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王大妈隐隐约约没听真儿,还忙着自己的工作,就出门了。
      
      出门正好碰上胡同里的何大妈何向阳。
      
      燕支胡同就在城边儿上,大多数邻居都是从乡下进城的,就比如何向阳,原来只有一间小棚屋儿,现在鸟枪换炮啦,住的正是陈月牙和贺译民原来的院子。
      
      “哎王菊,我咋闻着一股好浓的臭味儿,是不是你们院里那个植物人他躺馊了?”何向阳开门见山的,故意搧着鼻子说。
      
      但她分明是站在公厕旁边,能不臭吗?
      
      王大妈的儿子张刚在钢厂是个车间主任,也是何向阳的女婿张虎的下级,所以虽然何向阳话说的难听,但王大妈必须搭一句。
      
      张虎是个特别小心眼儿的人,厂里的人谁不巴结着他们家的人一点儿,得,工作上你就等着他给你穿小鞋吧。
      
      “哪能呢,陈月牙照顾贺译民可照顾的好着呢,您是站在公厕旁边才觉得臭。”王大妈应付说。
      
      何向阳两手抱臂,遥遥看着大杂院的方向说:“我是真可怜陈月牙啊,当初嫁贺译民的时候,贺译民可是年青有为的钢厂厂长,还是跟自己当大干部的前妻离了婚,就为了娶她,她嫁人的时候我们程家村的人谁不说她跌进金窝窝里了?所以说这个命真是没法说的,现在男人躺炕上了,这也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吧?”
      
      “话可不能这么说,现在新世社不讲命好不好,等贺译民醒来,陈月牙一样有好日子过。”
      
      “要我说,陈月牙要想过好日子,就得改嫁,说句实话,就冲她那能生儿子的肚子,到谁家生上三五个小子,人不拿她当皇后娘娘贡着。”何向阳又说。
      
      是,她儿子程大宝原来那个媳妇儿不会生孩子,何向阳是真稀罕陈月牙那个能生儿子的肚子,所以,她不介意陈月牙已经生过四个孩子。
      
      她心里都盘算好了,陈月牙现在日子过的烂着呢,真想跟她家大宝在一起,也得先生上仨儿子,真能生上仨儿子,她就做主,给她和程大宝扯结婚证。
      
      要生不了,得,爱哪哪去,命里带霉带灾的女人,她可不稀罕。
      
      虽然心里这样想,这种话嘴上当然不能出来,何向阳拦着王大妈说:“王菊,你改天替我劝劝陈月牙,让她跟我家大宝处一处呗,都是街坊邻居,知根知底儿,我是真不嫌弃她命不好,也不嫌她生的那个小倒霉孩子,咋样?”
      
      何向阳的大闺女程春花生了个小外孙女儿叫张福妞,是不是自带福运不好说,但只要说起张福妞,何向阳就得咧开嘴笑,说她家福妞是个真正的小福妞儿。
      
      而小超生在何向阳的嘴里就成了个倒霉孩子,谁叫她生下来没享几天福,她爸就成植物人了呢?
      
      这不,现卖现夸,何向阳就开始显摆她家张福妞了:“王菊你是不知道,前阵子我家福妞哭着闹着要吃肉,我咬牙囤了一个大猪头,嗨,最近猪肉直接从一块二涨到两块了,你就说我家那福妞儿,她是不是个有福气的?”
      
      王大妈忙着要去抓执勤,还不得不应付她:“有,有福气!”
      
      “唉,就是可怜陈月牙哟,我那个猪头一直存着没舍得吃,就是想请她吃一顿,你就说说,我家那么敞亮的四合院儿,我女婿还是咱钢厂的大厂长,月牙她咋就那么不开眼儿,有猪头都不吃,得守着个已经发了臭的活死人呢?”何向阳又说。
      
      现在这年月,不说地主家没肉吃,就胡同里的孩子们,谁家吃顿肉,都得去围观一番。
      
      要能烧条鱼,得,孩子第二天上学,全班同学围着闻腥鲜儿。
      
      一个大猪头,那是宝贝,恰逢猪肉一个猛翻子的涨价,胡同里确实好久没闻见谁家有肉香味儿了。
      
      王大妈忍不下去何向阳的显摆了:“贺译民干干净净,可没发臭!”
      
      “没臭他也是光脚丫进冰窖,凉到底了。倒是我那大女婿张虎,厂长呐,我听说最近他们准备发福利了,要不是鱼,肯定就是肉!你就说说,陈月牙把那么好的日子过烂了,她可怜不可怜?”
      
      “何向阳,张虎当了钢厂的厂长你得意的很吗?”身后一个高亢的女声突然一声喝。
      
      吓的何向阳脖子窝儿下意识的一缩,回头一看,那不她老家的邻居张芳吗?
      
      她嗨的一声又精神了,她能不得意吗,她只恨自己没长尾巴,要有尾巴,她就该把尾巴竖上天了。
      
      女儿是会计,女婿是厂长,儿子还镶着大金牙在悄悄搞投机倒把,虽然这事儿声张不得,但是,就问她怎么可能不得意?
      
