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那从未有过一瞬间的回忆 ...

  •   “带土,这个便当就拜托你了。”
      
      带土伸手接过水门老师手里的便当,摸不着头脑,他仰起头疑惑“老师,这是……”
      
      “这是玖辛奈给卡卡西的,”波风水门看着拿着便当一脸不情愿的带土笑着解释。
      
      “最近任务比较多,怕他自己照顾不好自己,所以就拜托带土啦,”波风水门笑了笑随即补充“你要是想吃的话也可以。”
      
      玖辛奈?那个红头发的暴力女?
      
      带土眯了眯眼睛,想起了前些天因为一个做糊了的寿司而引发的惨案,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我才不要,但是为什么非得我去给这家伙送便当!”我自己都还没吃饭就要给他送便当?
      
      “老师你偏心!”
      
      “嗯……这是啊……”
      
      波风水门苦恼的摸了摸头发,片刻后灵光一闪,左手敲着右手掌心。
      
      “这也是一种修行啊带土,忍者需要足够的体力才能生存下来!绝对不会让你白跑一趟的。”
      
      不,老师你想让我给卡卡西送便当就直说,用得着修行这种高级词汇来忽悠我么。
      
      “……那我走了……”
      
      带土极不情愿,耷拉着脑袋拎着手里的便当盒子,脚步极其缓慢的向卡卡西家里挪过去。
      
      那家伙自己会做饭,还用得着便当么,话说回来,琳也好水门老师也罢,为什么每次都是让我去送便当啊!?
      
      “喂!卡卡西,过来领便……你们在干什么!!?”
      
      找了一圈后带土终于在后院找到了卡卡西,一旁还有同期的热血迈特凯,但是画面美好到不堪入目。
      
      带土将举起来的便当抱到怀里,退后一大步伸手指着卡卡西,满脸嫌弃之色言于意表。
      
      “咦~好恶心,没想到卡卡西你竟然还有这种爱好,你要是有想法就去澡堂看啊。”
      
      “说什么呢白痴带土,”卡卡西慢条斯理的转过身指了指身后羞愧不已的迈特凯“我才没这种爱好,橡果大小有什么好看的。”
      
      “这是决斗!”迈特凯举着拳头泪流满面“一决胜负吧卡卡西!”
      
      “哈?”
      
      也就这几天没任务休息一下而已,卡卡西什么时候招惹上这家伙了,以前他在学校体术对战被凯揍的鼻青脸肿不说,光是这份耀眼的热情他就吃不消,自己可是最不擅长对付这种人了。
      
      不好了,还是赶快离开吧……回去再向水门老师指教指教。
      
      这样想着他放下便当,悄悄向后退了两步准备转身就跑,结果没跑两步就被卡卡西抓住了手腕。
      
      “给我松手!!笨蛋卡卡西!!”
      
      喂!这家伙吃的什么,力气怎么这么大,完全挣脱不开啊!
      
      “你不是说想和我一决胜负吗?”
      
      卡卡西拉着呲牙咧嘴想要挣开的白痴带土,一边伸手指着带土,耷拉着眉眼转身对着后面的凯说道。
      
      “这家伙可是要超越我成为火影的男人,怎么样?”
      
      已经整整三天了,卡卡西快撑不住了,所以带土,对不住了,既然是一个班的那就帮个忙吧。
      
      “哦!有共同梦想的同期!青春绽放!!”
      
      迈特凯晃着一头浓密的黑发对着带土竖起了大拇指,洁白的牙齿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共同梦想?
      
      带土停下了挣扎,难道说迈特凯的梦想也是成为火影大人,志同道合啊!
      
      “哦!青春万岁!!”
      
      带土从僵硬的卡卡西手里抽回手,叉腰对着和自己有着共同目标的朋友竖起了大拇指。
      
      “决一胜负吧,卡卡西!”X2
      
      “啊……”
      
      偷鸡不成蚀把米,卡卡西头疼的扶了扶额头哀叹“两个白痴。”
      
      带土叉腰得意,水门老师说对了,这趟果然没白来。
      
      “所以你们就被揍成这样了?”
      
