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晚宴 ...

  •   拿着手中的奖杯,谢尚心中有了一些难言的情绪。
      
      他这一生仔细想来,真的太顺遂了,除了感情方面的缺失,他过得其实很好,一直都是被人所追逐的对象,在学校里的时候是这样,进了娱乐圈以后,就更加是万众瞩目了。
      
      他长得俊俏,也有天赋,还好运地遇到了俞清。
      
      可惜,是他没有把握住,他已经很努力很小心翼翼的在维持这段关系了,为什么俞清还是离开他呢?
      
      他拍的所有电影都是真正的大制作,国际名导,外国高尖端技术特效团队,还有着优秀可靠的经纪人和助理工作室,没人敢对他有些微的懈怠。
      
      甚至他所在的这个公司只签约了他一个明星,只为他服务,他猜想,这应该是俞清为了他所成立的公司。
      
      当初和他一起当练习生的同伴只有一个人成为了流量偶像,其他人都销声匿迹了,男团在内地娱乐圈真的太难了,偶像没有那么好当。
      
      娱乐圈并不好混,大浪淘沙,一堆人哭过笑过努力过付出过,却仍然藉藉无名。
      
      之前十年之间,他觉得,混吃等死就行了,俞清和事业他都拥有了,他没兴趣去了解外面的世界。
      
      台上灯影斑驳,所有镜头都对准了谢尚,他是全场的焦点。
      
      谢尚突然觉得委屈,他在领奖台上,连感谢俞清的机会都没有,他的爱人不要他了。
      
      不远处坐着的俞清冷着一张小脸,并没有看他,西装革履的样子是谢尚很少见过的。
      
      谢尚这时候才意识到他除了知道俞清的家庭背景以外,对俞清的工作z爱z好其实一无所知。
      
      他太小心翼翼了,也太自私了,害怕被伤害,就表现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什么都不敢问,回避这些问题,总害怕他会有过界行为让俞清不开心。
      
      但是爱不应该是他们这样的。
      
      他甚至没有从小时候的阴影里走出来,他不愿意走过这个坎。
      
      现在想来,其实都是俞清在迁就他,他喜欢什么,俞清就喜欢什么。
      
      在很久以前,俞清还会笑着给他安利一些网络小说,发现他并不热衷以后,再也没和他提过。
      
      而他,却从没想着带俞清一起玩游戏,他总觉得小少爷不会喜欢这些,更重要的是,他总想着要维持人设,他不想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他庸凡没有素质的那一面,他玩游戏时,和他朋友一起,天天都在骂人。
      
      他从来都没有受到过来自俞清家人的刁难,现在想来,不过是有俞清替他负重前行。
      
      俞清只要是不忙的时候,都会来找他,给了他这么多资源,俞清的家人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原来是他一直都做错了。
      
      也许在不经意间,他还把对其他人的轻慢态度也用在了俞清身上,只是俞清从来没有和他说过。
      
      只要是他的重要活动,俞清都尽量在场,等着他一起回家。
      
      他真的很喜欢俞清的独占欲,让他想到挤了柠檬汁的柚子蜂蜜水,酸酸甜甜,还清香可口,他一口一口啄饮舔舐着,唇齿之间都是甜蜜。
      
      可他在俞清离开以后,连去哪里找俞清都不知道,之前说去俞清公司门口躺尸不过是玩笑话罢了,那个公司是俞清一手建立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俞清为此付出多少努力了,他不可能去做出这种让俞清名誉受损的行为。
      
      十年前,他拿到最佳新人奖,最受欢迎奖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感言,让很多人感到难堪。
      
      网上的舆论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他敢这么肆无忌惮,不过是仗着有俞清喜欢他。
      
      “我在想,我到底有没有资格拿这个奖。”这句话说得沉重。
      
      我到底有没有资格得到你的这份爱?你现在真的不爱我了吗?真的要丢下我一个人了吗?
      
      底下的人面面相觑,谢尚这是转性了?
      
      狂得没边的人气资源咖谢尚居然在发表感言的时候说出了这样的话。
      
      俞清微微皱眉,他在担心谢尚,他突然觉得谢尚好像很难过的样子,不过他很快就把这个想法抛诸脑后了。
      
      谢尚之后的得奖措辞变得大众普通千篇一律,再也没有任何爆点。
      
      感言发表完,谢尚仍是冰冷淡漠的样子,周围的喧嚣吵闹似是与他无关。
      
      典礼结束后,谢尚直接就向后台走去,他的专属休息室是单独且私密的,大概这就是有特权的好处。
      
      俞清踌躇了一会,还是想去找谢尚。
      
      他想,他只是去和谢尚说清楚,毕竟他之前其实算是不告而别,他没有等谢尚反应过来,就走了。
      
      谢尚的经纪人,也是他的助理正守在走道口,看到是俞清,没有阻拦。
      
      “俞总,最近谢哥的状态好像不太好。”小助理道。
      
      俞清不置可否,只是向过道深处走去,最里面就是谢尚的休息室。
      
      此刻,谢尚专属休息室的门半开着,里面隐隐约约有某种声音传出来。
      
      俞清停住脚步,他屏住呼吸,手指不受控制的微缩起来。
      
      理智告诉他,他应该转身就走,可是他却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谢尚躺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眉眼含霜表情冷漠地看着手机屏幕,声音是他的手机发出来的,他的余光却不住地向门口那个身影扫去。
      
