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给丈夫擦完身体,又替他按摩了一会儿身体,陈月牙提着羊骨头出门,就去炖羊骨头了。
      
      隔壁的王大妈一看陈月牙拎着羊骨头,笑着说:“月牙,我给你送个萝卜,和着羊骨头一起炖,那味儿才美呢,到时候你也送我一碗羊肉汤,咋样?”
      
      “成啊,大妈,萝卜呢”陈月牙说。
      
      她知道,王大妈的儿子在钢厂的冶炼车间当主任,可不缺一碗羊肉汤喝,人老太太是想给她送萝卜,怕伤她的自尊才那么说的。
      
      王大妈递过一根水灵灵的大白萝卜来,陈月牙拿到自来水龙头前洗巴洗巴,嗨,一锅子萝卜羊肉汤,这不就齐活儿了吗?
      
      抽空再烙几个二道面的饼子,一顿羊肉泡馍,就只等着出锅啦。
      
      抽这空儿,她还得到煤厂抢一车子蜂窝煤去,晚上的蜂窝煤,因为给人挑了一整天,成色不好,便宜。
      
      妈妈推着车子去抢蜂窝煤的时候,超生坐在床上,靠着大树,就专心至致的盯着自己的手掌心,心里默默的念着:“须须,快长出来吧须须,再有一根须须,我爸爸肯定就会醒来啦!”
      
      在她不住的祈祷之下,她的手掌心里还真的慢慢的长出一根细细嫩嫩的,只有她自己才能看见的小绒须来。
      
      小绒须先是怯怯的露了一脑袋,大概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在超生的注视下顽强的,努力的生长着,终于,它长到有三寸那么长了。
      
      啪唧一下揪下来,小超生疼的皱了一下眉头,但她并不痛苦,看脸上的神情,反而特别的开心,转身手脚并用的爬过去,就把须须放进了身旁爸爸的嘴里。
      
      “爸爸,加油好起来啊,这可是超生的小须须,揪它好疼的,它能让你好起来哟。”在心里,超生默默的念叨着。
      
      她是人参须须,虽然揪起来很疼,但是对人的身体却特别好。
      
      爸爸躺在床上半年多了,身体没有走形,皮肤还是那么的有弹性,全赖小超生用自己的人参须须滋养他。
      
      虽然人人都说爸爸肯定再也醒不来了,但超生知道,他肯定能醒来。
      
      因为爸爸已经吃了很多她的人参须须啦。
      
      不一会儿哥哥贺帅回来了,哐啷一脚踢开门,进门就耷拉着脑袋。
      
      显然,有什么事情让他不高兴了。
      
      超生虽然不会说话,但是立刻就从桌子上拿起小刀片。
      
      哥哥喜欢读书爱写字,每天放学都厥着屁股在院里的石墩子上写字儿,她要给哥哥削铅笔。
      
      “小超生今天过的怎么样?妈妈炖了羊肉汤,你吃了没?”
      
      据说哥哥在外面可凶可凶了,整个胡同里就没有能打过哥哥的孩子,但是哥哥对超生可好的不得了。
      
      超生摇头:比起吃羊肉汤,她更希望爸爸能快快的醒来。
      
      “咱至少三个月零八天没吃过肉了吧,真馋这股子羊腥味儿啊我。来,哥哥吹羊肉汤给你喝啊。”贺帅说着,出门从锅里盛了一碗羊肉汤出来,端了进来。
      
      从里面挑了半天没找到羊肉,他就挑了一筷子羊骨头,仔仔细细的吹凉,喂到了超生的嘴巴里:“啊,张嘴,你尝尝这多香。”
      
      既然变成了人类小孩子,就必须吃人类的饭。
      
      多吃饭就能多长须须,长了须须就可以喂爸爸,让他早点醒来,所以超生吃的可卖力了。
      
      陈月牙推着一辆小推车,刚从煤厂里出来,正准备往家走,就碰上打小儿的邻居程春花,手里牵着自家的小闺女张福妞,正在开自家的大门。
      
      程春花的丈夫张虎也在钢厂工作,原来是贺译民的同事,现在升职了,是分厂的厂长,而程春花手里牵着的那个张福妞,那可了不得,据说是整个燕支胡同里,福运最好的小姑娘,当初程春花想在肉联厂上班,不想去钢厂,因为进了钢厂只能扫厕所,就是这小丫头一个劲儿的哭着,闹,让程春花去的钢厂。
      
      现在程春花在钢厂当会计了,可不全是闺女的福气?
      
      “月牙,我闻着隔壁那大杂院里挺臭的,译民还活着吗,他是不是快死了?”程春花笑嘻嘻的说。
      
      陈月牙把煤车放在半路,掏了小手绢儿出来擦着额头上的汗:“怎么,他还没死,你是不是很不开心,怕他要再活过来,你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程春花脸上的笑顿时就僵住了:“月牙,咱们都是街坊邻居,你看你这话说的,邻里邻居的,哪有个盼人死,不盼人活的?”
      
      陈月牙一声冷笑:“盼人活?你就不怕他活过来,然后追查那一万块钱的去向?”
      