      夕阳西下,在训练场找到带土的琳拿着上了药膏的纱布轻轻地贴带土脸上,叹了口气。
      
      “一直这么冲动可怎么行,带土。”
      
      “嘿嘿,经验就是从实战中积累出来的,不努力可怎么行?”
      
      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三月樱花盛开,随风带着花瓣飘落,坐在椅子上的带土抬头看着一脸气不过又无奈的琳,咧开了嘴角。
      
      琳可真是个居家好姑娘,比笨蛋卡卡西善解人意多了。
      
      “真是的,”琳叉着腰,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对着一脸傻笑的人嘱咐“明天演习可别迟到了。”
      
      “放心吧琳,青春绝不迟到!”
      
      “你这又是跟谁学的?”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
      
      虽然有琳的嘱咐,第二天演练他还是迟到了,第七班的成员习以为常,一早等候在旁边的卡卡西抱臂冷嘲热讽,气的带土直炸毛。
      
      “太慢了!”
      
      站在水门老师旁边的卡卡西对着自己倒着竖着大拇指,□□裸的讽刺。
      
      “都说了是帮助老奶奶搬东西才迟到的!”
      
      “不遵守规则的人没资格成为忍者!”
      
      “你说什么!?”
      
      “好了好了,”波风水门走到二人中间打断“你们两个别吵了,都准备一下吧。”
      
      “哼!”
      
      波风水门拍拍手,站在身边唯一的女性原野琳在医疗方面天赋很高,平日里后勤保障工作就交给她,而上前杀敌冲锋陷阵靠的是他们这三个大老爷们。
      
      “结印吧!”
      
      带土摸了摸脸上的创口贴,伸出食指和中指竖在胸前,对面的卡卡西亦然。
      
      “开始!”
      
      水门话音刚落,他就率先朝着卡卡西冲了上去,一脚横扫过去,果不其然被上跳的卡卡西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
      
      在卡卡西准备落地的空隙一手撑着地上踢,瞬间二人拉开了距离,目前为止带土熟练掌握的忍术也就是豪火球之术,但并不妨碍他继续学习的热情。
      
      “火遁.豪火球之术!”
      
      不大不小的火球从口中喷出,带土闭了闭眼睛,感受着嘴边被火燎过的炙热。
      
      “土遁.土流壁!”
      
      卡卡西迅速结印,一道土墙轰然而立,挡住了他的火遁。
      
      巨大的气流充斥在林间,雾气蒸腾,带土趁势从忍具包里掏出苦无在指间转了两圈刺了过去。
      
      “我已经无所谓了!!卡卡西!”
      
      “欸?”
      
      是谁?
      
      几乎是那一瞬间,大脑当机,好像有什么画面涌现出来,鲜红的血,刺眼的好似雷光闪电的查克拉在耳边鸣叫。
      
      胸口处灼烧般的疼痛。
      
      带土还没缓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被打趴在地,苦无也被卡卡西抢了过去,堪堪停在距离自己脖子两个拳头的距离。
      
      “好了,这次演练卡卡西胜出,结和解之印吧!”
      
      卡卡西收回苦无朝他伸出手,还在当机的带土呆愣愣的也伸了出去。
      
      “还算有进步。”卡卡西别扭道。
      
      “那当然!”带土咧开嘴,要不然多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就在二人手指即将相接触的那一刻,带土感觉有人按着自己的肩膀往后推,带着一股不容置疑和决绝的悲哀。
      
      “带土……”
      
      到底是谁,这种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回响在耳边。
      
      “喂,带土,怎么了?”
      
      面前的卡卡西凑近问道,白痴带土怎么这时候还在发呆,到时候上了战场可怎么办,他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照顾他。
      
      “不。”
      
      那种感觉也就是一瞬,带土晃了晃脑袋,顺着卡卡西的力道站了起来,回过头来,只有被微风吹拂的青青草地。
      
      他伸手摸了摸眼角,指尖处湿漉漉的一片。
      
      哭了?
      
