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少年们的战场-终 ...

  •   卡卡西那家伙,到底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呢?
      
      带土曾经仔仔细细的想了想,好像除了厉害一点长的好看一点也没别的,任务方面甚至可以比别人做的更好更加出彩,除了嘴巴不留情面的损人之外,其他也没什么。
      
      他也曾经一度把卡卡西当成自己超越成为火影的目标,但自从夜间从水门老师那里了解卡卡西的背景外,他在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同一小队那么多年,甚至是一所学校一个班级毕业的……同伴,也互相在对方家里蹭了不少饭,而自己竟然除了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之外一无所知。
      
      孤单吗?孤单。
      
      害怕像父亲一样步入后尘吗?是的。
      
      所以就要在父亲逝去的阴影下用这些死板的规则束缚着自己,任务要比同伴更加重要,不论别人在背后怎么诋毁卡卡西,他始终坚信卡卡西不是这样的人。
      
      但直到今天,这个坚信破碎掉了。
      
      “忍者的话,就算牺牲同伴也要完成任务,这是规则。”
      
      “不能被感情轻易的控制,为了完成任务,忍者才有了抹杀感情的规定,带土,你也应该知道吧。”
      
      忍者手册第一条,也是开学第一天老师教给他们知识,那个时候大家都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却被卡卡西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带土承认琳在被偷袭的岩隐抓走后自己急切想要救出她的心情,也承认卡卡西分析的有道理,任务一旦泄露,战争就会无限延长,而他们就是导致这场战争的凶手。
      
      但他从来没想到卡卡西会这么冷静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所以当自己向卡卡西挥出拳头的时候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琳是个好女孩,对自己和卡卡西从来没有任何的偏袒,总是竭尽全力的照顾他们。
      
      “我不认同!就算今天被抓走的不是琳,而是我们队伍中的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你,我也会去救……”
      
      “昨天我说过的吧,多余的东西不需要。”
      
      “多余……?”
      
      带土松开了手,不可置信,他没想到卡卡西竟然如此执着于规则,他把自己……不,同伴到底当成什么了?
      
      “忍者需要的是在任务中发挥作用的道具,感情这种东西,是……多余的。”
      
      “你……是认真的?”
      
      卡卡西犹豫了一下,撇过头不敢直视带土的双眼,慢慢的点了点头。
      
      积蓄已久的矛盾砰然爆发,一发不可收拾,带土此刻觉得他的脑袋很疼,疼得快要炸开了,尤其是在他看到卡卡西那一双毫无光彩的眼眸上时,情绪控制不住。
      
      “够了,我曾经试着想要去了解你……”
      
      明知道是水门老师的意图,却还是厚着脸皮邀请卡卡西来自己家做客,逼着自己吃齁咸的盐烧秋刀鱼还有味增汁茄子。
      
      “你们这些天才的想法我还真是不明白。”
      
      每天加倍努力的训练不仅仅是想得到琳的注视,也想得到卡卡西认同的目光,想和卡卡西一起并肩作战而不是被叫做“吊车尾”,天知道当初水门老师对自己说“我为你感到自豪”时,他内心有多么激动。
      
      带土推开面前的卡卡西,眼前的一切就像做梦一般,脑袋里一片轰鸣,他好像听见了锁链的声音,一下又一下在脑袋里回响着。
      
      “队长你去完成你的任务,我去救琳。”
      
      就算任务完成了,他们也不会和平如初的相处了吧,不,他们好像从来没有和平相处过。
      
      卡卡西看着与他背道而驰的带土伸出手,却还是没有鼓起勇气向前一步。
      
      “带土!你根本不懂破坏规则人的下场是什么……”
      
      “卡卡西,你到底要把自己困住多久才肯走出来,”带土停下脚步,握紧拳头“我真的觉得白牙是英雄。
      
      “没错,在忍者世界,破坏规则的人被称作垃圾,但是不懂得珍惜同伴的人,连垃圾都不如!”
      
      卡卡西瞬间呆愣在原地,看着带土消失在视野里。
      
      微风拂过,带着竹林的树叶卷起升空。
      
      带土顺着痕迹找到了藏身于琳的地点,是一个山洞。
      
      大概有两个人,带土拿着苦无咽了口唾沫,之前还脑袋上火的在卡卡西面前说着那么帅气的话,如今自己到了地点却怂了起来。
      
      老实说,他没把握救出琳,说不准也会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要是卡卡西在的话就好了……
      
      “啪啪!”
      
      瞎想什么呢混蛋!他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清醒一点!你一个人也是可以的,嗯!
      
      “就来一个小鬼啊……”
      
      什么时候!
      
