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在那下雨的日子里 ...

  •   最近天气不是特别好,一直阴雨连绵,连带着心情也变得阴郁起来。
      
      “卡卡西今天还是请假吗?”
      
      带土咬着笔杆漫不经心的看向窗户“发生什么事了,都已经好几天没来学校了。”
      
      好无聊,他晃了晃腿,因为下雨,户外训练都改成了自习,但这并不妨碍他放学后的加练,要不然怎么能比得过第一名的卡卡西呢。
      
      “听说……他父亲去世了。”
      
      琳皱着眉毛忧心忡忡“他一定不好受,带土要去看看他吗?”
      
      晃腿的动作顿了顿。
      
      “……哈?谁会去看他啊,”在瞥见琳责备的目光后,到口的话硬生生的转了个弯,心虚“卡卡西那么厉害,他能出什么事。”
      
      卡卡西的父亲吗?
      
      前些天他在河边见到卡卡西了,只不过那时没有勇气上前去打招呼。
      
      带土趴在桌子上,想起了那天来接卡卡西的男人,那是他见到卡卡西笑得最灿烂的时候。
      
      话虽是这么说,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直到他打着雨伞拎着便当站在旗木家大门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他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听琳的话浪费自己宝贵的训练时光来专门给那个白痴卡卡西送便当?
      
      “今天我有事,既然如此那就拜托带土啦!”
      
      果然,他还是拒绝不了琳的诱惑。
      
      本来就想着装装样子转身离开,结果在听到门口里轻微的响动时,他还是敲开了门。
      
      “喂!卡卡西在吗?我来送便当!”
      
      “吊车尾你来干什么?”
      
      门只开了一条小缝,露出卡卡西那一张阴沉沉的脸,隔着护目镜他都能看见那一双死鱼眼下的青黑,卡卡西就像中了毒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阴郁又颓丧的气息,和下着雨的天空相辅相成。
      
      “说谁吊车尾呢白痴卡卡西,你……”
      
      看着双眼死气沉沉的卡卡西,带土自觉小了音量,他微微抬高雨伞,把手里的便当盒子递了过去,别扭道。
      
      “啧!给你的,要不是琳,我才懒得找你,只不过顺路罢了。”
      
      说谎!他家和卡卡西家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方向好吗!
      
      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也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带土伸手挠了挠脸颊,不再看向阴气沉沉的卡卡西,撇了撇嘴。
      
      “回……我回去了!”
      
      再不走他要被郁闷死,但是头一次见到卡卡西这般模样,说担心倒不如说是他自己在逞强。
      
      卡卡西的父亲去世了,那旗木家岂不是就剩下卡卡西一个人了?最起码无父无母的自己还有奶奶的陪伴,但卡卡西真的只剩下自己了。
      
      带土撑着伞向前走了几步停下来,转过身看见紧闭的大门,仿佛看见了卡卡西紧闭的内心。
      
      真是的,本来想安慰几句话,但看见那双眼睛的时候,不知为何就是说不出口。
      
      “……笨蛋。”
      
      那天能见到卡卡西简直就是带土的奇迹,因为接下来的一周里,卡卡西还是在不停的请假。
      
      那家伙真把自己当天才了?忿忿不平的带土咬咬牙脚一跺,拍着板子决定晚上要跟踪卡卡西。
      
      哦哦,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会做饭,这些鱼是他自己钓的吗?还是挺厉害的嘛。
      
      带土趴着树叶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头,把护目镜推了上去,外面光线太暗,他看不清楚。
      
      “既然来了,就一起吃饭吧,我做的多点。”
      
      正在熟练处理案板上鱼的卡卡西头也不抬,干脆利落的一刀划开鱼的肚皮。
      
      欸,被发现了?
      
      “哟!卡卡西晚上好啊!”
      
      既然被发现了也就没有必要躲着,带土直愣愣的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直到他现身,才发觉自己后面不远处还跟着琳,面对琳充满歉意的笑容,他悄悄的红了脸。
      
      “琳,你也来了?”
      
      “抱歉啊带土,被发现了。”琳俏皮的朝他吐了吐舌头。
      
      好可爱!
      
      带土按耐不住心中的荡漾,拉着琳的手跑毫不客气的就进了卡卡西家里。
      
      “那我们进来啦!”
      
      “打扰了。”
      
      卡卡西的动作一顿,然后神色如常简单的回了一句“嗯。”
      
      自从卡卡西的父亲去世后,卡卡西就搬进了一间单身小公寓,房间里很简洁,不像自己的房间乱七八糟,墙上还贴着琳的照片,带土跪坐在榻榻米上,打量一圈后深深的唾弃自己痴汉的行为。
      
      “好了。”
      
      晚饭很简单,一碗米饭一碗味增汤,再加上卡卡西亲自出手的盐烧秋刀鱼,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手艺不错啊卡卡西,”带土快速扒拉完一碗米饭,伸出手来“再来一碗!”
      
      一旁的琳笑眯眯的盛满一晚米饭递了回去。
      
      “没想到你这么能吃,白痴吊车尾。”
      
      “都说了不要叫我吊车尾!”带土放下碗忿忿不平,要不是为了跟踪卡卡西,他能连中午饭都没吃么。
      
      “那就是白痴。”卡卡西耷拉着眼睛不紧不慢的夹了一筷子鱼肉。
      
      “你再说一遍!”
      
      带土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伸手指着他愤愤不满“想要打架吗!”
      
      “啊,你说什么?”
      