      难道是他这几天被卡卡西揍出幻觉了?开什么玩笑。
      
      “对了卡卡西,”
      
      回去的路上带土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叫住了走在前方的白毛,在琳和水门老师一脸诧异的表情下别扭的开口。
      
      “来……来我家吃饭吧。”
      
      “不去。”
      
      卡卡西脚步也不停的向前走着,只不过抽出插在口袋里的手枕在脑后懒洋洋。
      
      “喂!要不是奶奶想见见你,我才懒得邀请你这家伙!”
      
      奶奶自从听说卡卡西家就剩他一个人的时候善心大发,再加之又是孙子的同伴,就想着见一见以后可以相互照顾一下。
      
      可为什么偏偏是卡卡西这家伙啊!难道是水门老师还不够帅气吗奶奶!?
      
      “别走啊卡卡西!等等!!”
      
      带土抬脚一路小跑的追了过去“你不去我会死的很惨的!”
      
      “不要,你死的很惨关我什么事。”
      
      “我们是同伴啊,你这么说太残忍了吧……喂!卡卡西等等我!”
      
      卡卡西最终还是没能折腾过带土的死缠烂打,在琳和水门老师欣慰的目光下去了他家。
      
      “老师这样好吗?”琳站在水门旁边担心“会不会又吵起来?”
      
      “不会的,琳,带土的奶奶会有办法的。”
      
      波风水门弯弯眼睛看向离去的二人,旗木卡卡西身边需要宇智波带土这样的同伴来温暖他。
      
      带土的家在宇智波家族地边缘处,不大,三个人在一起却也不显拥挤,奶奶做了一桌子的饭菜,温暖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温馨,卡卡西眼神暗了暗,他有点后悔答应带土来他家了。
      
      但在老人面前也不能太过分。
      
      饭菜里有他最喜欢的盐烧秋刀鱼和味增汁茄子,带土的奶奶不会知道他喜欢吃什么,除了这个旁边最近一直给自己送便当的家伙。
      
      奇怪,自己想那么多干嘛。
      
      “以后带土这孩子的脾气还请包容一下。”
      
      “奶奶你说什么啊。”
      
      带土吃了一口米饭,忿忿不平,满桌子的饭菜,没有一个是他喜欢的,偏心也不能这样啊,卡卡西到底哪里来的魅力。
      
      “才不要他包容,明明就是我包容他!”带土伸着筷子豪气的指向旁边低头吃饭的人。
      
      没想到面罩下竟然是这么一张帅气的脸庞,怪不得奶奶要请他吃饭,难道宇智波家族的眼睛已经可以穿透事物了吗,可恶,自己果然太弱了。
      
      “……请您放心。”卡卡西回应。
      
      嘛,敷衍一下总是可以的对吧。
      
      饭后奶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硬是以天色已晚回家途中不安全为借口,拉着卡卡西住进了家里。
      
      请他到家里吃饭就不错了,但是住宿这已经超出了带土可理解的范围。
      
      难道奶奶真的是被卡卡西的容貌迷惑住了?
      
      “怎么样?带土的房间还是挺大的。”
      
      这意思是今晚他要和情敌住在一起!?他才不要,笨蛋卡卡西,你快拒绝啊!
      
      卡卡西瞥了一眼朝着自己挤眉瞪眼的带土,不咸不淡的对着满怀期待的老人“啊”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对于过分热情的带土奶奶,他只不过面罩后的耳朵悄悄的染上了红晕。
      
      “你在想什么呢卡卡西,竟然同意住我家一晚上。”
      
      带土抱着被子走到房前,还没等卡卡西回答,突然把手里的东西塞到他手里,一边大叫着“你等等!”一边狠狠地关上了门。
      
      卡卡西抱着被子没有动,心里了然,这家伙房间里贴满了琳的照片,上次叫他出任务时竟然一脸痴像的对着照片里的人亲吻。
      
      白痴土,没救了。
      
      “好了!”不一会儿带土擦了擦脸上不存在的汗水。
      
      “家里不大,委屈你打地铺了。”
      
      “没什么。”反正他哪里都能睡。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