      背后猛然传来阴气森森的声音,带土握着苦无转身,随着一声惨叫,眼前一片红光闪过。
      
      “卡卡西!”带土惊讶,他还以为卡卡西不会来了……
      
      “老师说过的吧,战场上不要发呆。”
      
      带土这时候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女生甚至连琳都喜欢卡卡西了,看这家伙举着刀把自己挡在身后的样子,简直和老师一样帅气又可靠,如果他是女生,估计也会喜欢上卡卡西的吧。
      
      “是木叶的白牙吗?”
      
      “不,这是我父亲的刀。”
      
      卡卡西微微挪动脚步,把带土滴水不漏的挡在自己身后,紧紧握着白牙,弓着背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岩隐蓄势待发。
      
      “我还以为是木叶白牙,原来不是,这样我就放心了。”
      
      敌人的身影在他们面前渐渐隐去,气氛一下子紧绷到了极点。
      
      带土流下一滴冷汗,他感觉现在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背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声响。
      
      “带土!!”
      
      卡卡西突然转身一脸惊慌的向他冲来,鲜红的液体溅到他脸上,瞬间灼烧开来。
      
      伴随着卡卡西捂着眼睛倒在地上的叫声,那一瞬间头脑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断裂开来。
      
      “带土,这就是现实,认清吧。”
      
      死吧,死吧,死吧,都去死吧————!!
      
      “带土!你给我清醒一点!”近在咫尺的声音仿佛从另一个世界远远的传过来。
      
      “欸?”
      
      他看着不知何时倒在地上死去多时的岩隐,手一抖,扔掉了苦无,猩红色的液体沾满了双手,他转身看着卡卡西不知所措。
      
      “卡卡西,我……”
      
      “你的眼睛……”卡卡西捂着眼睛靠在树干上喘着气,只口不提刚刚发生的事情。
      
      “眼睛里又进沙子了?别哭啊,是忍者就别流眼泪,我又不是死了。”
      
      “抱歉……”
      
      带土推上护目镜狠狠地擦了擦眼睛,如果他早一点发现那个岩隐的话,卡卡西说不定就不会受伤了。
      
      “不用道歉,不过左眼暂时用不了了,不过幸好有琳送给我的医疗包。”
      
      卡卡西从身后忍具袋里掏出医疗包递给带土神色淡淡,除了额头冒出的冷汗,看不出丝毫受伤的迹象。
      
      “拜托你了,带土,之后就去救琳吧。”
      
      “……嗯。”
      
      自己笨手笨脚的,基本没有包扎的经验,之前这种任务都是琳来干的,他小心翼翼的把绷带一圈又一圈的缠在卡卡西左眼上,一点都不敢用力,最后在卡卡西后脑勺上精心打了个蝴蝶结。
      
      “对了,这个你戴着吧。”
      
      带土把头上的护目镜拿下来轻轻扣在卡卡西脸上,先前说了那么过分的话卡卡西还是来救他,果然他还是太冲动了。
      
      “也不多余,就是纯粹的保护视力而已。”
      
      卡卡西伸手扒拉一下眼前的护目镜,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带土的温度,他扶着膝盖站起来“你不需要了吗?”
      
      “不!我会用这双眼睛保护同伴的!”
      
      带土挺直背昂起胸膛,他是忍者也是宇智波,老师说得对,要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强大起来,不能逃避。
      
      “我知道了……差不多了,带土,我们快去救琳吧。”
      
      “嗯!”
      
      ——————————
      
      噩梦成真了,带土,不,这是你的记忆。
      
      右半边身子疼到没了知觉,内脏好像也被压碎了,喉头一片腥甜,温热的液体不受控制的从嘴角溢出来,甚至连呼吸都是奢望。
      
      大意了,明明可以避开的,为什么还要冲上去推开卡卡西呢,就像被命运牵动的身体……不,他是自愿的。
      
      “卡卡西,琳,你们没事吧……”
      
      “带土!”
      
      倒在地上的卡卡西连滚带爬的跑过来,咬牙用力推着压在他身上的石头。
      
      纹丝不动。
      
      “琳,快来帮忙!”
      
      卡卡西扭过头冲琳喊到,手上用力脑门青筋暴起“撑住带土!我们很快就能推开这个石头!”
      