      “你是丢了一万块,但那跟我可没关系,月牙,你可别血口喷人把丢钱的事儿往我身上赖。”
      
      “我又没说贺译民的一万块是给你拿走了,你急什么急?”陈月牙再一声冷笑,噙唇反问。
      
      程春花给陈月牙堵的说不出话来,拉起自家那小福妞的手,扯着进门了。
      
      陈月牙站在原地,望着程春花所进去的,那间干净,敞亮的四合院,叉腰舒了口气,推起煤车,就继续往自家走了。
      
      事情是这样的。
      
      贺译民15岁参军,23岁从部队上转业到本地的钢厂工作,几年时间就干到了钢厂分厂厂长的位子上。
      
      陈月牙原来在饮料厂洗瓶子,跟他结婚八年,生了仨儿子,日子过的甭提多好了,俩人都有工资,又都精打细算,就在去年,还在燕支胡同里买了一个大四合院。
      
      但是就在十个月前,有一天贺译民的母亲李红梅突发脑溢血,贺译民三更半夜背着他娘去医院,结果不小心给个摩托车撞到了臭水沟里头。
      
      李红梅当场死了,贺译民自己也给撞成了脑昏迷的植物人。
      
      而就在贺译民被撞的时候,手里拿着家里的存折和他的身份证,跟他一起去医院的正是程春花的丈夫张虎,等陈月牙赶到的时候,贺译民的身份证和存折全都不见了。
      
      存折上有整整一万块钱,也不翼而飞。
      
      陈月牙还去银行查过,就在贺译民被撞的第二天,丈夫存折上的钱被人拿着身份证取了个一干二净。
      
      因为手头没钱,又急着给丈夫治病,陈月牙这才被迫卖掉了自己的院子,搬到大杂院的小树屋里的。
      
      就在贺译民变成植物人之后,张虎一路升迁,现在取代贺译民的位置,成钢厂分厂的厂长了。
      
      而且,张虎他哥张盛在派处所上班,陈月牙报丢钱的案子报上去,这事儿就再也没了下文。
      
      那钱到底最后是谁拿走了,陈月牙的心里难道就没杆秤,难道她就不会品这事儿?
      
      她就不会细品?
      
      清水县的老胡同,几十年一个样子,人们吃完饭就在胡同里乘凉闲聊。
      
      一放学,小孩子们满胡同乱窜,国营理发馆,小商店的门口,那是人最多的地儿。
      
      下了班的工人们在下棋,老太太老大爷们在吊嗓子打陀螺抽烟,贺帅带着妹妹在垃圾堆里趴着,跟小伙伴们一起不停的翻着垃圾。
      
      有人刨到半本背面没写的作业本,开心的大叫了起来。
      
      贺帅今天心情不好,是因为他的作业本又用完了,而且削钱笔的小刀片儿也老的连鸡都杀不动了。
      
      他知道妈妈没钱买不起作业本儿,所以想在垃圾堆里给自己翻个作业本儿,再翻个小刀片出来,看别人翻到了作业本,他的屁股厥的更高了,刨的也更起劲儿了,手给垃圾划破了也不管,跟只土拨鼠一样拼了命的刨着。
      
      又有人刨到一只玻璃球,在衣襟上擦擦,如获至宝的往天上丢着。
      
      贺帅什么都没刨到,作业还没写,急的头上都出汗了。
      
      超生站在垃圾堆下面,心里暗暗也替哥哥着急。
      
      不过她是小人参啊,只要动用自己的灵力去感知,慢慢的搜寻,就能替哥哥找到好东西。
      
      果然,她的意识往垃圾堆里触着,慢慢的找着找着,突然就找到好东西了。
      
      “摇我干啥?”贺帅给妹妹拉了一把,回头问。
      
      超生指了指一个地方,贺帅顺着望过去,顿时眼睛刷的一亮:“票,这是一张票。”
      
      “一张糖票……我捡到了一张糖票!”等看清楚上面的字儿,贺帅拉着妹妹,嘴里大喊着,在小伙伴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飞快的往国营商店冲了过去。
      
      现在粮票在慢慢退出市场,但钱是小头,票还是最珍贵的东西。
      
      把票交到国营商店,一群孩子仰头望着玻璃柜台,就见售货员把手伸进装着大白兔奶糖的大玻璃柜子,从中抓了一把又一把,足足抓了五大把在秤盘里,略一过秤,朝着贺帅倒过来了。
      
      贺帅连忙兜起自己的小线衣,等糖像雨一样哗啦啦的倒下来,包起自己的线衣,拉着超生转身就跑。
      
      “妈,我们捡到糖啦!”
      
      “干净的就吃,不干净的得扔掉。”陈月牙并不知道儿子到底捡回来了多少糖回来,轻飘飘的说。
      
      贺帅拉着妹妹进门的时候没小心,在门上哐的,把妹妹碰了一下,发出咣的一声巨响。
      
      小丫头给疼的张开嘴巴,无声的啊了一声。
      
      而随着这一声响,床上那个双目紧闭的男人的眉头疾速的跳动着。
      
      他的手指,轻轻的抽了那么一下。
      
      紧接着,又抽了一下。
      

  • 作者有话要说:  超生:留言评论加收藏,爸爸马上就醒来哟。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