生的前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魂穿到了一本书。在这本书里,她在龚家当上了老三,同样的名字,小名被长辈们喊为丫丫。丫丫为龚夏雅里雅雅的谐音。
      再次转世为人,再次经历走路跑步跌跌撞撞的年纪。龚夏雅心里头感慨万千。瞧今日今时,从一个两条大长腿的大美女变成两条小短腿的小萝卜头,唯一值得高兴的是自己书中的爷爷是位大厨。整个龚家好像遗传了龚老爷子的名厨基因是有名的美食家族。
      民以食为天啊,谁不爱做个小吃货。能生在美食家族是一件庆事。
      龚夏雅忍不住探出小舌头么一圈自己的小嘴巴。
      这个胎似乎投的不错?
      不过世界上没有一个钟鼎世家是一蹴而就的。魂穿过来龚家一段日子后,龚夏雅很快认识到自己此刻所在的龚家处于创业阶段,只是美食家族的起点。
      
      前段日子,她爸爸龚力伟下岗了,家里如今是穷到揭不开锅。现阶段不可能有风花雪月般的品酒论食,唯有脱贫问题。
      咕咕咕!
      龚夏雅摸摸自己的小肚皮。
      肚子又唱空城计了。
      早上起床喝的那碗粥,里头的米粒稀得可以用她和两个兄长的小指头数出来,当是喝水了差不多。
      饿啊。
      龚夏雅躺在床上不敢动。
      饿的时候最好是省点力气不要消耗体力。
      可是这个小肚子里咕咕叫的声音不是她可以控制得了的。
      怎么办?饿得她快受不了。
      
      “爱芳,爱芳。”
      窗户外有个中年妇女喊着她妈妈田爱芳的名字。
      龚夏雅转过小脑袋,一眼望到窗外,见是那个穿着蓝布衫胖胖的身影,是邻居家的李婶,拎着个竹篮子到她家来串门了。
      邻居过来敲门,田爱芳开了门。
      李婶抓住田爱芳的手进了门里,道:“听说你们家力伟至今都没有找到工作。”
      田爱芳的脸一红,支吾着:“他,他是有在找了——”
      那年代,下岗放在谁家身上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你现在晚上还在鞋厂加班吗?”李婶又问。
      家里男人下岗了,家里的经济可以说几乎都挂在田爱芳一个人身上了。偏偏家里三个孩子都需要有人照顾。
      “你家婆婆该过来帮你带小孩子的。”李婶替田爱芳申冤。
      “他大哥家有小孩。我公公这几年腿不好。”田爱芳说。
      龚老爷子有三个儿子呢,按照排行,龚家老奶奶也该先带长孙,所以轮不到让龚奶奶跑天南地北给老二家带孩子。至于田爱芳自己娘家,一样孩子众多。只能说龚力伟田爱芳那一代人,兄弟姐妹多,刚好赶上的是国家鼓励生育的特殊阶段,和现阶段开始收紧生育政策完全相反。
      
      李婶从自己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个鸡蛋,塞进田爱芳的手心里。
      这个年代,对于普通人家来说吃个鸡蛋都是奢侈。
      
      或许是闻到了鸡蛋的香气,龚家老二五岁的龚夏武,不知道从屋子里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直接咚咚咚跑到妈妈身边,拉住妈妈的手,伸长小脖子要看鸡蛋。
      龚夏雅此时从炕床上爬起来了,走到房间门口张望着。看见自己二哥那副想把生鸡蛋径直吞了的小眼神儿,不好,让她肚子里咕咕声叫得更大了。
      
      “这怎么行——”田爱芳不顾小儿子拽着自己的那两只小手,要把鸡蛋还回去李婶手里。
      李婶把她的手推回去,说:“不是白给你的。”
      田爱芳愣了下。她家里现在什么都没有,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东西和李婶交换。
      