      “怎么……怎么会这样……”
      
      琳流着眼泪,推着石头的手磨出了血迹,身为医疗忍者的她,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带土在自己面前死去。
      
      “住手吧卡卡西,琳……”
      
      看着面前奋力推石头的两个人,带土闭了闭眼睛,奇怪,明明最该哭的他为什么哭不出来了。
      
      “我不行了,右半边身子基本被压碎了,就连感觉也没有了……”
      
      一滴水滴落在他脑门上,下雨了吗……
      
      他微微睁开眼睛,对上了卡卡西那一张堪称是痛不欲生的脸庞上,真是难得啊,一向冷静的卡卡西这次连面罩都快扭曲了呢。
      
      “眼睛……里进沙子了吗……卡卡西……”
      
      带土刚想咧开嘴安慰一下,呼吸一窒,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他能感受到自己生命在流逝,世界越来越看不清了。
      
      卡卡西终于松开手,他跪在地上忿忿捶地,手掌和粗糙的地面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可恶!可恶!我算什么队长啊,如果我和你一起去救琳的话就不会这样了……”
      
      卡卡西这家伙一直在抱怨自己,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他……才多大啊,为什么会是这样,总是错过……
      
      如果当初自己再强大一点,卡卡西是不是就不会瞎掉一只眼睛,他们是不是就会一起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
      
      “说起来……我忘了,好像只有我没有送你上忍的礼物……卡卡西。”
      
      想来想去,宇智波家最珍贵的就是这双眼睛,带土想起家里面原本给卡卡西准备的礼物,突然觉得自己很机智,幸好没送出去。
      
      “放心吧……绝对不会是多余的东西……”
      
      带土努力睁大眼睛,把剩余的查克拉集中在左眼上“我把我的写轮眼送给你。”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脑海里好像一瞬间闪现过什么,然后意识越来越清醒。
      
      “不必自责卡卡西……木叶白牙是英雄,你是英雄的儿子,无论日后村子里的人怎么说,你都是最出色的上忍,这就是我的想法……”
      
      带土动了动手,他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身上的石头压的自己喘不过来气。
      
      “琳,用你的医疗忍术,把我的写轮眼连同眼轴一同移植到卡卡西左眼上,马上开始。”
      
      琳擦干了眼泪,哽咽着点了点头。
      
      卡卡西依旧跪在地上垂着脑袋,手紧紧的握着沙子渗出点点猩红,后脑勺那个被他绑的蝴蝶结随着卡卡西颤抖的身躯晃来晃去,带土眯了眯眼睛,突然很想笑,可他没有力气,笑不出来。
      
      “我马上就要死了……但我可以成为你的眼睛,看看这之后的世界……卡卡西,不要哭,琳,就拜托你了。”
      
      今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最后的视野里,是琳红着眼眶坚毅的面庞还有莹绿色查克拉冰凉的触感。
      
      他喜欢的姑娘也在成长啊,以后绝对也是个出色的医疗忍者,以后的竞争对手也变多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看上我呢……不,不过有臭屁卡卡西在,没人敢靠近的哈哈……
      
      我还不想死。
      
      不想死。
      
      琳握住带土的手,黑暗中温凉的体温不断提醒着自己现在还活着的事实。
      
      卡卡西……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琳猛地握紧带土的手,从掌心传来的颤抖昭示着主人内心的不安。
      
      “没事的,琳。”
      
      虽然看不见,但他相信,相信卡卡西绝对可以打到敌人,他可是最出色的忍者啊。
      
      “琳,我们快走!”不多时上方传来卡卡西的声音。
      
      琳的手从指尖开始变得冰凉,可她还是死死地握着带土的手不肯放开。
      
      “琳!”带土甚至可以听见敌人援军到来的脚步声“敌人马上就要来了!”
      
      他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甩开琳握着自己的手,咬了咬牙“快走!!”
      
      这时卡卡西的声音变得急迫起来“琳!”
      
      “土遁.裂土转掌!”
      
      地动山摇的这一刻,手里突然被琳塞进去了什么东西,带土轻轻碰了碰,咧开嘴笑了起来。
      
      是惠子公主送给他们的小香囊。
      
      嘛,还算不错……
      
      “带土——!!”
      
      在一片土地崩裂的声响中,他听见了卡卡西和琳撕心裂肺的呼喊。
      
      好不容易和卡卡西那家伙修正了关系,成为了朋友……只要回去他就可以吃到玖辛奈请他吃的红豆糕,还有奶奶亲手做的团子……也没能和琳告白……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没来得及做……
      
      我……还不想就这么死去。
      
      第三次忍界大战,经历长时间的战争,用无数无名英雄的生命画上了句号,同时,也有许多英雄扬名,成为让人传颂的传说。
      
      神无毗桥之战,木叶村产生了两名有着写轮眼的英雄,一位永远被刻在了慰灵碑上,一位之后被为写轮眼卡卡西,他的名字在他国也广为流传。

  • 作者有话要说:  对,没错,小剧场是我在凑字数(+^+)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