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男朋友 ...

  •   俞清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谢尚练习,前面有一个小木桌,上面摆着茶点还有谢尚的手机。
      
      谢尚再次完成了一组动作后,满身汗水的坐到了俞清身边,没人说话。
      
      一个眼神乱飘装作云淡风轻的喝了口茶,一个拿起手机心不在焉的玩着贪吃蛇,他们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淡淡的汗味,细微的动作。
      
      少年人的感情世界简单而又复杂,彼此之间不说清楚,就这样暧昧又纠缠不清的僵持着。
      
      突然,谢尚笑了一声,俞清转头便对上了谢尚仿佛盈着秋水的眼眸,心尖微颤,很快,他又若无其事的移开了眼。
      
      看一眼都像很让人觉得又羞耻,但又很开心。
      
      他们就这样隐秘的相互试探着,不自觉的关注着对方,最初微微的好感也发酵成了更加深沉醇厚的感情,让人无法脱离。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俞清发现谢尚居然没来练习室的那天。
      
      打听之下,俞清才知道谢尚好像是生病了,请假了。
      
      练习生住的都是四人间宿舍,但是谢尚家里也算有点小钱,而且因为人数问题,他正好被空出来了,他干脆花了点钱,自己单独住一间。
      
      俞清鼓起勇气,利用特权来到了谢尚的房间门前。
      
      他忐忑地敲了敲门。
      
      “谁啊?”
      
      门内传来的声音有点慵懒,喑哑低沉,很撩人。
      
      俞清又觉得嗓子发痒了,谢尚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他声音干涩的回道:“是我。”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才反应过来,谢尚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啊。
      
      门却打开了。
      
      谢尚开了门以后,就转身坐回了床上,他面色带着几分不正常的潮红,眼神淡漠地打量着俞清。
      
      “你不进来吗?”
      
      俞清有点局促。
      
      “过来。”谢尚的声音越发低沉。
      
      “你生病了吗?”俞清轻声问道,很温柔,也很撩人。
      
      “恩。”谢尚懒懒地回道。
      
      谢尚其实并没有生病,他给了俞清一个玩味的眼神,俞清忽然就懂了,他脸色爆红,却不受控制地关了门向谢尚走去。
      
      “你多少岁啊?”谢尚问道。
      
      眼前的少年眼睛圆圆,脸也圆圆,看起来清纯可爱。
      
      “十八了,上个月就成年了。”回答的有点局促。
      
      谢尚放下心,和他年纪差不多,居然只比他大了几个星期。
      
      “是吗?那我想和你再过一次生日可以吗?”
      
      “恩。”俞清忍不住笑着应了一声。
      
      谢尚看着俞清,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原来他喜欢的是这样的。
      
      他以前不答应女生的追求,是觉得没意思,可是这段时间以来,他天天看着俞清却觉得有点意思。
      
      这个小少年,在他练习的时候总会用湿漉漉的眼睛打量他,每次被他发现就会装作若无其事的移开眼睛。
      
      可是谢尚从小因为长相的缘故,对这样的目光再了解不过了。
      
      这个清纯可爱的小少年喜欢他,每天都在用眼神勾引他。
      
      而他……他想起来之前的梦,心里痒痒地。
      
      他面上的表情仍是淡漠的,让人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他的动作却没有收敛。
      
      “谢尚,你……”俞清似是感受到了什么,语气之中有着羞怯和不可置信。
      
      “你知道我的名字啊?”谢尚声音轻慢,却气息灼热。
      
      “痒。”俞清小小地叫出了声。
      
      “你每天都来这里,是不是为了看我啊?”谢尚接着问,吐息一路向下。
      
      俞清被戳中了心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着俞清窘迫的可爱模样,谢尚没有继续追问。
      
      之后,两个少年人就像大猫一样玩耍着,试探着亲亲舔舔。
      
      ……
      
      因为天天都可以看见自己喜欢的人,谢尚那段时间无心练习,他本来也就不在乎,他没有什么唱歌跳舞的梦想,来当练习生这件事,他也很随意。大不了回去混吃等死。
      
      他妈妈偶尔会给他发信息,大致意思就是;‘如果太辛苦的话,你就回家吧。’
      
      怎么说呢,那两个人虽然从小没过他什么关爱,和他也不是太熟悉,但是在金钱方面从不会短缺他,这样看来,他其实也不算很惨,他活得这么浑浑噩噩,都是他自己的原因。
      
      不过他现在好像有了让他觉得有意思有兴趣的人,对生活也多了几分期待感。
      
      一天至少训练八个小时,十几岁的少年,能够坚持下来的少之又少,他来的时候有一百多个练习生呢,不过一年多,他们这一批只剩几十个了,他之前本来就是憋着一口气,现在想想,继续读书上大学,继承家业,好像也不错。
      
      反正他只是个普通练习生,没有被公司重点选拔z出来培养,也没有出道,没有签什么重要的合约,不需要赔巨额违约金。
      
      公司管理也发现了他的情况不太对,本来想找他谈心,敲打他,也为他描绘一下出道的美好前景,给他一点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却发生了一点意外。
      