      “你先把鸡蛋弄熟了,给两个孩子吃。”李婶说。
      田爱芳回头,看到了自己儿子和女儿对鸡蛋垂涎三尺的小眼神。一种身为母亲的愧疚立马抓住了她心头。儿子女儿肚子饿,她不是不知道。
      “给孩子吃了再说。”李婶再推了她一把,“我不骗你的。”
      李婶的为人没听说过坏,田爱芳心里琢磨了下,道了声谢,拿着鸡蛋走进了自家厨房。
      见有的吃了,龚夏武和龚夏雅赶紧跟到妈妈后面。
      煮鸡蛋比较慢,田爱芳干脆把鸡蛋敲开壳打在碗里,倒入打铁锅里煎成个太阳蛋。
      没有酱油,煎好的太阳蛋直接端到客厅。
      望眼欲穿的龚夏武伸出小爪子要去抓煎好的鸡蛋。田爱芳一看,拿筷子打下儿子的小爪。
      鸡蛋只有一个,田爱芳拿筷子艰难地将太阳蛋分成两半儿,一半给儿子,一半给女儿,再给儿子女儿各一把勺子。
      龚夏武饿坏了,不拿妈妈给的勺子,两只小手举起碗,张大嘴一口吞下碗里那半个太阳蛋。
      相比之下,同是饿得头晕眼花的龚夏雅吃相可谓是文雅多了。龚夏雅的小手抓的调羹利用碗边夹住碗里的太阳蛋,慢慢张开小乳牙,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外圈的蛋白,对中间最好吃的蛋黄,可不舍得那么快吃到嘴里。
      几乎牙齿嚼都不嚼把鸡蛋吞了的龚夏武,转头看见妹妹吃鸡蛋的样子,嘴角的口水又要流下来了。他赶紧拿小手抹抹自己的嘴巴,再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肚皮。此时问他什么想法,估计只有一个,恨不得把自己肚子里的太阳蛋重新掏出来慢慢吃。
      
      李婶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个孩子吃鸡蛋,看着看着,龚夏雅的表现让她心头颇为一惊。
      说实话,才两岁半的孩子能懂什么。人饿的时候,不管大人和小孩,都是狼吞虎咽的。龚夏武吞鸡蛋叫正常表现,龚夏雅慢条斯理地吃才叫做异常。
      能在吃相上如此讲究的均属于不知人间疾苦的。可奇怪的是,明明今龚家并不富裕甚至是穷到没得吃。
      或许是因为这孩子是龚家老爷子孙女的缘故?李婶脑袋里打着个大问号。
      
      “听说她爷爷在首都的大饭馆里工作。”李婶开口问起田爱芳龚家老爷子的事。
      田爱芳乍愣了下。对方突然提起她公公是她着实没有想到。主要是由于他们搬来这边后没有做与饮食行业有关的工作,所以对于龚家老爷子是北平名厨一事,大多数邻居都是听过即忘了。
      再说了,既然搬都搬出来了,离开北平那么远,相当于分家了。田爱芳实话实说:“丫丫没有见过她爷爷。”
      “是吗?”李婶迟疑的口气代表着不太相信田爱芳这个话。
      田爱芳正奇怪李婶突然拿鸡蛋送她是什么原因。
      李婶揭开敞明了来意:“是这样的,听说你们家力伟在家里闲着没事,我这边刚好有人介绍个活,不知道你们家力伟愿意不愿意接。对了,你们家力伟呢?”
      听说对方是来给自己下岗的老公找工作的,田爱芳一阵惊喜后感激不尽道:“力伟他刚出去了,帮他以前的同事办点事。谢谢你,李婶,他回来我马上和他说!”
      “你先听我说完。”李婶可谨慎了,小声道。
      感觉到对方介绍的新工作似有蹊跷,田爱芳疑问道:“这是——”目光同两个孩子一道,这才放到了李婶拎的那个竹篮。
      放在李婶脚边的竹篮是被一块蓝色的花布盖得紧紧实实的,从外面看不出任何端倪。
      好动的龚夏武跑到了竹篮边上蹲下两条小短腿儿,小手伸出去想揭开蓝布。田爱芳见到小儿子的举动急忙喝了声:“你做什么,夏武!”
      龚夏雅看着自己二哥的小爪子急忙收回来。
      结果田爱芳的声音似乎吓着了竹篮,竹篮左右剧烈摇晃。
      龚夏武连连后退,小嗓子惊慌地喊:“妈妈,它会动!”
      