      “那我得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我女婿贺译民,他醒啦!”张芳再一声吼,中气十足。
      
      “啥,咱们胡同的贺译民居然醒了?他真的醒了?”有人立刻说。
      
      “我可想死贺译民了,我天天菩萨跟前求着呢,哎哟,他要醒来,我得给菩萨烧柱高香去。”有人说。
      
      意识到这属于封建迷信,这人连忙又搧了自己一耳光:“不不,我给马克斯烧柱高香去。”
      
      “走啊,咱们赶紧看看去!”
      
      “走走,快去看看。”
      
      何向阳才不信呢,在床上躺了整整十个月的一个活死人,他能醒过来?
      
      不过,大家都往树屋走,她也叫人流簇拥着,也开始往树屋里走。
      
      当然,她心里还在想,万一要是贺译民真醒来了呢?
      
      哎哟喂,能坐起来吗,能说话吗?
      
      要能坐起来,还会不会回钢厂当厂长?
      
      不过就在贺译民被撞瘫痪之后,张虎可专门到医院咨询过,据说只要成了植物人,能醒来的机率只有1%,而且哪怕能醒来,很多连话都说不了,要想站起来,没个三五年你休想。
      
      这么一想,何向阳的心就又往下放了一点。
      
      反正她女婿现在是钢厂分厂的厂长,厂长的位子他贺译民是抢不走的。
      
      这样想着,何向阳的胸膛就又挺起来了,特意把给风吹乱的头发全用口水抿的整整齐齐,不错,她现在依旧是整个燕支胡同里最风光的老太太。
      
      树屋里,陈月牙和俩孩子,三个人正围着贺译民看呢。
      
      “译民,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听得见就眨一下眼睛。”陈月牙柔声说。
      
      超生可紧张可紧张了,这个爸爸可是她忍着疼痛,揪了自己的小须须,用一根根的小须须喂活的,她也不知道爸爸能醒多久,醒来之后能不能立刻就站起来。
      
      当然,她和哥哥可不是惹祸精,他们是妈妈的好帮手,一下子,俩人就把嘴巴全捂起来了。
      
      爸爸的眼神看起来很陌生,一眨不眨的望着妈妈。
      
      过了很久,他才缓缓的眨了一下眼睛。
      
      看来他是能听见妈妈说话的。
      
      超生和哥哥都高兴坏了,紧紧的抱到了一起。
      
      但是爸爸的眼睛眨了一下,又眨了一下,但是在快速的眨了几下之后就彻底的合上了。
      
      超生好难过,想哭,伸开自己的小手掌,看着光秃秃的手掌心无声的哭了一声。
      
      要是她再能长几根须须,一次性全喂给爸爸,爸爸肯定就能醒的更久吧?
      
      可是小须须一周才能长一根,她昨天才忍着痛拨完小须须,要想再长小须须,至少还得一周啊,而且那得是在,她吃的好,营养好的情况下。
      
      参生怎么就这么艰难呢?
      
      贺帅就更伤心了,身为家里的小小男孩子汉,小家长,他每天帮助妈妈给爸爸翻身体,经常累的屁砰砰砰的响,结果爸爸只睁的一下眼睛就闭上了?
      
      孩子不能接受。
      
      “没事啦,他只要能醒来一次,就能醒来两次,现在,超生乖乖的跟着哥哥一起去给咱们接自来水,妈妈得给爸爸再擦一次身子,不然他就真的要臭啦!”看儿子和闺女都伤心成那样,陈月牙说。
      
      看着妈妈坚定的眼神,超生和贺帅对视一眼:“走,去接水。”
      
      拎起扁担,一只铁皮小桶子,贺帅抬后面,超生抬前面,每天的自来水俩孩子都是这样接的。
      
      当然,贺帅几乎是把整个桶子抱在怀里,只让超生抬少少的一点。
      
      要他自己提水他也提得动,每天带着妹妹一起去抬水,只不过是想让胡同里的小伙伴们都知道,自己的妹妹不是小傻子而已。
      
      俩人刚到院门口,就迎上呼啦啦的一大帮人,全是胡同里最热心的大爷大妈们。
      
      “贺译民真醒啦?”有人问。
      
      还有人问:“他能坐起来不,哎哟,贺译民那一表人材,要站不起来就真可惜了。”
      
      陈月牙给刚醒过一次的贺译民身上盖了一张床单,才平静的说:“醒来过,但是刚才又睡着了。”
      
      别人虽然失望,也不过轻轻喔一声。
      
      何向阳哈的一声本来想笑,但因为突然放松心情,居然是蹦了个屁出来,一个蹦子跳起来,差点没把自己的脑袋给碰在门槛上碰破。
      
      “我就说嘛,都躺了几个月了,真能醒来?”虽然何向阳想压低声音,但毕竟她心里高兴,压不住嗓音,这一声惹得所有人都回头,齐齐看她。
      
      但是随着她这一声,昏暗的,中间还长着颗树的树的,虽然收拾的整整齐齐,但给杂物填的满满当当的树屋里。
      
      床上那个直挺挺的躺着的,身高一米八几的活死人,他突然伸出一只肌肉狰狞的手,抓上妻子的手臂,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居然力量十足的就坐起来了。
      
      何向阳给吓的,啪叽一下直接坐到地上了。
      
      “看吧,我就说吧,我女婿醒了吧?”张芳再一声高喝。
      
      从现在开始,她的月牙儿全家,要重新过上好日子啦!

  • 作者有话要说:  超生:爸爸醒了,超生的幸福(赤几)生活要开始啦!
    超生在线求评鸭,嘻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