      谢尚在这期间还和其他练习生打架了,打架这个词用得并不恰当,准确来说,是谢尚单方面殴打对方,就往人家脸上打,对方虽然没受重伤,但这件事性质还是挺恶劣的。
      
      娱乐公司培养练习生,本质都是为了挣钱,谢尚的个人条件确实很好,但是不可控性也很大,他有着少年人的叛逆和张狂,之后如果出道了,谢尚又闹出事,就没有这么容易收场了。
      
      被经纪人劝退的时候,谢尚表情淡淡,心里却没有什么不满。
      
      虽然之前的训练真的很辛苦,但是他觉得他也不算太亏,因为他遇见了俞清,最近几个星期活得比前面十几年都要爽快地多。
      
      回去收拾了一下行李,谢尚忍不住给俞清发了一条信息。
      
      出乎他意料的是,俞清直接来找他了。
      
      “你被开除了?是因为我吗?”俞清语气很急。
      
      谢尚表情冷淡,只是低声恩了一下,每天都在想你,当然无心练习了。
      
      然后他忍不住在心里颇为好笑的想道:怪不得高中严禁学生早恋,爱情真的很容易让人堕落,特别是对于他这样久旱逢甘霖初尝其中滋味的少年人来说。
      
      他明明知道这是毒苹果,可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偷尝,以毒攻毒真的很快乐。
      
      “你想要当大明星吗?”俞清继续问,他是知道练习生每天的训练是有多辛苦的,他想,谢尚这样优秀的人能来当练习生的,肯定是为了追逐梦想的。
      
      “还好吧。”谢尚收回思绪,语气轻慢,有点心不在焉。
      
      “我可以帮你。”俞清以为谢尚在故作无所谓。
      
      谢尚表情淡漠地瞥了满脸认真的俞清一眼,只觉得异常可爱,他想俞清大概是要去和老板求情吧,他也提起了一丝兴趣,想逗弄一下俞清。
      
      “这样辛辛苦苦训练当唱跳偶像其实没什么意思,我想要演大制作的电影,你帮得了我?”谢尚语气戏谑。
      
      他这句话其实很真实,当偶像的话,确实有可能拥有很多粉丝,但是大众却总觉得只有演员才有作品,偶像练习唱跳付出的辛苦和汗水在大众眼中不值一提。
      
      闻言,俞清突然想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再想到谢尚的各种熟练的手段和技术,他只觉得呼吸一窒。
      
      其实很多男人对于这些事情都是无师自通的,比如谢尚就是,更不用说他们现在还没有真枪实弹的搞过,不过就是前戏而已,谢尚自然信手拈来。
      
      可是俞清却想岔了,他是因为某些心理洁癖才这么洁身自好,那么像谢尚这么好看的人,在学校里不可能没有谈过恋爱,想到这里,他突然有点难过。
      
      “我给你资源,我想成为你……名义上的男朋友就行了,你不能不答应。”俞清喘着气说道。
      
      一室静默。
      
      因为俞清这句急促之下脱口而出的话,两人之后的关系也变得阴雨晦冥,不那么纯粹清晰。
      
      不清不楚的暧昧才是最危险最脆弱的,心照不宣的爱情很少存在,总是需要一个身份定位,才会觉得心安,才能公开关系。
      
      在外人面前,大大方方明明白白地说,这个人是我的,不能公开的男朋友总是让人觉得没有安全感,患得患失。
      
      在俞清的记忆中,他们之间从来没人正经表白过,他想说,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说出口过。
      
      太爱了,所以就会害怕。
      
      谢尚也和俞清说过爱和喜欢,却不是在正式场合,而是在逗弄他。
      
      就连这些喜欢也都是某些需要的驱使下说出来的,谢尚从来没有在清醒的时候和他说过“我喜欢你”。
      
      谢尚和俞清这样的关系能够维持十年,其实已经能够说明一些问题了,如果不是因为有爱,不是因为舍不得,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彼此,只有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感到片刻的满足和温情。
      
      但因为很多原因,两人其实聚少离多,每次见面都没有好好聊过天。
      
      俞清想得太多了,他的家庭压力,从小的生活环境都不是谢尚能够理解的,他想要的亲近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很多事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谢尚说。
      
      而谢尚眉眼含霜,生性淡漠,当然,他只是看起来淡漠,懒散死宅或许更准确,他不想懂,他想得很少,能够过一天就是一天,毕竟最早坦白心声的人往往会最惨,他很自私。
      
      自从小时候哭着喊着让爸爸妈妈多陪陪他,却被拒绝以后,他就明白了,人不能为了别人而活。
      
      但是仔细起来,他其实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俞清喜欢清冷淡漠的他,他就一直呆在高高的神坛从来没有走下来过,就像小时候一样,直到变成习惯,变成本能。
      
      时至今日,他和他,还是走到了穷途末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