      小傻瓜。要动肯定也不是竹篮,是篮子里放了什么活物在动。
      话说里头是装了什么生物?李婶没有来得及开口解释,只见龚夏雅的小脑袋对着自己吓到要尿尿的二哥,用奶声奶气的声音老淡定地说道:“是鸭子。”
      哎呦,龚家的这个小姑娘,让李婶再次大开眼界。
      “丫丫,你居然能猜到是鸭子!”李婶忍不住对龚夏雅直接竖起大拇指夸。
      龚夏雅想,这不是很正常的吗?鸭子身上的骚味自从李婶在她家窗户外头经过时她都闻出来了。而且这个鸭子,明显不是普通的鸭子。
      对于女儿十分敏锐的小鼻子,田爱芳爱怜地摸摸女儿的小脑袋对李婶说:“可能是她有点像她爷爷。”
      
      果然是这样!李婶一拍掌心:对了!
      都听说龚老爷子的孩子不一样,同龚老爷子一样厉害,有龚老爷子的本事。
      李婶一激动,把心里的打算和田爱芳掏出来:“我是这样想的。你们家力伟既然是你公公的儿子,做菜肯定不输给你公公。”
      田爱芳再度愣了有一分半载。
      自己老公的厨艺吧,她了解是不多。毕竟他们两夫妻之前的工作和当厨师的龚老爷子搭不上边,可李婶这话意思是要她丈夫比拟为龚老爷子那样的名厨?这可似乎是叫人承受不起。
      “嘿嘿。”李婶按住田爱芳的手叫她先别谦虚,道,“你听我说,说完再想,别急。我说的这户人家住在我们城区里头的大院,房子面积很大,两百多平两层高。人家是这样子的,他们家小儿子生了场大病后,胃口一直不太好。问他想吃什么,他说想吃老北平的烧鸭子。”
      
      什么人家的孩子?张口就要吃首都最有名的烧鸭。龚夏雅眨眨小眼睛想。
      
      “从首都送烧鸭过来肯定不可能的了。送到这边不好吃的了。只能是这边请人给这孩子现做。主要是这孩子还病着,出远门医生说颠簸,不合适。”李婶仔细地解释着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因此,他们想请首都的大厨过来。打听了一圈京城都市圈,说是你公公做京城菜最出名。但你公公身体不好,没法出远门。刚好,你们家住在当地。于是,他们叫人从北平捎来一只活鸭想让力伟来做这道菜。”
      听得出来,人家前期的调查工作做了个十足。田爱芳一时没话说。
      
      之后龚力伟回到家,田爱芳把今天李婶介绍的工作和龚力伟提了。
      龚力伟听到人家把原材料都给他送过来了,张大眼睛道:“居然将北平填鸭都给弄过来了。”
      “填鸭?”别看田爱芳是龚家的儿媳妇,可说真的,由于这么多年来自己家工作生活和龚老爷子完全分开,她真不太懂公公做的饮食行业。
      “对,填鸭。”面对媳妇的疑问,龚力伟点点头解释。填鸭是北平烤鸭最重要的原材料,可以说,没有正宗的北平填鸭做食材,根本谈不到做北平烤鸭。
      “对啊,今天李婶说烧鸭烧鸭的,我都觉得奇怪了,不是叫做北平烤鸭吗,怎么变成烧鸭了?”田爱芳说的自己老半天还搞不清楚北平烧鸭和烤鸭的区别。
      龚力伟对媳妇的说法笑了起来,这不怪媳妇,当初媳妇和他不是在老北平认识结婚的,给媳妇慢慢讲解着:“烤鸭,那是外面人的说法,北平烧鸭子才是北平人的正确说法。事实上,正宗的是烧鸭而不是烤鸭。”
      原来如此。田爱芳有种恍然大悟感。难怪,李婶专门拎了只活鸭来找她老公做菜。
      龚力伟回头想起,指着媳妇问:“你都搞不清楚烧鸭是烤鸭,后来怎么知道是指的同一道菜?”
      当然不是李婶说的,毕竟田爱芳那会儿都一乍一愣呢。
      田爱芳转头对老公努努嘴:“丫丫说的呗。”
      
      爸爸妈妈的眼神望过来,坐在小板凳上的龚夏雅赶紧装镇定:可不能被这里的人察觉她是穿来专门吃东西的小吃货~
      

  • 作者有话要说:  回来开新文了~希望有没有小天使回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