      啊!!气死我了!真是不论什么时候这家伙都让人火大,亏他之前还那么担心卡卡西去送便当,完全是好心当驴肝肺啊。
      
      “嘛嘛,你们两个不要吵了……”
      
      琳在旁边试图缓解氛围“再不吃饭都要凉了哦带土,卡卡西。”
      
      “哼!”X2
      
      “哈哈……”充当中和剂的琳夹在二人中间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第二天卡卡西就回了学校,但他不是来上课的,听琳说,他是来参加跳级考试的。
      
      但是……不是说跳级吗,那个护额是怎么回事?
      
      “喂,卡卡西,这个护额……”
      
      带土在一众同学羡慕钦佩的目光下冲了过来,伸出手想要摸摸卡卡西脑袋上的护额,但还是放下了手。
      
      “啊,”卡卡西酷酷的双手插兜,斜眼看向面前不知为何一脸失落的带土,面罩下扯了扯嘴角凑近“怎么,要摸摸看吗?”
      
      “看我早晚都会追上你的,谁稀罕你的护额!”
      
      开玩笑吧,他知道卡卡西是年级第一,但是五岁就毕业了,这种巨大的落差让人心里难受至极。
      
      卡卡西看着飞快跑远的带土,耷拉着眉眼轻声道“这个白痴。”
      
      “可恶!”
      
      照这样下去,他还怎么超过卡卡西啊!
      
      “怎么了?带土。”
      
      “琳!”
      
      看见来者他猛地站了起来,在琳注视下握紧了拳头“卡卡西毕业了,但是、但是我一定会超越他的!”
      
      所以,所以……所以把放在卡卡西身上的目光看向我吧!
      
      他咬了咬牙,他是真的挺喜欢这个温柔的女孩子,可是在这人才遍地的忍界,自己实在是太弱了连喜欢的女孩目光都吸引不住,他甚至连告白都不敢。
      
      “所以你一定要看着我啊!”
      
      “嗯!我一直会看着你的。”
      
      琳突然凑近,睁着一双漂亮的深棕色大眼睛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不好,宇智波少年还从来没有被女孩子这么看过,他捂了捂砰砰乱跳的小心脏,深吸一口气背过了身,自信的竖起大拇指。
      
      “当然!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说到做到,他一定会超越卡卡西!
      
      受到了卡卡西毕业的刺激,带土每天天不亮就出门训练,提练查克拉,训练体术,练习结印和豪火球之术,只不过帮助老爷爷老奶奶的,虽然上课依然迟到,老师对此也无可奈何。
      
      当一切都有了缓慢的进展,只有分.身术依旧让自己头疼不已。
      
      卡卡西那家伙都已经毕业出去做任务了,只有他还在和分.身术较劲。
      
      甚至比班级里的凯还不如,人家好歹能召唤出完整的衣服来,但他才不会承认旁边这个只有白色线条的虚弱家伙是自己的分.身。
      
      有时候放学,路过以前他们经常玩耍的小公园时,会看见戴上护额的卡卡西独自一人抱膝坐在地上,仰着脑袋看向前方像是在等待什么。
      
      是在等他父亲吧,带土以前经常看见那个男人背着卡卡西沿着河沿下走去。
      
      但是那个会让卡卡西露出那种纯真笑容的男人却已经不在了。
      
      夕阳西下,照在身上无端升起一股落寞之感,每当那个时候,带土就会插着兜站在他身后,歪着脑袋看着卡卡西,直到卡卡西一脸冷漠的离去他才离开。
      
      如今想想,如果当时他踏出一步站在卡卡西旁边,而不是只是站在他背后默默看着他的话,那么所有的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当然这是后话,最起码,带土后悔了。
      
      临近毕业那一年,他见到了心中的三大火影大人,好不容易卯足了劲危危险险的憋出了一个正常的分.身,看着毫无表情的考官们,内心忐忑不安,也不知道是不是合格了,但是他这么差劲应该不会过吧。
      
      “真是让我好找啊,带土,”平日里一脸严肃的老师出现在他面前,向自己递过心心念的护额“恭喜你,从今天起就是独当一面的下忍了!”
      
      “真的吗?真是太好了!”
      
      小心翼翼的捧着护额,高兴的跳了起来,他终于追上了卡卡西的脚步了!
      
      天赋不够,努力来凑,宇智波家族的人天生居功自傲,眼界高人一等,像他这种没有天赋又在班里垫底的家伙自然是要被嘲笑和讽刺的。
      
      “废柴土,你的豪火球之术还是一团火苗啊,哈哈!”
      
      “喂!是想打架吗!?”带土撸起袖子冲了过去。……
      
      每天单独修行然后被族里的家伙瞧见后尽情的被嘲笑,如此的循环往复。
      
      在还没有正式分组知道指导上忍老师前,带土甚至有些开始怀念已经毕了业的卡卡西,这么久不见,照他的毒舌臭屁属性也不知道混成了什么德行。
      
      不,绝对会被人嫌弃的吧!
      
      毕业仪式他又迟到了,最近真是糟糕透顶了,路上总是被老奶奶老爷爷埋伏,总觉得别有用心,但又不好意思拒绝。
      
      但是,幸亏有琳在。
      
      “我们分在了一个班,真是的,还要我照顾你,带土,下次可不要再迟到了哦。”
      
      “嗯嗯!”
      
      捧着毕业证书他感激涕零,抹了把眼泪,宇智波家的眼光就是好,琳她可真是个好姑娘啊!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