      时光似乎在俞清身上留不下什么痕迹,他的圆眼总是湿漉漉的,看起来很嫩很幼很奶。
      
      此刻他站在门口抿着嘴唇,一副受尽委屈,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谢尚想,他真的不是人,明明一小时前,他站在领奖台上,内心深处才进行了一场深刻的感情大革命,如今他又在欺负俞清了。
      
      他起身,用脚把门全部推开了。
      
      俞清一脸错愕。
      
      谢尚衣服穿得整整齐齐,里面只有他一个人。
      
      “你是不是很喜欢偷听啊?”谢尚哑声问道。
      
      “呵,你在乱说什么?”俞清冷笑,觉得他担心谢尚的这个行为真的是太可笑了。
      
      “以前也是啊,站在我的宿舍门口。”
      
      谢尚关掉了手机上正在播放的视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俞清。
      
      俞清恼羞成怒,抿着嘴唇不想理谢尚。
      
      谢尚可以看到俞清颈上沁出一层细细薄汗,灯影下,他的黑发软顺服帖,一双黑眸似是有着星子。
      
      生气了吗?真是鲜活可爱极了,他真的很喜欢他,一看到他就忍不住的开心雀跃。
      
      “对不起。我错了。”谢尚放低声音,真诚道。
      
      俞清笑了,眼眸似是浮漾起千万风情,但他却只回了谢尚一声,“哦。”
      
      俞清其实真的是个不重欲的人,在遇到谢尚之前,他只是目睹过,那种没有爱,只有宣泄的行为让他觉得不齿,那时候他年纪不大,却都懂了。
      
      当时,那个女人明明看见了他,却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眼睛里满是懦弱胆怯和羞耻,几年后,女人成为了他的后妈。
      
      自此,他更讨厌那个家了,想要叛逆抵抗,却又不得不理智,不得不屈服。
      
      唯一的变数,就是谢尚了。
      
      十年前,他对谢尚最过分的念想就是能够和谢尚谈一场纯纯的恋爱,抱抱谢尚,然后亲亲谢尚。
      
      谢尚的眉目总是蒙着寒霜的,似乎这世间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触动到他,情爱似乎是与他无关的。
      
      所以俞清根本没想到,谢尚在这方面一点都不冷。
      
      其实他应该感谢谢尚的,是谢尚消除了一直存在于他内心深处的阴影。
      
      俞清想这大概就是谢尚给他设置的连环陷阱,他每次都逃脱不了,每次都还是会掉落深渊。
      
      啪一声,门被关上了。
      
      隐约能够听见两人的声音,还有黏黏糊糊的亲吻声。
      
      “别动,听我说完。”
      
      “你知道吗?在拍戏期间,很多人都想要约我。”
      
      “可是,我根本就不想碰她们。”
      
      “因为我只想要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断断续续的几句话被谢尚说得前言不搭后语,他开始痛恨他的笨拙,这些话说出来怎么就像是在炫耀一般,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在俞清面前表达真实情绪了。
      
      “那就不用说了。”俞清的声音很冷。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还是你要去商业联姻了?”谢尚仍然按着俞清,却加重了力道。
      
      “没有。”俞清很快就否认了。
      
      “那我们就还可以继续发展,毕竟都是单身对吧?我……我不能接受这样不清不楚的被抛弃。”
      
      屋内,两人目光对视,眼神粘着。
      
      “你只是不甘心对吗?”俞清审视着谢尚。
      
      俞清圆眼水亮,谢尚眉目蒙霜。
      
      谢尚没回答这个问题,他说:“我拿到影帝的时候其实并不算太高兴,不及我刚刚亲你时的亿万分之一。”
      
      谢尚嘴角勾起些微弧度,不明显。
      
      他眼神清冷,语气寡淡。
      
      谢尚长相气质和他的性格完全不符,俞清深有体会,他每次想和谢尚来一段清纯小学生约会故事,都会被谢尚搞成高中生放课后。
      
      这时,俞清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遍又一遍。
      
      “我先接电话,可能是有急事。”俞清推了推谢尚,没有再继续刚才的对话。
      
      “好的,我知道了,你不用找我,我会来的。”俞清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声音冷硬,带着一种上位者特有的沉稳气场。
      
      谢尚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俞清,俞清在他面前总是温柔的。
      
      现在的俞清,生人勿进,矜贵冷漠。
      
      他还是觉得很喜欢。
      
      这大概可以激起他的征服欲。
      
      等俞清挂了电话,他才凑到俞清耳边,语气轻慢地叫了一声:“俞总~”
      
      谢尚想得很好,之前电话里的那个人就是这么叫俞清的,他现在这么叫俞清,本意是想撩拨俞清,调情而已。
      
      但是,他太没有自知之明了,效果适得其反。
      
      俞清冷静地看了一眼谢尚。
      
      此刻谢尚衣冠楚楚,清冷禁欲。
      
      十年说起来很长。
      
      可两人因为种种原因,其实聚少离多。
      
      学业,事业,家庭。
      
      每一项都在困扰着俞清,一道一道的枷锁禁锢着他,他知道被人约束的痛苦,可是他却又把这些痛苦加诸于谢尚身上。
      
      他抽出手抚摸着谢尚含霜的眉眼,没有说话。
      
      “你知道我之前做梦都梦见些什么吗?”谢尚收起笑意,将脸颊贴在俞清的手掌上,哑着嗓子突然道,冷淡语气里有了一丝让人察觉不到的惊慌。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